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7画,愿余生,系所同

  一

  “接下来,由本法官宣读最后通告。郑源生,因犯故意伤害罪而导致原告人下肢瘫痪,根据法律规定,判处六年零七个月有期徒刑,宣读完毕。”

  郑源生被身旁的两位警官带起,走出了大门。他没有看在场的所有人,养育自己的父母,和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兄弟,还有她。自己犯下的罪以这样的结局收场其实再好不过,不过他并没有后悔,不后悔为她所做的一切,也不后悔今生爱过她一朝。现在他是罪人,喜欢这一词,今后他再也没有资格拥有了吧。想到这,他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她正呆呆的望着他,眼角哭出的泪痕让他更加的内疚。他快速的回过头,低的沉沉的,眼泪打在地上,上了停在门口的警车。

  “哥,你说他以后还会有希望吗?”苏季童靠在苏季涵的肩上,小声说到。

  “有,当然有,你还记得当初他为了和你一起上高中,奋斗了一个学期,最后中考成绩出来,直接从垫底冲到了前一百。在我的眼中,他是坚强的,也是打不倒的。”

  “真的吗,你就这么肯定?”苏季童站起身看着他。

  “真的,比起他爱你的险阻,这点挫折算什么。”

  二

  白石中学的校规说不上严格,你可以在校园里边吃着路边小吃,边聊着些不可告人的话题。也可以在教学楼里不住的奔跑,就算碰到了老师说一句不好意思,对不起就可以溜之大吉。早恋的话,老师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基本上每个班都会出现最般配的情侣。在住校生的宿舍里集体扔铁壶,杯子那也是经常的事,然后教导主任出现,一个个闭门不开。就是这样的一座中学,是沙城六所中学之首,全县前十名有九名都是他们的学生。不过,那只是从前。

  后来的白石中学,是一座文静学生的学堂。不会再出现路边小吃,不会再出现校园里奔跑的人,更不会出现大摇大手牵手的情侣,就连住校生宿舍都被拆掉,建成了图书馆。这一切的一切都要归结为新一任校长的上台。

  这一届的校长,堪称白石史上最严苛的校长,魔鬼校长,他叫郑炮。他一上台就解散了学校里大大小小的社团,打着学习高于一切的幌子,重改了学生们的作息时间,由原来的七点上课,改为了六点四十,而放学时间又往后推延了半个小时。他还在开学仪式上说什么现在的学生就把学习搞好就可以了,其余的事情都不要做的屁话,之后就把音乐,美术,书法全都扼杀在了摇篮之中。对于早恋这个问题,他的做法就更让人极端,一经发现,立马开除。

  如果按照他的做法,那白石中学的成绩应该突飞猛进,在原来就好的基础上更好。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白石中学的成绩跌到了倒数第二,现在的学风死气沉沉的,没有任何的生机,学生只是学习的工具。所以白石中学的转校率达到了30%,郑炮却也顽固不化,继续坚持他这种压人政策,所以才出现了白石中学第一次学生反抗老师的革命运动,故事也要从这里开始。

  “下一条通知,所有同学马上到操场集合。”

   郑源生讲完就看到有人在敲播音室的门,幸好他及时锁住了,还用书柜顶住了门。敲门声变成了撞门声,书柜上的书随即掉落,郑源生翘着二郎腿绕有兴趣的看着这一景象,嘴里的棒棒糖只剩下了棒,他也含在嘴里,露出一副痞痞的样子。门外的声音渐渐消失,郑炮在门外彻底拿他没有办法,就说

  “我他妈是你老子,快开门,这里是学校,你以为是你自个家啊!还有让同学们去操场集合,你难道不知道我已经让老师把操场锁起来了吗?还敢跟你老子斗!快开门!”

  “是吗?把操场锁起来了。”郑源生边说边把钥匙拿出来晃了两下。

  “钥匙?好啊你,你还敢偷钥匙!不过你也出不来,怎么去送啊!还是乖乖的给我出来。”

  “奥对,你不说我都忘了,拜拜,我去送钥匙了。”

  “你咋去啊!跳楼小心点!我这个龟儿子!”

