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很长,一共十二画

聏熊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1画,你不在我故事里

  一

  多少年前的某一天,我曾问过你,长大后孩子想叫什么名字。我的一句玩笑话,并不期望你很正经的回答。然而,你却说,就叫唐包,为什么的话,我想和他一辈子。我作为朋友无力反驳你说的话,作为一个爱着你的人,我想说,他到底爱没爱过你。

  如果就像医生说的那样,每七年就要淘汰全身的细胞,换上全新的细胞。那我见证过你两次的蜕变,然而并没有产生新的变化。我望着两次没有打好招呼却依旧保持熟悉的陌生人,天呐,我竟喜欢了你十四年。

  二

  “醒了醒了,医生快过来,我儿子醒了!”

  我的眼前一片黑暗,努力睁开眼睛,光线刺入久久没有工作的视神经,慢慢的刺痛让我又闭上了眼。我这是在哪?

  我感受到一个人在检查我的身体,冰冷的金属仪器在我的胸前听我的心跳。过了良久,停止了。我又感受到一只手从昏迷到醒来一直和我的左手十指相扣,很温暖。

  “病人现在醒了,但记忆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会记不起一些人,一些事。不过只是暂时的,如果情绪稳定,不出几年应该会有些回转。”

  “知道了,谢谢医生!谢谢医生!”

  我睁开眼,我身旁站了三个人,有一个我不认识。

  “妈,爸,让你费心了。别担心我,我一点事都没有,你们都回去吧,我想再睡会。”

  “能不担心吗?从三层别墅跳下来,能活着就不错了,这次多亏了小包。”

  说完妈向我左手边我不认识的女人看去。

  “窗四啊!不要命了!也就亏着楼底下有一棵大树,要不然早死了。”

  她擦了擦眼泪。

  “好了,不说这些话了。窗四,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要不就上次那家快餐店吧,你最爱吃的大包子。”

  “姑娘,咋俩认识吗?”

  “我是茈月,包茈钥啊!”

  这句话,我好像在哪听过。

  三

  “你好,我叫包茈钥。”

  “奥,你好,我叫闾窗四。”

  我打量对面互相打招呼的人,叫闾窗四的,和我长得一摸一样。而那个女生,就是我昏迷时一直握着我左手的人。我这是在哪?在我的右手边是教学楼,在我的前面是食堂。我才发现,原来是我的中学。

  面前的两个人,闾窗四就是我。而我又为什么在这里,看着他们俩向教室走去,我跟了上去。

  初一四班,我站在门口,里面的人貌似都看不见我。这时老师来到教室,走上讲台。在他的身体和我的身体接触的一瞬间,一圈泛黄的连线,在我身旁来回闪烁。过了一会,变得若有若无。连线变成圆圈,把我的身体分割成了几部分,最后,又恢复了原样。

  “同学们,我姓李,就叫我小李老师。刚刚大学毕业,你们是我带的第一批学生,大家一起努力!”

  小李老师,是我中学时的班主任。也是我中学时期最喜欢的一名老师,不过,我想我是忘掉了些什么。

  “闾窗四,X大学最年轻的教授。是不少学生心中的男神。没想到,竟是感情世界里不折不扣的失败者,竟然还要跳楼。”

  我听着声音,是一位和我年纪相仿的人,离着距离太远,我无法看清楚他的相貌,他向前走了几步。

  “闾窗四,你是不是感到很惊讶,这里的人都看不见你,唯独只有我能看见你。”

  我这才看清他的摸样,苗条的身材,一身黑色西装,只有一双眼睛算出众。

  “你是谁?是你把我弄到这来的?”

  “我是唐歌,记起来了吗?记不起来,就朝屋里看看,最前排第一个就是我。”

  “唐歌?”

  “也不用努力想,我知道你失忆了,不过,包茈钥还记得吗?”

