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画,足够重要,才配拥有最后的晚安和最初的早安

  一

  ”你们人生有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一个人,她不爱你,你却爱她。她对你很好,对所有人也好,你甘愿为她付出一切,却得不到回报,她却还要和你在一起,你欣喜若狂。最后,又残忍的被她抛下,你却不怪她。”

  “你们或许没有这样的经历,但我有。”

  二

  “这里是10811号电台,我是苏季涵。在节目的最后对所有支持我们,依旧在十二点熄灯未睡的听众,说一句,晚安。”

  我靠着窗子,外面已是漆黑的凌晨,只有几家网吧开着灯。沙河的结冰期已经过半,圆圆的河面在白天却成了人们闲聊的好地方。我看不到这样的场景,那时的我好像还在睡梦中做着些年少的梦,一些未完成的人和事。想到这我突然笑了,好在出现在我青春里的人离我都不算远,到现在我们依然联系。

  我的手机响了。

  “都十二点了,还不睡啊。和我一样属夜猫的啊。

  吃饭,好啊。咱同学之间好久没聚了,当然有时间,明天我正好休班,我再拿瓶好酒,嘿嘿。

  谁回来?包子,奥老相好回来啊。你可不要太兴奋,我怕你把持不住啊。”

  我打完电话,看了看桌子上的照片。

  “瓶儿,连包子都回来了。我们最好的四个,就差你了,你到底在哪。”

  三

  六点。

  我开着车在等绿灯,沙城的交通在晚上的时候总是格外的拥挤。车头接着车尾,灯光交叉在一起,在经过反射射向半黑的天,这应该是她的另外一种景色吧。但这种景色也有坏处,我看的不是很清楚。

  绿灯,我启动车子沿着石子路向左拐。这里是火车站,我隐隐约约看到前方的马路中央有一个人,我放慢了车速,准备让她先过。但是谁知道,她一声不响的就倒在了马路上,躺在了我的车前。我停下了车,但后面车喇叭七零八碎地响起,我连忙下车把她放在了我车上。

  “药!药!”

  “药?在哪里?”

  “在…在口袋里。”

  我把车停在路边,在她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了药给她。她吃下药后,慢慢的恢复了正常。

  “谢谢。”

  “没事没事,你去哪啊,我带你去吧。”

  “不麻烦了不麻烦了,我自己走。”

  她说完就要打开车门,她下意识的一抓,眼神里多了一丝惊慌,在我的车座上摸索,我看出了不对劲。

  “你怎么了,是不是丢了什么东西?”

  “包,我的包找不到了。别的都不重要,我的录取通知书在里面。公交车,绝对在公交车上,我去找。”

  说完,她已经跳下车。

  “你回来,我跟你说,这里的车都是即发型。你们到了站会有另外一批人上,不等车,直接走。如果你想找东西,必须等那辆车回来,你从哪来的?”

  她回来坐在车上不像刚才那样的惊慌

  “金花城来的,坐了三天。”

  “那这样,你跟着我,咱去咨询台告诉他们你的情况,留下电话,等那辆车回来了,你再去拿。”

  “嗯”

  四

  我和她在咨询台交流了一下,他们和我们说车回来就跟我们打电话,我们这才走出了车站。

  “行了,那你就找个酒店住下吧。”

  “这…”

  “怎么了?有啥困难就跟学长说。”

  在刚刚的时间里,我了解到她要去的是X大学,而我也曾是X大学的一名学生。至于为什么那么晚才来报道,是因为她的家庭出了一些事故。讲到这,她不愿意再讲下去,我也不好意思深入。

  “能不能借我点钱,我饿了。”

  “这好办。”

  我拿出钱包,却没有带现金,正考虑要不要带她去银行提钱,电话响了。

  “咋了?

  对对,我正往这干着呢,不说了,风大。”

  “不好意思啊,我没带现金,要不这样,你跟着我去饭店和我朋友凑活吃一下,吃完,我去银行给你提钱。”

  “你朋友几个人啊。”

  “就两个,对对对,你不是历史系的嘛,我朋友就是X大学的历史系教授。”

  “你和你朋友是同学吗?”

