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已下架,该章未解锁

通过 作品目录 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侯府第一夫人

侯府第一夫人

梦诗怜月

短篇/人物传记

43.72万字|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4-02-14 00:30:07

侯府第一夫人
不负国家,不负天下,唯独负了卿,英雄也有难过处,怎奈天下没有完美之事,多少有点遗憾,才会显得这一生完美,

公务繁忙不知年月

  “你总是这么繁忙,就不能陪陪我吗?”女子把一杯茶轻轻的放在桌上,娇声抱怨道,男子斜眸宠溺的看了一眼,轻轻一笑,忙放下手中笔,刚要去握还停留在茶杯上的小手,女子轻巧的一转身便坐在了男子的书桌对面。

  男子笑着端起茶水,轻轻抿了一口,温和的笑道“思璇,这么晚了难为你还想着我,甚是辛苦,只是以后这端茶送水的事吩咐下人做便是,何劳你亲自受累,莫要累坏了身子,我会心疼”。

  “如此说来是我做错了,我便做的不如下人们服侍的好了,那我走就是”女子原本俏皮的脸失去了顽皮,明显有些生气,一听男子的话便起身要走。

  “璇儿,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男子忙放下杯子解释道,并拉回了女子。

  “那你说这话是何意?你成日里公务繁忙,一天也不见个影儿,我为见你一面,不顾女子的羞耻,大半夜到你书房送茶水给你,反倒是招来你的嫌弃。”

  “璇儿,我不是嫌弃你,我是怕你受累,我不想让你受一点点委屈,我还有很多公文要看,这三更半夜的,你一定很困了吧,我送你回去可好?”男子温和的说道。

  “敖珏,我们住同一个屋檐下,但是你我有多少时日不曾见面了,你可记得?”女子一脸认真的问道,语气略有些许隐忍的委屈。

  “这……”男子想了想,却说不上一个具体的数字,的确,他每天回府都是深夜,早上一起来就出去公干,朝政的事情忙起来便什么也不顾了,想到这儿,敖珏心中不免泛起深深的愧疚。

  “想不起来了吧……”

  “对不起,璇儿,是我的错……等我忙过这阵,一定好好的补偿你,你得理解我,我有我的责任,我是皇帝亲封的靖国候,国家需要我,我必须义不容辞,等我忙过这一阵,我们就成亲好不好“敖珏说温和的道,他知道他亏欠凌思璇太多了,也是因为自己迟迟没有给她一个名分,才让她如此敏感多疑,他对她的感情是坚不可摧的,但是也需要一纸婚书的巩固才行。

  “前几日将军府捎来书信,因兄长要出一趟远门,嫂嫂有孕在身,兄长想让我帮着到府中打理几天,顺便陪陪嫂嫂,明日我便去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自己多保重”凌思璇没有接敖珏的话,岔开了话题小声说道。

  “如此便好,正好可以向蕊姑娘请教些生养经验,你们是女子,说是话来也方便一些,将来我们成亲了,你便为我生一个与倾城一般可爱的孩子可好”敖珏故作轻松,换一种语气逗着凌思璇。

  多年前,他若是逗她,她定会嘻嘻哈哈的笑个不停,他很怀念那个灿烂的笑脸,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了,他想让凌思璇笑一笑,可是凌思璇嘴角那淡淡的一抹笑容有点像是刻意而为,这让敖珏心里有些失望,又有些难过,难道他的璇儿是真的变了吗?

  “你继续忙你的,我走了”凌思璇淡淡的说完转身就走。

  “慢着璇儿,外面更深露重的,小心着凉,我送你回去……”

  敖珏拿起自己挂在一边的披风,走到凌思璇跟前,轻轻的披在她身上,系好了肩带,便随着凌思璇走出了书房。

  深夜的风着实有些凉,偌大的靖国候府静悄悄的,月光拉长着二人的身影,二人谁也不说话,凌思璇侧脸偷偷的看了看这个与自己相识多年熟悉又陌生的男子,她的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味道,初见他时,他是一个意气风发的王爷,后来才知道,他在疆场上的劲敌居然是自己的亲哥哥,他要争夺的江山也是自己的哥哥所守护的东西。

