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的结局
获得本书新用户10天免费读
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部分书最新付费章节不限免

下拉阅读上一章

无名

  七月太阳如火炉一般烘烤着金陵这座历史悠扬的古都,路上的车来来往往,偶尔走过几个快步的身影

  在一个没什么人注意的小角落,空气缓缓蠕动,过了大概二三十秒,一个圆滚滚的胖子从中钻了出来

  黄昏之时,许是太阳即将落山,终于带来了一丝清风,街道上,下班回家的人也不再匆匆忙忙,感受着古城的美

  公园里人也是渐渐多了起来,溜小狗的,散步的,约会的,还有抱着小孩玩的…

  萧容鱼正在公园散步,她推着陈子佩,抱着陈子衿,和边诗诗说着

  “子佩坐车里不哭也不闹,太乖了”

  边诗诗一旁微笑点头

  “换做子衿肯定不肯了,非得抱”

  俩人说着说着,听见前边传来悠扬的歌声,

  也许还能在网上看到你的消息

  也许我唱的歌还存在你的手机

  也许我爱你埋在心底变成秘密

  …

  多少次我告诉自己

  此情可待已成追忆

  多少次我告诫自己

  不再为你流泪到一败涂地

  我和你不再联系

  希望你不要介意

  我和你断了联系

  不代表我不想你

  …

  走到哪里还是会有惦记

  而我也开始试着去忘记

  抹去我们过去的放弃的所有交集

  …

  小鱼儿默默的站在那里,静静地听着,她感觉听到这首歌,心里有什么东西翻腾起来了,撞击着她内心挂着血痕的伤口

  她一动不动的站着,诗诗站在边上,关心的看着她,但没说话

  子衿在妈妈怀里也不闹,也许是歌声实在是有什么魔力吧

  一曲罢了,子衿不安分的拱拱身子,小鱼儿才慢慢回过神来

  眼角有些血丝,是啊,因为他,我哭过多少次,多少次想和他断开联系,可他依然有办法找到自己,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是不是仗着自己喜欢他,他就一次又一次伤害自己

  本来回国后,略微平静的心情又一次开始翻滚

  诗诗看到小鱼儿情绪不稳定,赶紧上前安慰,并接过了子衿抱在怀里。

  待小鱼儿平静下来,眼眸中闪过几丝冷意,自己是不是太好欺负了…

  她推着子佩往前走,突然想看看是谁在唱歌

  草地上做了一个胖胖的青年,正抱着吉他调弦,嘴里哼着不知道什么调的歌

  “请问刚刚那首歌是你唱的吗”

  小鱼儿清了清嗓子,开口道

  “昂,对啊,歌名叫不再联系,怎么样,好听吗”

  “很好听,谢谢你”

  不再联系吗,小鱼儿看了看子衿,又看了看婴儿车里的子佩,眼里闪过些许无奈,唉,我也想不再联系,可现实就是不让我如意啊,想到这

  小鱼儿心里的委屈又如潮水般涌来

  胖青年看着眼前这位推着孩子的美得冒泡的美女,有意再表现一下,没什么非分之想留个好印象也是好的嘛

  “那个,如果你觉得好听的话,我再给你弹一曲吧”

  小鱼儿愣了一下,觉得不太好意思,

  “谢谢,不用了,我们该回去了”

  “不麻烦,既然你不点歌,我就随便唱咯”

  胖子调了调弦,低下头开始慢慢哼唱

  远方灯火闪亮着光

  你一人低头在路上

  这城市越大越让人心慌

  多向往

  多漫长

  这一路经历太多伤

  把最初笑容都淡忘

  时光让我们变得脆弱且坚强

  让我再来轻轻对你唱

  我多想能多陪你一场

  把前半生的风景对你讲

  在每个寂静的夜里

  我会想那些关于你的爱恨情长

  我也想能够把你照亮

  在你的生命中留下阳光

  陪你走过那山高水长

  陪你一起生长

  这一生在你的风景里

  我是谁

  小鱼儿没走,默默又听完了一曲,如果说,上一首歌,只是勾起了她对陈汉升的不满,以及自己的一些小心思

  那么这一曲,让小鱼儿仿佛看到了那个在自己宿舍底下堆雪人的身影,还有那个宁愿被保安抓走也要给自己放烟花的身影,甚至,那天在仓梧小区自己家里晚上他说的那一大堆情话和对自己的承诺

