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5画,转身再也见不到的她,是迷途半生遇到的假

  一

  多少回头的人,不是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被生活表面的美好所伤的体无完肤,那就是突然感觉到了付出者的存在,转身遇到了她。

  我们应该庆幸,世界对现在的自己并不差,带来了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却也没有带走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或许我们相隔两地,断绝联络好多年,但只要我们碰面就总要有说不完的话要向对方倾诉。我们也没有遇到过什么形同天塌下来的大事发生,没有遇到任何战争,我们活的安稳。偶尔小病小灾,算是上天对我们的考验。

  那我们活的如此安逸,究竟会犯下什么错。那回头的人该不该原谅,该不该去爱……

  二

  冰冷的铁门被打开,一束束阳光均匀的照在他的脸上,他没有动,一直注视着前方。前方有两辆车停在路边,他一眼就认出了他们是谁,他的脚步缓缓的向他们走去,脸上早已控制不住情绪。六年,六年监狱的黑暗,如果不是包茈钥的上诉失败,那就是无期徒刑了。

  苏季涵接过他手中的包,给了他一个拥抱。他们两个什么也没有说,眼神也无法对焦。苏季涵心里明白他心中的滋味,一生挚爱现在成了仇人,老死不相往来,删光所以交往的信息。苏季涵也绝不是空想,他清楚包茈钥的为人,当时他也在场,能够感受到她说这句话的认真和愤怒,和对闾窗四的无情和仇恨。包茈钥变了啊,这是苏季涵由衷的感叹。

  闾窗四走到苏季童面前,还没来得及说话,她一个拥抱就代替了一切。她说“大窗,我可想你了,今天晚上我就你去吃大餐,咱们好好补一补。”闾窗四没有说话,点了点头。苏季童的开心却抵不过藏在心里的心疼,他们几个人从小一起长大,这般的回忆太过漫长且美好,脚步留下的情愫也积攒的小山高,但谁又能想到这是造成现在一切的根源,唉,要是闾窗四没有遇到包茈钥那该有多好啊,流水车的齿轮就没有现在的锈迹,太阳就不会在这一个地方照到他的脸。

  闾窗四坐在车里,X大学在他受审的阶段就已经辞退了他,他现在没有工作。他思考今后的打算,哪还有打算啊,闾窗四在上学时期,打算就是永远守护着她,不能让她受一丁点的苦,到了参加工作,打算就是一直等她,她会回来找我。可现在呢,他们已经不再是朋友,甚至在包茈钥的眼中,是杀害自己爱人的仇人,她没有念一丝旧情。

  你不能说闾窗四也恨包茈钥,你以为闾窗四就真的失忆了吗,一切都是错的安排,一切都是闾窗四自作自受的局,他以为这样做包茈钥就可以陪在他的身边,甚至是永远永远。可是他完全不了解包茈钥的心,也不知道他只是包茈钥在没人依靠世界里的一个过客,一个备胎,方便滚到天涯海角。是他自己错把包茈钥的念转化成了对自己的爱,他是不应该冲动的,应该就做好一个失忆者,看包茈钥和唐歌幸福的结局。

  车子到了家,闾窗四走下车门,看了看这近一千平方米的家,觉得陌生,庞大和空虚。她应该还在这等我。他走上了车。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她,难道他对她动了真感情,闾窗四自己都说不明白。

  三

  沙城的繁华不知道压倒了多少想要在这立足的人,他们工作,换不来房子,车子,更换不来爱情。他们不被人所包容,不会有帮助,更不会有真心,是一个个忙碌者,夜晚只配睡在沙尘里,跌倒不如流浪。

  一个女孩站在高高的楼厦前,在她的身后不知多少人经过,这是上世启明的招聘会。它是一家全球顶尖的游戏公司,至今十多年没有开发招聘,就在上个月前,新上任了一位总经理,宣布引进年轻员工,给予集团新鲜血液,也同样为了增加他们的就业机会。一时间应聘者无数。