  “对对。”

  “那他这么年轻就当上了教授,好厉害。”

  “咱去就知道了。”

  “嗯。”

  五

  我把车停在路边,从后备箱内拿出了几瓶红酒,她呆呆的站在路沿石上,直直的看着我。我被她的那种眼神看的反倒有些不好意思,接着我看到了她的正脸。好美,是不属于这里的美,她属于闪闪亮亮的大舞台明星,需要被一群人围着拍影,还要被细细温柔对待。

  “对了,你叫什么?”

  “嗯…你叫我梦梦就好了。”

  我笑了笑,带着她往酒店走去,站在房间门口,打开了门。在我面前两个人貌似处于一种尴尬的局面,坐的板板整整的,互相看着对方,但却谁也没有说话,我的到来他们似乎都没有察觉,我使劲敲了敲门。

  “啊,来了,季涵怎么回事来这么晚,就等你了。”

  “我跟我朋友有些事耽误了,梦梦,来,这就是X大学的历史系教授,以后你就得每天都见到他了,他讲的课啊,一般人都听不懂。”

  “梦梦是吧,我听校长说过有人要来上学,就是你啊,行来就好好上,也别把我当老师,就当朋友。”

  “嗯。”

   包子站起来在窗四的旁边,笑着看着我,她貌似并没有注意到梦梦,我走上前和她拥抱。

  “包子,你可终于回来了,回来可就别走了,你去美国的几年,我可一直帮你看着闾窗四,觉不允许他沾花野草。”

  “行了行了啊,苏季涵你散开手,别乱说话,我都没抱那么长时间。”

  我回过头来,向他眨了眨眼睛,随后摆出了一副羡慕的表情,窗四没好气的踹了我一脚,包子的目光向梦梦看去。

  “梦梦是吧,X大学学业繁重,毕业至少学完107门课程,写过10篇校级论文,这个学期快结束了你才来报道,要努力学习以前拉下的课程,并做好随时走人的准备。”

  “走人我是不会的,不过对于你的忠告,谢谢学姐。”

  “我不是你的学姐,我是在国外上的大学。”

  窗四看着包子的语气不太对劲,打住了他们的对话,推开桌子,示意让他们入座,走到他的身旁。

  “窗四,你惹她了?她可不是这性格,你把那个女神经病还给我。”

  “我也不知道,从我去接机她就这副模样了,她还在路上跟我说什么唐歌要回来,我也够气了。”

  “也就是说,包子这次回来,是为了唐歌,不是为了你。”

  “你以为呢?”

  “我还以为是包子回来跟你再续前缘的,改天有时间好好和我说说在咱毕业聚会那晚上你和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就少八卦了,吃饭吧,我都饿了。”

  我和窗四回到座位上。

  我总觉得时光不可能把包子雕琢成另外一个人,一个冷酷,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的怪物,她绝对是经历了些什么,让她觉得原先的自己不再适合这个世界,不足以让唐歌去爱她。不过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她有苦衷,原因支撑她足以改变自己,但是我不想让她这样。

  六

  “这三千块钱你拿着,不够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时间也不早了,洗洗睡吧。”

  “谢谢。”

  我离开酒店,抬手看了一眼表,十一点。正常人在这时候早已有了睡意,或者已经睡去。而习惯于夜间生活的我,没有任何想要睡觉的征兆,我开车回家把车放回车库,步行去了我经常光顾的一家酒店,买的都是上好的红酒,而且不像酒吧那样喧闹,我去就是来聊聊天,我走到店门口,推开门。

  “哥,你来了,今晚上不直播吗?”

  “不直播,我休班。”

  “那特意来找我的?”

  和我对话的是我的妹妹,她的脸上没有浓郁的妆发,扎着两个马尾辫,穿着一个从头到脚的毛衣,还大了不知多少倍。

  “嗯。”

  “我就知道有一天你会忘掉曹水瓶,会注意到我,来我们今天就把事办了,然后明天去领证,下个月就结婚。”

  “不是,干嘛,我就是特意来到你聊聊天的,我的好妹妹。”

  “好啊,你敢欺骗我的感情,快抱抱我,要不然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不行,不要抱抱,要亲亲。”

  “这不好吧。”

  “你不来是吧,那我亲你。”

  说完她就跳起,毛衣迎着风凹出它的体型,我下意识后退,不过我计算距离,貌似躲挡不开。她扑在我的身上,本来就没有稳住身体的我,借着冲力往下压,摔在地板上,又滚入后面的房间,接着听到了一声巨响。

  “啪。”

  这个房间是黑的,压在我身上的人紧紧的抱着我。

  “我感觉好冷啊,不过现在挺暖和的。”

  “你能起来把灯开一下吗?”