  我想起了,我在门口打招呼的女孩,她就叫包茈钥。

  唐歌,我并没有忘记,他和我初中高中同学。成绩优异,大人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在我现有的记忆中,我和他少有交流,原因很简单,太骄傲,太自负,在班级很少有人愿意搭理他。

  “我记得你,唐歌,我问你,我为什么会回到以前的中学,为什么别人都看不到我,这一切是不是和你有关。”

  “和我有关?哼!这里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那时候的你一定很开心,每天来到教室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下课在一起,写作业在一起,连放学回家都要在一起!我呢?整天都要装作看不见,还要对你表示得很恭维。我欠你的啊!我告诉你,包茈钥是我的!永远都是!”

  “是不是有些误会,你说的包茈钥我不认识。”

  “不认识?失忆了啊!对对对,忘了,哼!那我带你回忆回忆。”

  唐歌,上前去拽我的手,我闪过。一阵阵脑间刺痛麻痹了我的行为。接着,我看到了她的摸样。

  四

  “哇!下雨了,包子,给,伞给你。”

  “这,不用了,唐歌还在门口等我呢。”

  “唐歌,那正好,我们三个一起用。”

  “窗四,不用了,三个人多占地方啊。”

  “占就占呗,总比没有强。”

  “你在这样,我生气了。昨晚怎么说的,说好帮我追他的。这是好机会,走走走走走!”

  “奥,好吧,他有伞吗?没有的话,就拿我这把吧。”

  “快走吧!和他没有伞我都愿意。”

  这是那是的我,唐歌把我带回了这段回忆里,看来,我也和包茈钥认识,但为什么我却什么也想不到呢?失忆,难道我真的失忆了。

  “我”独自一人走在下着雨的街,习惯性的在红绿灯处站了好久。雨越下越大,大到雨伞也只够躲挡前面,后面湿到了心里。“我”这才意识到“她”和“他”已经走远了,我刚迈出了一步,眼前的车打开了车门。

  “少爷,我们在车里等了你好久,按照老爷的吩咐,如果茈钥小姐没和你一起走,我们就接你回家。”

  “不用了,我想一个人走走。”

  “不行,少爷,雨太大了,自己走,容易感冒。”

  “你跟着我不就行了!”

  “我”被三个保镖用伞包围着,雨水不会再打湿到“我”。在下一个路口“我”见到了“他”和“她”,他们俩并没有雨伞,“他”用几本书叠起来挡在“她”的头上,“她”的脸上只有微笑。

  “看到没有,包茈钥喜欢的人是我。”

  “我好像从开始到现在并没有说过,包茈钥不喜欢你。”

  “闾窗四,你难道没看见吗?你也喜欢包茈钥!”

  我也喜欢包茈钥?那个“我”是我?我是真的失忆了?我真的想不起包茈钥,事实就摆在眼前,我不记得包茈钥,不记得喜欢她,我失忆了。

  五

  “好吧,就算事实是真的,我失忆了,我喜欢过包茈钥。但是现在,我不记得包茈钥了,我也不喜欢她了,可不可以把我送回去。”

  “把过给我去掉,你一直喜欢,就算你失忆了,将来的某一天你好了,你还会和我抢的!”

  “那你想怎么办。”

  “别急,再多看几个。”

  六

  “唐唐,那个女孩是谁啊,看见你们两个一路上说说笑笑,我警告你以后不要再和她交往,我要对你的未来负责,还要对远在美国的梦珂负责,当初是谁说让她等你一辈子的,我知道你只是一时的冲动,但未来最重要!”

  “知道了。”

  七

  “抱抱。”

  “等等,快去补作业,我把我的放在你桌上了,快点,要不然历史老师来了,我可不给你打掩护。”

  “要先抱抱,要不就不写。”

  “好好好,拿来我给你写吧,你要困就趴在桌上睡一觉。”

  “还是你最好,抱抱。”

  八

  “包子,等等。”

  “干嘛。”

  “我们毕业了。”

  “对啊,毕业了,我们都是成年人,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但我不能爱你。”

  “为什么?”