  那个女孩就一直站在门口却也不敢再往前踏一步,她叫晓然,也是听到消息来应聘的。她的相貌并不算出众,把她放在人群中会找不到她的身影,她的头发很长,一副厚重的金属眼镜增加了一分成熟感,嘟起嘴来卖萌也一定很可爱,最重要的是学历高,X大学毕业。

  晓然走过报名台,给了她一个号码,135号。她询问前台是什么意思,接待的人耐心的向她讲解,在你遥遥无及的正前方,还有135个人在排队等候。晓然不禁苦笑,这是要等到猴年马月啊!算了吧,还是耐心等吧,怎么说这也是个大公司,人多那是应该的。她走到不远处的沙发坐下,拿起手机像和她年纪相仿的女生一样刷着微博,聊着天,时不时还会傻笑,拍一些看似文艺的照片。

  就是晓然这样一个简单的女生被上市启明拒绝了,原因说不清楚,她也没有仔细问。她自己安慰自己说,什么经理瞎了眼,失了恋,嫉妒自己的才华,拍她一被录取就抢了他的风头,对对对,我们要做一个对世界心存感激的人,要给别人留一条活路,毕竟我们是上帝眷顾的人,人生不需要努力就一路小平坡,而且这家环境脏乱差,本小姐呆在这里会掉价的,满世界的公司她想去哪不就去哪。

  没错,她就是活在梦中。

  她离开公司来到红绿灯的交叉路,接通了电话。

  “喂,你是谁啊?”

  “晓然小姐,我是刚刚面试你的张经理,你怎么走了啊,我们的面试还没有结束呢!”

  “还没结束?不是你让我走的吗!我刚说完毕业于X大学,你就让我走,你搞错了是吧?”

  “这个…刚刚老板找我有事,我就…忘了吗!都是我的错,怪我怪我,你快回来吧,你已经被我们录取了!”

  “不是等等,录取?我被录取了?真的!哇!那太好了,我立刻马上回去找你”

  晓然一路小跑,速度让张经理叹为观止,连忙喝口咖啡压压惊。还不忙赞叹一句,年轻就是好。晓然也十分开心,自己终于找到了工作,这十年依靠了他这么多,也该换她报答他了。

  上市启明,总经理办公室。

  “小张,事情办妥了吗?”

  “放心吧,闾经理,不过我们为什么要让她进入公司啊,你不是说过凡是X大学的学生一律不招的吗?”

  “就凭我是她老师,我是她债主。”

  四

  “闾老师,你刚刚讲的马克思主义的核心竞争力我没有听懂,可不可以再给我讲一遍。”

  站在闾窗四身旁的人就是晓然,他们早在十年以前就已经认识了,那时的他才刚刚开始工作,做一名普普通通的大学老师,而晓然的身份还是学生。

  “晓然同学啊,不明白?上课的时候怎么听的啊!不好好学习。”

  闾窗四说的这几句话颇有几分玩味,但是晓然就不懂了,还以为老师说她不务正业,对学习兴趣不积极。她把头抬得低低的,大气不敢出一下。

  “晓然同学,你在干嘛,不是听不懂吗,我要讲你也要抬起头来吧。”

  “啊?”

  “啊什么啊呀,我接下来要讲重点了,好好听!”

  “奥。”

  晓仰起头在不久的几分钟内机械的听着,闾窗四讲的却是寡欢。他喜欢那种为人师表的存在感,毕竟在年少时光里缺乏一种别人感觉不到的凄凉,寂寞。他还喜欢在讲台下坐着的每一个人,他会老,而他们是永远充满活力的,洋溢着青春的气息。他很幸运,能当他们的引路者。

  “听明白了没有啊!”

  “呃,原本我的思路还是很清晰的,照你这么一讲,我更乱了。”

  “这个…这个,你要气死我啊,我还以为你是一个挺文静的小女孩呢,就这么惹老师生气啊。”

  “我!小女孩?你才起比我大几岁啊,哼,我去找别人给我讲去!”

