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重逢手术台

  “他不是她的谁,不过是个她日思夜想的人罢了。”——题记

  见此恍若隔世的病容,颜医生心头猛然一颤,颜色骤变。

  她心知肚明——这台手术必定是做不好了。

  她恍然间心乱如麻,垂头默默无语良久,后而蓦然启齿,复杂的神色掺杂着难以言表的黯淡无光:“我刚记起我昨儿伤了手,怕拿不稳刀误了手术,还是叫容医生主刀妥些。”三言两语间有些许恳求的意思,又细微有些急不可耐。

  她无论如何也意想不到,当一个日思夜想的人真真切切现于眼前时,竟会如此手足无措。

  ——她现下可谓是慌不择路。

  一众手术医生闻言后反应不相尽同。独见那位被委以主刀的容姓男医生首当其冲,温和开口:“那便歇着吧,想来这边不缺人手。”

  颜医生心怀感激地瞧了他一眼,想等着事后再好生谢他一谢,随后便马不停蹄地开溜了。

  她这一出来,行色匆匆、心事重重的小模样,手术室门外本就惴惴不安的一干人等猛然心惊胆战,一窝蜂地扑过来围了她个水泄不通、密不透风。

  身经百战的颜医生对于此等家常便饭习以为常,可这回却难以琢磨地紧张起来。

  她秀眉微蹙着将紧张之情扣压于心底,咽了口唾沫,后知后觉将白大褂一角抓住。

  未待此处一众亲友团担惊竭力地喋喋不休,她便将面色一敛,先下手为强,给他们吃上一剂定心丸,大抵是说病人无大碍,三言两语给他们遣了去。

  她说得字字肯定,将医生之权威严谨表现得全面通透,委实也是实话实说,叫此一大帮子人深信不疑,皆是将一口闷气长舒了出去。

  颜医生紧绷绷的秀颜亦随之一松:万幸,无人发觉自己微微颤抖的语调,也无人将她认出来。

  颜医生急急抽身之后,火急火燎蹿进自个儿办公室,因汗而温的柔夷翻出两本书角微掀的毕业照,就此昏黄灯影,看得细致入微。

  是初中的毕业照,清灵目光在一抹朗逸俊颜上反复流连。

  犹记那年盛夏明晴,他那时焦麦色的皮肤。她初见此人时,没有如梦如幻的一见钟情、一往情深,只光顾哭笑不得——终于有个比自己还黑的了,感觉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

  除此之外,再无他想。

  年少之初,思想总是出人意料的单纯,真真切切便是干干净净白纸一张,但这种状态几不可能持之以恒。

  许是天意使然,她和他的考试排名总是如胶似漆挨在一道。也正经说明他俩才力相当、不相上下。

  老师照考试排名安排升旗手,他和她一起升旗那是司空见惯、见怪不怪了。

  每每练习升旗时,他们才好不尴尬地搭上两句有的没的。

  他本就生相俊朗,更是油然而生一种难得一见、世间少有的阳光、明朗。

  甩旗之时,旗红透光映上他的俊颜,她身不由己,情不自禁地晃了眼。

  在年少无知之时暗生的情愫总似含苞幼花,脆弱易碎却不畏前险地攀高而上。朝夕相处而日久生情嘛,青春期的春心萌动在所难免。

  可惜妾有情郎无意,他对她日常一如既往地形同陌路,同旁的女生一般无二。她亦不敢贪欲奢求更多,他不讨厌她就好。

  这种青涩懵懂的喜欢纯净得一尘不染,委实不可多得,许是感动了老天,老天推波助澜,助了她一助。

  那时竞选大队委,老师安排班长,她和他一起上。因为竞选要写简介画海报,即使他们之间夹着个电灯泡班长,两个人还是一点一点活络了起来。

  没有聊得热火朝天,但已经叫她心满意足,真是所谓知足常乐。

  她不遗余力地明里暗里帮了他不少,诚心实意希望他能够入选,可结果意想不到:他榜上无名,她却阴差阳错选上了。

  正是应了那句老土话: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栽柳柳成茵。

  她永生难忘那天他的眼神……看似波澜不惊,又烧着不甘。

  她莫名其妙有种当了叛徒一样的心虚感,好像他选不上归根究底是她的错一样。

  委屈,特别委屈,感觉心里就像下雨下不出来时一样,闷闷的很难受。冤枉得恨不得下六月飞雪,比窦娥冤还精彩纷呈;可又是实打实的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最后,谁都若无其事、闭口不谈,这插曲自然而然便不了了之了。

