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6画,没有光明的少年

  一

  我出生在立卿王家,我的父亲是朝府第一神将,立阁。只可惜我不能继承他的天赋血脉-—龙钟化世,具体的原因是我的双目失明。我娘生我的那一天白天竟变成了黑天,血牢中被封印的蛟烈破除了封印召唤了他十二护银,搅得朝府城天翻地覆,可是奇怪的是,十二护银和蛟烈并没有进攻皇城,而是在立卿王家府旁徘徊,却也没有攻击。我的父亲守在府前,准备时刻提防他们的行动。当我生下来了的时候,在府上的正上方出现了一个巨大黑洞,一条十四爪磷虫降世,这一只凶兽,至少也是皇级,但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蛟烈以及他那十二护银像护主一般疯狂的攻击十四爪磷虫。他们两个互打平手,却扔休不止。最后,是我的眼中射出两道八段轮回印封住了蛟烈和十四爪磷虫,后果却是我的双目失明。这里要特别说明一下这八段轮回印,此术是十大禁术之一,使出此术可以封印最高等级的凶兽,也就是神级凶兽,这术最可怕还不止这点,它还可以控制封印的凶兽,听从施术者的命令。不过我知道这个术的奥秘还是后话,现在,我七岁,我的家族正遭遇一场灾难。

  二

  硕大的立卿王府如今变成了废墟,倒下的人血流成河,我的父亲勉强站在人海中,和他对立的,是一个蒙着脸的男子,此时他的双手已是鲜血,那一把绣刃也被血染的看不清样子。我藏在地道里,我的身旁是为了救我而死去的母亲,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我不能冷静,我害怕极了。虽然我的世界一直都是黑色,但久久萦绕在耳边人们的哭喊和杀手止不住的笑似乎就是亲眼看到。

  “你为何如此待我?”父亲说。“立阁,你这不能怪我,这是皇上的意思,皇上命我抄你满门,我哪敢不从?”蒙面男子说到。“谢笙,但你确定可以打得过我,我可是朝府第一神将。”父亲愤怒的说到。“我是打不过你,可是皇上赐给我了一件宝物,回天鞭。”蒙面男子说到。“回天鞭?皇上连这等神器都赐予了你,皇上这么做是为何啊!”父亲说到。“就是为了杀你!”

  蒙面男子说完后腿蹬起,从袖中拿出回天鞭,直奔父亲而来。父亲连忙拿剑做出回挡之势,鞭与剑在空中振荡,余波阵阵。蒙面男子卷起鞭就要往回拉,剑在父亲的手中画圆,鞭一触就像是化作一条直剑刺去,父亲以剑柄处处回防,使得回天鞭近不了他的身。

  蒙面男子收回回天鞭,又往后一跳,把鞭举过头顶,听的在说些什么咒语,下一秒,以天为界,渐渐被那鞭吸引。父亲深知那是什么神技之前的蓄力工作,哪敢让他得逞,口说一句“龙钟”,他那双眼一下子变得谌红,又从双眼处射的两道激光,这激光在发出后越变越大,越变越长,快到达蒙面男子跟前时,竟以化作龙型,有了龙头,龙身,龙尾,龙翅的模样。

  可是蒙面男子的动作更快,那鞭子挥出,所到之处皆被吸引,那两道龙也被吸到了其中,可不曾想还有后招,鞭子回收,又像刺剑一般刺去,刺去不知别的,就是这两道龙,这两道龙还在空中合体,化为了一条大红龙,嘴里吐着大火。父亲做出手势,三角五口,嘴里说出一句“化世”。

  从手中出现了一条真龙,如果经历过元皇大战的人见到这条龙,就一定会记得,这条龙名叫化世,是一只神级凶兽,也就是它改变了元皇大战的走向,击溃了元离的防线。化世一挥爪就摧毁了火龙,对着蒙面男子的方向飞去。蒙面男子反而出奇的冷静,说到“立阁呀立阁,难道你忘了回天鞭是哪只帝级凶兽所化,敢拿化世和我打,哈哈哈。”