  “毕业并没有什么,它只是让一群够了年龄的人,学会去爱。对不起,我学不会。”

  九

  “包子,你把我当什么。”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爱过你,也只是爱过。我不能因为岁月长逝,就与你共度一生。对不起。”

  十

  “包子永别了,我爱你。”

  “来人啊!有人跳楼了!”

  十一

  “这都是真的吗?我爱她,竟然爱的那么深?”

  “是真的,很爱很爱。”

  说这句话的人不是唐歌,而是在这几幕中出现次数最多的陌生面孔,包茈钥。

  “窗四啊,你该醒了,我还在等你呢。”

  十二

  你说你舍不得身后那座陪了你一整个青春的城市,我问你,是舍不得,还是离不开。

  十三

  你站在我的面前,与记忆中的,一模一样,我开始后悔当初那么的爱你,把所有的精力耗光。最后没有和你上到同一所大学,我又开始慢慢地打量你,想着在大学谁触摸了你的脸,谁追到了你的心。当我与你的双眼对视时我的心还在砰砰直跳,我很庆幸,我还喜欢你。

  “包子,咱俩八年没见啦!八年!见面就干巴巴的站着,来抱一下。”

  你的拥抱还是依旧的温暖,但感到了抗拒,外头冰冷的寒风,让我不能在无动于衷,我和你上了在路边停了良久的车。

  “包子,我叫了苏季涵,苏季童说她店里有事忙不开。我们好好坐下来吃顿饭,叙叙旧。”

  “你和他们到现在都有联系?”

  “对啊!”

  “我想就和你一起。”

  “都说好了,饭店都定了,季涵应该在等你呢,咱俩明天再一块吧。”

  “也不知道唐歌现在一个人过得好吗,他有没有像你一样的朋友陪伴在他的身边。”

  “包子,你刚刚说什么?”

  “啊!这,没什么!”

  我让司机靠边停车,自己打开了车门。

  十四

  这是那座让你轻狂的城市,让你流泪的城市,让我爱上你的城市。这座城市里,有太多的不甘,你和他,我和你。你的一厢情愿,我原本认为这只是年轻留下的疤,需要用岁月来安抚。我的一厢情愿,需要时间的考量才认定对与错。我以为你和我不一样,他死在你的心里,你应该把他忘记。到现在,我才发现我错了。时光让你越觉得发瘾,越觉得爱他胜过爱所有人,越觉得想他是天经地义。但我又想了想。我的岁月你的人生里,好像一直都是这样。

  十五

  你下车来找我,你看向我,像是一个不懂得爱的人在祈求教她去爱。

  “包子,上车吧,大伙还在等你呢。”

  “窗四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有事的话就是你能回来我太高兴了。”

  “说实话,我这次回来,是为了唐歌,我相信他当初不告而别是有原因的。在一周前,我在美国收到了一份邮件,里面是两张照片,全是我和唐歌的合照。照片背面写了时间,就是明天,地址是在我们的高中。”

  “两张照片你为什么就认定这是唐歌发的。”

  “因为我在里面还找到了这个。”

  你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圆圈,上面白金两点相对分布,在圆圈的内侧有一条红线,上面清晰的可以看到BZYLOVETG。

  “这是他过生日我送给他的唯一的礼物。”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去见他,向他问清楚为什么当初不告而别。”

  “是该好好问问他对你到底怎么想的。”

  “你和我一起去吧。”

  “我明天大学有课,你一个人去,小心点。”

  “放心吧,路我记得。”

  我知道你去了,会让你失望的。

  十六

  “儿子,儿子。”

  “嗯?妈,干嘛。”

  “这都几点了,还不去上班。”

  “妈,我请过假了,今天我有件大事要做,关系到我一生的幸福。”

  十七

  “你不是有课吗?”

  “早饭而已,上车。”

  我和你去了一家快餐店,要了五屉大包子,你的吃相还是依旧的丑,我也佩服我自己的饭量被你成功的带动。好像回到高中的时候,我和你一起吃饭,我都能吃的很多,回到家,家人都说我胖了,倒是你吃那么多,还不长肉。

  “他约你的时间是上午还是下午。”

  “下午。”

  “那好,我也正好是下午才有课。上午,我带你去我学校走一走”。

  “嗯。”

  十八

  “哇!你竟然是个教授。”

  “怎么,看着不像。”

  “哎,学校是瞎了眼吗!还是没人啊!让你当教授,苦了同学啊!”

