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一)邻国库伦的的觊觎

  适合深秋的形容是不是只有萧瑟和悲凉呢?

  白颜站在殿内看母后安排迎接邻国大使的宴席,虽然现在京城的温度已经算得上寒凉,但是热闹欢乐的场景却给宫里带来了不少温暖的气息,让人看了,不由得也高兴起来。

  但是如果如果已经知道这些欢乐热闹的宴席要迎接的人,要在众人面前扬言娶自己的时候,那就不好玩了。白颜撇撇嘴,好担心皇上不守信用就这么把自己给嫁了,那她回家就彻底没戏了,总感觉这皇上虽然是亲爹,但是不靠谱啊。

  “公主不出去看看吗看外面多热闹啊”沉香凑上来怂恿道,很显然是对外面很好奇。热闹是热闹,但是你要是知道,今晚咱们迎接的客人是打算把我娶到关外的话,还会这么开心吗白颜无奈的耸耸肩,唉,不知道现在许晓涵有没有骗过许家呢,听说许丞相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头脑可是很好使啊。

  “听说这次邻国的大使,就是很有名气的库伦太子呢,还有他们国家最受宠的小公主。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看沉香一脸崇拜期待的神情,白颜无奈的摇摇头。长成再好看有啥用,跟自己要完成的任务不搭,也只能当炮灰了。等完成任务就可以回去了,不知道现在师父在做什么呢,有没有想她?白颜抬头望天,深深的叹了口气。

  当夜月氏国王子库伦率使臣前来纳贡觐见,明漪宫大宴,流水席摆了三百桌,歌姬妖娆周旋于全场,只见满堂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月氏国是西北一带实力强盛的游牧之国,一度曾经游走天山一带,后来被天朝发兵驱逐出境,便俯首称臣,每年送上金银牛羊布帛等财物作为岁贡。

   天朝有心安抚这样一个从属国,每年使团来时便隆重宴请,也有大批珍贵的宝物赐下。可就是这么一个看似安稳温顺的附属国,却在库伦太子入山学艺归来以后以一种迅猛的速度发展起来。

  听回来的探子描述,太子库伦在四岁时被一远道而来的和尚接走,16岁归来之时,依然身具怪力,能行神迹,还在民间广招少年进行训练,几年下来,竟练就一队虎狼之师。虽并未对我国发兵,但是这附属,却已然变成了一块病变的息肉,在库伦上奏要迎娶倾华之后,更是成为了乾元帝眼中的针刺,不除不快!

  库伦的长相属于那种典型的西北男儿,五官轮廓比之天朝男子要更为深邃,瞳孔不是黑色有些发蓝,仿佛带有磁力,令每一个与之对视的人都忍不住深陷其中。

  库伦是个典型的北方游牧男儿,说话声音响亮,为人豪爽,见皇帝不跪,乾元帝便哈哈一笑,特许他按本国风俗行礼,还赐了酒觞,命歌姬美人环绕着伺候。席间君臣都有些醉意了,库伦趁着醉意,向乾元帝朗声笑道:“皇帝陛下!我此行前来,还给您带了一样特殊的礼物!”

   乾元帝含笑问,“哦”

  “皇帝请看。”那库伦站起身拍拍手,只见大门轰然打开,自月氏国的马车上走下来20个异族的美人,个个身着彩纱,妩媚动人。

  乾元帝的眉毛忍不住轻微皱了皱,又很快的展开,眼中迅速闪过不快的神色,库伦很快的注意到了这一点,不由疑问,“怎么,我国的美人儿不美吗”同时注意到这一点的还有

  坐在席上却一直并未出声的许晓涵。

  其实这并不唐突,送美人是历来从属国觐见时的传统,这些美女若是得了宠,也可以封妃诞子,只是子孙不能封太子罢了。就算不能封妃,留在皇宫里也是一道风景,没有哪个皇帝会拒绝充实自己的后宫的。

  乾元帝避而不答,只笑了笑,“喝酒,喝酒。”言下之意就很明白了。

  库伦心中略有不甘,又想起这次出使的另外一个目的来,“听闻当朝长公主倾华美艳绝伦,倾国倾城,不知可否在席上”

  这话说出来是很无礼的,在天朝,按理像公主这样尊贵的身份,是绝对不会在众人之前做跳舞这么轻佻的动作的,这种活动,是只能由舞姬来完成的。

  这话一出,皇上的眉头立马皱了起来,只是尚未出声,太子便道:“库伦太子初来乍到,大概不知道我国的习俗,在我国公主是不适合当众跳舞的。”

  “这是为什么,跳舞是一种表达人们欢乐的行为,难道就因为是公主,就不允许她们表达自己的欢乐与高兴的心情吗”这句话一出,反而让人没法回应,席间气氛一度有些紧张。

  这时许晓涵突然站起来抱拳道,“皇上,既然由库伦太子所说,跳舞是一种人们表达欢乐的方式,那我们又怎能不允许公主欢乐幸福呢?让当朝长公主感到幸福快乐,不就是全国人民的快乐吗?”

  这是给所有人都一个台阶下,气氛有些缓和,皇上眉头渐渐展开,“既如此,那就如许卿所见,去请公主过来吧。”皇上摆摆手,示意宫人去把白颜召过来。

(十一)邻国库伦的的觊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