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七章】身份一下就高了不少

  那之后好几个星期,一眨眼就到了11月,我在南黎羽家也有两个多月了吧,一切还算顺利,也不是很流畅就是了,说实话,最近和南黎羽的矛盾日渐增多。这估计只能归宿与三天前,他弟弟南晟玥回来的事吧。

  那天还是周末,难得的假期,下午还要上班。

  清晨,我早就醒了,无所事事地披着厚厚的睡衣,套上笨重的绵拖鞋,柔柔的阳光伴随着凉凉的风,害的我一哆嗦,脊背发凉,盯着眼前窗玻璃上模糊的影子,大垮垮的衣服,凌乱的头发,卷得不对称的裤脚,让我很不舒服,不是因为自己穿着有多乱,而是玻璃根本照不到自己的表情。

  我身子一晃,仿佛看到了自己呆如木鸡的眼神,很黯淡。我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脸,眉头不知什么时候皱起,但我却没任何感觉。认真撩了撩挡住眼睛的碎发,揉揉眼角,用指腹轻沾睫毛,痒痒的,摸上去纤细。好不容易一番满意。

  一句话却破坏了我极度美好沉浸于自我欣赏的幻想,内心透彻的感到崩溃,但我还是体会到自己内心的坚定,这种事还不足为惧。

  “哲峰,妈妈今天有事,你自己忙好,饭在冰箱里,饿就热了吃啊!”声音淹没在“哐当”一声的门后,我朝她那不存在的背影望去,轻轻“哦”了一声。妈妈破天荒做了打扮,但是那土黄的貂皮大衣,我忍不住心头一紧,脑补到了一群奇葩的画面。

  说起来,南楚辰自从之前不回来,后来也不常见了,不知道是我去上学错过了,还是别的什么其他原因,我的潜意识知道这绝对不是好征兆。看来不出我所料的话,再过几天,最多几个月,就又要搬家了。

  还没在客厅待多久,我的脸就冻得生痛,手脚冰凉,明明裹在绵衣中,却并未有任何一丝的温暖,心很平静,但似悬着,莫名有些慌,这也许是身上冷的原因。但话不多说,困着呢,我蹑手蹑脚地踏着地板,听着外面相当奇怪的声音,我真感觉心烦,尤其是因为室内的温度低,让人不禁寒颤,客厅空荡荡,站在中央,竟显得我渺小。

  也许我会不舍得走,一瞬间我被自己的想法吓愣住了。“怎么可能?”我苦笑一般的揉揉自己干涩的脸,这种事,怎么可能....

  回到房间,我安分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就打开手机QQ,不看还好,一看吓得我手机都差点震掉。以下为班级群信息:

  “南哲峰,我想请你帮个忙。@水木”不用多想就知道是徐琇珈,(毕竟现在我和她比较熟,也许..)

  “哎哎哎?你们什么关系?”

  “搞事情,搞事情,搞事情!”

  “@全体成员不容错过”

  后面全是跟风,对此我只能说,我错过了什么?【手动拜拜】

  我抹了把汗,是什么让他们能用这个无厘头的话题聊个99+?看着@我的人我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徐琇珈会不会是记恨我对她撒谎呢?

  我想了想,还是敲击键盘发了个“?”不出所料的是哗哗的一串串信息接连不断的来了。

  “哇~有好戏看了!”

  “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我们家琇珈是不会轻易交给你的@水木”

  我扶了扶额,感觉自己的眼皮都在不停的跳动,握手机的手都快都成帕金森了...

  我轻叹一口气,扣了扣键盘“有什么事私聊说。”

  “好。”徐琇珈没有回复其他的人,独独就冲我发了一个字加上一个句号,讲真,你是不是故意整我的?

  我愈发觉得头痛,但是突然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人的举动让我顿时不知为何地就慌了。

  系统提示:风萧萧兮易水寒邀请大哥命中注定玩死你?加入本群。

  然后跳出来个浮窗“是否欢迎新人?”

  我!屮!艸!芔!茻!

