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一)好像又一次高考

  走了走了小半个月,库伦和库叶骑在高高的骆驼上看前方广阔的大漠。

  库伦一副深沉的模样看的库叶心痒痒。

  “哥,这两天这么沉闷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

  “你说就这么不辞而别了嫂子会不会难过啊?”库叶驾着骆驼跟上库伦,偷偷斜眼看她哥的反应。

  库伦的嘴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那么没心没肺的要是知道倒好了。要不是这次情况特殊,真想就这么把她带回来。”

  “哈哈,想不到哥哥也有如此温柔的时候,你倒是有个盼头,就是我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见到昭明了,唉。”

  库伦瞥了库叶一眼,瞅瞅那小模样也挺委屈的,忍不住揉了揉妹妹的脸:“等哥哥有一天收了天陆国,我就把她们姐弟俩带回来,你也可以永远和他们一起玩了。”

  “嗯。”库叶抬头看了看哥哥,意气风发的模样足以看出他对结果有多么的自信,看的库叶心里既期待又恐慌。

  ……

  时间如白马过隙,一眨眼的功夫两年就过去了,也到了莘莘学子一直期待的国考-科举,多年的寒窗苦读为的就是能够一朝(zhao)得识,入朝为官。分布在全国各地的学子们从提前几个月甚至一年离乡赴京,自小便有神童美称的江南才子赵启辙自然也在其中。

  卞阳是首都大城,保有皇都的雄伟壮丽,财富之厚,人才之广,声色之美,皆集于朝廷之上。城外有护城河围绕,河宽百尺,两岸种有榆树杨柳,朱门白墙掩映于树木的翠绿之间。有四条河自城中流过,大都自西向东,其中最大者为季河。人们入城,一是走旱路,最常见的却是水路。自江南运来的食粮也全在此河上运输。城内大街通衢,每隔百码设有警卫。河道上架有雕刻的红漆木桥相通,最重要的一座桥架在皇宫前面,乃精心设计,用精工雕刻的大理石筑成。皇宫位于京城中央,南由玄德楼下面的一段石头和砖建的墙垣开始,其内的建筑则点缀着龙凤花样的浮雕,上面是用各色琉璃瓦搭成的光亮闪烁的殿顶,宫殿四周是大街,街上行人熙来攘往,官家的马车,牛车,轿子在其中穿梭不息。在卞阳,处处体现着不同于江南的富丽大气。

  赵启辙就这样站在船首,背手欣赏着这个自己将在此生存数十年的地方,心中充满了雄心壮志。虽然和许寒同为年少闻名的才子,又是同窗好友,但是两人心理完全不同,不管是原来还是现在的许寒,都是一心追求自由,只愿逃离朝堂的勾心斗角,置身于田园之乐;赵启辙却野心勃勃,希望凭一己之力做出些贡献,可以说,两人心性喜好都差距极大。可偏偏就是这么两个完全不同的人,竟成了极好的朋友。

  受白颜影响,许晓涵参加了科举,是而赵启辙此次入京,既是为许晓涵隐藏身份增加了难度,又为许晓涵夺得状元带来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

  殿试的日子到了,皇帝任老臣徐东风为主试官,另外若干饱学宿儒为判官在读书人一生这个紧要关头到来之际,大家心中都是紧张激动,患得患失。过去多年来三更灯火五更鸡的苦读力学,都是为了这一刻。

  在考试时,考生被各自关闭在斗室之中,有皇宫侍卫看守,考生试卷在交到考试官之前,还要由书记抄写一遍,防止笔迹被认出。不到考完考生都无法出考场,因而大多数人都会事先带上饭食以防饥饿。不过许晓涵没有这个顾虑,入场两个时辰便已然将题目答完,因为考前几天休养生息,是而尽管是半夜起身,他也感觉状态还不错。

  背着手出了考场,本以为会是最早的那个,没想到和一个白面书生撞上了,看模样很是俊俏。许晓涵心情不错,又急着出去和丞相讨论一下考试,无心细看,只做了个揖道了歉就迈步离开。

  “子由?哎,是子由吗?”

