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画,一切的一切,还是要从头说起啊

  致

  闾窗四喜欢余辰落,从三年级开始。

  在那一个不懂得爱的年纪,对异性表达爱意,也就仅仅喜欢二字。不过闾窗四始终没有对余辰落说出这两个字,他们两个人的情感在闾窗四看来,就是他的独角戏,一段平常不过在平常的暗恋,即使在与她同班的最后一刻,也没有勇气换一个拥抱。

  一个比以往都要漫长的暑假结束了,闾窗四站在白石中学的通告栏上找自己的名字。他的目光停留在了三班,他看到了一个很重要的名字,余辰落。闾窗四开始疯狂的在三班的人员名单上努力找出自己的名字,不过,他没有找到。他有一些失落,在来之前,闾窗四就一直告诉自己,如果他和余辰落一个班,那么他就和她表白,管她同不同意,他们也要再在一起度过四年,他就和她一直耗,直到余辰落答应和他在一起。

  不过现在的这个想法已经泡汤了,闾窗四在原地使劲咬了咬牙,心里想,既然咱们两个不同班,那我就在这通告栏一直等你,反正你一定会来的,你只要一来,我就把我所有想说的全都告诉你,我也算对得起以前的五年的时光。

  闾窗四就这样一直等,等到校园里打起了他第一次听到的上课铃。闾窗四只好小跑冲进四班的教室。

  闾窗四在那一天没有看到余辰落,闾窗四也就是在那一天,放弃了喜欢余辰落,闾窗四还是在那一天,喜欢上了别人。我们还要感谢这一天,才有了下面的故事。

  一

  闾窗四坐在左靠墙倒数第二的位置,一头埋进书包里,大喘着气,心里想,闾窗四啊,闾窗四,谁让你暑假吃这么多零食的,你怎么就不活动活动呢,现在可是遭了罪了,这才跑了几步啊,曾经的奔跑小王子去哪了。

  正当闾窗四想继续想下去的时候,从后面传来一句话

  “同学,现在几点了啊?”

  闾窗四回过头去,看了看坐在他身后的人。是一个女生,穿着一身红色,大眼睛,拥有和余辰落一样好看的睫毛。闾窗四回答说

  “不好意思啊同学,我没带表。”

  “算了算了,我们都是同班同学了,我叫曹水瓶。”

  “我叫闾窗四。”

  短短的几句对话,闾窗四就记住了这个女孩,以后的几分钟,他们聊的寡欢。渐渐的,这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占据了闾窗四心中留给余辰落的位置,闾窗四忘不掉她,也更想了解她。

  正当闾窗四和曹水瓶聊的正热闹的时候,从门口走进来了一位男子,看起来年纪不大,只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穿着休闲运动服,留着刘海,还带着一副眼镜。他先是环顾教室四周,后走上讲台,说

  “同学们,大家都安静一下,我是你们的班主任,也是今年的应届毕业生,刚刚开始工作没有什么经验,以后的四年我们共同进步,谢谢。”

  说完后,他在讲台上深深地鞠了一躬,底下的同学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开始努力的鼓掌。老师抬起头来,有些不好意思,继续说

  “我叫李凯,大家可以叫我小李老师,我教数学。”

  曹水瓶在闾窗四背后戳了他一下,说“咱们的班主任,长得还挺帅的,不过这学校也真是好玩,把一个没有教学经验的老师当我们的班主任,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闾窗四听到了曹水瓶的话,说“曹水瓶,我突然发现你这人真的好片面,就看人家一眼就把人家给否定了,你不是还没有听小李老师讲课,万一水平也非常的高呢,高到吓死你。”

  闾窗四是天生就带有怼人资质的神经病,但是很不巧,他的对手也同样是一个乐天派,一个不怕天高地厚的曹水瓶。

  曹水瓶说“你不懂,这是我们女生特有的见解,长得帅就要说出来,偶尔吐槽一下身边的人也是应该的。你不懂就不要乱说,难道你也是我们其中的一员,你好,闾姐姐。哈哈哈哈哈。”