  “嗯。”

  灯亮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苏季童,你什么时候把衣服都脱了。”

  “哎哎哎,我都没多大反应,你干嘛,衣服的话,好像摔进来的时候被门把勾住了吧。”

  我把我的毛衣脱下来穿给她,然后我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季童啊,门不会你还没修吧。”

  “对啊,所以今天天赐良机,咱俩就把事干了吧。”

  “打住,去睡觉。你睡这边,我睡那边。”

  “哥,我冷,抱抱睡吧。”

  季童的这句话我认识到另外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个屋里没有暖气,确实很冷,所以最后,我答应了季童的要求。

  “季童,我只答应和你一块睡,并没有答应你别的要求,所以从我身上下来。”

  “不要。”

  季童反而把我抱的更紧了。

  “我想妈妈了,哥,你说她在天上会看到我吗?”

  “会,一定会的。”

  “我想着以前过冬家里没有暖气,妈妈就这样抱着我睡,那时候,我就说,我要妈妈就这样抱我一辈子,她就抱的更紧了。”

  说完,我感到胸前一阵的湿润。

  “哥,你会陪伴我一辈子的,对吗?”

  “嗯,我守护你,直到你嫁人。”

  “不好,我嫁了人,你也要守护我,不对不对,我要嫁给你。”

  “好了好了,你嫁了人我也守护你,睡觉吧。”

  七

  “各位听众大家晚上好,这里是10811号电台,我是苏季涵,有人……”

  一个女人关掉了收音机,目光看向了照片。

  八

  我做过最勇敢的事情不是义无反顾地爱你,而是云淡风轻地听你说和他的爱情。

  九

  梦梦转了专业,改学播音主持,说听够了闾窗四开放式的讲课方式,想毕了业做一个和我一样的电台主播,我应许了,她还说今天晚上请我吃饭,还我钱,我也答应了。

  我在台里收拾文件,准备明天晚上的主题,我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下一秒,我又听到了敲门声。

  “哥,咱俩好久没一起吃饭了,就今天,我看好了一家泰国料理,据说很赞。”

  我抬起头,看向季童,大冬天的玩下身消失术,头型扎起了丸子,倒也有几分可爱,听到了她的话,我摇了摇头。

  “不行,你哥我有约。”

  季童听完手往桌子上一拍。

  “有约?和谁?”

  “一个朋友。”

  “朋友?那带我一起去。”

  “不太好吧,人家请我吃饭,我带个人去。”

  “那我请,行不?又不是约会,带我不行啊。”

  “行行行,我带你去。”

  季童走过我的身后,一把抱住我的头。

  “还是我哥对我好。”

  十

  吃饭的地方离电台并不远,两条街的距离,看来是梦梦故意挑选的位置,下了车,季童很自然的过来挽住我的手,我也没有反抗。天知道我如果反抗会带来什么后果,进到预定的包间,梦梦在里面看手机,见到我来了连忙站起身,我对她微笑,她看到了我身旁的季童。

  “学长这是你女朋友啊。”

  “不是不是,我妹。”

  我硬硬的抓住季童,怕她听到我这句话又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我张开面前的座位,示意让她坐下,我也在旁边坐下。

  梦梦拿出包,拿出了一张卡,递向我。

  “学长,这是我向你借的钱,谢谢这几天有你的照顾。”

  “都是应该的,从今往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嗯。”

  在我身旁的季童,玩着筷子,时不时看向我。

  “哥我饿了,怎么还不上菜啊。”

  梦梦听到了,向季童问道。

  “我叫梦梦,你叫什么。”

  “苏季童。梦梦?真名叫什么?”