  许晓涵有些莫名,一回头看见赵启辙一张俊脸上满是笑意,“想不到会在这遇上你啊,怎么,不再置身田园,东篱采菊了?”

  许晓涵面部表情一如既往的淡定,内心狂乱,怎么考试也不让人舒心,这人谁啊?

  “发什么愣呢?可不许几年不见就装不认识啊,信不信我去找师父告状,哈哈。”

  嗯,这是个许寒的老朋友,话挺多,能知道许寒不喜官场说明两人关系很是亲厚。

  许晓涵面上不显,微微笑笑:“这里不适合说话,我们先出去,去我家聊怎样?”

  “这倒是,不知道伯父和大公现在身体怎样?”赵启辙一边说着一边探问,很自然的和许晓涵挨得极近,许晓涵一向不喜欢这样,微微侧了个身避了开来,又尽量挑着保险的话说。

  “身体很好。你呢,这么多年不见怎么样了?”

  “还是那样呗,我家在江南又没什么上级管着,多自在啊。倒是你,不是之前还嚷嚷着要享受田园之乐吗,怎么现在来参加考试了?”

  赵启辙笑的很促狭,明显以看许晓涵出糗为乐。

  是啊,现在我也很喜欢身处田园啊,这不老丈人不同意吗。

  许晓涵不知道咋答,干脆一句说来话长给唬咙过去了。

  正说话间,两人已经出了场,丞相府的马车已经候在门口了,两人上了车,很快便到了丞相府。

  今天是个大日子,许父许东卿难得在家,和妻子一起坐在老丞相左边,三人都候在大堂里等许晓涵归来。

  “大公,父亲母亲,我朋友来了。”许晓涵也很自在,仿佛就没拿这次殿试当回事儿,一家人也不着急,连提都不提。

  长辈们倒是都很高兴,尤其是许东卿,很亲切的询问了赵启辙父母亲的近况,看样子和赵父还是同窗好友。默默在旁边搜集了半天信息,许晓涵才知道自己这个“重逢”了好半天的老朋友叫赵启辙,字锦城,金陵人就是现在的江苏南京,自古以来的富庶之地,赵父赵行已是一方知府,是一个很有名望的人。

  赵启辙和自己算是发小也是同窗,两人都是年少便才名远扬,许寒打小就傲,觉得一般人都不能和自己做朋友,只有赵启辙够聪明,因而两人虽然性情相差很多,但是却成为了很好的朋友。不过好在两人已多年没有联系,许晓涵倒不怕被轻易看出差错。

  接下来的日子就轻松多了,只要等着成绩下来就好,多年寒窗苦读,一朝放松,这让许晓涵想起自己刚刚高考完时的日子。因为两家很熟了,赵启辙也没有再回客栈,直接就被许母安排在了距离许晓涵最近的客房,也方便两兄弟聊天游玩交流情感。

  很长时间没见着白颜了,之前备考的时候还天天来看呢,考完了倒是没影了。这让整天被白颜缠着的许晓涵感觉分外不适,他不知道白颜现在被皇上揪的多惨,也许是望女成凤,白颜从小没感受到的现代小孩必备压力,现在一股脑全给体会了一遍,那滋味,不可谓不酸爽。

  成绩出来之前,考官则被关入宫中闱场,严禁与外界有任何接触,直至试卷阅毕呈送给皇上为止。白颜身为皇上的“爱女”,自然成为了整场科举中除了皇上以外唯一一位不用被关就可以看到众考生试卷的“幸运儿”。

  在御书房里陪着自家父皇研究了好几天,又结合众大臣的建议,终于得出了一个满意的答案。这次筛选只需选出前十名即可,但是基本上前三甲是谁要提前有个数。这好几天的时间,就是用来讨论这三甲的归处。经过这次讨论,白颜终于知道皇上当年到底是怎么从被架空的花瓶开始一步步掌握实权的,就看着较真的劲儿吧,也没谁能耗过他了!

  虽然大致有个数,但是这次考试最终的赢家是谁,还需在保和殿见真章!

(二十一)好像又一次高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