  郑源生来到操场门口用钥匙打开了锁,一时间人群犹如蚂蚁一般进军,全都涌到了主席台前。他走到最后面,待人群走完锁上了操场的大门。郑源生走上台,不知从哪里偷来的话筒,一改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样子,十分正经的说到

  “同学们都安静一下,我今天把大家召集在一起,是为了我们的以后,更是为了即将踏上这片校园的学弟学妹们的未来。虽然我也搞不清楚我老子还能干几年,但是只要我们罢学,不听从老师们的指挥,他们就拿我们没有办法。我们只要这样做,教育局的人就一定会注意到,那他们就会来做调查,我们只要一五一十的说出现在我们所受到的迫害,那我老子就一定会受到处罚,把他校长职位撤掉那就是一定的事了。现在你们要做的事就是配合我,干好我刚刚所说的每一件事,大家没有意见吧。”

  “郑源生!我有意见!”

  一个女孩子走上台,全体男同学都发出了爱慕的目光,面对这样一个女神级别的人物,长腿,大胸,绝世的美颜,似乎没有人可以抗拒,就连白石第一冰山杜凡铭都忍不住嘴角掀起一道弧线。她反手拧住郑源生的耳朵,把他从主席台揪了下来。

  “妹妹妹妹妹,疼疼疼。”

  “你又想犯什么神经!钥匙给我。”

  “钥匙不能给你,你要是打开门了,那咱爸和其他校领导就都进来了,我还没看到他们表率呢!我的好妹妹,在等哥哥一分钟。要不然我做的这些就都白费了。”

  “但你有没有想过后果,你会被开除的!”

  “开除?我老子敢?”

  “你不把钥匙给我,你看他敢不敢。”

  这一段校园起义就这样遗憾落场,郑源生被记了大过,还外加清扫操场一个月。郑源生自是不愿意接受这样的处罚,哭着闹着在校长室里干坐了三个小时,最后被食欲的冲动打车回到了家。回到家不说,开始向他那从小到大无所不能的神--妈告状,说他在学校里被你男人欺负了,你要好好的管教他,今天晚上就不要让他进家门了,更不要提上你的床了。郑源生的妈妈把他当做宝贝,从小到大只要是他提出的要求她都会满足他,这次也不例外。他妈妈笑着应和他,跑去厨房把做的好吃的端到了他的面前。

  郑源生放学比他妹妹要早,这是他唯一认同郑炮的一点,放学后全级前一百名留下再上一个小时的晚自习。郑源生吃完饭,换好衣服,以接妹妹为由走出了家门,临走前妈妈还塞给了他几百块钱,让他带妹妹去外面吃顿好的,毕竟最近学习辛苦太辛苦,剩下的钱就当零花。

  郑源生在路边叫了一辆车,目的地白石中学。他到校门口的时候离下课还有十分钟,他想起了妈妈对他说的话,向对面路口的小吃街走去。

  等到郑源生再回来,放学铃准时响起。他就在学校门口等着,也不进去。此时郑木雅和杜凡铭并肩走出来,杜凡铭脸上露出平时根本难得一见的笑容,她也傻白甜的点点头。杜凡铭的背景不明,只知道长得帅,学习成绩一直稳居白石中学第一,平时不爱说话,就算说话,也只说个只言片语,总之很难交谈。再说说郑木雅,就是郑源生的妹妹,学习从来没有出过前十名,长得漂亮,各方面都是优秀。这一对白石校花校草在别人的眼中就应该在一起,可是现在却一点要在一起的征兆都没有。

  郑源生见她和他聊的火热尽然连他这个亲哥哥都没有看到,他反手抓住她的衣襟,一把拥了回来。杜凡铭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不禁一惊,还没来得及握住她的手,前面的人就已经一个踉跄。郑源生把手挽在她的肩上,轻轻地拍了拍,郑木雅回头看到是他吓了一跳。

  “哥,你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看见?”

  “你还问我?是你和某人聊的正欢没看到我才对嘛!”