  我瞪了一眼季童。

  “季童,你都多么大了,还这么不礼貌。”

  梦梦笑了笑。

  “我叫,赵梦柯。”

  十一

  “包茈钥,他有一个未婚妻,你知道吗?”

  “知道,至少他现在爱我。”

  “你已经无药可救,是,我们现在毕业了,你可以去追求你的幸福。但是他,你爱不了。”

  “就算我爱不了,管你什么事,我就是要和他一起出国,我要追随他的脚步,就算最后一场空,我也愿意。”

  闾窗四向前抱住包茈钥。

  “我们一起那么多年,你就不能回头看我一眼吗?”

  “对不起,我做不到,今天在这晚会,我告诉你,我们以后就不要联系了,以后也见不到面了。”

  ……………

  “闾窗四,你是不是男人,她走了,在我看来是好事,她不爱你,要是爱你,早在之前那次就向你表明了,看开点。”

  “看开点?你行啊,苏季涵,你有你的曹水瓶,我呢?笑话。”

  十二

  菜上齐了,季童左手给一筷子,右手给一勺子,还不忘给我夹肉。

  “你们兄妹俩感情真好。。”

  季童点了头。

  “那是,我们俩可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天生一对,就…就。”

  “让你别吃那么快,别说那么快,噎着了吧,来喝口水。”

  我拿起杯子,喂给她水。

  “你这些形容,你俩不是兄妹吗?”

  季童喝完了水,摇了摇头。

  “谁说的,你可不能光看名字就瞎下定义,我们可没有半点血缘关系,我啊…”

  我看她还要说下去,忙用手捂住她的嘴,她摆摆手,我才放开,梦梦低头看刚刚发来的消息,她的神色一变,我觉得有不好的事情发生,随后她的手机又响了。

   “对不起,我出去接个电话。”

  说罢,梦梦飞快的打开房门,并顺势接起了电话,我看到了号码和名字。

  包茈钥。

  十三

  “水瓶,走吧,毕业晚会这么重要的日子咱可别迟到了。”

  “嗯,走吧。”

  这时,电话响了。

  “先等等,先接个电话。”

  “奥。”

  在她抬手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号码和名字。

  赵梦柯。

  十四

  梦梦从外面回来。

  “学长,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我和季童同时往回看。

  “什么忙?”

  “假装我的男朋友。”

  “看着也不像啊。”

  季童听到了。

  “什么,当男朋友?我还没有这种待遇呢,哥别答应她。”

  “学长,就当帮我一个忙,完事后,必有重谢,好不好。”

  “那好吧。”

  我看了看季童的脸色,她正在直勾勾的看着我,我闭上眼,回过头,不再看她。

  “学长,我们走吧。”

  “什么!我哥虽然答应你假装做你男朋友,可这还承担起男朋友的所有业务啊。”

  “季童,我想你理解错了,我就是今天晚上有件事,所以才让学长假装我男朋友,好了,我们快出发吧。”

  十五

  梦梦要去的地方离沙城不远,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一路上繁华逐渐消退,这是沙城外围的无人区,据说抗战时期,鬼子在这做活实验。至今,寸草不生。

  梦梦要去的是兰县,是一个兰花遍地的县城,比沙城的经济发展的更快,也更繁华,我们开进了县城,把车开进五星级大酒店。

  我停在酒店门口,梦梦过来挽着我的手。

  “赵梦珂小姐,赵董已经在8611号房间等候你多时了。”

  我和梦梦,走入电梯,点了86楼。我看得出她很紧张,挽的我十分用力。在她的脸上还有一丝担忧,从刚刚主管的称呼,我觉得今晚的事绝对不简单。86楼,还有一段时间。

  “梦梦,你还没有说我们来是要干嘛。”

  “学长,我实话跟你说,我已经结婚了,我和我的家人一直都在美国生活。而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的爸爸就给我定了一门婚事,让我嫁给一个我完全不爱的人,完全不认识的人。在他们的设计下,我在一个月以前,和他结了婚,但是我逃了出来,来到了中国,在X大学上学。后来你就都知道了。直到今天晚上,我不知道了谁暴露了我的行踪,我的新号码,我爸让我来跟他回美国,如果不来,就和我断绝父女关系,我实在没办法了,只好让你来,帮我混过去。”