  回天鞭是皇上祭天返上的产物,据说是掌管时间,能够吞噬一切的真龙,噬邬所化。又在皇宫周遭园里记载过这世界上一共有八条真龙,都为龙神死后所化。

  蒙面男子说完后,将鞭抛在空中,下一秒,出现了一个巨大黑洞,只在黑洞周围长出四条腿和一支尾,并未看出头。化世和噬邬碰撞在一起,化世的右抓被那黑洞吸引,噬邬的尾巴随即挥去,打在化世的身上,化世惨叫而又不能动弹。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噬邬的尾巴像膏药一样贴在化世身上,竟怎样挣扎,都不能脱下,渐渐的那尾巴变得虚幻又变得一个黑洞,化世不住吞噬,被那黑洞吸了进去。

  父亲跪在地上大口吐血,眼睛却更加的红,他用自己最后的一丝力气,将他的双眼挖去,用手在做法,像是再加什么封印,最后,双眼飞去天空,不见了踪影。他生命走到了尽头。

  三

  五年后,朝府街头,学院报名处。

  我的后边排着长长的队,下一个就到我了,我也不知道是否能够考上这大陆第一学院。过去的五年,我一直在深山中生活,我并不是怕谢笙找到我把我杀掉,而是为了我这眼睛得到修复。说来也奇怪,自从我家被抄了满门后,我的眼睛越发的疼痛,常常会在我的黑暗世界中开出一到光亮,我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所以就来到了这深山生活。这深山有我一族祖先开发的密道,是为了在这里更好的修炼我族秘传的天赋血脉,龙钟化世。我四五岁时父亲就带我来到这,是为了让我的眼睛得到进化,但是屡次失败,这才得出了双眼失明不能继承龙钟化世的结论。也有好处,就是我的眼睛在这会感到明显的修复,所以父亲在世的时候总让我在这里修炼,我也对这里的路数了如指掌。

  “来下一个。”一个老者说到。

  我走向前去,把自己的手交给了那位老者。老者伸出手放在了我的小拇指上,顿时我觉得一股热气涌向身子,以手为起点,贯穿全身,走到心脏,有一股能量被反方向拉去,从我的手流出。老者点了点头。“不错不错,虽然天生带有的五里界少的可怜,但是你的经脉却无比顺畅,像是被人通过,你是哪家府上的公子啊?”老者说到。我忙回答:“不是的不是的,我天生就是这样。”

  我哪敢说出我是以前立卿王家府上的少爷啊,五年前立卿王家满门被炒可是闹得沸沸扬扬,朝府城无人不知,如果现在我自己再跳出来,可就是无话找无事。老者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说到“你通过了我这第一关,后面那一关也不用去了,是通经脉的考验,直接去第三关吧,小子,如果你真的通过了考试,那就拜在我的门下,是个人才啊!哈哈!”老者给了我一张卡,上面是个大大的三字,在卡的背面看似像一个封印,老者让我把手放在上面,一时间在我的手与卡片的交界处泛起道道绿光。那绿光变化出一根细线绕着我的手,一圈一圈结成了一个圆,那圆又被无限放大,大成和我差不多高的大圆圈,以边为界,绿光旋转出银色,越转越快。老者说“去吧,这就是第三关的入口,可一定要通过啊!”那老者做出的样子实在太不符合他的年龄,看着马上将要跳起,大笑着给我举起大拇指。我尴尬的对他微笑,要不然,我想不出迎合他的方法。我回过头来,看向我面前的道路,走进去。

  我走进来时,正好有两个人在这里等候,其中一个男孩见了我,大叫“太好了,终于集齐了三个人了,走了走了,可以去第四关了!”我看向说话的那个男孩,穿着一身正统皇室成员的衣服,扎着只有皇室成员才被允许的头饰,正睁大的眼看着我。我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转头去看向另一旁没有开口说话的女孩,她穿的很简单,可以看出是普通家的孩子。