  晓然现在的表现和刚刚的表现确实不一样,第一眼她给别人的感受就像闾窗四想像的一样,一个文文静静的小女生,从小到大的乖乖女。但是你如果和她在一起待久了你就会谁知道,开朗的性格让你总想接近她,她会给身边的每一个人送去温暖,会对每一个人都很好。

  闾窗四原地挠挠头,看着晓然的身影消失在楼道的拐角头,他笑了。他虽然属于中央空调的属性,人生中有这偶像剧一样的经历,有理不清的感情线,女主至今不知去向,他也会给身边的人带来欢笑,但是他很少真的笑了。那种面对熟人客套的笑,听别人讲冷笑话时傻傻的笑,还有做不愿意的事违心的笑,都不及刚才的笑来的真情实感。或许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太久,每天重复的事情都一样,也太熟悉别人眼中的自己,变得太累,好累。突然之间被那个女孩向外散发出的温暖所打动,他的心不由自主的沸腾,他好像又回到了当初那个美好的年纪,回不去的旧时光。

  “现在这群学生都怎么了啊,哈,都有点意思。算了,一下课全走光,黑板还要我自己一个人擦。”

  黑板上的字迹有些擦的不是很彻底,粉笔末的碎碎停留在夹板缝中怎么扣也扣不出来。黑板擦成这个样子就可以了吧,闾窗四点了点头,十分的佩服自己。正想拿出笔刷再清理一下粉笔末,一个声音叫住了他。

  “窗窗!”

  “嗯?”

  闾窗四转过头,看到了正向他摆手的余辰落。她一直都没变,依旧的长发,依旧的脸庞,还有依旧的美丽。她走到闾窗四的身旁,从包里拿出了一封信。

  “这是你要的东西,不过我还是劝你不要在这样执迷不悟了。你其实有更多的选项,比如回头看看我。”

  说着,她紧紧的握住了他的手,闾窗四连忙松开,把信接过放在口袋里,拍了拍她的肩,说

  “我知道你的心,不过我真的有要等的人,何必只在意我呢!”

  “你知道我的心?那你为什么不知道其实我在小学也喜欢着你。窗窗,我们才是最早的伴侣,之后的经过都只能成为过客!”

  闾窗四脸上的表情始终没有变化,此刻的他犹如冰山一般,不是难以让人靠近,而是在冰山中永远沉睡着一个人,那冰层坚硬无比,谁都进入不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那些都已经过去了。”

  “过去了?难道包茈钥就一直在你身边吗?你和她的事不也是早早的就过去了吗!”

  五

  “现在我请一位同学来给我们讲解一下马克思主义的核心竞争力。别低头了,就你吧,晓然。”

  晓然慢慢的从她的座位上站起来,一脸茫然,使劲的挠了挠头。

  “啊,这个马克思主义的核心竞争力是有那个叫克苏恩,还有那个叫……左啥的领导的啥阶级和啥干部的…我忘了。”

  “晓然,我真是服了你了,你背的这是啥玩意啊!把它给我抄一百遍,明天我还检查你。”

  六

  “晓然,快过年了,你不收拾收拾回家,在马路上玩啥呢!”

  “闾老师,你不也没回吗!哈哈哈!还说我。”

  “我家就住这,用不着回。”

  “那闾老师可不可以江湖救急一下。”

  “干嘛?”

  “去你家借宿几晚!”

  “不行。”

  “给个理由。”

  “一男一女不合适。”

  “有啥不合适的啊,如果别人看见了,你就说我是你在外地的私生女,反正我觉得挺像。”

  “找打!”

  七

  “晓然,你在我家都赖了两年了,大学都毕业了。你过得好吗?”

  “唉,你如果要这么说,那就过得还凑活,最起码的,夏天热不着,冬天冷不了的。一日三餐都有,偶尔还有点小激情。”

  “说,什么时候搬走?”

  “闾老师,你不要这么绝情好吗!你这那么大,多一个少我一个不都一样吗!再说了,我大学毕业了,等我找上工作,我就当租房子,每个月都会给你钱的,不要赶我走!”

  “行吧,但是我也是有条件的,从今往后,家务你做,饭菜你做,再加上一条每天给我按摩的服务。我就不赶你走了。”

  “啊,要死了,要死了!”