   梦梦刚说完,电梯门打开了,我们来到8611号门前,我长舒一口气,推开门。

  十六

  “小李老师,你找我。”

  “对,苏季涵我想和你聊一聊你现在的学习情况。”

  “嗯。”

  “我知道你自己心里清楚,这一次的月考成绩比上一次考试整整退步了三百多名,我希望你可以重新审视一下自己,不要再去想其他与学习无关的事情。”

  “小李老师,说到与学习无关,我有一件事情要通知你。我已经让我老爸开除掉了唐歌,你要对我们全班同学宣布这件事情。”

  十七

  “这里是X大学播音处,我是今天的播音员,赵梦柯。现在时间是早上8点整,下面进行早报…”

  十八

  有些事,当着人面说不清,当着人面了,又不敢说。我们是朋友,好朋友,我不应该把你限制的那么窄,是人都有空间,你是主角,真的,在我的生活里,你一直是主角,什么曹水瓶都去死。我是想没有遗憾的走过这最后的时光,可以和你同坐在一张桌子,一个房间,一座校园。我想起为你写的信我所说的没有交集,不是断绝来往,而是不在深入彼此的心,我所说的亲爱的孙女,不是过家家,而是找个永远爱你的爷爷,我所说的奋不顾身的选择,不是加强你的认知,而是看见谁才是真正爱你。

  十九

   CRUNCHY CANDY FOREVERV

  二十

  一个人,是生命尽头,的依靠。

  二十一

  “曹水瓶小姐,请问你上一次离开美国是为什么?”

  “去中国上学。”

  “那这一次呢。”

  “去找一个人。”

  “好的,请稍等,我们正在查看你是否有不良记录。”

  电脑旁出现了pass绿色的标志。

  “好的,曹水瓶小姐,祝你中国之旅旅途愉快。”

  二十二

  在我对面的人,已经吃下第四碗面条。平日里的形象在她说完我还要的时候,已经崩塌。她的两个腮鼓鼓的,眼睛相对比下显的小小的。此时此刻,我们在兰县的兰墟山,在我对面的就是梦梦。

  “还吃啊,梦梦,你吃的眼睛都小了。”

  “学长不许拿我开玩笑,我这是高兴,没想到我爸这么好就被说服了。”

  “你都离婚了,那个男人再怎么束缚你都没用,不过我也看出了你爸爸是真的爱你,看你找到了依靠,再看看他看我的眼神,恨不得马上让你嫁给我。”

  “哎呦,学长你又开我玩笑,不说了,面来了。”

  那一碗热腾腾的面冒着热气,端在桌子上。

  这是在梦梦家开的酒店,昨晚进行到很晚,我们只好在这里过夜。我们俩挤在一个房间,为了不让她爸爸怀疑。梦梦的爸爸今早的飞机,要飞回美国,在那里有一些生意要谈,我和梦梦起来在这里吃饭,吃完准备回沙城,送她回学校。

  “学长咱不急,我下午的课,要不你带我在兰墟山转悠转悠,我可是头一次来,想好好玩玩。”

  “这地其实我也不熟,大学放假的时候来过一次,那时候是有人带着。”

  “那这不好办?把那时候带你出来玩的人叫出来不就好了。”

  “嗯…我已经找不到她了。”

  二十三

  “季涵,这里就是兰墟山最高的地方了,怎么样,美吧。”

  “是美,不过,从山脚爬到山顶这路也太远了。”

  “叫你平常多锻炼不听,看吧,吃亏了吧。”

  苏季涵朝不远处看,那里有一个凉亭,他走过去,坐下,望着天空往地下看,是有许多石头组成的大院。他往回看,曹水瓶已经坐在了他的左手边,她拿出纸巾帮他擦汗,这个在苏季涵生活中曾出现过无数次的动作,他觉得痛心,从来都是她来保护他,他所做的一切也都是有她的帮助才能成功,他接着曹水瓶的手,把她反抱在怀里。

  “这一辈子,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

  二十四

  梦梦的面条吃完了,她伸了伸腰,充满活力的看着我。我的手下意识的动了动。

  “走吧,我想到了一个好地方。”