  就在他四面楚歌,准备放手一搏的时候,他的国主已经俯首臣称归降西夏,他本想以死谢罪,后来也是因为自己的突然出现,他保全了性命,自此天下统一。

  如今他被封为靖国候,为国为民,他都尽心尽力,忙的不可开交。责任似乎比以前更重了。

  本以为天下统一,他与自己的哥哥共同辅助唯一的那个皇帝,他就会像哥哥一样,会全心全意的去爱一个人,可是,他跟哥哥不一样,他的心里,朝廷政务永远会放在第一位。

  “到了”温和的声音响起,凌思璇略感到一丝失望,好不容易相见,敖珏却是一句知心的话也没有说。

  “璇儿,不然我陪你进去,等你睡着以后我再回去”敖珏见凌思璇不肯离去便小声提醒道。

  凌思璇还在想着事情,听见敖珏说了一句到打趣的话,忙收回了思绪,脸一红,匆匆的跑进屋了。

  敖珏看着凌思璇的身影心里莫名的温暖,也很心安,在她屋外停留一阵便回书房继续忙碌了,心里美滋滋的,因为他看到凌思璇一直在偷偷的看自己,她还是像几年前一样,对自己一脸的崇拜,看见自己便满心欢喜,而自己对她,又何尝不是呢。

  七年之前,南炎境内,风铃园。

  “王爷,你生的如此好看,当真是没有王妃,你不会是骗我的吧……”小姑娘双手托腮,仰着头开心的问道,她的眉眼传递着浓浓的仰慕之意。

  男子收回了望着远方的目光,稍微俯下那高贵的不可一世的头,看了看眼前这个眼神清澈,无限灵动的小姑娘,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抬手轻轻的抚上她可爱的小脑袋,用他那富有磁性又温和的声音温柔的说道:“怎么会骗你呢,本王只有一个你,你便是本王的王妃,你可愿意”。

  “我……我自然愿意……”小姑娘脱口而出,语气很重却又有些羞涩,有些放不开,说完便红了脸。

  “如此便好…”男子满意说着话,轻轻的点了一下她的鼻子,她就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

  “本王可否能抱抱你”

  “王爷……”小姑娘有些紧张的不知所措。

  “别说话……”男子小声说道,打断了小姑娘的紧张。

  小姑娘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吓的连话也不会说了,她被倾慕的男子拥在怀里,这种感觉是惊喜还是幸福,她也说不清,只是感觉他的怀抱很温暖,也很安全,很踏实,少女懵懂的心砰砰直跳,感觉像做梦一样。

  “思璇,拥抱你的感觉很紧张……我喜欢就这样与你谈天说地,享受这美好的田园风光,可我也许再也没有这机会了,我对你的爱是纯洁而温馨的,可你毕竟是个小女孩,我不希望你身处险地,不想让你感受到硝烟的残酷”男子温柔的说着,语气满是怜惜。

  “王爷,为何要说这样的话,我既然是你的王妃,便是刀山火海我也拼了……”小姑娘小声问道,她天真的想法如何会提前预知战争的残酷,只是率直的性子不喜欢躲躲藏藏,扭扭捏捏罢了。

  “叫我的名字可好……”

  “敖……敖珏……”小姑娘小声唤道。

  “璇儿……以后便这般唤我……”敖珏松开凌思璇,温和的说道。

  “嗯……好……”凌思璇笑着点点头说道。

  “等你长大了,我便送你一件大礼……”

  “我已经长大了……”

  “你在眼里还只是一个孩子……我等你长大”敖珏歪着脑袋,一脸笑意的说道。

  “我能求你一件事吗”凌思璇问道。

  “只要你求我的,莫说一件,便是十件百件,本王都答应你”敖珏温柔的说道,他活了二十五年,从未遇见过像凌思璇这般的女子,纵然皇室贵族女子数不胜数,但像凌思璇这般清澈单纯的女子还是第一次见,遇见她的那一刻,他便心生怜爱,心跳加速,直觉告诉这叫一见钟情。

  “你既不能为我留下,那你能否带着我,我与哥哥走散,已经无处可去”凌思璇小声说道。

  “你还小,本王不能带你走,等你长大了,本王便娶你做王妃,一辈子陪着你”

  “那我二十岁的时候,你会娶我吗?”