  “嗯?你刚刚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我保证完成任务!”

  八

  “好啊,闾窗四,家里藏女人了!”

  “苏季涵,我只是请了一个保姆。”

  “闾窗四,你说谁是保姆!”

  “你啊!”

  “哼!本小姐我不干了!”

  “你直走不要拐弯,把门带上,谢谢。”

  “这个,我说不干的意思是地还没干,那个,我再去拖一遍。”

  九

  “什么!苏季童你再说一遍,闾窗四入狱了,为什么啊,是,他有时候就是有一点贱,有那么一点刁难我,但是我都知道他是在跟我开玩笑,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为什么啊!”

  “晓然,发生这样的事别说是你,我也很惊讶。小时候虽然就他最皮,好惹是生非,但是他的品行都是最优秀的。现在发生这种事,我也很无奈。对了,他让我转告你,等他回来。”

  “傻瓜,才等他呢!”

  十

  晓然今天是第一天上班,刚进公司门口,就看到两排人依次站在前方,面对着她。这是什么?欢迎仪式吗?正当晓然想要通过的时候,张经理出现在她的眼前,面到微笑。说

  “晓然小姐,我们已经恭迎你很久了,我们的老板在等你呢,快去吧!大家欢迎晓然小姐来到我们公司。鼓掌!”

  晓然在一堆掌声中被张经理带进了电梯。

  “张经理,你们这样做就只是为了欢迎我?”

  “对啊,这可是老板特别吩咐的,我们现在就要去见老板。”

  “老板?你们老板认识我?”

  “去了你不就知道了。”

  电梯到达顶楼,张经理走到门前,示意晓然自己进去。她打开了门。

  十一

  张经理听到了吵闹声,心想老板的速度也太快了,看上眼的真是干净利落,不过又听到了瓶罐破碎的声音,这次的吵闹声更大,张经理以为是老板遇到了什么危险,不管之前的吩咐,打开了门,之后走进去大喊了一声我来了。不过,现场和他心里想的确实是有些不一样。

  “好啊,闾窗四,出来了也不和我说一声,咋,把我当啥了。啊!”说完,拿起沙发上的枕头向他砸去。

  “这个,怎么和我想不太一样啊,不应该是你走进来,趴在我身上哭泣吗!然后我拍拍你的背,说好了好了,我不是出来了吗,一切都没事了。”

  “哼!你想的到美,接招。”又有一个杯子打碎在地上。

  “不是,那你想干嘛啊!晓然,我出来没告诉你是我的错,我是没脸再见你。”

  “真的?看在你知错的份上,我原谅你了。”

  “其实,是假的。”

  “好啊,闾窗四,你又欺骗我感情!我走了。哼!”

  “别啊!”

  闾窗四上前去抱住晓然,晓然嘴角一笑,也反抱住他,他们两个人抱得紧紧的。

  “可我对你的感情假不了啊。”

  十二

  我虽然喜欢过那么多的人,但大致“转身再也见不到的她,是迷途半生遇到的假”。你不要说我花心,只是见的人不对。我不敢对你说关于一辈子的话,是因为我们并不知道开向彼此未来的帆终将会折向哪,在哪搁浅,在哪停岸。不过说起一辈子,都不能否认当时说起这句话时的坚定和认真。人一生可以喜欢很多人,但最终爱着的,只有一个。像文中的闾窗四,他喜欢过余辰落,曹水瓶,包茈钥,但他最终爱着的只有晓然。人这一生都会犯错,就算错到被世人唾泣,但仍然有爱的权利。可能你会怕我岁月流淌爱上其他良人,忘了我们的誓言。又或许害怕时间把我们分离,人群瀚海无处安放,最终陷入思念的墓场。我每天要的不多,只希望能看到你,看你笑,看你哭,看你理所当然的上下学。你不用思考我的感受,只要时不时的搭理我一下就好。我们会一起度过最后的几个月,不论最后结果如何,我都不后悔认识你。最后,愿你会感动,如果没有,那这个故事就还没有完结。

  ,爱你的聏熊

5画,转身再也见不到的她,是迷途半生遇到的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