  那男孩不耐烦了,走过来对我说“兄弟,你好,我叫绝户海儿,就叫我小五吧,如果我们在一块通了这第四关,那我们就是同学了”我也不好意思闭口,说“小五是吧,我叫苏立铧。”我也不敢用自己的真名,就在原名前胡乱加了个性,就当先凑活着用。小五又说“苏立铧,你为什么从进来到现在一直闭着眼,眼疼吗?”我回答到“不是的,我从小双目失明,我能看到你们是因为我在很小的时候得到了一件宝贝,名叫净纶珠,它可以使我在内心深处把周围的环境全都呈现出来,绝无死角。”小五大吃了一惊说“难道连你背后你都能看得清楚?”我回答到“没错。”在一旁迟迟没有开口的女孩说话了,说“净沦珠可是鲛人的不传之秋,传说中第二次地蚩之战,鲛人首领蚩合就用了这净沦珠看透了我军所有的计划,才使得我们在第二次地蚩之战中大败,不过蚩合也在那场大战中战死,净沦珠也不知了踪影,你这人真是运气好,都能捡到这种宝贝!”

  我装作苦笑,深知为了这个珠子,我们家花了多少钱才从黑市中买来。小五对女孩说“哼,就你知道的多啊,神气什么?”女孩明显是不高兴了,说“绝户海儿,也不是我说你,来报个名就穿的如此隆重,怎么?生怕别人看不出你是皇子啊!知道什么是低调吗!”小五生气的说“我就是看不惯你这种样子,绝户星儿,你不就比我早出来几分钟吗,穿衣服,我爱怎么穿怎么穿,你还真把自己当成姐姐了,母后还都没有这样说过我!”我看他俩还有吵下去的劲头,忙上前拉住他们,说“好了好了,小五,还有那个叫绝户星儿,都别吵了,别忘了我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还是快通过这第三关吧。”

  绝户星儿不再跟小五吵,转过头对我说“苏立铧,这第三关是为了最后一关做准备,也就是第四关,这关的通关任务很奇怪,就是在这等三个人,聚齐了,就可以去第四关,在我们面前这道门就会开启。”我感到很诧异,现在已经是三个人了为什么门还是没有开,我继续追问“绝户星儿,门为什么还是没有开?”绝户星儿说“我现在奇怪,难道在这第三关,还有其他的人?”绝户星儿的这句话点醒了我,我加速消耗五里界以加强净沦珠的视野范围,将范围调到最大,看到了惊险的一幕,在我们的东面,看不见的黑暗里,藏了三个人。

  我立刻示意绝户星儿和小五向我靠拢,发动了净沦珠的另一项技能,连心。连心可以在对方的脑海里说话,由于我现在的五里界太少了,连心勉强可以对两个人使用。“小五,绝户星儿,我现在正在用净沦珠和你们说话,听好了,在我们的东面,大约两百米处,有三个人,正在向我们移动,我感受到其中一个人的五里界多到可怕,我们要小心,时刻提防他们的攻击。”小五和绝户海儿领会了我的意思,我们三个人各朝一方,以便应对不同方向的攻击。那躲在黑暗中的三个人似乎察觉到了我已经发现了他们,加大速度朝我们跑来。“注意了,他们加快速度了。”我通过连心说到。小五说“这一切都太刺激了,比宫中的训练课好玩多了,才三个,本皇子全都给你们打回家。”在这时我才发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我根本没有战斗力,我顶了天也就算个辅助,可以通过连心将敌人的位置告诉队友,除此之外,我好像一点用也没有。但我又好好的想了想,我可以知道你的位置,也就可以预判你的攻击,对啊,只要不让那些人打中,让我的队友通过别人不所及的上帝视角,慢慢的取得先机,我们就赢了。对,等一下的战斗,就这么办。