  还有很多,都像电影碟片一样在脑海里闪过,五年了,转眼间,已经过去五年了吗?算上高中,自己认识陈汉升已经过了八年

  他们互相陪伴一直成长,经历了风风雨雨,他对自己可以说无微不至,懵懂的她曾经认为这会是白马王子和童话公主的浪漫故事,每个夜晚都会的憧憬着他们的未来,他们的婚礼,他们的旅行

  可,沈幼楚的存在彻底让她失去了方向,自己的骄傲让她怎么能容忍陈汉升一次又一次的背叛

  她想离开,可怎么也逃不出陈汉升的五掌心,她心里真的好无奈好痛苦

  自己心里自然是有他的,难道是自己不够迷人吗,为什么非要招惹沈幼楚,小鱼儿心底迷茫,自己已经把自己所有能给的,最好的,都完完整整的交给他了

  正如最后一句歌词,在你的风景里,我是谁?

  子衿的哭闹打断了小鱼儿的胡思乱想,她轻轻抚摸着子衿的背部,一边开口哄她,只听到略微嘶哑的声音传了出来

  她下意识抹了一下眼角,早已是泪流满面

  诗诗递过来纸巾,也不知怎么开口

  想骂一下陈汉升,可想到如今子衿子佩都已经出生了,也会叫妈妈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小鱼儿

  唉,真希望陈汉升能知道小鱼儿承受了多少伤

  “小鱼儿,你…”

  “没事…就是想起来还是很难受…”

  嘶哑的声音听的诗诗心里很焦急,也很心疼

  “走吧,我们回去吧,不然梁姨该急了”

  小鱼儿看了看前方,胖青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只有草坪上被压弯的小草显示着有人来过

  “那回去吧,本来还想说声谢谢的”

  梁美娟做好了饭菜等萧容鱼和边诗诗回来,跟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老陈嘀嘀咕咕

  “这孩子怎么还不回来,天都黑了”

  “急什么啊!指不定一会儿就回来了”

  说着,防盗门“咔”的响了,梁美娟滕的一下站起来,望向大门

  “回来啦”

  小鱼儿眼睛还是红红的,抱着子衿走了进来,

  “嗯,妈”

  诗诗推着子佩的婴儿车也跟了进来

  “阿姨”

  “来来来,吃饭”

  梁美娟拉着俩人往饭桌走,看着小鱼儿红红的眼角,重重的叹了口气,拿起俩个宝宝的饭菜准备先喂宝宝吃

  “老陈拿碗去”

  看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津津有味的老陈,气不打一出来,一脚就踹了上去

  “就去就去,唉,这日子…”说着就往厨房走。

  吃完饭,梁美娟小鱼儿领着俩孩子去玩玩具,诗诗告别回家去了,老陈则去刷碗

  咔一声,门又开了,这次回来的是陈汉升

  小鱼儿本来陪着孩子玩笑眯眯的,一看到陈汉升回来,表情一下就变成冷清的样子

  陈汉升也习惯了,抱着俩个孩子玩了一会就去忙自己的了

  小鱼儿也习惯了他这幅样子,本不打算理他,突然间脑子闪过下午听到的俩首歌,心里的愤恨和不知名的情绪止不住的涌出来,像是入了魔一样

  她知道陈汉升在等她们憋不住原谅他,可是小鱼儿怎么也过不去这个坎,她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

  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等着陈汉升计谋得逞。她回到自己的房间,想了很久,心底渐渐被烦躁填满,她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她给沈幼楚打了个视频,很快就接了,视频那边,幼楚正在看资料,接了电话抿着嘴没说话就这么看着她,沉默了会,沈幼楚见小鱼儿不说话,主动发声了

  “幺儿在干哈子?”

