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九)突然消失了

  跟着皇上在御书房里学了整整一上午的治国之道,白颜感觉脑袋都快被那些什么之乎者也给填爆了,以前师父教她古代常识时,就说过古代人最喜欢“汝”啊“尔”啊的称呼,说起话来闷死个人,现在还是真领教了,也不知道昭明天天在文轩殿读四书五经,治国论是怎么熬过来的。

  抬头看看这宫里的高楼大殿,总感觉跟做梦似的。也很难想象自己以后站在朝堂上的样子。刚刚来这的时候,她只想着照师父所说,和许晓涵混上那么三十年也就回去了。现在不成,她想看看昭明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子,明月以后会不会还是这么喜欢读书,皇上皇后以后会不会去江南游玩呢?还有库叶,单纯的可爱。现在让她牵挂的人真是越来越多了!

  白颜没去想为什么昨天许晓涵会和库伦展开那么一场弱智到侮辱智商的讨论,只觉得两个人脑袋出了问题,该整治一下了。在感情这方面,她向来粗线条到可怕。

  “你在发什么呆?”

  许晓涵默默的在旁边站了很久,直到忍无可忍。总感觉白颜自从到了这以后变了很多,这是憋坏了?

  白颜受到了惊吓:“你怎么在这?”还有昭明,今天不应该是在文轩殿上课吗?

  “昭明完成了我给他布置的任务,这两天休息,我想带他出去看看?”

  白颜笑眯了眼,得意洋洋的看着这一大一小两个面瘫:“你俩能出的去?”她记得自从上次外出把兵部尚书那个为非作歹的儿子打了,皇上就下令只要昭明想出宫,就一定要和他通报。

  “就是没办法才来找你。”许晓涵无奈的低头看了小太子一眼,虽然尽力维持端庄的形象,但是小家伙那眼里的期望是怎么也藏不了的。

  “皇姐?”许晓涵一开始就叮嘱他了让他少说话,尽量以情感人,想到这,昭明的眼神可怜。

  “……”

  果然……白颜一脸兴奋的上来揉了揉小太子白嫩嫩的脸,“这么大的孩子怎能成天绷着脸啊,来来,让姐姐带你出去玩啊!”

  小太子被白颜牵走,手伸在背后对许晓涵摆了个嘚瑟的手势。看着这一大一小的两个人,许晓涵惯于绷着的脸也忍不住柔和起来。

  本来就是好奇的年纪,又被惨无人道的关在宫里半年多,一出宫,昭明的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

  白颜忍不住逗他:“能出宫是不是要感谢一下皇姐啊?”

  昭明绷着张许晓涵二号的脸一本正经:“谢谢皇姐。”

  “怎么一出宫就换了副样子,刚才不是挺可爱的吗?”

  “先生说了,身为一国太子需行为举止端庄优雅,才能体现一国风范,为众臣百姓做好榜样。”

  “少傅这话倒是说的挺好。”白颜十分有深意的瞥了许晓涵一眼。“那先生平时是怎么教你四书五经的?”

  “先生说,身为一国太子,要学会自己领悟,让我先自行思考,最后再讲解。”

  许晓涵应该没这么万能吧?之前连四书五经都学过?白颜疑惑的看了许晓涵一眼,那厮特能装的一脸高深莫测。

  许晓涵当然不能说自己每给小太子上课之前都得询问清竹的事儿,这多跌份儿啊!

  在京城第一大酒楼所在的那条街上,遍布着各式各样游玩取乐的店铺与小贩。街上行人熙来攘往,官家的马车,牛车,轿子,轿子是一般行旅必须的,这些车轿等在街上川流不息,坐着女人的车上,帘子都会放下来,一般的未婚女子出门,就算不坐轿,也是要带纱遮面的。只要家里衣食无忧,就会请一个丫鬟奶娘陪同,一般这街上穿着华丽却无人陪同的年轻女子,往往都不是良家女。在皇城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必须戴帽子,即使低贱如算命看相的,也要打扮的像个读书人。

  不过白颜没有那么讲究,没人把她当女人,她也从来不认为自己应该学那些官家小姐一样扭捏,是而一下了马车,干脆就在衣帽店买了三顶帽子,一人一顶轻松自在。

  白颜想起那天皇上在御书房说的话,心里对真相好奇的很,心里痒痒的好像小爪子在挠:这许晓涵虽然是后来才到的,但是这事儿老丞相大概总会给他说道说道吧,毕竟是是否能入朝当官的大事儿啊。

  侧头瞄了两眼,长叹一声,“还有两年就又要开办科举考试了,这可是召集有才之士的大好机会啊!”