  后来,老天爷将上回的纰漏弥补了去。

  学校的分层课上,老师将他的座位安排得特别特别特别好,离她近在咫尺。

  她千载难般能同他聊上一聊,每次她都小心翼翼,绞尽脑汁地想多让他说两句。

  就是卑微到了尘埃里。

  他们俩截然不同:她的文科无人能比,他的文科勉勉强强;他的理科出类拔萃,她的理科平淡无奇。

  初二以后,数理化她完完全全便是一落千丈,俩人的距离越来越大。

  就像前面一个分叉口,一条路直通到西,一条路直通到东,两条路很长很近却无论如何也没有一星半点的交集,这让深陷其中的她一度烦心。

  烦心和后悔是这天上地下最无用的。他对自己的沉默寡言时常叫她怀疑人生。

  她不得不寻求些自我安慰了。

  她青天白日无所事事便一直发呆做梦:痴心妄想着有朝一日,他和自己在一起,甜甜蜜蜜,扬长避短相互学习。然后,一起考上一个鼎鼎大名的好高中。

  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见鬼了呢。

  后来的后来,她一清二楚地听到他和一个男生聊天时,口口声声、一字一句说:“现在早恋的是傻吧?反正我一点不不喜欢小小年纪谈情说爱的女生。”

  果然最爱的人伤得最深,扎心啊扎心。

  一句话让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生易碎的玻璃心整得体无完肤。

  对,她是傻得无可救药。能傻成这样,也正说明她用情至深。

  可是某些人并不是不傻,时间会证明一切,他的行为和他的话自相矛盾了,自己叫自己打了脸,那响着实是震耳欲聋。

  一个叫人啼笑皆非的笑话,只有她一个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她觉得特别冷的那年初二,有个女的不分青红皂白把他连名带姓记上了黑板,诬陷他上课说话。

  他当时愤愤不平了许久,怒火滔天地把一套课桌椅摔了个支离破碎。

  那个女的还自觉有理,不见丝毫歉意,还贼喊捉贼说他暴躁易怒。换了旁人不知会不会把这女的拖出去扁一顿,教教她做人。

  吃瓜群众皆认为这俩人定会不共戴天,各怀鬼胎的他们都拭目以待他俩干个你死我活,两败俱伤的精彩戏码。

  谁曾想,老铁树浴火后便开了花。他和那个讨人厌的女生在初三的节骨眼上,义无反顾地在一起了,而且一起考上了重点高中。俩人成天到晚旁若无人地成双结对、你侬我侬,诚乃羡煞旁人。

  现在想来,鬼知道那个女生当年是不是为吸引他注意,挺而走险,故意而为之的呢?

  他们自顾自背影成双,徒留她一人风中凌乱。

  她呢,也恍然大悟到了什么叫吃不到的醋最酸,得不到的东西最好。

  她自己就像被四舍五入了,被他舍弃了。她装作若无其事、无怨无悔的,就是想着能成为局外人口中那种牺牲自己,只为他好的伟人。

  可她似乎还不够格,她做不到拿得起放得下。她似乎不比那个女生差,还比她漂亮上三分;性格就不必说了,那种女生不配同她相提并论。

  她还在垂死挣扎,哪怕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她四处奔波,打听到他要去当兵,她彻夜难眠了一夜。

  思绪万千,像一团一团打结的丝线,心烦意乱在所难免。

  人呐,一生总要面临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抉择,每一个都牵扯着明天和未来,就好比她现在。

  父母本来想让她考军医大学,可被她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她志不在此,她是个美术生,她想考美院,出来做一个漫画家,而且军医大学分数又高,她也可考不上。

  但是,她想要有和他见面的机会,考军医大学是唯一能和他有一星半点瓜葛的办法了。

  梦想还是爱情?两者之间,似乎第二者更为虚无缥缈,但她就是明知故犯、迎难而上。唉,又多一个相信爱情的傻姑娘。

  她怕夜长梦多,次日便从美术班转到了文科班。美术班的班主任十分惋惜,跟她说了好多,说她是天资极高的学生,说她闭着眼都能上最好的美院,事实亦是如此。

  可她心意已决。

  她的父母对此欣喜若狂,觉得他们的倔驴女儿开窍了。

  她被圈里的朋友先入为主地戴上了个乖乖女的帽子,她对此也是一笑而过。

  进了文科班后,她的黑眼圈使得她看起来像浓妆艳抹了哥特风烟熏妆,难以置信一个平时胡吃海塞的姑娘几月之间瘦了将将20来斤。

  但皇天不负有心人,她考试从年级两百扶摇直上三千尺,到了年级前十五。她悬梁刺股,拼死拼活考上了军医大学。

  拼这个字似乎不足以形容,她那时真可谓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她也亲身体验了一把何为三月不知肉味。

  他也如愿以偿去当了兵,听说受上头赏识,军衔已经不低了,那个女人自然而然也成了风风光光的军嫂。

  她听后莞尔一笑,他还是到哪都风生水起。

  而她,继续为了他将错就错。

  颜医生的回忆到此戛然而止。

  意料之外,和他久别重逢竟是在手术台上。

  她蓦然心中起疑,为什么他混得这么好还会受这么多的伤……

  颜医生秀眉微微一蹙,不假思索,直接了当一个电话打给他从上学玩到现在的好基友,对方却死活不接。

  莫名其妙的危机感油然而生,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对女人的第六感深信不疑。

  颜医生的眉头愈蹙愈深……

1重逢手术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