  “妈在陪她们玩”

  之后又是一片沉默,小鱼儿沉吟了一下,开口说到

  “我想和你好好聊聊…”

  “好”

  沈幼楚也把头抬高了点

  “最好加上陈汉升”

  沈幼楚吃了一惊,有点不太确定,红着脸,问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大事…”

  “有,关于我们的,我们不能只有我和你谈,我想听听他的想法,这么拖着不是办法”

  小鱼儿平静的说到,但眼里闪动的红光,沈幼楚有点紧张,似乎想到了出国前那天咄咄逼人的小鱼儿

  “那子衿怎么办?”

  她没敢说子佩

  小鱼儿听到这里眼神柔软了起来

  “我们可以先谈一下,并不是马上要结果,而且…你也是孩子的妈妈”

  沈幼楚知道,小鱼儿并非完全接受自己,仅仅只是接受了她是孩子的妈妈,并没有接受她和陈汉升的关系

  沈幼楚讷讷的不知道说什么,

  “那就明天中午吧,我约陈汉升在金陵酒店,你也来”

  “好”沈幼楚只能答应,但她心里十分的慌张,她怕一旦出了结果,会不会有一个人要退出,即便是孩子认了妈妈,会不会有人被孤立,毕竟鱼谠好凶的

  沈幼楚自己闷在被子里胡思乱想,资料也看不下去了,翻来覆去一晚上。

  第二天中午,陈汉升兴高采烈的来到金陵饭店,小鱼儿约他出来吃饭,他还以为小鱼儿原谅他了呢,一路哼着歌

  直到打开包房的大门,他愣住了

  “艹,怎么回事,修罗场又来了??”

  他感觉一定是他打开方式不对,把门关上,再打开,里面还是俩个人静静的坐在那里

  小鱼儿平静的望着他,沈憨憨捏着衣角低着头不敢看他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他迈着视死如归的步伐,僵硬的走了进去

  “把门关了”小鱼儿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得,把后路也给截了,陈汉升看了看局势,机智的坐到沈憨憨边上,许是觉得这样让自己安心一点

  “幼楚,坐到这边来”

  小鱼儿的声音听着有些危险,沈幼楚红着脸看了一眼陈汉升,慢吞吞的就走到小鱼儿那边了

  陈汉升越看场面越不对劲,这怕不是鸿门宴,想着有什么办法哄她们开心

  “陈汉升,我们今天想和你好好谈谈,一直都是我和幼楚谈,我们今天想听听你的想法,我觉得你既然是孩子爸爸你应该负责”

  小鱼儿先声夺人,发起了第一波攻势

  陈汉升一直想法子逃跑,但是听到孩子爸爸,这几个字眼,他知道,终于还是来了

  这次逃不了了,这是最后的机会,陈汉升紧紧的握着拳头,发白的指骨可以看出他究竟用了多大力气

  “你可以说了”

  如刑场般压抑肃杀的气氛笼罩着陈汉升

  “你是不是还想逃避这个问题,看着我,陈,汉,升!”

  沈幼楚被小鱼儿的气势吓了一跳,手绞着衣服,头埋的更深了

  陈汉升也吓了一跳,赶忙抬起头,陈汉升以为会看到一双愤怒并喷着火的双眼

  他缓缓抬起头,俩双眼睛对上,他愣住了,那是一对什么样的眼眸呢,失望,心酸,痛苦,悔恨

  小鱼儿眼睛里以前是有光的

  小鱼儿张着通红的眼睛就这么盯着陈汉升,她在控制自己眼泪不要掉下来

  陈汉升的心像是被一只手狠狠的揪了起来,心跳开始极速加快,他看了一眼小鱼儿,又看了一眼沈憨憨,这时沈憨憨也悄悄抬头,桃花眼里倒影的只有陈汉升一人

  他叹了一口气,无力的靠在椅子上,知道今天必须做出选择了

  但他还在思考着所谓的俩全之策

  见他这幅依旧犹犹豫豫的样子,小鱼儿实在忍不住了,失望透顶,眼泪不要钱的往外流,抄起眼前的盘子就丢了过去

  “好,你不说话,再见”

  像这样三个人在一起正正经经谈,还真没有过,陈汉升根本没有经验

  时间也来不及他想什么狗屁俩全之策了,破罐子破摔算了,既然他们要听,索性敞开了说。

  陈汉升猛的站起来,“我说!”

