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难缠的小太子

  待一回了宫,沉香就凑过来,说是太子那边派人来请她过去。这是要干什么,所有事儿都赶一块儿去了白颜抹了一把从皇上那里吓出来的冷汗,心想这演戏她也不擅长啊,让她无剧本胡诌是很痛苦的。

  虽然极度不情愿,但是也大概猜到许寒就是被困到太子那了,真不知道这许寒之前到底是怎么招惹上的太子了。

  白颜让丫鬟回了信,说是现在有事要忙,约在明日中午再聚。她得先在见到太子之前摸摸倾华与太子的关系,才好对症下药啊。

  “倾华这次出去,倒是比以前要厉害不少啊。”皇后带着些调笑的语气,分明和人前的端庄模样不同。“嗯,这样也好,这才有些当朝长公主的样子。”

  皇上长叹一声,“她是怕我们把她嫁给库伦,总归还是个孩子。”

  “嗯,许寒那小子倒是挺可靠的,对倾华是一片痴心。待会派人去与太子知会一声吧,别吓着那孩子。只是这库伦像是盯上了倾华,竟敢当众提出要迎娶倾华。倾华是我国长公主,我们的心肝儿,疼宠还来不及,我们又怎会舍得把她嫁到邻国。你要是敢答应,以后也不要来见我了。”

  “嗯,我怎敢”皇上轻笑着,把皇后揽到怀里,“你和这两个孩子,是这世上最重要的人。我怎么舍得”

  灰暗斑驳的石墙围砌成一个凹字,余下的那一面,插满了粗木的栅栏。毫无疑问,这是一间牢房,不见天日的囚笼。

  稻草铺就的床铺上坐着一个人,靠着墙,眼睛闭起,有些脏污的衣衫,却是穿戴得整整齐齐。细密的针脚,良好的质地,便是被污渍沾染了,也无法掩盖这衣服原本极为精致的事实。奇怪的是,这样精致的衣衫却偏偏没有半点绣纹,像是一块懒于被雕琢的璞玉。

  虽然自从进了宫,就被送在暗牢里呆了两天,但是既然没有明目张胆的给自己治罪,那就说明上面存了保住倾华的心思,那私自出宫这件事,最好的替死鬼就是自己了。

  不知道那个清竹所说的太子是不是提前知会了暗牢,自己这两天被迫断水断粮,不过好在这许寒的好名声一直传到宫里,再加上身上还带着几块碎银,也并未收到太多的刁难,但是过得也并不舒服便是。自从穿越到这个乱七八糟的时代以后,他简直是把前半辈子所有未受过的罪全遭了一遍。

  狱卒手里抱着个小酒坛,穿过狭窄的过道,在这囚牢前停了下来,蹲身,将酒坛从栅栏的缝隙间塞了进去,用钥匙打开了牢门:“许公子,这是您要的水,另外上面放话要召见您,您可以出来了。”

  囚室中的人睁开了眼,就像是丹青描就的画卷中人忽然醒了过来,那一双眼深邃若寒潭,倒影着九天玄月,流光溢彩。纵是在初见之时惊为天人了一回,狱卒依旧被眼前的猛然生动起来的画面给摄去了心神,许家子弟各个好相貌他倒是听说过的,只是没想到能俊到这般地步。

  “有劳了。”许晓涵微微颔首,嗓音因为干渴而有些沙哑。“不知道上面是谁要召见”

  “这个上面不让说,您去了便知。”许是白颜终于找到了方法来救人。

  按例牢狱里的脏污是不能被贵人见到的,借此,他很荣幸的洗了个澡,修整了一番才被带过去。

  一进殿门,正位上坐着的果然是白颜和一身着黄衣的少年。二人眉目间的确有些相似,只是少年要多了几分英气,举止行为之间更添几分贵气。

  “皇姐,这便是你心心念念的许寒”

  “父皇已经下了令,许寒只是被冤枉了。另外,从今天起,许寒就是你的师父了,对待师父,你总得心存些敬畏吧?”

  被责备了,少年神情之中透露出几分愤怒,“虽然不知皇姐是怎么和父皇说的,但是事实到底怎样,本宫还是知道的。皇姐不打算和皇弟说说详情吗?”

  白颜侧头看了一眼许晓涵,“我与许寒去往江南这件事,是父皇提前授意。不过是拿对父皇旨意不满作为借口罢了。你总不会认为,父皇是真的打算把我嫁到邻国吧?”

  “那是自然不会!”太子松了口气,“自从库伦提出要迎娶皇姐的要求,我就日日担忧,去父皇哪里求见了多次,只是父皇始终不明说。进日听皇姐说了,我也就放心了。”

  “那便好。既如此,待许寒休整过来,就让他进宫来为你授课吧。”

  小太子的脸色变了,“皇姐为何我亲自教我,皇姐明明知道。。。。”还不忘用愤恨的眼神瞪了许晓涵一眼。以前没有许寒时,皇姐最疼的人就是他了,可是现在,皇姐都不关心他,只想着许寒了。

  许晓涵低着头没说话,但是那心中的暗爽,不可言说。

  皇上毕竟是亲父,这一关要好过一些。只是涉及到国家外交,那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白颜不敢放松,在皇上,太子之间周旋。不知道是不是可靠,那就全都不信。白颜四处防备,可以说是身心俱疲。自从回到了古代,许晓涵深深体会到了那种力不从心的无力感。

  不是没有计谋,不是没有想法,只是密林,后宫,全都不是自己的地盘,也全然没有给自己发挥的余地,他只能依靠着一点点的询问,一点点的探索,为白颜提提意见,才能感觉有些归属感,这一系列的事实都让一个现代优质男的自尊被狠狠的打击到了。

  白颜把许晓涵送到宫门,门口许府派来迎接的马车早就等了很久。尚是深秋,正是万物萧瑟的时候,许晓涵转过身来,见白颜着一身清丽宫服,反而显得柔弱,心里不免有些惆怅。

  “嗨,怎么,换了身衣服就不认识我了”看许晓涵一向淡漠刻薄的脸上少有的流露出几分惆怅的神色,白颜实在是忍不住打趣一下。

  “以后,我会出一份自己的力量的。”白颜愣了一下,心知这是心里不平衡了,“现在经历这些,只不过是没有你发挥的余地而已。你不会因为这事儿就心里难受吧?当时和衡中地产斗得狠劲儿呢?怎么着,受了点委屈就不行了”

  灿烂的笑脸在阳光下仿佛发着光,许晓涵也受了感染,不由笑了。伸手拍了拍白颜的肩膀,释然一笑:“谢了,以后咱们的路还长着呢,别送了,以后见,保重!”

  白颜看着许晓涵离去的身影,在周围空旷的场景下显得有些单薄,但是不掩坚定!

(十)难缠的小太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