  “包茈钥,是不是找打。”

  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你,可以陪我疯,可以陪我笑,可以陪我在一起。

  十九

  你走到高中门口,正值假期,学校里没有学生,同样也没有老师,只有一个门卫老爷爷。你认得老爷爷,在当年上学的时候,老爷爷还是这里的老师,如今退休了,不想离开学校,就当上了门卫。

  “姑娘,你找谁?”

  “我叫包茈钥,来这找个朋友。”

  “奥,茈月啊!有印象,快去快去,别让人等急了。”

  “你知道谁等我?”

  “去了你就知道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我不掺和。”

  上面的地址是高一四班,但是这里却不是你的班级,你往上走,就发现了你的照片,每隔几米就有一幅,都是偷拍。你来到班门口,门关着,窗户也紧闭着。

  二十

  我在门里头,等待着你的出现,门开了,却没有人进来。

  “唐歌,是你吗?”

  “不是唐歌,是我。”

  你出现在门口,我捧着花向你走来。我看得出你的脸上并没有惊喜,而是惊吓,我对着你单膝下跪。

  “包茈钥,我愿意嫁给我吗?我知道这很唐突,我们甚至都不是男女朋友。我把你从美国骗来,给你寄你和唐歌的照片是想要你知道,拍照的是我,等你的是我,爱你的人是我。那个圆圈,你知道吗,是唐歌扔掉的,我看不惯打了他一顿。茈月,我请你想一想,他不爱你,我才爱你。我为什么会在高一四班对你求婚,我爱了你整整十四年!”

  “对不起,窗四,我不能答应你。”

  望着你走出门口,头也不回,原本心的距离那么的近。我也在那一瞬间以为就要成功你,真的回不来吗?

  二十一

  “包子永别了,我爱你。”

  “来人啊!有人跳楼了。”

  “窗四,你别吓我啊!我答应你,我答应和你结婚,答应你忘了他,答应和你一辈子。”

  二十二

  永远不要回来!

  二十三

  “医生,他不记得我,却记得其他所有人,为什么?”

  “忘掉的都是他最爱的人。”

  二十四告白情书

  “我们还能做朋友吗?”

  “嗯,永远不聊天的那种吗?”

  人生的出场顺序很重要,陪你喝醉的注定不能送你回家,怕在一无所有的年纪,遇到了想要照顾一辈子的人,也怕陪她度过最美好的青春年华,最后却还要羡慕陪她共度一生的人。

  在错的时间我们总能找到我们自认为对的人,对无法在一起的残酷现实苦苦挣扎。然而我想说的是,那些最后寻找找到真爱的人,都白头走完了一生。老天让你放下当下,放下眼前不爱你的人,是让你回头,回头看看在你错的时间全都是错的人,但不是永久。老天让你遇见的,全都是最佳安排,只是需要时间的考量。你会在所有将就中成长,然后你就会发现,你所在的时空,并没有什么对错,你曾经爱过的,仅仅是白纸,最爱你的人,就在你的身后。

  你不在我故事里,在哪里?我讲的很清楚我从来都不是孤身一人,我倒下,背后也绝对不会是空无一人,我不会因为一个人走出我的故事而流泪,但你会。没有你,我只能是住在自己心里的小孩,或许,你曾经爱过我,假设,比爱他还深,那又有什么用呢?爱不能是一时,我也不贪图一世。我只想在你的身边,当你的旧友,可以喝着老酒一醉方休,也可以垮肩挽手分享悲伤,当你带毒的解药,可以制止你所有的坏心思,也可以感冒发烧我在你左右。但,都死了,死在心里。

  现在我们是大街上互不认识的陌生人,就算偶尔一句问候,也看不到彼此的脸。你不会开口,我也不会,两个性格一样的人,不会走到一起,算是最后的安慰。

  最后,谢谢你。

  你是年少的欢喜。

  二十五

  自从那次跳楼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年,我的生活还在继续,一切都朝着我计划好的方向发展。唯独不同的是,我的记忆从那天开始就出现了一个陌生人,到现在,那种感觉变得非常熟悉,像是以前就曾拥有。

  二十六

  “小八,这里。”

  “叔叔,怎么你来接我,姐姐呢?”

