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官锦衣卫
获得本书新用户3天免费读
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部分书最新付费章节不限免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再惹事端

  梦颜汐一股劲的终于跑到镇抚司后门,满脸胀红的她蹲坐在墙角大口喘气,便又时不时的抬眼望着身后的白墙青瓦,这堵墙足足有三、四米之高。她休息了片刻后,朝四处观望,镇抚司后门较偏,很少有人敢在这儿逗留,梦颜汐见无人影,便蹑手蹑脚起身一跳。

  “哎呦……邪了门了,今儿怎么连墙也翻不了?”。

  梦颜汐重重的摔在地上,起身摸着屁股,困惑的望着这堵墙。兴许是昨夜在木桶里睡了一宿,着了凉,浑身没劲的缘故。若再这样耽搁下去,秦风肯定发现自己今日迟到,她正打算准备再试试时,瞥眼瞧见角落的里有块较大的石头,二话不说便立马将石头搬了过来,踩在脚下,再次起身一跃,迅速抓住墙檐,使出浑身解数用力的向上爬去。

  “我就说嘛,连墙都翻不了,我这几年的武功是白练了”。趴在墙檐上的她像做贼似的俯瞰里面,见后院无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梦景轩,你今日又抽什么风?你竟敢翻墙,你好大的胆子”。秦风正经过后院时,见梦景轩此刻站在墙檐,便立马大声呵斥道。

  梦颜汐被冷不丁的一个声音吓得差点从墙上摔下去,一看是秦风,便故作镇静的反驳道。

  “你何时见我翻墙了?我这是在视察镇抚司可有可疑之人”。

  “你别和我耍嘴皮子,梦景轩你快下来,一会若让陆大人看见,你吃不了兜着走”。

  “哼……我好怕哟,你少拿你们陆大人说事,他算个屁,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白长那么好看的脸了”。

  此时陆辰逸正听着张县令诉说最近的新案件,束手无策只好登门拜托镇抚司找出凶手。后院较为清净,说起事来更自在一点,二人便刚从后院走进,不料却听见梦颜汐正破口大骂自己。