  开车到那里也很远,需要两个小时,梦梦在我的副驾驶睡着了,她闭着眼,顺着额头眼睛鼻子的轮廓,我有些莫名的熟悉。

  由于车不能开进山我们只好放在停车场,我们买了票,顺着路往上爬。

  “学长,你所说得好地方就是这兰墟山顶峰,我可最不喜欢爬山了。”

  “最顶上有好东西,真的,就当是锻炼身体了。”

  同我们一到的路上并没有多少人,应该是工作日的缘故,我们从山脚爬到山腰,太阳到了最高点。这是冬天,深冬,这微薄的阳光射在大地上经过了寒气的流动就没剩多少,我们还是在高山上,温度就更冷了。梦梦似乎没受到影响,她一蹦一跳的,走在我的前面,她时不时还会回头看看我,要不就是问我到山顶还有多远。我们就这样走啊走,树的颜色由黄变白,积雪多了一层一层。兰墟山中陡,上下缓,走到山腰的时候就要特别小心,小心从山顶掉下来的石子,最短的路只能是手拉手,横着走才能走上去。我和梦梦到了兰墟山最难爬的地方,就是这上中的分界线,是一片由石头组成的园子,那是后来人的叫法。这石子园摆的杂乱无章,我们想要穿过去,就要记住自己走过的脚法,说白了,就是一个迷宫。

  “来梦梦,要紧紧的跟着我,这个园子可不好走。”

  “嗯嗯,我都听学长的。”

  “梦梦,你其实不用叫我学长的,这个太生分了,我们可是朋友,你叫我季涵就可以。”

  “嗯嗯,都听你的。”

  二十五

  到了顶峰,温度与山脚至少差了十度,缺少了些寒风,我和梦梦定了定脚,我拉着她,向不远处的凉亭走去,我们走近了,发现在凉亭的柱子上挂着一个人,她穿着梅花连衣裙,头发披散的,那条白绳贴着她的脖子紧紧的勒着她,她的眼睛紧闭,死得很狰狞。梦梦吓坏了,躲在我的身后,我向前仔细看看她的容貌,下一秒,我跪倒在地,眼泪划过脸颊。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和她的重逢是这样生与死的告别,我把她抱下放在凉亭上,梦梦轻轻的探出头。

  “啊,是赵流熙,是她,真的是她,小时候她妈妈在我们家做工我见过她。”

  “什么赵流熙,她是我的瓶儿啊,曹水瓶啊。”

  梦梦正对着我,她对我说的话先是怔了怔,后来开口。

  “季涵,不要伤心了,你的心情我能理解,真的,就像我妈妈一样她去世的时候,我也是这样,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现在你最需要的是静一静。”

  二十六

  下了雨,满天都是白色,我们黑色一边,梦梦不在。我们几个站在墓前,雨水打在雨伞上,顺着半月弧夹杂着泪水,一起扎根。我身旁的包茈钥已经哭的泣不成声,在她左手边的闾窗四一手安慰着她,另一只手擦去我从未看他掉过的眼泪。真的是太过唐突,在这之前的每天,我都计划的怎样与你再次重逢,相信老天会给我一个完美结局,去尽力理解你的苦衷,来守护这一生。但是我错了,错在我为什么要去兰墟山,为什么要去顶峰,为什么要与闭着眼的你相遇,真是可悲,我和你悲剧到极点。

  我们四个都没有打伞,任凭雨水敲打,这大冬天的雨水冷的出奇,尽没有一丝清醒的意思。直到现在,我还一直告诉自己这是一个梦,绝对真实的梦,没有虚假,没有做作,当我抬起头,再一次望着那墓碑,梦再一次的碎了,已经拾不起来了。可笑,这世界上竟然有捡不起的东西,看不到的人?可笑,可笑世间说不出最初的早安,可笑世间没有最后一次晚安,为什么,为什么啊。难道真的是我不够重要,不配拥有这一切。