  “那个…小八啊,我和你姐姐一样大,叫什么叔叔啊,叫哥哥。”

  “叔叔,不行不行,姐姐让我叫你叔叔,就不能改口。”

  “嗯,好吧,等会去吃饭,我教训她一下,看她让你改不改口。”

  “哼,叔叔最坏了。”

  我在幼儿园接的孩子是包茈钥的弟弟,包小八,他们俩就像平行地球的两颗行星,由于偏离了轨道闯入了我的生活。但我对他们却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遇见了像是相识多年的老友重逢有一堆说不完的话,我很喜欢他们在我的身边。

  车在饭店门口停下了,我抱着小八往里走并吩咐司机把钥匙给我,我打算吃完饭,自己开车和他们去看电影。

  我抱着小八走到饭店的右廊,包茈钥在那等着我们,今天她穿的是梅花连衣裙。不过她的脸上没有笑容,我和小八都做在了椅子上,她都没有反应过来。

  “茈钥,没事吧,是不是不舒服啊。”

  “奥,窗四,没事没事,就是饿了,饿了。”

  包茈钥的脸上强挤出一点笑容,我摇了摇头。她不再看向我,看向小八。

  “姐姐,叔叔在路上说要教训你一顿,说什么要叫哥哥,把他叫老了。”

  “奥。”

  “茈钥,你到底怎么回事,平常可没见你没精打采的样子。”

  “奥。”

  “包茈钥,你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别藏着掖着,有难处,你还有我呢。”

  “小八,拿着书包,跟姐姐走。”

  我见她拉着小八就朝门外走,我拦住她。她用力摆手,将我推开,我又从后面起跑,一把抱住了她她却没有挣扎。

  “窗四,以后我们就不要联系了,这三年,谢谢。”

  “有什么事就不能说开吗?我都能接受。”

  我松开她,她转过身,面向我。

  “唐歌,回来了。”

  二十七

  “唐歌?唐歌是谁?”

  “你不记得了?你连他也忘了?”

  “多大点事,不就你的朋友回来了吗,改天约个时间,一起吃顿饭。”

  “吃饭就不用了,我求你以后如果我走了,帮我照顾好小八。”

  “不光是小八,也有你。”

  说着,我扶着包茈钥回到了座位上,小八也回到座位上,她的脸色渐渐红润。

  “咱就好好吃,吃完咱去看电影。”

  二十八

  “你们好好坐着,我去买票。”

  我来到售票处,前面的人不多。在售票处的对面是一个全球连锁的旅馆,从里面走出了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他看见了我,摆了摆手。

  “闾窗四,没想到我刚到中国,第一个碰见的熟人竟然是你。”

  “你是谁?”

  “连我这个中学高中同学你都忘了?”

  我不想再搭理他,动身去不远处的沙发坐下,和小八玩。

  他跟了上去,随后我听到了一声尖叫,是包茈钥发出的。

  “茈钥,是你!”

  “唐歌!”

  “茈钥,真的是你!”

  那时我只看到了一个泪流满面的疯子,对着一个聋子哭泣,全天地的人都消失不见,世界小到我跪着看完了这一场表演。

  “小八,来叫爸爸。”

  我顿时枉然大悟。

  “奥,你是小八的爸爸,茈钥是小八的姐姐。叔叔对不住了,做晚辈的,刚刚失礼了。”

  “茈钥,这什么情况,闾窗四这是咋了。”

  “他失忆了,很严重。”

  包茈钥顿了顿,我可以看出她眼神中前所未有的惊喜。唐歌在她的眼中是那样的完美,她转身看向我,眼神似乎变得空洞,没有半点生机。像是罪人向法官寻求最后的希望,求他不要死,她想和他最爱的人共度一生。

  “我管他失不失忆,茈钥我这次回国,就想把你接走。我们回到美国,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小八呢?你难道不认你这个儿子。”

  “这个…我好不容易和赵梦柯离了婚,这个时候回美国带个孩子,这不是胡闹吗?”