  他们两个人的对话,被小李老师听到了,他指着闾窗四所在的方向说“那边的两个同学不要说话,我们接下来做自我介绍,既然你们两个那么能说,就你们两个先说吧。”

  小李老师说完,曹水瓶就主动跳了起来,说“我叫曹水瓶,因为我是水瓶座的生日,所以起了这个名字,做自我介绍那自然少不了特长,我先给大家唱一首歌吧。我—”

  小李老师笑着说“打住打住,这些就足够了,唱歌以后有的是机会唱,下一个,前面那一位男生。”

  闾窗四站起来,阳光照耀着他的脸,一个女生看着他。

  “我叫闾窗四。”闾窗四快速说完就坐下了,他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他最怕的就是被老师叫起回答问题,那时候的他,脑子会一直空白,平时的笑容也随之消失,最喜欢说的话也说不出口,换的满脸的尴尬。

  小李老师点了点头,目光转向前排,看了看第一个男生。男生剪的寸头,穿着简单的T恤衫,和运动裤。他长得不是很耐看,只有眼睛大大的,很有神。男生领会到,站起来说“我叫唐歌。”

  他的自我介绍和闾窗四一样的简单,但是他和闾窗四不同。他纯粹就是想引起别人的注意,让别人对他多一丝的神秘感,才表现的那么的独树一帜,而闾窗四是心理问题。

  时间和夏日的风一同慢慢流逝,在这一天,闾窗四记了不知多少人的名字,却都是徒劳,唯独只有一个名字在他的心里开花,走过的路都留下了她的笑容。名字叫做,曹水瓶。

  二

  白石中学的位置是沙城的中心,在它出口所开出的两条街道可以环绕沙城一周。每天早晨五点半,阳光稍微照的地面,雾还在空气中扩散的时候,就有零零散散的车铃声响起,它属于每一个青春必不可少的遥远和失不再来的美好。

  闾窗四骑着自行车往学校的方向骑行,一路上只有买早餐的店铺在工作,在他的后面有一辆黑色的轿车一路跟随着他。他没有晚睡的习惯,自然早晨起的很早,他也喜欢早到,自己一人坐在教室里,一个人读书。

  他把自行车停在学校外的停车场,走进学校,教室门锁着,走廊上的灯亮着。闾窗四把书包放下,等待别人来开锁。

  闾窗四听到了脚步声,寻着脚步声看去,是一个女生,短头发,穿着梅花连衣裙。看着她的模样,闾窗四努力想着叫做什么名字,可以他记忆力不佳,并没有记起。女生也看到了闾窗四,加快速度跑过来向他摆摆手,说“闾窗四,你来的可真早啊。”闾窗四很惊讶,他眼前的这个女孩竟然记住了他的名字,在昨天只有几秒的自我介绍中。闾窗四顿时非常尴尬,他不知道如何称呼她,只好叫了一声同学。女生继续开口说“闾窗四,你QQ号是多少啊,我加你啊。”闾窗四说出了他的QQ号,大概是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缘故,闾窗四在说完后又加了一句同学。女生像是看出了什么,对闾窗四说“我叫包茈钥,在小学的时候我好像见过你。”

  包茈钥说完后,小李老师不慌不忙的出现在了教室的拐角处,他看到了包茈钥和闾窗四后就加快了速度,一路小跑来到教室门口拿出钥匙打开门。他们两个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小李老师开口说“既然你们两个同学来的那么早,就拿着扫把好好的把教室扫一遍,谢谢了。”

  闾窗四走到教室前面拿起两个扫把,包茈钥接过一把,说“闾窗四,你扫哪里啊,左边还是右边?”闾窗四回答道“都可以,这样吧,我扫左边,你扫右边,讲台我扫。”包茈钥笑说“好啊好啊,我可是第一次扫地呢,还有点兴奋。”

  窗帘卷起,几缕阳光消释了风的洗礼,该来的人总是要认识,管它会不会错过,爱上的人总会离开,错把真情付给谁爱,我们都要珍惜这最好的遇见,因为在你身旁站着的这一个人,你不知道她的从前,也不知道她的将来,更不会知道她会穿插在你的回忆中久久不能忘怀。都是新的开始,都是你的喜爱。