  小鱼儿停住往外走的脚步,背对着陈汉升

  “好,你说我听着”

  心里补了一句,再不说,我以后真的也不想听了

  但她没说出来。

  陈汉升推开凳子,来到小鱼儿身边,牵过小鱼儿的手,拉着她重新坐下,小鱼儿并没有反抗,坐在了他的左侧,沈幼楚则在他的右侧,怂怂的看着小鱼儿

  想来一顿脾气让她有点怕了,陈汉升又牵起幼楚得手把她们俩的手放在桌子上,用自己的手从上面用力摁着

  幼楚象征性的抽了俩下就放弃了,小鱼儿则是用力的想抽出自己的手,奈何陈汉升得力气哪里是她能抗衡的

  她冷声到,“这就是你的选择是吗,放开我”

  陈汉升一脸认真的看着她

  “绝不,这一辈子,我不会放开你们俩个”,小鱼儿眼神有些晃动,但并没有停下动作

  “不放是吧”

  “是…的”

  一巴掌印在陈汉升的脸上

  话还没说话,捂着头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小鱼儿

  “让我走!我恨你,陈汉升”她红着眼眶,表情歇斯底里

  陈汉升还是固执的拉住了她,微微摇了摇头,坚定的目光让小鱼儿直接失去了理智

  她奋力挣扎着!左手边好像碰到了什么拿的顺手的物件,随手一抄

  嘭

  陈汉升直接傻眼了,呆滞的看向小鱼儿

  小鱼儿这会手上还拿着半截花瓶,都是餐桌上装饰用的小玩意,这时她已经把右手抽出来了

  陈汉升看着地上的碎屑,整个人都失去了语言组织能力

  小鱼儿竟然拿花瓶砸了我,他懵逼的时候,沈幼楚吓得站了起来,有些不知所措,不过还是马上反应过来,拿起餐桌上的餐巾帮陈汉升擦头,看有没有出血

  小鱼儿也是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做出了这种事,看着陈汉升捂着头的样子,她也是十分心疼

  不过想到他开始犹犹豫豫的样子,还有沈幼楚这个傻子还在帮他检查伤口,她心口突然有点痛,也有点累了

  她觉得自己已经不需要呆在这里了,她只想回家带上女儿去美国

  大不了以后长大让女儿回来看妹妹就好,她现在只想远离这里,不再联系

  她看了陈汉升最后一眼,像是要把他看透一样,心里道了一声,对不起,扭头就走

  刚走俩步,手又被拖住了,只听背后来声“别走,只要你不走,我让你打”

  萧容鱼没有回头,生硬的回到“没什么好说的”

  又想走,但手被死死的拖住了

  就这么僵持不下的时候,不一会,听到后面沈幼楚,惊呼了一声

  “不要”

  接着就是“啪”的一声脆响

  萧容鱼大概是猜到了什么,猛的一回头,陈汉升手上也拿着半截花瓶,不同的是,他的瓶子上有血!