  梦颜汐一脸惊愕的望着陆辰逸,迅速从墙上跳了下来,走到陆辰逸面前,尴尬的挤出一丝笑。

  “梦景轩参见陆大人”。

  陆辰逸瞟了一眼他,便对着秦风冷冷说道。

  “秦风,现在交代你的事是越发不尽心了,到底是我没交代清楚,还是你压根没往心里去?”。

  “大……大人,属下立马让他消失”。

  陆辰逸说完便与张县令进了身旁的屋子。

  “消失?什么意思?”。梦颜汐瞪着眼问道。

  秦风一把揪住梦颜汐的衣领,愤怒地拽着她从后院走出。

  “你放开我,你带我去哪啊,我告诉你,我可打死不会离开这里”。梦颜汐边说边掰着秦风的手,见他无动于衷,又抬起脚使劲揣向他。

  马棚

  秦风一路拽着她来到马棚,便松开手,将她一把推在地上,没好气的说道

  “今后这儿就是你常待的地方,梦景轩你给我最好老实点,再敢如此,我让你有命来,无命回”。

  “哼……我若不老实怎样?你动我试试看,我是来这里当差的,又不是给你们打扫马棚”梦颜汐拍着身上的土,怒视道。

  秦风再次揪住她的衣领。

  “若不是皇上的旨意,陆大人才不会要你这样的废物”。秦风说完便推开梦颜汐转身离去。

  梦颜汐立马跑到秦风面前,张开双臂挡住他的去路,质问道

  “等等,你昨夜让我验尸,验尸结果我大概知道了,接下来不应该带我去找陆大人禀告吗?”。

  秦风轻笑了一声,便双手抱臂,看了一眼身旁的马棚,嘲笑道。

  “就你?哈哈……梦景轩呐梦景轩,你真拿自己当回事,那尸体我们早已验过,还等你?你配吗,那是我故意的,怎么样,够不够刺激?”。

  梦颜汐早已猜到,是他故意整自己,纯属伺机报复,但以她的性格又怎么会轻易服软呢,梦颜汐不怒反笑道。

  “这就叫刺激了?区区一具腐烂的尸体而已,只不过全身生了许多蛆虫,以及被那些虫子啃食完的眼珠,剩下的不是砍了手指便是剜了双膝,可这些对我来说不足为奇啊,但足以让我兴奋的便是那些可爱至极的虫子,白白的,软软的,它们呐一会爬入尸体嘴里,一会又从鼻息中调皮的爬出,甚是可爱啊”。

  秦风脑海中已浮想起那具尸体的画面,忽然胃里一阵作呕,便朝梦颜汐狠狠的瞪了一眼,抬起右手将她推入一旁,大步离去。

  “就这点胆量?哼……”。

  梦颜汐便向身后的台阶上一坐,两腿往前一伸,互相一搭,双手支撑着地面,朝身后的马棚望去。

  “喂……我叫梦景轩,今后我便是这里的老大,你们最好乖点,别乱拉屎,小心我抽你们”。

  马棚里共有十几匹马,放眼望去最好看的是便其中一匹白色的马,躯干壮实,四肢修长,而马鬃居然是赤色,格外显眼,一看便是平日里喂最好的干草。

  “这样其实也好,只要不回江南,让我怎样都行,在这里混日子也蛮好。”

  梦颜汐眯着眼一脸惬意的享受着阳光洒落在她脸颊上。对她来说那个家若是地狱,这里便是天堂,起码不会每日提心吊胆,留意爹爹的脸色来判定今日是否挨打受罚,或者陪爹爹出门做生意,时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生怕被人看出端倪。

  后院-厅堂

  “陆大人,这次案子不同往日,卑职实在无从下手,派去的衙役也无一幸免,同样也是挖了心肝,是活生生掏出来的,您不知道,他们死的时候面目狰狞,太惨了。

  张县令一脸的哀愁,想必是这起案子难住了他,近些天寝食难安,嘴角竟生出了几颗豆大般的水泡,眼孔布满了血丝,花白的发丝比往日更白了些,本来已到告老还乡之时,却在临走前遇到了如此棘手的案子,让他苦不堪言,现如今又闹的百姓人人惶恐。

  张县令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脸色骤变,惊恐的望着陆辰逸继续说道

  “陆大人,这个凶手会不会不是人?民间传言,每百年便会有狐仙为了修道,便开始下山四处觅食,吃人的心肝,等吃到一定数,便即可修成,难道这次凶手真是狐仙所为?”

  陆辰逸板着脸将手里的茶碗重重的摔落在桌上,茶盖顺着碗沿滑落在地,清脆的响声打破了此时紧张的氛围,吓得张县令立马起身。

  “荒谬……抓不到凶手,居然会赖在一个无稽之谈的民间传闻,你一个堂堂县令,为官也有数十载,倘若这种话是出自百姓之口,本官则会认为他们是处在一种极度恐慌中而编排出来的谣言,可这种危言耸听的话居然出自一个朝廷官员口中,一旦抓不到凶手,便拿鬼怪之事来搪塞,那么朝廷要你何用?”。

  “现在是想办法尽快捉拿凶手,你倒好,自个却乱了方寸,打退堂鼓,我看你是一世英名,今日要毁于一旦”。

  陆辰逸对张县令一顿怒斥,对待鬼怪之说,他从来不信,更别说这莫须有的传闻,真是让他又气又恼,看着身旁的张县令,已被他吓的脸色铁青,不断擦拭着额头的汗,想到他已年事已高,又着急辞官,偶尔犯糊涂也在所难免,莫不要为了最后一起案子,被皇上责罚,无法告老还乡,想到这里陆辰逸有点于心不忍,轻叹了一口气。

  “罢了,你且回去,这个案子便交予本官”。

  张县令对自己刚说出的话,深感羞愧,低着头不敢朝陆辰逸看去。

  “卑职,谢过陆大人,那……卑职告退”。张县令偻佝着背朝门口缓慢离去。

  “秦风……”。

  秦风立马从门口走了进来。

  “大人何事?”

