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七)参政是件大事情

  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白颜眼神复杂的盯着放在盒子里的那本春宫,拿出来以后又该做什么呢,又不能拿去跟许晓涵那货显摆显摆?

  正犹豫着,沉香从外面进来,说是大明宫里来了人让她过去一趟。大明宫就是皇上的寝宫了,这个时候皇上怎么还有事儿找她?

  白颜应了,心里还犯着嘀咕,心想不会是自己从文渊阁里拿了本书就被捉到了吧,那可就太可怜了。这么想着,白颜把装书的那个盒子给锁上了。

  沉香看了好奇道:“公主这盒子里装的什么宝贝儿啊?”

  白颜摇了摇头故作高深:“既然是宝贝儿,那当然不能轻易说出去了,等有机会了,我自会告诉你。”

  到了大明宫,候在门口的还是之前领她来的那个太监,皇上的贴身太监赵力德。待人宽厚,又是从小陪皇上长大的,很受重视。像是自己和太子,也会亲切的称他为赵公公。这足以看出赵力德在宫中的地位。

  “公公,怎么?”白颜上前询问,想提前做做准备。

  “无妨,是件好事,公主且先进去吧。”

  见赵力德一脸轻松,白颜也放下心来,留下沉香等在外面,进去了。

  “父皇?”皇上端坐在书桌后面,分明是在处理公事,对未经允许的皇子皇女,这些是不允许看的。

  “倾华,过来。”

  白颜愣了愣,走上前去,但是依然停在离书桌几步远的位置上,这个距离,不刻意看书桌上的折子,是不会看到内容的。

  “怎么这般小心?”皇上摇了摇头笑笑,“此处只有你我父女二人,不用如此拘谨。你也长大了,是时候了解一下怎么处理这些政事了。”

  “哎?”白颜猛的抬起头,想起那次在库伦面前舞剑后皇上曾安排自己入席,本以为是一时兴起,没想到他竟真的想要自己参政!不由心中有几分触动。

  “呵~”皇上仿佛是被白颜的反应逗乐了,“怎么,我还能骗你不成?”

  “没有。”和皇上视线对上,白颜不自在的移开视线。

  “坐在我这个位置上,不只是要享受他所带来的权柄与荣耀,更是要承担这上面的责任。”皇上眼睛望着窗外,手却拍了拍身下坐的椅子。“你皇祖父去的早,朕九岁便被扶上了位。唉~”

  白颜看这个年已不惑的男子,之前展现在她面前的,从来都是那个冷情多于亲切,琢磨不透的男子,是以她自从进了宫以来,对他的防卫也从未放下过。只是今日看来,把往日的那层盔甲去了,展现在她面前的不过就是个已步入中年的普通父亲罢了。

  “那时候我朝还未如此安定,母后,也就是你皇祖母为了自保,把权柄一分为六,有四份分给了当时正值盛势,权柄最大的文武四大臣。自己留了一份,又偷偷将最后一份分给了父皇的二位亲卫。然后忍辱负重,只望我快快成长,好护卫父皇打下的这片江山。你说,我现在对得住当年母后的嘱托了吗?”

  白颜没说话,虽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在今天把她叫来说这些,但是也无需回应,现在皇上需要的,不过是一只耳朵罢了。

  皇上的眼中充满了从未见过的惆怅,“自我幼年时候,就经历了无数暗杀毒害,有来自朝堂的,更多的却是后宫各个嫔妃的。因为皇位只有一个,太子只有一个,想要坐上这个位子的人,却是太多了。那时候我就想,如果以后我可以当上皇上了,我就绝对不要让我的孩子经历这些灰暗,知道后来,我碰上了你的母后。”白颜听着听着,不由自主的走到皇上身旁蹲下,仰头看他。

  皇上轻轻抚过白颜的头:“父皇不想让你们去碰触这些黑暗,可是既然生在帝王家,就不得不接触。不仅要接触,更是要学会利用这些事物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便是朝堂了,人心难测。身为一个坐在最高处的人,并不需要完美无缺,最重要的是能够把各个有才有能力的人收为己用,这才是你的经营之道。你可明白了?”皇上的眼神定定的看过来,带着上位者独有的犀利与尖锐,仿佛能刺透人心。

  白颜低头,“倾华记住了。一要身处其位担其责,二要辅助弟弟管理国家,三要善于用人,用心经营。”

  “嗯,望你和昭明快快成长起来,朕也好早日和你母后外出游山玩水。对了,看你和许家小儿处的不错,可是有心意吗?”

  白颜一窘,心想怎么话题绕这来了,不过这问题早解决了倒是不错,于是直言道:“父皇可是真心相问?”

  皇上被弄得哭笑不得,“那是自然。”

  白颜一板一眼道:“既然父皇真心问了,那我就真心答。上次误以为父皇想要把我嫁到邻国,我和许寒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不是?”其实白颜心里有数,一提这茬,皇上多半是要追问下去的,上次说的那个理由,一听就不靠谱,只不过当时没有追究罢了。

  “还有一事,倾华要向父皇请罪。”白颜对着皇上行了个大礼。“倾华上次去了江南,其实并不是寻找对付库伦的方法,只是害怕父皇把自己远远嫁了,以后就再也见不到父皇母后和昭明了,所以一时想不开,就逃了。”

  这段话听起来还带着股小女儿的娇憨与无助,听起来可比上次的话讨巧多了,刺的人心里发软。

  果然,一听这话,皇上的眼神就温和了许多,起身把白颜扶起来:“傻孩子,父皇怎会舍得呢?你既喜欢许幺儿,回头待与你母后商议了,父皇就择日为你赐婚便是。不过许幺儿未免太傲,为防你嫁过去在衣食上吃了亏,朕不管他愿不愿意,除非他答应参加科举当上状元,不然朕和你母后,是绝对不会松口的。你转告许幺儿,让他留心些,库伦可是尚未离京呢!”

  白颜一脸黑线,真没想到这皇上还是个隐藏的女儿控。只不过这许寒不参加科举是怎么回事儿,有内幕啊,回头可要赶紧问问!

  “另外,从明日起,你便过来与我学习处理国事吧,你也大了,总该接触的。不要总是闷在宫中,你和明月毕竟不同。”

  白颜心里有点不爽,虽说这话是为了自己好,可是和明月有什么不同呢,明明都是皇上的女儿啊,看来这皇上除了对皇后,对别的女人甚至自己的女儿都是冷情得很,这么一想,就更加为明月感到委屈。

(十七)参政是件大事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