  萧容鱼顿时心里慌了,别看她刚才也砸了陈汉升一头,但她才多大点力啊,和陈汉升自己砸能一样么

  虽然心里很生气,可是看着他血滴滴答答的从头上往下流,心疼盖过了所有情绪,冲过去抱着他的头,带着哭腔

  “你要干嘛啊”

  颤抖的拿着餐巾去给他擦血

  沈幼楚也是紧张的准备打120

  陈汉升拦住了她

  “不用打,这是我欠你们的,我没事”

  “都流血了还没事,先去医院”

  小鱼儿心都已经乱了,别的早已顾不上了,心里只想着陈汉升

  他没事吧,他没事的,肯定没事的

  沈幼楚也是急得眼泪在眼眶打转

  “小陈,我们去医院吧”

  陈汉升拿过一块新的餐巾,捂在头上,看向小鱼儿

  温柔的说道“这回不跑了吧”

  小鱼儿根本没想到他还有心情开玩笑

  “不跑了,我们先去医院”

  陈汉升坐直了身体

  “不跑了就坐,我想和你们说点话”

  小鱼儿根本不敢坐下,看着餐巾上渗出猩红的血液,深深的刺激着她的心脏

  沈幼楚紧紧的抓住陈汉升的另一只手

  “我没事,一点小伤而已,听我说!”

  看着不断抽噎的小鱼儿和沈憨憨,陈汉升不由加重了语气

  “好,等会我们说完就去医院”

  俩个泪人只能嗯一声,坐好等陈汉升说话

  “老子终于有一家之主的样子了啊,去医院这血止住了你们还能这么好说话?不把握机会我就不是陈汉升”

  这吊人贱贱的想到,“从哪里开始说起呢,”陈汉升停顿了一下

  俩人泪眼婆娑得望着他

  “我知道是我混蛋,既然都到了这个地步,我也就干脆坦白了”

  陈汉升又停顿了片刻“我啊,和你们并不是第一次见面了,大概是在上辈子”

  “啊?”俩声惊呼传来

  “嗯,是的,你们没听错,请不要打断我,听我说完,这是个很长的故事

  那个时候啊,我什么都不懂,不懂珍惜,不懂爱,那个时候我和小鱼儿表白,我被拒绝了,我心里很难受

  觉得,爱情也就那样,考上大学后,我天天都在想着赚钱,想着怎么去充实自己,也是心里想着能配得上你吧”

  小鱼儿和沈幼楚听的一头雾水,但她们还记得,陈汉升叫她们不要打断他

  “大学期间我没有去找过你,也许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你,我那时不知道高中你对我的感情,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觉得工作才是我的全部,只有工作才能让我暂时忘记这些

  大学毕业会上,我见到了幼楚,她大学四年默默无闻,直到毕业典礼,她换了一身衣裳,惊艳了所有人,也在我心里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小鱼儿不由望向沈幼楚,沈幼楚自己也清楚,如果不是陈汉升,她可能的确会默默无闻

  看了一眼俩人,陈汉升继续说到

  “毕业后,我自己选择创业,经过了社会的摸爬滚打,我成立了自己的小公司,赚了点小钱,经过几年的努力,我已经有了自己的一份基业,可我依然是单身,不是没找过,不是没合适的,只是,没有那俩道身影罢了”

  小鱼儿和沈幼楚都屏住了呼吸,静静的听他说下去

  “我业有所成,信心满满,决定去找你们…可是生活和我开了个玩笑,幼楚因为过度的压力…”陈汉升声音越说越低沉

  沈幼楚不禁想起了自己的检查单,默不作声…

  萧容鱼看了一眼沈幼楚,有点心疼这个姑娘,不由走过去牵起了她的手

  陈汉升不禁看向窗外,园里的花都开花了,到处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一朵朵娇艳无比,甚是漂亮

  转头望向屋内的俩可人儿

  低沉的继续说“小鱼儿去了国外,音信全无,据说也没结婚…我就觉得这世界大概是没有真爱的,只有渣男才能长存”

  小鱼儿也沉默了,大家都没说话

  陈汉升皱起的眉头缓缓舒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听天由命吧

  点起了一根烟,吧嗒吧嗒的抽着,就这样沉默了一会,似乎在酝酿些什么

  他再次开口了,他深情的看着俩个这辈子都要守护的人,他居然有些哽咽

  “我陈汉升这辈子,虽然是个渣男,但是我也有想爱的人,我不能等着与小鱼儿错过,也不能看着幼楚你…”

  一个是我的白月光,一个是我的宝藏女孩

  我可一个都不想放弃!