  郑木雅听到后羞羞的低下头随后对杜凡铭说

  “我就不和你一起回家了,我哥来接我了。”

  “啊这样的话,你一定要答应我刚刚的邀请,刚开的这家游乐园真的特别有意思,特别好玩,我等你消息。”

  郑源生闻到了一丝粉红色的味道,忙对杜凡铭说

  “可以可以,我替我们家木雅答应你了,什么时候告诉我一声,我好提前把她打扮打扮。”

  “真的?好,这个星期六九点,汤湖游乐园,不见不散。”

  杜凡铭说完就一路小跑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中,不知道是害羞了还是其他的原因。郑源生回头看了看郑木雅,她正一脸仇恨看着他,但嘴角却挂着一丝笑容。

  “你干嘛呀哥,你妹还要复习呢,谁会和他一起去游乐场。”

  郑木雅说这句话的时候小脸通红,都不好意思抬头,小手一直在郑源生的肩上乱攻。郑源生早已看透她的心思,揪住她的一只手往前走,边走边说

  “行啦行啦,他都走远了,你跟你哥装什么装,你就是想去拉不开嘴,虽说小女孩要矜持,但是你要看清现实,你是小女孩吗?”

  “我?我有胸有屁股,你眼瞎啊!”

  “是,是个人都有胸有屁股,我没说你不是人啊。”

  “唉,我挺聪明的一个人啊,怎么就是说不过你啊。”

  “知道就好,我们去吃鸡公煲。”

  “陈留记那家?现在这个点应该人早满了吧。”

  “我提前去订了一桌,你脑子在哪里。”

  “好像刚刚被他拿走了。”

  三

  郑源生和郑木雅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刚才的鸡公煲吃的郑木雅满脸的幸福感,而郑源生今天胃口却不是很好,到不是因为被学校记了大过,还要罚扫操场一个月难过,像他这种没心没肺的人,就算天塌下来也与他无关,还会在一旁嬉嬉笑笑说什么该干嘛干嘛。他的难过很简单,今天在操场的时候白石中学所有的同学都来了,唯独只有她没来。

  郑源生已经追了苏季童整整三年,她对他的态度忽冷忽热,面对他的追求也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那一句“我们还小,以后再说”的话语郑源生已经听到了无数次,但他从来都没有放弃,因为他对这“以后再说”这四个字看到了未来的光,也同样看到了一幕幕完美的收场。他骨子里就有一份顽强不屈的气魄,他相信他一定会等到她回头,她一定会和自己在一起。

  天下人的笑话不一定会惹得天下人笑,你喜欢的那一个人不一定会喜欢你,但你千万不要相信永远的存在,毕竟来日方长,你和她并肩走的路还很长,也很远,时间会偿还一切,是你的,以后终究是你的。

  第二天,白石中学校门口。

  郑源生拦住了正要进校门的苏季童。

  “昨天为什么没有去操场啊。”

  苏季童听后看都没有看郑源生一眼,冰冷冷的说道

  “为什么要去啊,别人不知道是你说的话,难道我还听不出来吗?反正你也没干过什么好事,我也不是爱掺和的人,我去还不如多刷几道题呢。”

  郑源生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这样跟他说话,她是一个会给身边的人带来光芒的人,对待身边的人也非常的友善,有爱心。郑源生从来没有见过现在模样的她,一脸的生无可恋,他想去关心她,却又发现不知如何表达,想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伤心的事,却也只能望着已经走远的她。

  郑源生走进教室,把书包放下,拍了拍前排闾窗四的肩。

  “四弟,你知道苏季童怎么了吗,今天早晨我跟她说事,就和变了一个人似的。”

  闾窗四回过头来叹了口气,伸手把窗户打开,阳光没有窗户的折射显得更加的刺眼。他说

  “上个星期你没来,你不知道。小李老师死了,苏季涵被警察拉了去做调查,到现在也没有回来,所以知道苏季童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了吧,我劝你现在最好不要去找她,让她静一静。”

  “小李死了,我靠,我就上周网瘾犯了请假上网,没想到就出了这么大的事。不过小李死了关苏季涵什么事啊,还说什么做调查。”

  “因为当时只有苏季童在场,所以他嫌疑最大。”

  “就他,苏季涵,还杀人,就他那文彬彬的样子我都怀疑他是不是男人,杀人?他敢吗?苏季童就为这事伤心啊,那就是她太不相信苏季涵的人品了。”