  一个大块头首先出现我们的眼前,他离我们至少有五米的距离,他用手用力一挥,一阵风随即刮过,小五挡在前面,疯狂的在双手聚集五里界,一刀手劈开面前的风,一起跳,向大块头冲去,在他的双手上还冒着些金黄色的光。另外两个人同时出现,一高一矮,这时我观察到他们三个穿着同样的衣服,对,这是溯画学院的校服。我渐渐明白了这第三关的真正含义,就是打败我们面前的三个人。高男子拍手向我打去,我想都没有想一蹲头,后退了好几米。绝户星儿面对的矮男子大喝一句“焗蟾绫火。”从矮男子的嘴里喷出一大团火,紧接着,从耳孔里又喷出一大团火,最后,从鼻孔里喷出一大团火,三种火焰聚集到一起,变成了黑色,直奔绝户星儿。绝户星儿直接一拳头硬抗,竟也与这火焰打了个平手,这时矮男子又大喝一句“蟾爆。”在与绝户星儿硬抗的火焰突然爆炸,绝户星儿被炸到了一边,可是火焰并没有结束,火焰又变成了黄色,继续向绝户星儿倒下的地方飞行。小五摆脱了与大块头的打斗,准备去救绝户星儿,他说到“一级护门,开!”说完后,由他双手上的金色光芒漫延到了全身,他的双眼也变成了金色,空气流通到他的身边,都会形成一个漩涡,慢慢靠近金色光芒,后被消逝。小五的速度飞快,一眨眼就到了火焰旁边,他一挥拳,就像刚刚绝户星儿一样,不同的是火焰没有爆炸,而是在他刚刚碰到的时候火焰的时候,火焰就消失了,下一瞬间,火焰落在了绝户星儿的位置,矮男子又说到“焗绫爆。”我看的很清楚,黄色的火焰被分离出了两个火球,一个蓝色火球,一个紫色火球,他们两个球高速旋转,不停摩擦,后发生爆炸。球为什么会突然闪现运动,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矮男子的能力是吐火,大块头的能力是可以制造风,那剩下的好像也只有在我面前的这个高男子了,高男子的能力就是可以控制时间-?好家伙,这溯画学院也真的是看得起我们这些考生,竟让我们跟三个拥有天赋血脉的打,看来这考试真的是不简单。高男子好像确定我没有什么战斗力,起身去帮助矮男子和大块头夹击小五。此时的小五就跟疯了一样,一个人跟三个人打。大块头从口中喷出一道细风,自己转身也变成了一道细风,这两道风相互相交,冲向小五。小五直接双手格挡,大块头所化的风被小五卷起在手中,小五双手被风反击锁在双肩,矮男子随即在小五身上来了一记火拳,虽然被小五产生的金色光芒吸收了不少但是五里界的分量也丝毫没有减弱,小五大叫一声,身上的金色光芒减弱了不少,变得有几分透明,我深知我不能坐地不管,向前出拳,没想料到高男子突然凭空出现,我正中了他所发出的攻击,我感觉生命力在飞速流逝,重重的摔在地上。高个子伸手,昏迷的小五被凭空抬起,放在了和绝户星儿一样的地方。他们三个准备朝我进攻。其中的高男子先迈出一步,说“还打吗?”我使劲点了点头,我要向自己证明,我并不是一个废物。我也可以和小五,和绝户星儿一样,我一样可以战斗。

  四

   “什么?我的儿子生下来就是瞎子?这不可能,瞎子?瞎子怎么可能会继承龙钟化世?完了,全完了,我们立家的后人竟然不会自己祖上传下来的天赋血脉,气死我了。等等,还有一个方法,对,这方法可是我们家唯一的希望。”

  “老爷,你不会是想把立铧带到那深山去吧,现在他还小,大陆上也没有战乱,为什么偏要继承那龙钟化世呢?让孩子快快乐乐长大不好吗?我反正不同意。”

  “没有战乱?夫人你好歹也是第九代神女,蚩合临死前说的话你难道忘了吗?如果不久的将来真的如他所说,那战争就又不远了。还有就是你说的不继承龙钟化世,我问你,我为什么会当上神将,不就是皇上看我有立家世代相传的天赋血脉吗?如果你想给儿子一个好前途,能让他在朝廷站得住脚,立的了威望,你必须听我的。”

  “那好吧,老爷我答应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一周就只能去一次,明白吗?”

  “是是是,这个必须听夫人的。”

  ……………………………………

  “立铧,你都已经五岁了,为什么还是开不了这天赋血脉呢?你太让为夫失望了。”

  “不是的,父亲,你说继承我们家族的血脉就必须眼睛里保持无神,但是,我什么也看不见,哪来的无神啊,我到底该怎么做啊!”

  “废物,真是一个废物,你为什么要当我的儿子?哎!”

