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已下架,该章未解锁

通过 作品目录 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一觉醒来,我被虎鲸暴打!

一觉醒来,我被虎鲸暴打!

杀葱恶犬受害者

玄幻言情/异族恋情

47.46万字|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4-05-28 23:24:01

一觉醒来,我被虎鲸暴打!
小语种研究生郁圆在观看虎鲸表演的时候,被伤痕累累的虎鲸拖下水池溺亡,一觉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变成了一头虎鲸。
生死存亡之际被另一头虎鲸救下,贪生怕死的郁圆当即决定赖上他,奈何这位鱼哥冷漠傲娇又嘴毒,看起来十分不好靠近,郁圆只能厚着脸皮一点一点试探他的底线。
没想到这位高冷的鱼哥实际上是恋爱脑,知道真相的郁圆后悔莫及,却已经没有发挥的余地,鱼哥紧紧跟在她身后甩都甩不掉。
前期的鱼哥:像你那么丢脸的虎鲸,我才不会管你。
后期的鱼哥:我给你抓了鳐鱼,只要你不跟我生气了,我就给你吃……
郁圆:你说什么?!
鱼哥:尊敬的鲸群首领,我特意去抓了鳐鱼,请您赏脸品尝?
说着他讨好蹭了蹭郁圆,别扭的撒娇:
“你理理我,圆圆。”

第一章 变成了虎鲸

  郁圆浑浑噩噩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湛蓝,一条只有拇指大五颜六色的鱼从她眼前慢悠悠的游了过去,带起一串小小的细密的水泡。

  这是哪?怎么到处都是水,自己刚刚不是被海洋馆的虎鲸拖到了水下吗?

  难道是在做梦?不,不对。

  身体因为碰撞而产生的剧烈疼痛,和胸口的窒息溺毙感仿佛依旧存在,不停的诉说着她昏迷之前所经历的事情都是真实的。

  所以她还活着?

  郁圆眼珠子晃了晃,大脑还在迟钝的思考着这是哪儿,在扭头的一瞬间,瞬间吓得三魂没了七魄!

  鲨……鲨鱼!!

  只见离她十五米左右的地方,一条体型庞大的大白鲨正摆动着身体朝她迅速的冲了过来!!

  满口的尖牙利齿在她的眼睛里无限放大!

  原本迷茫的大脑瞬间就清醒了,郁圆想也没想的转身就想跑,然而却惊讶的发现自己没有腿了!

  取而代之的是两片宽大的黑而厚的鱼鳍!

  这是什么东西,她变成鱼了?!

  眼看着鲨鱼离她越来越近,郁圆顾不得其他,费力的扭动着身子朝相反的方向“爬”过去。

  一阵挣扎之后,郁圆终于能够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向前游动,然而这种速度对于她身后的鲨鱼来说可以算是可有可无,对方眨眼间便冲到了她眼前!

  轻而易举被抓住的郁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张着血盆大口,狠狠一口咬在了她肚子上!

  皮肤被撕扯的疼痛让郁圆的眼泪夺眶而出,疯狂的扭动着身子想挣脱,反而还帮对方从自己身上撕下一块肉!

  趁对方把肉吞进嘴里的空隙,郁圆只能强忍着疼痛继续扭动的身子随便找了个方向,闷头直冲。

  然后不出意外又被身后追过来的大白鲨狠狠咬住!

  皮肉很快被撕扯出巨大的伤口,郁圆已经疼的动弹不得,只能无力的躺平,绝望的看着对方将自己开膛破肚。

  就在这时,旁边突然冲出一道巨大的黑影,朝着郁圆和大白鲨狠狠地撞了过来!

  一阵剧烈的冲击,郁圆五脏六腑都要被撞的移位了!

  这又是什么东西,其他的鲨鱼?!

  郁圆绝望的泪流满面,下一秒却发现刚刚还在疯狂撕咬她的大白鲨已经翻着肚皮在她旁边用力扭动着身体想要翻身!

  紧接着刚刚冲出来的黑影一刻不停的冲了过来,一口咬住了大白鲨的尾巴,让其没有办法翻转过身体!

  郁圆这才得以看清这道巨大黑影的庐山真面目——

  一头黑白相间,身形庞大的虎鲸!

  在他嘴里的大白鲨还在挣扎着想咬他,却被他咬住身体猛烈的甩动,然后紧紧压住!

  郁圆僵着身体看着眼前的一切,一动都不敢动,生怕惊动了这头虎鲸,然后死于非命。

  这头虎鲸明显比大白鲨还要大了许多,游动速度也比大白鲨快了不止一点。

  可她连大白鲨都跑不过,面对这头虎鲸就更没可能逃跑了。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一系列的变故让郁圆大脑乱成了一片乱麻,根本没办法冷静思考,最后不受控制的响起以前看动物世界时,电视里教的:

  “遇见野生动物但没办法逃跑的情况下,可以选择装死,一些野生动物并不吃腐肉……”

  对了,装死!

  她那个便宜弟弟是海洋动物狂热粉丝,每天准时坐在电视机面前观看“动物科普频道”。

  说起来,要不是因为陪着他去海洋公园玩儿,她也不会沦落到被大白鲨追着咬。

  当时那小孩儿硬要去看虎鲸表演,轮到和虎鲸互动的时候突然扯住了饲养员衣服,指着水池里的虎鲸说“它的背鳍是弯的,它们不开心,它们的家不在这里!!”

  郁圆还真的下意识去看了一眼虎鲸白斑下面的眼睛,瞬间被里面充斥着的各种情绪震在了原地!

  她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深,那只眼睛里充斥着麻木,痛苦,和绝望,然后恍惚之间她只听到一声嘶哑的呐喊:

  “我要回家!!”

  下一秒就被虎鲸拖到了水池里,最后窒息昏迷。

  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在海里了。

  强行压下心里复杂苦涩的情绪,郁圆学着鱼缸里的鱼翻肚皮的样子,身体一转,白白的肚皮朝上,头一仰,彻底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