  “去备轿子,送张县令回去”。

  “是,大人,属下这就去备轿子……”。

  陆辰逸便低下头认真的看起张县令交给他的文卷,里面详细记载了死者的性别、年龄、相貌、家境等基本资料。

  夜晚,月明星稀

  正是初夏时节,天气还未开始燥热,一到傍晚,还是有一丝凉意,若要在院中闲坐,必要搭一件单薄的披风。

  而此时的梦颜汐蹲坐在马棚前方生了一堆火,正悠闲自在的烤番薯,嘴里还哼着小曲,看上去心情极佳。

  “哎呀……真香呐……”。

  “我前面应该再到厨房拿点酒,暖暖身子,那便最好不过了……”。

  看着火不太旺盛,她便起身又向马棚里抱了一些草出来,殊不知刚才的一阵微风将火苗吹散到四处,因四处都是干草,火势迅速大了起来,等梦颜汐出来后,望着周围的熊熊烈火,大惊失色。

  “我的天呐,这……这怎么回事?”。

  见火势迅速窜到马棚,梦颜汐慌张的解开所有马绳,将它们催赶出马棚,所有马像受到惊吓似的,慌乱的朝四处跑去,梦颜汐情急之下冲出马棚,奔着水井跑去。

  “不好了,着火了,着火了……”。其中一个锦衣卫大声喊道。

  顷刻间镇抚司人仰马翻,其中一些人拿着水盆在扑火,剩余的人便追着马跑,一向威严的镇抚司今夜可是有史以来的热闹,平日里温顺的马像是着了魔一般,不听他们使唤,无论是马追人,还是人追马,总之闹的镇抚司是“兵荒马乱”。

  站在一旁的梦颜汐傻了眼,慌了神,她也不知道是该先灭火还是先追马,但是内心有一个声音告诉她,这次真的闯祸了。

  书房

  “秦风,外面什么声音,这么吵?”。陆辰逸坐在书案前整理手中的案子,慢条斯理的说道。

  “我去看看……”。

  秦风打开门的一瞬间,映入眼帘的场景让他大吃一惊,院内烟雾弥漫,他看不清到底是马在跑,还是人在跑,一片狼藉,陆辰逸也起身走到门口,还未发问,却见自己的马正疯狂的追着他人跑,陆辰逸急忙起身一跃,在空中连翻了几下,骑在马背上,迅速拉住缰绳,将马口往上一提,马儿立刻停了下来。

  “大人,你没事吧?”。秦风跑了过来。

  陆辰逸从马背上跳下后,望着院中的所有人,在他脸上看不到任何情绪,反而很是平淡。

  “这是怎么回事?”

  “回大人,马棚着火了,马也跑了出来,所有的马已被制服,唯独大人您的马我们不敢碰,生怕伤了它,才……”。

  “马棚着火?好端端的为何着火?”。

  所有人也不知是何人所为,便纷纷低下头不敢出声,此时的院中又恢复到往日的庄严。

  一旁的秦风已经联想到是谁所为,眼睛向四处扫去,定睛一看见,见她正站在角落里,可他却未指出是梦颜汐所为。至于是为什么?估计是想试试她到底是个懦弱胆小之人,还是一个敢作敢当之人。

  “是我……”。

  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打破了这异常安静的氛围,她的声音倒显得格外悦耳,陆辰逸抬眼向远处望去,见一个瘦小的身影从角落中走到自己面前,头发凌乱不堪,巴掌大的脸上被火熏的也看不清模样,只有那清澈般的眼睛盯着他看,这眼神中带着几分倔强、和自以为是。

