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章】南黎羽这个人有问题

  早上6:00,之前深夜我一直在南黎羽的房间待着,我一般闹钟是定在5:30的样子,不早不晚。这个点妈妈也应该起来了,我可不能再在南黎羽房间了,估计妈妈会脑补出不好的事。

  客厅是由中式古典和工业现代风混搭,看上去也很和谐,南楚辰坐在沙发上悠闲得看报纸,妈妈安安心心地在厨房煮水果茶。经过过滤的锡兰红茶注入各种丰富的水果中,香气漫溢。

  我也没心情继续睡觉了,反正今天周末,等到下午才是我的值班时间,现在就放松一下吧,南黎羽和我打了声招呼,就爬上床睡觉了,我不以为然。

  “啊,哲峰睡得怎么样啊?”妈妈围着粉红的围裙,脸上恢复了血色,看上去红润润的,我不免舒畅一笑,难得看到妈妈这么漂亮的样子,要是有相机就好了,南楚辰还是可以依靠的,只要妈妈幸福就足够了。

  “很不错的,妈。”我也坐到沙发上,南楚辰看了我一眼,我会意“爸,早上好。”南楚辰点点头,脸上洋溢出温柔的笑,我看到站在厨房的妈妈眼中闪着泪花,心道:不至于吧,难道是看我太孝顺了感动的?

  妈妈还烤了亲手做的重芝士蛋糕,她不识字,是照着谱子上的图片做的,照葫芦画瓢的事她没少做过,毕竟之前家里穷,很多东西买不起,但是可以自己做。

  我偶尔和南楚辰聊聊家常,他不止南黎羽一个儿子,还有个儿子在外培训,好像叫什么南晟玥,他家也是结了好几场然后不欢而散,他还说觉得我妈很好,很会照顾人,所以不希望辜负她,这一点我们倒是达成了共识。

  我也听他讲了不少关于南晟玥和南黎羽小时候的事,他们不是亲兄弟,可以说是同父异母,但是我还是忍住了说出这个词的冲动。

  阳台和客厅靠在一起,我听倦了就隔着玻璃看着妈妈,她戴着草帽,双手沾满泥巴摆弄着阳台上摆的盆栽,汗出如浆,偶尔抬起头对我们傻笑一下,像个欢乐的花农。

  妈妈以前就喜欢这些花花草草的,看着她幸福的笑容映照在阳光下,我扯扯嘴角,南楚辰应该早就和妈妈谈过了吧。

  我斜靠在沙发上,手托着下巴。南楚辰和妈妈居然已经摆出一副老夫老妻的模样,那现在也没什么好愁的了,我看着天花板,放空思绪,缓缓闭上眼,昨天就睡了几个小时,为了下午值班不累,打算闭目养神,早晨的太阳柔柔的,但是房间让我稍感闷热,就这么迷迷糊糊睡到中午。

  “对了,哲峰!”妈妈在旁边轻摇我,我再次睁开眼,脑袋有点涨痛,抬头就看到南楚辰在一边摆碗筷,我又把视线转向妈妈,准备开口问她想说什么。

  “明天是周一,我和楚辰商量过要给你转校,刚刚好转去黎羽他们的学校,刚好可以互相照应。”妈妈揉揉我乱蓬蓬的头发,示意我先去洗漱。

  我从沙发上起来,感觉身体轻飘飘的,摇摇欲坠,心道:这软沙发还不如几块板子睡得好,腰痛..

  来到厕所,各个杯子整整齐齐,上面还有贴标签,我顺着台子一个个摸过去,都是崭新的,南楚辰应该说过不少功夫吧。

  我草草洗漱好,就看着桌上热气腾腾的饭如有所思,以前想吃顿饱饭都不容易,现在不一样了,希望我们真的找到了好归宿。

  “哲峰啊,明天就和黎羽一起坐我的车去学校吧,你的校服,你妈已经帮你洗好了。”南楚辰西服笔挺,皮鞋一尘不染,戴副眼睛,看起来温和儒雅,斯文有礼。

  妈妈衣着得体,看得出可以打扮过,但还是掩饰不住脸上的憔悴之色。我知道妈妈是为了不让我担心,我尽量表现平常的样子。

  “嗯,好。”我点点头。

  “哲峰,去帮我叫黎羽来吃饭吧。”妈妈收起原本强势的凌厉神情,此时也想极了那些有涵养的家庭主妇。

  我应了一声,就去敲南黎羽的们,按理来说他应该醒了吧,要不然也太懒。我先是保持一种微笑的表情,然后很礼貌的敲门三声。

  “哟,早上好。”南黎羽在第二声敲门的时候就开门了,他上衣穿的白衬衫,下装就是黑色的休闲裤,果然长得好,穿什么都好看,我在心里感慨一番,就让开门口,安分守己地去帮妈妈盛饭。

  等南黎羽来到饭桌前,气氛突然沉默了,原来妈妈还和南楚辰有说有笑,看到南黎羽面无表情立刻闭上嘴。南楚辰也是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

  吃饭时,没有一个人吭声,我不擅长打破沉默,我就怕我说一句话没人理我,那多尴尬,妈妈忧郁的表情我也不指望她能帮我原场。

  吃完饭,南楚辰去工作了,妈妈也回到她的房间去打扫,我真的怀疑她是有重度洁癖的,看南黎羽没有要动的样子,我只好默默走去厨房,放水洗碗。

  “别笑得那么恶心。”南黎羽起身把碗筷送到水池,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道,口气非常冰冷,让人听得很不舒服,我不会因为之前的事就假装和他多熟悉,但不知道怎么回答,笑而不语。