  “这种话我都说过,但是她就是听不进去。她像是发疯一样还说什么要去找他之类的话,我现在真的是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她。她见我就哭,让我把苏季涵还给她,这让我崩溃,不过我也很担心苏季童的状态,她要挺住,要撑到苏季涵回来的时候。”

  闾窗四说完又使劲叹了口气,看着郑源生若有所思的样子,嘴角闪过一丝苦笑,用一种安慰的眼神示意他一切都会过去,没有必要一直纠结不放。

  郑源生随后就走出了教室,一上午都没有回来。

  人有的时候就是很奇怪,你喜欢人的喜怒哀乐你都能察觉,这并不是一种超能力,而是对于脑海中所匹配不到的,记忆犹新的陌生,但是你就算在她身边,也改变不了这一切。这是属于一个人的无能为力,一个人的一厢情愿,一个人的支离破碎,最后还要找个借口把独角戏演完,去看镜头前那个华丽的自己。愿赌服输这类的词汇送给长大后的自己。

  下午晚自习放学,郑源生站在门卫室等郑木雅,这一次她没有和杜凡铭一起走,郑木雅刚出教学楼就看到了他,加快速度跑了过来。这一次换做郑源生没有看到郑木雅,他正在抬头瞭望远方,心里想着如何能让苏季童开心起来,让他们之间的距离更进一步,想到这他又想起了闾窗四对他说的话,让他现在先不要去找她。他的脑海中出现了两个小天使,一个说他要给彼此留下一点空间,她现在是悲伤的状态,最好不要去招惹她,免得让关系更加的僵化,别到最后连朋友也做不成,另外一个就说应该现在立刻马上去找她,我们要趁虚而入,要安慰她,让她感觉到你的温暖,被你的体贴细腻而折服。郑源生左右为难,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正想继续思考这个问题,被一声巨响拉回到了现实。

  “郑!源!生!”

  “啊?咋了?奥,放学了。”

  “本小姐都在你面前站了一分钟了,你都没有察觉到,说,想哪家妹子呢?”

  “滚,我刚刚只是在思考人生,要给自己定一个伟大的志向,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行行行,你意淫什么我不管,快带我去吃饭,我要饿死了。”

  “行倒是行,不过你要先告诉我今天杜凡铭怎么没和你一起出来啊?”

  “额,这个我们又不是恋人关系,也不是多么的亲密,干嘛要每天都一起走啊。”

  “你哥我今天掐指一算,你有桃花上身,影响一生啊。我想这个祸害一定是杜凡铭,我打算替天成就这段姻缘。”

  “你都在神经叨叨说些什么啊,我和他不可能。”

  “是吗,都约好一起去游乐场了,你哥我猜不出他会有什么样的举动,到那时候矜持一点,别太快答应。”

  “你找打!”

  一个月后。

  苏季涵回到了校园,唐歌被开除,送进了派出所接受调查。苏季童又回到了从前的模样,那个爱笑爱玩的女孩又回来了。这是郑源生第一次那么想要见到苏季涵,因为他可以让苏季童开心,不用再每天哭丧着脸,与世无争,这一点他给不了她,而苏季涵却可以。他也不管什么距离的接近或是关系更加的亲密,都不重要了。

  郑木雅在那一次游乐园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杜凡铭,他走了,去了美国念书。至于那场游乐园之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郑源生问,而郑木雅一个字也不说。只知道当天晚上她回来的很晚,眼角还藏有泪水,一股脑冲进自己的房间然后狠狠地关上门,第二天到了中午也砸不开门。

  周围的一切事物都改变了,有的回归了正常,有的变成了遗憾。兜兜转转,周而复始,我们都在起点相互摸索,眼看时间的白尾没过了彼此的年少,追忆曾经的欢声笑语不散一场,慢慢学会分离的真谛,在一瞬间成长。

  四

  冬天的白石,雪哗哗落下,落在它的校徽上。这一天是期末考结束,要放寒假的日子。

  郑源生在楼底等着苏季童的出现,他要给她一个惊喜。她走下楼梯出现在郑源生的视线中,她围着一条大红色围脖,头上戴着一顶黄色棉帽,戴着口罩,活生生一副誓与寒冷奋斗到底的架势,看到郑源生在不远处向她挥手,她加速跑过去。

  “等我啊!”