  白石中学的早自习在七点准时开始,在闾窗四后面的座位没有人,曹水瓶没有来。闾窗四觉得无聊,就向他右边的同学打招呼。那位同学正和他的同桌聊的火热,听到有人跟他打招呼,他回过头来。

  他留着刚刚可以没过眉毛的刘海,皮肤偏黄,身材看起来高高的,瘦瘦的。和他说话的同学也一同转过身来看着闾窗四。他就与第一个人相差太远了,他的皮肤很白,留着精神的寸头,体重可以破他的同桌两个,非常的胖。

  “你叫我。”留着刘海的同学说。闾窗四点了点头,说“大家都是同学,认识一下,我叫闾窗四。”留着刘海的同学听到这句话主动握住了闾窗四的手,说“我叫郑源生,从今天起你就是我兄弟了,好不好。”闾窗四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吓到了,说“可以可以,我喜欢交朋友。郑源生,你的同桌叫什么啊,我也想认识一下。”郑源生听完闾窗四说的话,用手拍了拍他的同桌,同桌对闾窗四说“我叫林焕。”

  这一天,曹水瓶都没有来,闾窗四却和郑源生,林焕成了好朋友,郑源生口中的好兄弟。林焕给闾窗四爆料他在暑假班就和郑源生认识了,郑源生还看上了同班的一个同学,好像就在三班。提到三班,闾窗四又想起了余辰落,他还是放不下她。曾经发疯拼死爱过的人,怎么可能说忘就忘呢。

  三

  小李老师给每个人都发了军训服,明天开始军训。小李老师又交代了一件事情,曹水瓶请了一个月的假,说她的家人生了一场很严重的病,需要她的陪伴。闾窗四郁闷的心被解开了,但是他又想了想一个月见不到她了,又变得难过,现在的感觉很微妙,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喜欢上了曹水瓶,好几次,都下意识的回头说话,后面,却没有人。郑源生看见了,对闾窗四说“我说兄弟,我都看到你好几次回头了,怎么,看上她了?追女孩,我行啊!”闾窗四严肃的说“没有没有,你整天都在想什么,什么我看上谁,总之不是你想的那样。”郑源生摇了摇头,低下头笑了笑,不再和闾窗四说话。闾窗四心里想的只有他自己知道,就算别人猜透了他的心意,他也会直口否认,而且这可是在这个年纪绝不谈论的爱恋,绝不能轻易和别人说起。

  军训时的阳光总让你觉得格外刺眼,像闾窗四,林焕这种完全没有多余的体力来完成各种指标的人,是末日。

  教官好不容易满意了同学们的军姿,给出了难得可贵的休息时间,郑源生拉着闾窗四往三班的位置跑,指着一个女生,说“兄弟,你帮我看看,那个女生是不是非常符合我的气质,是不是跟我很配,她叫苏季童,我和她在暑假班认识的,是不是挺漂亮的,再看看这腿,又细又长,这就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啊!”闾窗四看着郑源生滔滔不绝的夸赞那个女生,开始认真的端详,她有这郑源生口中所说的一切,唯一有一点不同的是性格。郑源生说得她的性格,是一个文静乖巧有礼貌的可爱女生,不过在闾窗四看来,就是一个和曹水瓶一路的神经病,活泼要死的女孩。

  闾窗四问道“怎么,让我帮你追?”郑源生说“不对不对,我一个人就能搞定,我这次领你来就是让你见见你未来的嫂子,哈哈哈。”闾窗四看着眼前笑到忘我的郑源生,不禁叹了口气,摇摇头对郑源生说“老郑啊,你说的苏季童我从小就认识,我们也是从小玩到大的玩伴,她我最清楚,她不可能喜欢你,她有一个哥哥,叫苏季涵,和我们一个班,苏季童从小就一直喜欢他,所以说你不没戏”