  “我不会管南楚辰的任何事,所以告诉那个女人让她不要胆心,我可没那个时间来跟她解释。”听到他不咸不淡的声音我没有理他,只是想着之后该怎么说教。

  南黎羽在冰箱里翻了一阵,好像没找到他要的东西,他波澜不起的脸上显出一丝惊讶。

  我心道:东西总会没有的,看你这样就肯定不会去买,让南楚辰去也基本零概率,算了,我大人有大量。

  “要什么,我下午去上班,晚上顺道给你带回来。”我拿着抹布一遍一遍地擦着碗面,碗边上亮得都可以照出我的脸了,可我还是不满意,手上总有种油腻腻的感觉,也许这破洁癖就是被妈妈传染的。

  “无事献殷勤。”南黎羽撇了撇嘴,似乎内心在动摇。

  “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失笑,这家伙看上去跟个孩子一样,单亲家庭的孩子都会有性格缺陷,尤其是跟着爸爸的,爸爸给的爱不会像母亲们那样的明显和易懂,我可以理解,因为我也有过那种心情,不想要后爸,不想相信任何人。

  但是我的脾气都被妈妈磨得很好,以前是有点急性子,现在改了不少。

  “不要。”南黎羽用坚定的眼神蹬了我一眼。

  “哦。”我无奈得摇摇头,洗完碗放好之后,我也翻翻冰箱,看看那小子到底在找什么。

  冰箱很大,我记得他是在下层翻的,便凭借这记忆一层一层看,倒数第二层有块冰化了,应该是这个吧。我怀着侥幸的心理拉开后,整个人就是一怔。

  这一层没摆别的,都是一些酒,啤酒、葡萄酒、鸡尾酒,各种各样的看得我眼睛都花了。

  我在心里算起来,我现在是16,那么南黎羽应该比我大(因为他比我高),看他那嫩样,也就17、8的样子,未成年是不能喝酒的,虽然我喝过..

  “喂,你过来!”我满脸黑线,心道:南楚辰怎么看儿子的!?

  南黎羽被我一叫,显得不耐烦的焦躁起来,“干嘛?”

  “总之,给我死过来!”我学着妈妈的口气,朝身后挥挥手。

  “你是不是有病?”南黎羽被我叫得嫌烦,却也是走了过来,我听到他的脚步靠近,没有多想,一转身拉起他的衣领,扯着嗓子吼道“你TM喝酒?”

  “跟你有关系?”南黎羽被我吼得很懵,咬咬牙又吼回来,掰开我的手,就把我推到沙发上。

  “你TM...压死我了。”我气不打一处来,不过幸好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妈妈没有出来查看情况,说不定正在听着她那波音机跳广场舞呢。

  “你给我记住,不许乱碰我的东西。”南黎羽死死压着我的手,我的膀子都要折了,看着自己的腿还好好的,二话不说,一脚踢上去,南黎羽敏捷地躲开,一拳打在我的脸上。

  “卧槽,你别给脸不要脸啊!”趁他躲开我翻身就爬到一边。

  “这话应该我说。”南黎羽撩了撩刘海。

  我心道:你打完人摆个pose是不是欠啊!

  “你!”我经历刚才的事,其实还有点后怕,但是这臭脾气就是不受控制。

  “我说了,你没资格扰乱我的生活。”他又冷冷地说了一句。

  我无言以对,坐在沙发上尴尬地说不出话。

  “南楚辰都没管过我,你一个陌生人关得着吗?”他的口气容不得我反驳,但是这是事实,我大概可以猜到当我和妈妈还没来之前的情况了,也许南楚辰每次都不回家,留下南黎羽一个人。

  可是这小子是发什么疯,之前还好好的,现在跟打了兴奋剂一样!

  “我去上班了。”我最后连一个眼神也不想给他,捂着脸朝门口走去。

  “我和你一起。”南黎羽破天荒来了这么一句让我整个人就是一颤。

  尼玛哥们你是人格分裂吗?

  “不用。”我穿上来时的鞋子,跺了跺脚,就握住门把。

  “150××××...我的手机号码,有事打电话,这里你不熟,迷路了找我,我接你回来。”南黎羽从口袋把手机拿出来,朝我走来。

  “你以为打一巴掌...”我理都不想理他了现在,但他立刻插嘴道“你不打也行,我可以问你妈要你的电话。”

  “行行行!跟他们说我晚点回来!”我郁闷地关上门,就跑开了,他说的话只有一条是对的,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啊。

  我打开百度地图,看看上班的地方和这有多远,意料之外,还挺近的。原来住的那个屋子离我工作的地方很远,要40分钟的车程,现在只要20分钟不到应该就可以到,然后旁边似乎还有超市,便宜他了。

  我缓了口气,压压惊,“南黎羽到底什么情况啊..”

  下电梯,我一如既往地坐公交车,我的工作是洗车,每个月3000~4000的样子,如果洗车的人多的话还可以多赚。

  洗车的过程,我不想阐述了,流水账也不想了,我只知道我恍惚了一下午,到了晚上,我才下班,有个伙计病了,所以我坚持把他的班也带上。

  “小峰啊,晚上哥几个一起撸串怎么样?”一起擦车的伙计走到我面前,一脸关切,我在想也许我摆出了一副苦瓜脸让他担心了。

  这个伙计叫洛凌泽,看上去不大,和我一样也是学生,但是不知道童工老板怎么收的,我在这工作一切都源于妈妈,妈妈托了好几层关系帮我找的,我还以为只有我是个例外。但转念又想,这家老板也信洛,这说不定是他儿子。

  我回想一下南黎羽之前说的电话号码,记在联系蒲里,备注“混蛋”,我翻了一下QQ,看着初中时一些朋友有的住在这附近,就试着叫几个出来玩。

  然后,我、洛凌泽、宋烨霖和他的女朋友欧维珊还有另一个同事一起去吃烧烤。

【三章】南黎羽这个人有问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