  “好了别说了”

  小鱼儿用手捂住了陈汉升的嘴,可她颤抖的手表达了内心的慌乱

  如果一切都是重新来过,自己会勇敢和陈汉升告白吗,估计不会,等待自己的,会不会也是一样的结局

  她似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一旁的沈幼楚已经把自己埋进了陈汉升的胸膛,肩膀一耸一耸的,平时有人在边上的时候她肯定不会这样的,现在估计是受到了太多的惊吓

  她很难想象这辈子,没有陈汉升,自己会怎么样

  也很难想象,这辈子没有了陈汉升,自己会怎样

  她只想抱紧陈汉升,就这样一直抱着他就好

  她的心很小,只装得下陈汉升了

  陈汉升也紧紧的抱着这个傻憨憨,随手把小鱼儿也拉了过来一起搂着,头上的血已经慢慢止住了

  他俩只手,一手一个,紧紧的抱着她们俩,把头靠着她们,轻声而又坚定的说到

  “我这辈子,不会放弃你们任何一个,你们都会是我的新娘”

  只有沈幼楚小小声,嗯,了一声

  小鱼儿并没有吱声,陈汉升有点急了,连忙说到

  “以后我改邪归正,都说海王都能上岸,我回头是岸,好不好,我,我以后再也不浪了,我和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一刀俩断!我的身体都是俩位夫人的…”

  “嗯?”小鱼儿幽怨的声音从胸口处传来,接着就是一阵刺痛,胸口挨了一记撕咬,她根本不管就是用力的咬,哪怕隔这衣服都让陈汉升痛的龇牙咧嘴

  这是真咬啊,仿佛要把这些年的郁闷,难过,生气全部发泄完,陈汉升不仅没动,还十分抱歉的抚摸小鱼儿的头

  拿出口袋中的皮筋,帮小鱼儿扎起了头发,好像被咬的不是自己一样

  陈汉升知道,小鱼儿咬的越狠,就越证明她愿意走出那一步,原谅自己了,高兴还来不及呢

  “哦哦,当然还有心,但不是全部”

  小鱼儿咬的力气更大了!

  “嘶,我还得把心分给女儿啊”

  小陈同学皮了一下

  小鱼儿也许是听到这句话,又或许是嘴上传来的血腥味,总之她松口了

  陈汉升看着衣服上穿了几个小孔,里面的血滋滋的流了出来,他已经淡然了,头都留了这么多血,别地方,无所谓了,多也不在乎这一点。

  “陈汉升!”小鱼儿抬起头,一根马尾辫在身后一甩一甩的,似乎有些歪?

  “在,老婆吩咐”陈汉升这叼毛打蛇随棍上,小鱼儿并不想在意这些细节,只是盯着他的眼睛,想要看到他所有的真诚

  “你今天说的话是真的?”

  “天地可鉴”

  “如,如果你以后可以把心思全部放在我们和宝宝上,我…可以试试”

  天呐,她说什么,我们???陈汉升,听到这个词,他脑子里就啥也不剩了

  这还能说谁,一旁幼楚,不敢说话,红着脸把头埋进陈汉升胸膛,做一只不会说话的鸵鸟,反正,汉升说什么就是什么。

  见陈汉升不回话,小鱼儿推了他一下,陈叼毛总算是回神了

  “是是是,老婆教育的极是,我发誓我今天以后只把心思放在你们!和宝宝身上,绝不出去浪了”

  他把们特地咬重说到,小鱼儿听到了想要的答案,一时间情难自已,这辈子算是栽了

  爱上了,就是爱上了,就算心早已被伤害得千疮百孔不再完整,可还是爱着。因为,爱他已成了我唯一的使命

  这是他的男人,是孩子的爸爸,虽然今天结果和预想的不太一样,但她也决定试试了

  往后余生,没有他陈汉升,难道就真是她想要的吗,既然如此,那也就干脆大大方方的

  “吻我”