  五

  我躲闭了矮男子的火拳,却没有躲过大块头的风击,我一头靠地被摔在了半空中,是高男子控制的我。“你还是退出这场考试吧,废物。”高男子说完,伸拳向我的头打去,突然我的双眼睁开,发出了两道金光。还记得小五曾问过我为什么要闭着眼睛,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我根本就睁不开,从出生到现在,今天是第一次睁开。那两道金光射到半空中各自出现了一个封印,下一秒,蛟烈和十四爪磷虫出现在了三个人的面前。高男子顿时惊慌失措,惶恐的说到“蛟烈?是那只神级凶兽,旁边的是谁,从五里界的波动情况来看,那只大虫子也是一只神级凶兽。奂泗,何邡,我们都解除自己的力量吧,我去找杰珐,你们现在这顶一会。”弘筱说完,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六

  此时的我在一个硕大的宫殿里,我左右摆手触摸到的一景一物都不是真实的。在我的面前,有一道瀑布,流淌着金色的脉液,在瀑布的后面我看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身影。

  他开口说“孩子,你既然能来到这里,那么蚩合在三十年前立下的约,也就该兑现了。”

  他走出瀑布,他穿着一身长袍,在这中间,分布着十个月牙状的玉环,其中亮了七个,灭了三个。他走到我的跟前,又说到“在你们人族生活的地方,鲛人就是一种另类的存在,他们天生就有强大的五里界,可以不用修炼就可以打败你们人族的高手。你们的皇帝为了制止鲛人族的壮大,企图用灭族这一种极端的方法来彻底的消灭这种现状。你们的皇帝做到了,打败了蚩合并将它的尸体永久的封在血牢的最底层,但是你们还记得吗?蚩合临死前说的那一段话吗?”

  “在这场大战之前,我早已与十月仙人立下神喻,若我战死沙场,三十年后的今天,会有一个男孩把十禁宫带到人间。”

  这一段话凭空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心中自然出现了很多的疑问。十禁宫是什么?难道那个男孩就是我?

  他再一次的开口“说了那么多,忘了告诉你我叫什么,我是十月仙人,这整个世界的创造者。”

  我忍不住问十月仙人“那个那个,十月仙人,是你把我召唤过来的吗?”

  十月仙人说“要说起这茬那我要在接着讲,你们人族不知道蚩合其实是我的十禁宫之一,鳜炬代鲛。你们人族口中的神级凶兽,我用了二十年的时间来修补,可我却不能让他复活。原本定下的规矩是每一百年,就放一只十禁宫降世,来维持这世界的平衡,不过自从一千年起,化世被立晑的八段轮回印封印在自己的体内后,我也不敢在放十禁宫入世,今天正是一千年以后的今天,也是我和蚩合立下的神喻兑现的今天,我要在今天放十只十禁宫降世,而我现在需要的,就是你的一滴血,来复活鳜炬代鲛。”

  十月仙人张开手臂,我的血不自主的向十月仙人流去。

  我也听出了些门道,十禁宫应该就是神级凶兽,蚩合的故事我也从绝户星儿的口中知道了多少,不过这十月仙人的话分明是要毁了这世界,十只十禁宫,那也就是十只神级凶兽啊!多么恐怖的力量啊!

  我问道“十月仙人你说你创造了这世界,那你为什么又要毁了它呢?”

  十月仙人听到了我的话笑了笑,说“对,我是创造了这世界,我也给予他们五里界,我是想让他们安顿活下去,可实现呢?长期的战乱,多少的人在战争中失去了亲人,失去了一切,无尽的统治,来完全满足统治者的贪欲。偶,你太小了,或许听不懂我说的话,那我就来举一个你的例子吧。”

  十月仙人停止抽血,向灭着的三个月牙的其中一个做法,又说到“你知道为什么你的皇帝要抄你们的满门吗?就是你们拥有这足以威胁整个国家的力量,皇上清除了自己的心头大患鲛人族,你们一族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况且你们还拥有这世上一条神级凶兽,化世。严重威胁了皇上的统治。立晑怎样也没有想到自己当初为了国家,为了人民誓死封印化世是有多么的可笑。也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后辈会被埋没,成为工具。这就是你的国家,现在的结果都是他们咎由自取,都去毁灭吧。”

  说完,原本灭着的那块玉亮了起来,十月仙人身上的八块玉全都浮动,挂在空中,下一秒,飞向人间。

6画,没有光明的少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