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七)截然不同的待遇

  被异样的颠簸感惊醒,许晓涵睁开眼,发觉自己正孤零零的躺在马车里,还被惨无人道的用绳子紧紧绑着。

  印象里只有官兵搜查,白颜令人惊艳的易容手艺,来添茶的小二,昏倒时白颜震惊的脸,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自己现在又处于什么境况,白颜在哪里?

  一幕幕的画面在许晓涵的迅速的闪过,最后定格在小二憨笑的脸上,是茶的问题!自己还是太大意了,敌人也是足够狡猾,料到了自己在官兵搜查后必然会以为危险过去而放松警惕,却没有想到这是个连环套!

  许晓涵懊恼的皱紧了眉头,大脑迅速的旋转,找寻解决问题的办法。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白颜。就是不知道捉住自己的到底是哪路人马,如果是皇宫里派来的还好说,若是那幕后黑手派来的,可就惨了。

  正在这时,许晓涵感觉马车上的门帘被掀起,连忙闭上眼睛装睡。“少爷,唉,你快点醒过来吧。”听声音像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那只香软的手温柔的碰触许晓涵的额头,徒留下几声叹息。这是许寒的丫鬟,“您快些清醒过来,也好逃命去吧,若是到了京城,那太子向来看您不顺眼,怕是会借此机会狠狠地罚您罢。”那双手拿了毛巾蘸水,轻轻的为许晓涵擦了擦额头,“清竹哪怕是舍了这条命,也是要帮少爷的。”

  听小丫鬟话的意思,许寒这是犯了罪逃出来的?现在马车是驶往京城的自己是要被处分的,而处分自己的还是与自己有过节的太子!还真是有够惨的啊,真衰!

  许晓涵内心戏太丰富,一时间没怎么注意表情,就在面上表露了出来,紧皱着眉头,像是在忍受着什么痛苦。

  “少爷你醒了?”

  “被发现了。”许晓涵仍然紧闭着眼,眉头不时皱起来,像是挣扎着想要醒过来又很困难的样子。又过了一会儿,许晓涵在清竹惊喜的眼光中清醒了过来。

  “这是哪儿?”许晓涵看样子像是想用手揉一揉眉头,这时才发现自己被绑了起来,“我为什么被绑起来了”

  “哎呀,少爷你可算是醒了!”看样子清竹很是惊喜,“你可得小点声,要不然被外面守卫发现了,可就惨了。”

  “这是什么情况”许晓涵用下巴示意清竹把绳子解开。清竹面露为难,“少爷,不是我不解,每过半个时辰外面的守卫便会过来查探一番,现在时辰就快要到啦,您不如忍耐一下,待守卫这次查探完了,我在为您解开放您走。”

  “放我走了你怎么办?”

  “老爷对清竹有救命之恩,少爷又一直待清竹如自家妹妹,清竹无以为报,就用这贱命为少爷谋一条生路罢。”

  看样子这清竹对那许寒是忠心得很,也许可以信任。许晓涵心中琢磨着再从清竹嘴里套出些话来。这时门帘突然响起,约莫着是那守卫进来了,许晓涵忙对着清竹眨眨眼,躺在铺上装昏。

  “怎着,你家少爷还没醒么?”那守卫进来,因为个子太高,整个身体都是蜷着的。“还没有醒过来,真不知道到了京城,唉,皇上会如何发落”

  “你就甭想了,这次你家少爷犯得可是拐走当朝长公主的大罪,且不说皇上,只看那太子对公主的重视,公子怕是也要吃上不少的苦头了。真可惜了这么好的一人儿,怕是老丞相会心疼死。”

  “谢谢守卫大哥了,如果这一路上不是你的照顾,我家公子不知道还要吃多少苦头。”

  “这没啥。”那守卫憨笑道,“我虽然在宫里当差,但是这许公子行事仁善,丞相一心为民,这老百姓都是知道的。我也做不了啥,就只能在路上对你们照顾些了。”

  那守卫也是个好人,叮嘱了两句就退出去了,也没有仔细查探。许晓涵听着这些话心里有不少感触,看来许寒之前待人挺不错的,要不然这宫里当差的守卫也不会待他这么好了。就这么死了,也是真可惜。唉,要不是白颜那个不靠谱师傅,许晓涵咬了咬牙,这天上掌管人命运的神仙,一个手误可是毁了别人一生啊!

  真不知道白颜是怎么在这么糊涂的师父手底下活到现在的,师徒俩都挺奇葩。

  待守卫走了,许晓涵才睁开眼,“清竹,你还记得我和公主当时为何出逃吗”

  “少爷不记得了?”

  “当然不会。”许晓涵心想我没经历过的怎么会知道?“我是想听听你的看法。”

  “少爷本是与公主两情相悦,订婚就是铁板钉钉的事儿,但是没成想这邻国有个太子来求亲,说是许了好几座城池,与两国往来的便利。这皇上本是爱护女儿,不舍的外嫁,但是。。。”清竹叹了口气,“但是咱朝中的国师夜观天象,竟说公主在二十三岁时有一大劫,若是远离本国,便可破灾,保的荣华富贵幸福一生。若是一直待在宫中,便会一生孤苦,更会给整个国家带来劫难。于是,皇上便答应了邻国太子的请求。只是公主与少爷相爱,又怎会轻易放弃,便约定好一起逃离,就算是有了这个劫数,那便逃到其他国家,也算是破了灾。”

  还真是封建迷信害死人啊!许晓涵无语望天。

  “少爷先不要问了,我先替少爷解开绳子,您先逃吧!”

  “哎哎哎,不急不急,我没打算逃。”许晓涵还想回宫完成任务呢,哪能现在就走啊!

  “少爷您拐走公主,本就是犯了大罪,太子一向重视公主,你这次回去,怕是要遭了杀头的,再加上国师深受皇上注重,就算现在是丞相出马,也护不住您了!”

  自打醒来,许晓涵听这些话就听的烦不胜烦,“对了,公主呢?”

  “奥,公主被安置在前面的马车里了,现在应该是正派着御医诊断。”清竹性格单纯,被许晓涵换了话题也没注意。

  “公主受伤了?”

  “没有,但是公主之前和您一样,也服食了迷药,恐怕身体不适,便招了御医看看。”

  同样都是喝迷药,自己就被绑了扔在这,白颜却被好好呵护着,这也差别太大了,许晓涵泪目。

  他大概已经能从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待遇中看到自己悲催的未来了。

(七)截然不同的待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