  “是。”

  “什么事啊。”

  “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惊喜?是什么啊。”

  “看那边。”

  不远的树下不知在何时放置了整整两排的烟火,林焕在一旁点燃火柴,引线的末端冒出与周围白色不符的红色火花,四射出星星点点,释放出足以让校园的每一个角落都感觉到的温暖。引线殆尽,五颜六色的烟花从地上闪现而出,到达空中向各个方向飞去,最终又消逝在人们的眼中。过程很短,却也最美。

  郑源生身边突然多了一个三岁的孩子,嘴里嘻嘻哈哈,手不住地舞蹈,仿佛一蹦就可以把天上的烟火摘下。他终于让她笑了,是烟花满天坠落后的喜欢,打在她沉忆太久,封口刚开的心。真想时间就定格在这个画面,这个笑容算是对他所做一切的奖赏,她离他的距离就那么的近,一抬头就可以碰到鼻尖。

  “喜欢吗?”

  “嗯。”

  “那我们寒假一起出去玩吧。”

  “好啊,去哪?”

  “不重要了,有你就好了。”

  “你少贫嘴,说话正常一点。我就是把你当朋友啊。”

  郑源生点了点头,他心里明白她不会承认这段感情,朋友?算了,至少他在她的心里还有一席之地,还能正常地与她闲聊几句,开一个恰到好处的玩笑,难过的时候不会显得太过关心,多年以后再见问候就能变成从前的模样。他只要在她身边就好,能保护她就好。

  沙城的第二场雪刚好是郑源生和苏季童约好一起出去玩的日子,地点在汤湖游乐园。

  苏季童是硬生生的拉着郑源生做了一个一个平常根本不敢挑战的项目,他们玩得很开心,几乎把游乐园所有的设施全都玩了一遍,最后来到了一座叫“时光之城”的城堡里。这个城堡里没有人,和游乐场内其余设施的人山人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往里走近一点,就会发现一个小黑屋,就孤单的立在城堡的中心位置。旁边竖着一块木板,上面写着“一个一个排好队”的规定。郑源生让苏季童待在一边,自己先去试一试。

  郑源生推开门,眼前出现了一张桌子,桌子的一边留给来的人坐,另一边坐着一位美丽的女子。她正打量着郑源生的穿着,说“一个全身散发着青春气息的男孩为什么要搭配那么老土的服装,我不建议你穿红色,你应该穿黑色,这样才配得上你运动的气息,你最好再戴一顶帽子,什么颜色的好呢?白色!对,就是白色,和黑色形成反差色。这样穿才是完美。”

  她说完示意让郑源生坐下,给他倒了一杯水。

  “这游乐园你应该是玩的差不多了才来到这里的,说一下感想吧。比如这游戏项目安排的合不合理,对游戏的体验是不是刚刚好。”

  “合理合理,都合理,游戏体验也特别棒。”

  郑源生不知道怎么,从心头涌上一股强烈的害怕,背后充满凉意。他从小到大就没怎么害怕过人,都是以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来面对所经历过的人,就算像电视里的坏人拿着枪指着他的后脑勺,他眼睛都不会眨一下,会与坏人死磕到底。但是现在他看着她的样子,她的语气,有一种被她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她说出来的所有话都必须要答应,这是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这就对了,我本身就这么的完美,而这么完美的我就待在这游乐园里,它怎么不会完美呢。”

  她说完没等郑源生开口附和,继续说到“好了,我们进入到正题。这里是时光之城,最后一个游戏项目,你可以用笔写下你的心愿,我们会把它放在我们的时间瓶里,如果你在未来实现了它,我们会把它送到你的手里,如果没有,或者是放弃了你的心愿,我们会替你完成。你一定会怀疑我们的能力,但你也要相信我们。”

  说着她把纸和笔递给了郑源生,郑源生乖乖地在纸上写下自己的心愿,写完折好,塞进了时间瓶里。整个过程超不过一分钟,郑源生的动作很快,一方面是想赶紧离开这个让他感受到压迫的小黑屋和他面前的这个女人,另一方面是他的心愿一直都藏在他的脑海里,想来想去也很简单。