  “唐歌,你爱我吗?”

  “爱,当然爱。”

  “那你爱我就不能容下一个孩子吗?”

  “能,但是现在不能。我们可以先回美国见一下我的父母,结婚,过几年,再把孩子接过来,这样行吗?”

  “唐歌,你知道吗?从小到大,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和你过一辈子。就算我们生活很苦,我也愿意。孩子的话,我可以听你的,让窗四替我们抚养。”

  “不行,闾窗四不行。就算他失忆了,也不行!那是我儿子,不能交给他养。”

  “小八这孩子认生,见到陌生人会一句话也不说,就让窗四养吧。放心,关于我的一切和你的一切,他都忘了。”

  “嗯,好吧。”

  小八很不老实,总是乱跑,不一会就把我累的满头大汗,我看了看远处坐在沙发上相互依偎的两人我好久没见过她那么的开心。

  二十九

  “医生我儿子怎么样了?”

  “你们做大人的,真的不称职,怎么可以让孩子一个人过马路。现在孩子急需抽血,你们两个大人过来验血。”

  我正在开车往医院的方向赶,在课上我接到了电话说小八出了车祸。

  “你们俩干什么了,看见孩子往马路上跑,怎么不去拦啊。”

  “闾窗四,这是我儿子,我和茈钥的儿子,管你什么事!”

  “什么?小八是茈钥的妈妈,不是姐姐吗?”

  “茈钥你还没和他说啊,对,就是!所以注意一下你的行为。”

  “唐歌,你以为我不记得你吗?你就是一个倒插门,一个懦夫。”

  “你找打!”

  三十

  “抱抱。”

  “还有很多人在你身后。”

  “我不值得你爱。”

  “我希望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

  “不,不,我不能和你结婚。”

  “我只爱他。”

  三十一

  我的眼前一片黑暗,努力睁开眼睛,光线刺入久久没有工作的视神经。慢慢的刺痛让我又闭上了眼了,我这是在哪?

  我感受到一个人在检查我的身体,冰冷的金属仪器在我的胸前听我的心跳,过了良久,停止了。

  我睁开眼,我的身旁没有包茈钥,有一封信。

  “窗四,我走了,我和我心爱的人走了,去美国。小八就留给你照顾了。但我相信,你原谅我了,也原谅了唐歌。如果可以,就当做我不在你故事里。”

  “茈钥,我都想起来了!我都想起了!为什么要让我想起来,我爱你啊!我爱你啊!你们都不可原谅!”

  “叔叔,我饿了。”

  “小八?给我滚!滚!”

  “爸爸妈妈呢?他们去哪了?”

  “不要在我眼前提他俩,滚!”

  “叔叔,你没事吧。”

  小八拉起我的手,我顺势把他摁在地上,双手往他的喉咙掐去。

  “让你滚,滚啊!没听见啊!那就给我死吧。”

  “叔叔,叔...叔。”

  三十二

  “管家,给我提一辆车。”

  “对车有什么要求吗?”

  “要坚固,速度还要快。”

  三十三

  我开着车速度飞快,往机场的方向驶去。一辆黑色大众在路边停着,这就是他们的车。我加大油门,使劲闯去,在闯下路口的最后一瞬,我看到包茈钥对唐歌满意的笑容,我及时刹车,车刚好停在路边。他们的车被我撞下公路,倒在另一条公路。我跳了下去,打开车门,把已经断气的唐歌丢在路边。

  “为什么...要...这样。”

  “我全都记起来了,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不是...爱我...吗?”

  “欧,是吗?你貌似不在我故事里。”

  T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可以这样做。

1画,你不在我故事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