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真正的残忍

  “你懂什么叫残忍?用一个人偶欺骗自己就叫残忍?”宇文寒冷笑,脸上是不属于他年龄的冷漠,“要是这种就叫残忍的话,那我所遇到的一切,是不是所有人都无法接受?”

  “你能理解自己的亲人消逝在自己面前,好友死在自己眼前,知己被推上断头台,爱人被自己亲手了断?”宇文寒脸色有些苍白,宫尘月愣住了。

  是的,她只经历过两个很残忍的事,一个,哥哥要杀了自己;另一个,战友死在自己面前。

  “哈,哈……”宇文寒捂着脸,声音渐渐平稳,“抱歉,失态了。”

  良久的沉默。

  “对了,大早上的,找我何事?”宇文寒勾起一抹笑,有些僵硬。

  “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妖族,神族和冥族神器,还有心之吊坠「绝望」「重生」在哪里?”宫尘月咬了一下唇。

  “嗯?”宇文寒喝茶的手顿了一下,“这个嘛……我知道它们在哪里。”

  宫尘月抬起头,一脸兴奋:“真的?”

  宇文寒勾了勾唇:“不过,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宫尘月的小脑袋耷拉了下来,闷闷不乐。

  “我跟他做了交易,他要我保密。”宇文寒眨了眨眼睛,“不过,他到血月之时,肯定会出现的。如果有消息,我会告诉你的。”

  “那好吧……”宫尘月撅了撅嘴,绞着手一脸郁闷地走了。

  “阿月,你一直不奇怪一件事吗?”

  宫尘月后背一震。宇文寒继续说:“南宫秀和清莲,长得可真是像呢。”

  宫尘月攥了攥拳头,顿了一下步,坚定地走了。

  宇文寒目送着她,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

  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了……

  [密党根据地。

  “端木孤辰,你告诉我,清莲和南宫秀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们长得如此相像?”宫尘月的嘴唇微微颤抖着。

  拜托,不要再欺骗我了。

  端木孤辰皱了皱剑眉:“这不是你该管的事。”

  宫尘月愣住了。

  不关她的事?不关她的事……

  对,她只是一个被利用的人罢了。用完之后,随手扔掉。

  真是残忍。

  宫尘月一言不发地进了卧室,重重的把门关上。

  躺在床上,宫尘月苦笑:她连知道的权利都没有……

  “噔噔”,外面的人很有礼貌的敲了两下,宫尘月扭头看了看,“进来吧。”

  是清莲。

  清莲默默地坐到她旁边:“抱歉。”

  “没事。”宫尘月摇头苦笑,“是我太激动了。”

  “其实……那只是我与他的个人恩怨……”宫尘月打住了他,“不用说了,我怕真相太残酷。”

  是的,她怕了。

  “你走吧,我也该休息了。刚从外面回来。”宫尘月伸了一个懒腰。

  “那我出去了。”“嗯。”清莲转身离开卧室。

  好累。真的……太累了。

  如果,这只是一场梦,那该多好。宫尘月心想。

  不只是她,所有人都希望,这只是一场梦。

第十一章 真正的残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