  郑源生听完后并没有像闾窗四心里想的那样大吃一惊,而是心平气和的说出了下面那句话“苏季涵?我认识,也是在暑假班认识的,人长得确实挺帅的,个也挺高,我也知道苏季童喜欢苏季涵,不过我问过他,他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他只是把她当做妹妹。”闾窗四继续说到“你现在管苏季涵的想法干什么?就算苏季涵没有想法,但是苏季童有啊,她可喜欢苏季涵了。”郑源生说“好了好了,别说了别说了,别打击我的信心,不过我有一个问题向问问你,不知道怎么开口。”闾窗四拍了拍他的肩说“咱俩谁跟谁啊,说吧,尽管问!”郑源生搓了搓手,笑着说“你知道为什么苏季童会喜欢苏季涵吗?他们不是兄妹吗?”闾窗四事前就已经猜到了郑源生一定会问关他们两个人的事,说“我听苏季涵说过一次,苏季童是被他妈妈捡回来的。当时看着可怜,就收留了下来。”郑源生没有吭声,好像在思考什么。远远的望着坐在草地上的苏季童。

  四

  三年后。

  白石中学因为发生了一件大事而不再平静。

  初四四班班主任李凯死在教师办公室中,监控由于缺乏维修并没有启动,当时只有苏季涵在场。后来经医生鉴定,中毒身亡。苏季涵被迫接受调查。

  两个身影躲在楼梯后面,此时是放学,冬天的夜来的快,这才刚刚打放学铃,周围已经是一片黑暗。其中一个身影说“大窗,你说我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我想他了。”另一个身影说“季童,你不要难过,警察就是把季涵叫去问问话,很快就会回来的。”现在黑暗中趴在闾窗四肩上哭的苏季童像一个受伤的小鸟,她最珍爱的羽毛被无情的大风吹出,自己却无能无力,不过她和小鸟又有些不同,她起码还有闾窗四这个可以靠着流泪的依靠。可是她心里明白有个依靠又有什么用呢?她最喜欢的人现在不在了,如果事情真的和他有关,那这一辈子也见不到了。

  第二天,闾窗四早早地来到教室,他们现在没有班主任,学校只关心的凶手是谁没有闲心再派新老师来补充。现在,教室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正在掐算时间,她也快来了吧。门被小心的打开,包茈钥穿着整洁的校服,闾窗四抬头看着她,她也自然的看到了闾窗四,他们像是多年默契的老友,互相微笑。包茈钥飞速的放下书包来到闾窗四的座位旁,抱着他的胳膊,摆出撒娇的样子,闾窗四摸摸她的头,像极了一个每天都会做的动作。是的,这就是一个每天都会做的动作。

  你会说他们两个恋爱了,不过照当事人的感受他也不是很清楚,从两年前到现在,一切一切的好像都是电影里演出来的,不真实。连一个个拥抱都不真实。现在所做的一切都不真实。唯你,是真实的。

  他们两个亲热完后,包茈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下一秒,苏季涵出现在了闾窗四的视线中,还有跟在他后面的两个警察。

  苏季涵没有看教室里任何人,他指了指一个方位,抬头向警察小声的说几句话。警察点了点头,用手示意让闾窗四过来,想问他几个问题。

  警察说“同学,唐歌这个人,好相处吗?是不是平时上课都不会回答老师问题,不喜欢与别人交流。”包茈钥听到了这段话,回头看相闾窗四,看看他怎么说。闾窗四说“不是的,他是一个好显能,假清高的人,最喜欢的就是和别人说话,尤其是女同学。反正这个人是很讨厌,就是一个狗。对了,警察叔叔你为什么要问这个啊!”警察说“我们怀疑是唐歌毒害了李凯。”包茈钥听后连忙转过身,捂住自己的耳朵。闾窗四并没有惊讶,说了一声奥。

  五

  “苏季涵同学,小李老师让你去他的办公室一趟。快去吧,别让老师等着急了。”

  “知道了,唐歌,我正好也要找老师有点事。”

  六

  我们一切一切的,还是要从他死在你心里的那天算起。

4画,一切的一切,还是要从头说起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