  这不是在逗我吧,我去,我怎么感觉这么心虚呢?!

  哪晓得我脑子一热就不小心点上了“是”,然后这贴(万)心(恶)的系统十分亲切地为我@了南黎羽and发了一长段吧啦吧啦的“勾搭新人,爆照爆年龄爆胸围”等等这大串大串作死的信息。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大哥命中注定玩死你?“呵?”

  水木“你听我解释..”不用想南黎羽绝对看了上面那如火如荼的‘唇枪口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怕他,我现在隔着屏幕都感觉那浓重的寒意,生怕我的门会被踹开,这几个月我真的已经深刻地体会到这位大哥的可怕。

  大哥命中注定玩死你?“等着。”

  不要,大兄弟,我们有话好好说,不要动手,我认错,给我时间解释啊!

  南黎羽可真是给我面子(我呸!),果然映照了我的话,房门‘啪’地一声开了,对,你没看错,我是关着门的,而且是锁上的。

  居、然、就、这、么、被、他、开、了...

  “徐琇珈是谁?”南黎羽刚进门就这么劈头盖脸地问我,我支支吾吾了一会,脸上的表情已经不是恐惧了,那是绝望,但我还是自我安慰地想“我和她不熟的,真不熟。”

  “有话好说..”我立马抱住头,真的怂。_(:з」∠)_

  “哦?你和她怎么样都可以,但是别让我知道。”南黎羽冷笑起来,我愣住了,嘴张了张,欲言又止。

  “说起来今天还有事,这个我就不和你计较了。”他挑了挑眉,然后点到群简介按了个屏蔽群信息的键,我还在好奇他怎么不直接退群而是很礼貌的躺列表的时候,他直接起身走了,连个眼神都不留。

   So,这就是你为什么把我门踹坏的理由?

  “...不跟你计较”我沉默了一会,看他走远才怯怯地说道。

  这几个月,我知道的东西不多不少,但是现在想起来,我还是很理解南黎羽的,他的臭脾气真不是天生就有的,我们南哥以前可是个天真烂漫的正太(并不)。

  妈妈曾跟我聊过南黎羽和南楚辰的事。这间房子不是南楚辰的,被归在南黎羽名下,当然少不了南晟玥的一套,只是南晟玥住的远比南黎羽的要好,至于为什么,当然得问问南楚辰对于这两个儿子的看法,南楚辰很久之前为了南晟玥的母亲亲手把自己的所有家产都献出去了。

  老一辈的事我是真的不想知道,妈妈也不细细描绘只是略略带过。南晟玥的母亲是给南楚辰当小三的,当时南黎羽的母亲和南楚辰是正规夫妻,也是在南楚辰丢掉所有钱的时候才提出的离婚。

  南黎羽是跟了父亲,南楚辰却没有一蹶不振,此后更是肆意地找女人,俗话“换女人如换衣服”,他的股市只涨不跌,又一次成功的冲了上来。

  厉害,他是真的厉害,我很佩服这种人,但是作为父亲,他很不称职。钱很多,所以他买了四套房,两间别墅,一间靠海,一间环山。

  其次是另外稍高级的两住宅,便都是南黎羽的房子了,也就是说,我一直误会南黎羽了,他没有不希望我们来的意思,之前的东西都是他替我们准备的,反倒是南楚辰没有任何表现,唉,也罢,也罢,这样追究是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

  比如放在古代,皇上有后宫三千佳丽,但是人家心高气傲就是不宠你,你总不能架把刀在他脖子上说“不宠我,我就诛你九族”吧,没这理啊,再者又没有人敢不是。

  当然,后面的想法都是出自我的内心,妈妈挺多就说点关于南楚辰的陈旧往事。南楚辰倒是看得开,什么都敢讲,他是有多不在乎..?

  “南黎羽也是不容易。”我摇了摇头,再怎么不容易,也不是我管的,事不关己...那我也做不到高高挂起啊。

  这妇人之仁,迟早我要把它断掉。

【七章】身份一下就高了不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