  陆辰逸记得这个眼神,回想起与她在街上初遇时的场景,气就不打一处来。

  当时他们正押着易容成年迈老人的花间道往刑部大牢赶,而这个花间道真是狡猾至极,自以为乔装成老人的摸样,便在街上大声哭闹,故意制造官府在欺压百姓的假象,引起所有人围观,可趁机逃走。而百姓们对锦衣卫在街上抓人早已习以为常,即便看不惯,也是敢怒不敢言,生怕视为同伙一并抓去。

  可单单这时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愣头青,挡住他们的去向,义愤填膺的要为花间道伸张正义,此人正是梦颜汐,陆辰逸不想与她浪费口舌,派人便将梦颜汐推赶到一旁,可她不罢休,便与锦衣卫打成一团,这三脚猫的功夫不到几个回合后,便爬在了地上,而此时的花间道见此情景,立马解开绳子,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溜之大吉,陆辰逸等人顾不得与梦颜汐纠缠,立马掉头去抓花间道,就此二人也便种下了恩怨。

  “陆大人,今夜马棚着火是我引起的,要打要罚悉听尊便”。

  陆辰逸倪了一眼她,不屑的说道。

  “打、罚,自然不必,你离开这里便是”。

  梦颜汐一听要让她走,便立马服了软,上前抓住陆辰逸的衣角,她将内心的不满和怒气强行咽了下去,恳求的说道

  “陆大人,今夜的确是我不对,你怎么惩治我都行,我绝不会有任何怨言,就是不要让我走”。

  陆辰逸甩开她的手,拍了拍衣袖。

  “既然如此想留在这里,本官自然不会强行让你走,但要看你是否能完成本官派给你的三个任务,这三个任务算是对你的考验,若能顺利通过,你便留下,若通不过,你该知道如何做”。

  “没问题,我们击掌为证”。梦颜汐毫不犹豫的应了下来,便伸出右手等待陆辰逸与他击掌。

  陆辰逸无奈的摇了摇头,便转身离去,没走几步便停了下来,背对着说道

  “今夜不许睡觉,将这里给本官打扫干净为止,明日来书房”。陆辰逸说完继续向屋内走去。

  梦颜汐朝陆辰逸狠狠的瞪了一眼,骂骂咧咧的转过头,一看秦风正幸灾乐祸的朝自己笑。

  “梦景轩,你是不是不给自己找点事,都对不起白吃这么多年饭了?今夜你差点把镇抚司都烧了,陆大人都没有责罚你,你却还要死乞白赖的待在这儿,你说你这个脸得有多厚?”。

  梦颜汐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可曾听过大丈夫能屈能伸,我总好过某些人总是跟在人家身边添马屁,也不怕哪日娶了媳妇,一亲他的嘴,满是粪臭味,咦……想想都恶心”。

  梦颜汐说完便拿起身旁的扫帚故意将灰尘扬在秦风脸上。

  “梦景轩你就好好作吧……”。秦风气的向前走去。

  “都想欺负我,没门……”。

  书房

  “大人,今夜明明可以将梦景轩赶走,您为何又要留下他?”。秦风一脸的疑惑。

  “若让他这么轻易走,那上官云霄的良苦用心岂不白费了?再者你也刚看到我让梦景轩走,他是作何反应,倘若我说出一千条任务,他都能答应,可想而知这上官云霄交待给他的事还未办,却被赶了出来,又怎能甘心?”

  “不过也真是为难上官云霄,为了将我如何铲除,也算是煞费苦心,不惜拿自己的表弟当眼线,他无非就是就想知道我是否结党营私、收取贿赂”。

  陆辰逸说到这儿不由的邪魅一笑,这个笑是在嘲讽上官云霄的幼稚和愚蠢。

  “那就让他拭目以待”。秦风一脸自信说道。

竹夕颜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二章 再惹事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小说阅读网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