  “……”不光许晓涵没反应,连昭明都没反应。

  白颜没有放弃,“…那天去丞相府,老丞相告诉我他很希望自己的子孙后代未来可以入朝为官报效国家。”

  “……”再偷瞄一眼,怎能还是没反应?终于忍无可忍,白颜侧头怒问,“你们一个两个的是怎么了?”

  许晓涵看了他一眼,表情异常的嫌弃:“怎么现在越来越事儿了?”然后快走几步把两人甩开。

  嗬~在外面就给我横起来了?白颜瞪眼。

  小太子表情也跟从许晓涵脸上复制粘贴过来似的:“皇姐之前不是很聪明吗,怎么现在…”

  白颜的嘴角抽了抽,看看这一个两个的,她之前就不该向皇上求情让许晓涵当少傅的,现在行了,连姐控他都能给策反了,还有什么不能干的?

  正郁闷着,两面瘫在前面站定了,都绷着个脸不动弹,白颜被逗乐了,觉得这样子也挺有意思的。

  突然察觉到身后有人接近,白颜脸色一变,瞬间抬手甩腿向来人砸去!

  随着一声惊呼,白颜听出来这是库叶的声音了,无奈艰难的在空中转了个身,以一个还算漂亮的姿势落了地,瞬间引起一阵叫好声。一回头,库伦被吓得差点跌在地上,库叶还呆愣着站在几步远的地方,很显然是库伦想吓吓自己结果被自己给吓着了。白颜无奈,弯身拉了库伦一把:“你没事往我后面跑什么啊?”

  库伦一脸委屈的抱住白颜:“我怎么知道你对后背反应这么激烈,本来看见你是想好好打个招呼的。”

  白颜无奈望天,要是换你每天练武被师父在背后袭击上那么十几二十次的,也得这反应!

  “没什么事情就都散了吧!”许晓涵赶了赶围观的群众,上前把两个人拉开,“当街搂搂抱抱的很好看吗!”

  “被吓到了腿软不成吗?”

  “呵!你们月氏的男人都动不动腿软吗?”

  “我们月氏的男人才不会像你一样只有嘴上功夫,见了狼比谁喊声大吗?”

  “哎呀行了行了!”白颜擦了擦额上的冷汗把两人拉开,这俩人怎么一见面就掐,跟小孩儿似的。

  “哎昭明和库叶呢?”白颜心里一惊,回头一看却哭笑不得的发现俩小孩儿一人一个糖葫芦啃的挺欢,看样子还挺开心!

  白颜松了口气,一回头又看见库伦笑嘻嘻的看着她,顿时就有些无奈,再看旁边许晓涵那张黑脸,之前逛街的那点兴趣也消失的差不多了。

  “这兄妹俩还要在京城待多久?”

  “怎么?”白颜摸不着头脑。

  “我想送送他们!”

  ……

  白颜不知道这俩人之间关系到底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紧张的,没一次见面都能变成一场武力与脑力的争斗,到最后最累的反倒是成了她了。

  不过她没烦恼多久,这次会面以后没过两天,白颜就接到库伦入宫请辞并早早离开的消息,本来是笑嘻嘻的和看许晓涵教育昭明学习四书五经的,脸色瞬间凝重起来。

  许晓涵见白颜一脸的惆怅,以为这是舍不得库伦的,忍不住冷嘲热讽道:“怎么,见英俊潇洒的月氏太子走了,舍不得了?”

  白颜没反应。

  许晓涵不放弃,继续阴阳怪气:“啧啧,是不是后悔没答应人家的求婚了?”

  白颜继续没反应。

  许晓涵的脸色愈发阴沉,都已经山雨欲来风满楼了。白颜突然从椅子上蹦起来:“我说怎么一声不响的就跑了呢,上次一起去倚香楼向我借赎那俩姑娘的钱还没还呢,真不害臊!”

  “……”

(十九)突然消失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