  说罢闭上了眼睛

  看着小鱼儿精致的脸庞,还有红肿的眼眶

  陈叼毛哪里会放弃这种好机会,一把就吻了下去,看着脸颊酡红的小鱼儿,心里的火也是越烧越旺,手不由自主的往下滑动

  沈幼楚,呆呆的看着这对狗男女,心里涌现出来一万匹草泥马崩腾而过,但性格软糯的她并没有说出来,露出一直眼睛飘来飘去,整个脸还是埋在某人胸口

  不是说她不羡慕,但她也明白,这件事的结果好像不是她想的那样,没有人要走,也没有人被孤立,她可以一直在陈汉升身边,并且不用躲躲藏藏

  还有,她未来也可以是陈汉升的老婆,想到这,她甚至有点开心,她甚至有点想笑

  就不知道是大老婆还是小老婆,小鱼儿那么凶,还是让她当大老婆吧

  天知道沈幼楚心里内心戏这么多,陈汉升知道怕是会笑出声。

  五分钟过后,陈汉升才依依不舍的抬头,起身就看见一双躲避的桃花眼,那么的迷人,嘿嘿一笑,也不能厚此薄彼啊

  轻轻勾着沈憨憨的下巴就亲了过去,憨憨不敢反抗,只能任由他摆弄。

  刚抬起头一脸温柔的小鱼儿,就看到这一幕,眼神跳动了一下,但很快就被掩埋

  她心里在不断告诉自己,这是妹妹的妈妈,这是小陈回来要守护的另一个她,慢慢的,她表情也归于平静

  她不知道自己内心为什么没有了波澜,是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么,尽管看到这种镜头还是非常羞怯的,她微微皱着眉头红着脸默默看着

  三分钟过去了,沈幼楚都有点喘不过气来,轻轻推了一下某个叼毛

  意识到自己过分了,也是赶紧松开了沈幼楚,起身后的沈幼楚不敢看陈汉升和萧容鱼,低着头假装没事快速的把地面碎屑和餐巾收拾丢进了垃圾桶,只有红到发烫的耳朵出卖了她

  萧容鱼是笑非笑的陈汉升

  陈汉升突然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

  感情老子刚刚和她们俩个都亲了?老子享齐人之福了?

  卧槽,欧耶,感谢上帝妈的法克!我顶内个肺,棒棒棒!

  回到现实,看到小鱼儿这副表情,他知道,一切还是有点早,这只是气氛烘托起来的一场意外,不过这有什么,气氛嘛,意外嘛,安排一下不就有了。

  不过他还是小心翼翼的和小鱼儿说到“那个,刚刚有点…情不自禁,以后不会了”

  心想,以后我恨不得天天这样,不过他也要尊重一下小鱼儿,毕竟她能做出这个决定,能想象肯定下了很多决心,也付出了很多,他也不想让小鱼儿失望

  他也是在今天吐露心声的时候才想明白到,渣男只是爽歪歪,但他已经有女儿了,俩个宝贝也好不容易和好了,自己可不能犯贱了

  学学王梓博那个憨货好了,毕竟自己家里俩个如花似玉的大仙女,跑了可真打着灯笼都找不着了。

  他深情望向小鱼儿,小鱼儿心里有些甜蜜,她痴痴的凝视着陈汉升

  感觉他身上似乎少了点什么,又好像感觉多出了点什么

  她没问,但她感觉,这样的小陈,更值得自己去托付

  她脸上露出笑容,像是把不安,疲惫和茫然都驱散了

  “好了,去医院吧”

  小鱼儿说完抱住了陈汉升的左胳膊,沈憨憨适时跑过来抱住了他的右胳膊,就这样一左一右的缓步走向医院

  问为啥不开车,陈汉升想大声回答,老子愿意这样走一辈子…

  (只为心安,不喜勿喷,谢大哥们)

凉茶会茶凉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无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小说阅读网联合QQ阅读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10天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10天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