  我被梦梦叫到咖啡馆,说是有一件重要的事要跟我说,我本来拒绝了说我最近想一个人静静,但是梦梦强调事关重大也和曹水瓶有关,我就来到了现在的这家咖啡店,梦梦还没有来,我的一切都看向窗外,过了良久,我听到了拍桌的声音。我一回头,不知什么时候梦梦和另外一位我不认识的女孩已经坐在了我的对面。

  “说罢,有什么事。”

  “季涵,你要振作起来,我听说你已经把你的工作辞了,你不会因为赵流熙的死就把生活的一切都给放弃掉吧,别忘了,你可以还有我你还有我们啊。”

  我又听到了赵流熙这三个字,心中多了一丝疑问。我往梦梦旁边的的女孩看去,她和曹水瓶却有几分相似,但又少了些她的成熟,多了些她的美貌,再次陷入沉思后,我竟然分不清她和她是谁。

  “苏季涵,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你在这样我就不管你了,曹水瓶我们走。”

  说完这句话,梦梦下意识的捂起了嘴,看着我,我在听到她说的那一句话之后,心里咯噔一下。我眼前的那个女孩到底是谁,她是曹水瓶了,那死去的又是谁,现在我只是不再相信眼睛和耳朵,我只要一个答案。

  “季涵,我跟你说实话吧,你见到的曹水瓶并不是真的曹水瓶,她叫赵流,而我身旁的人才叫曹水瓶,姐,接下来的你说好了。”

  梦梦身旁那位一直没有开口的女孩直直的看向我,开始说

  “我很抱歉,我的妹妹赵流熙也就是你一直以为的曹水瓶给你带来了如此多的痛苦,但是这痛苦之源,还是源于我。”

  二十七

  曹水瓶的自述

  二十七年前,我的母亲在美国一个没有白天的房间里生下了我和赵流熙,而我们的亲生父亲,就是梦梦的爸爸,赵黎。我和流熙的童年里没有爸爸这个概念,我小时候学习不好,总贪玩,而流熙的成绩却是出奇的好,到了我们要上中学的年纪,正逢美国经济危机,许多外来职工都遭到了下岗,我的母亲也没有逃脱,为了让我们上到好的中学,母亲为工作开始奔波,却也只有微薄的收入。我只记得是那一天,流熙突然说她头痛,我和母亲把她送到医院,医生说她是家族史心脏病,需要很多很多的钱,那次母亲头也没有回,拉着我走到了我从来没有去过的豪宅,就是那一次,我亲眼见到了父亲,而那时的他早已娶妻生子。他还是给了我们很多的钱,给流熙治病,还给了我去中国上学的机会,却也只给了我一人。后来流熙的病得到了缓解,用药来抑制,总体来说还是很乐观,我自知我学习不好,所以把上学的机会给了她,但也有限制,在中国,她只能叫曹水瓶,直到后来,母亲去世了,我才被父亲慢慢接受,上完了所有的课程。

  二十八

  三年后

  今天是电台十周年庆典,梦梦在这里已经工作了两年,两年内她在我的节目里和我一起搭档,收听率也达到了全台第一,现在我在咖啡馆,梦梦约我。这三年我想通了很多,也放下了很多,感情就应该珍藏,眼前的才应该珍惜,不该迟迟话语拒绝交谈,也不该因为一人放弃热爱,想着,梦梦来了。

  “季涵,我有一句话想跟你说。”

  “说。”

  “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不行。”

  “为什么?”

  “哪有女生告白男生啊。”

  “那你要怎样。”

  “赵梦柯,做我女朋友好不好。”

  二十九

  “赵梦柯,你这么做什么目的,杀了我,有什么好处。”

  “赵流熙,他爱的是你,我把你杀了,你说有什么目的,让他忘掉你,对我有什么好处,我也爱他。”

  “赵梦柯,那你来到中国的一切都是设定好的吧。”

  “对啊,你既然你已经死路一条了,我就都告诉你,先是故意发病躺在苏季涵的车前,然后再是利用包茈钥对我的仇恨引到饭局,最后就是来到这兰墟山顶峰,看死去的你。”

  “赵梦柯,你太可怕了,季涵绝对不会爱上你。”

  “错错错,他绝对会爱上我,这才显得你不够重要。”

  三十

  这样的爱才圆满。

2画,足够重要,才配拥有最后的晚安和最初的早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