  郑源生走出小黑屋长舒了一口气,心想不能让苏季童也感受到这种感觉,就对她说这小黑屋里有很多邪门的东西,有一个打扮奇特的怪娘娘,会用一种让人恶心的语气说话,还会让你填关于未来的心愿,如果你完成不了就会干涉你生活的可怕规定。然而苏季童是越听越带劲,恨不得马上就钻进那个小黑屋里好好体验一番。郑源生拗不过她,只好由着她去,反正说到底也不会要了她的命。

  郑源生在外面等也没有什么好做的,就去游乐园内的餐厅买一些吃的,回来的时候,苏季童在小黑屋的门口等着他,看到他重新的出现在自己的视线时,苏季童的眼里分明发着光,但它一缕而过,不会显得有多么的闪亮,她对他说“这个小黑屋里没有你说的那么可怕啊,那个女人对待我可好了,又是给我倒水,又是给我吃的,总之和你说的有天壤之别。”

  “那你填的心愿是什么啊!”

  “这可不能告诉你。”

  “让我猜猜,又想和你那亲爱的哥哥在一起吧,我猜的应该准没错。”

  “不告诉你,我不会告诉你的。如果真的像她说的那样,心愿实现会把时间瓶归还给我们,那你一定在场。”

  五

  监狱。

  “我和苏季涵的感情越来越好了。”

  “奥,有他陪着你,我就放心了。”

  “对啊,你看看我挽着他手的照片,还有我们一起吃饭的照片,我故意创造机会和他共处一室的视频。所以说不用担心我过得好不好,他一直在我的身边。”

  “是啊,好好珍惜,争取早日实现你的心愿。”

  “实现我的心愿?那我还得再等几年才能实现呢。”

  六

  寒假慢慢溜走,即将面对郑源生的是不亚于高考的中考。看看他的朋友圈,林焕靠着练篮球可以考上沙城第一高中,简称一中,除去他,闾窗四、苏季涵、苏季童、郑木雅属于同一起跑线,一个水平,上一中简直小菜一碟,根本不在话下。如果按照郑源生一贯的作风,对继续考学没有任何想法,但是现在不一样,他要改变自己,他要努力追逐苏季童的步伐,他要和她考上同一所高中,如果可以还要考上同一所大学,因为他知道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不然他只能中场退出,做一个路人,幸福美好与自己无关。

  为了实现这个伟大的目标,他做了一件足以震撼所有人的事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把初中四年所有的内容全都学习了一遍,学完还不忘吐槽一句真简单,随后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明摆的我早学,我早考第一的态度,搞得给他辅导的老师只想骂娘,竟让他遇到了这样一个不知天高地厚,无知简单的少年。

  但事实证明付出努力总会有回报,一模考试郑源生考了全级五百七十多名,比起以往的考试成绩上升了三百多个名次,从及格到了良好,从垫底到了中游。周围老师同学传来连声夸奖,而郑源生就像没事人一样,大家都坐下,日常操作。苏季童都跑过来向他祝贺,让他再接再厉,一起考上一中。郑源生听到别人的话语都没放在心上,唯独苏季童的字字金言,刻骨铭心。

  因为郑源生忙着备战中考,所以他手下的小弟手脚没了约束,就给他惹了一个大麻烦。

  这天天气很好,郑源生刚放学回家准备去找辅导老师补习英语,就被外语学院的一帮人围在了拐角街头,为首的是一个叫黎阳的家伙,左手拄着拐杖。郑源生初一初二和他打过照面,并没有结过什么梁子,开始郑源生非常客气地对他说“黎阳兄弟,你这是要做什么?快点放我走,我还要回家学习呢。”

  而黎阳却没好气地拍了拍了他的脸,说道“就你?他妈还学习?就你那个校长老爸,你毕业了还不是想怎么挥霍怎么挥霍,你学习就是个笑话。”

  郑源生不恼接着说“听你这口气我不知道是哪里冒犯了你,还望你多多谅解。”

  黎阳用他那空闲的右手狠狠地推了郑源生一把,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道“别给老子装不知道的,昨天老子去上网,就你手底下那些小弟就泼我饮料,还把我左腿给整骨折了,说吧,这事咋解决?”

  郑源生一听是找自己算账的,态度立马硬朗了起来,说“咋解决?我看你心里早有谱了吧。”

  黎阳命令随身的几个小弟上前抓住了郑源生,防止他脱逃,右手抿着胡子,幸灾乐祸地说道“敞快,我就是要把你的两条腿都给你打折了,再领着你去厕所光顾一下,哈哈哈哈哈哈,我这主意不错吧。”

  郑源生心里自知这拐角街头平时都少人经过,就算有人碰到这种场合也都要避着走,只有自己想办法才是唯一的出路。但没等他想出办法,就听到了一声“住手”的声音。

  他抬头一看,是苏季童。

  苏季童红着眼指着黎阳说道“把郑源生给我放开。”

  黎阳一看是苏季童,原本凌人的气势减弱了几分,语气试探性地说道“季童啊,这是我和郑源生之间的事,你就不要掺和了。”

  苏季童像是没有听到黎阳说的话,上前推开抓住郑源生的几个人,手牵着他,一路向前跑。天分明已经黑了,但他们跑后留下的足迹却闪闪发光,像是阳光,像是笑脸,她的温暖。

  七

  时间回到现在,郑源生已经出狱三个月了,但是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至于他入狱的原因,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只知道是和别人打架,打折了别人的腿。苏季童开了一家自己的酒馆,但她开酒馆不是为了生计,他们家并不缺钱,她只是再等人,一个归人。

  八

  三年后。

  “师傅,我要去白石中学。”

  “白石中学?那地早就拆了,现在那里是一家酒馆。”

  “酒馆?”

  “对啊,那你还去不去啊。”

  “去,白石中学不在了,但至少这份回忆在,去那里说不定还会有什么纪念的东西呢。”

  “行,那咱出发。”

  出租车压过一段段美好的回忆,时间被挤成一点一滴,当年街道旁的小孩如今长大成人,曾经的愧疚是风圈圈散去,他回来了。

  车停在路边,郑源生下车抬头看了看这家酒馆,名字叫“归人”。他开门走进去,整个酒馆空荡荡的,老板娘趴在桌上好像是睡着了。郑源生在桌子上敲了敲,敲得同时环顾了一下四周,设计的倒是不错,很符合他的口味。

  老板娘好像醒了,但没有抬头,左手伸出来指了指一旁的木板,上面有字。

  “本店只对归人开放。”

  “老板娘,归人是啥意思啊?”

  老板娘听到后没有抬头,仍然保持着原有的姿态,说“归人就是我要等的人。”

  “那你岂不是要赔大发了。”

  “不对不对,现在要开始回本了。”说着抬起了头,“郑源生,你终于回来了。”

  九

  “你好厉害啊,这次中考你考了六十多名,上一中那是一定的事了,恭喜啊!”

  “季童,都是你的功劳,要不是你,我才懒得上什么一中呢,也只是因为你,我才觉得生活有乐趣啊。”

  “你瞎说什么话呢,走走走。”

  苏季童转过身来,小脸变得通红,看到苏季涵来了,连忙跑过去躲在他的身后。

  苏季涵对郑源生说“可以啊,真是为了我们家季童什么都敢做,我佩服你。”

  郑源生不好意思的说道“哪里哪里,姐夫过奖了,过奖了。”

  苏季童听到后大叫“郑源生,你刚刚说了些什么?你再胡说,小心我整个高中一句话也不跟你说。哼!”

  “我错了,我错了。别揪耳朵!疼疼疼!”

  十

  有些人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你,只是她不说。然而凑巧的是你也喜欢上了她,你表现主动。

  苏季童从来没有喜欢过苏季涵,她这样做只是为了考验郑源生的决心,而到了后来,郑源生入狱,她给郑源生所看的一张一张与苏季涵亲密的照片,与苏季涵共处一室,抱着他睡觉的视频,是为了让他死心。你不知道那个喜欢你的人在暗地里做了些什么足以让你感动万分的事情,你不知道,永远都不知道。

  最后,愿你的余生,系所同一人。

7画,愿余生,系所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