  “璇儿,我暂时还不能给你承诺,再过三日,我便不再是王爷”

  “那你是什么呢”

  “我是一个不能有情的人,是一个背负使命的将军,他日我若不再是将军,定娶你为妻”

  “你是我的将军……”凌思璇开心的道。

  “小丫头……”敖珏陷入沉思,他非常迷恋眼前这个单纯的小姑娘。

  “王爷,前方传来消息,大军集结完毕,请王爷速去点兵”敖珏的属下突然跑进来禀报。

  “那么大声要作甚?你吓着本王的王妃了,你可知罪”敖珏语气不悦的说道。

  “王爷,快马已经备好,卑职已经等待一天了……在耽误下去恐怕……还望王爷三思”那人语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啰嗦什么?还不快下去,吩咐下去,三日后出发,这三日莫要来烦我”敖珏威严的说道,语气不容拒绝

  “这……”那人有些为难,想说什么又不敢再说。

  “这是军令……”敖珏加重了语气。

  “卑职明白……”

  那人不敢多言,只好退下,又将准备好的行李放回去,本来已经准备出发的,这下,王爷又被绊住了,唉,红颜祸水……

  “王爷,可是要走了……”凌思璇小声问道。

  “这三日我还是王爷,我会陪着你,我的王妃”敖珏换了轻松的语气,用手轻轻划过她的脸蛋,这一个动作温暖又温情。

  “嘻嘻……”凌思璇开心的笑了,心里也放松了不少,若是因为她让敖珏误了大事,心里还挺过意不去。如今看他说的那般轻松,自己心里也便不会有所顾忌了。

  “璇儿,我所能给你的承诺仅仅只有三天,答应我,三天后把我忘掉好吗?”敖珏依旧笑吟吟的说着,但是他的心里却沉重的快窒息了,尽管他很想用一生去爱眼前这个小姑娘,但他是个不能有情之人,必须当机立断。

  “为什么……我为何要忘记你”凌思璇变了脸色,有些伤感的问道。

  “因为我是个将军,作为统帅,我必须心无旁骛,才能用尽全力,我不能有情,更不能动情……”敖珏坚定的说道。

  “可是……我是你的王妃,对我也不能有情吗”凌思璇急切的说道。

  “我喜欢你,愿意让你做我的王妃,可那不是情,我不会对任何人动情,也包括你”敖珏继续温和的说道,语气没有任何的变化,听不出一丝波澜。

  “好……我答应你……”凌思璇看了看敖珏认真的眼神,答应了他。

  “乖,这才是本王的好王妃……”敖珏笑道。

  “嘻嘻……”凌思璇苦笑,脸上的笑容很牵强,虽是答应了,可是心却有些难过,她静静的坐在一旁。

  “璇儿,你说你来找你的哥哥,那你可将你哥哥的外貌特征告诉我,也许我能帮到你”敖珏换了个口气说道。

  凌思璇没有听见,只是坐在一边,神色黯然,目光看着一个地方,心里想着别的事,心思根本不在敖珏说的这件事上。

  “璇儿……”敖珏唤了一声,

  “哦……什么事啊”凌思璇有些慌乱的问道。

  “我说你的兄长……”敖珏一句话还未说完,又看到凌思璇目光无神,心不在焉的样子,他也无法再说下去了。

  怔了怔又道:“璇儿,你看上去有心事,可否告诉我,我会满足你的一切愿望”。

  “没……没什么……”凌思璇忙道道。

  “但凡你心中所求,我定会为你办到,在这三天里,我还是一个王爷”敖珏温和的说道。

  “我……我……”凌思璇有些说不出口。

  “你怎么了?”

  “我在想三天以后,我该如何忘记你……”凌思璇说着话鼻子一酸,眼泪都流出来了。

  “璇儿……你怎么哭了……”敖珏有些心疼,忙替她擦拭眼泪。

  “没什么……”凌思璇往后一躲。

  敖珏克制住心中的怜惜,收起他的温情,换了一种口气说道:“似你这般爱哭,又如何能让我安心,怕是连三日的王妃都做不好,不如就此别过,省的你哭哭啼啼”

  “我不哭,你不要走,说好三日便是三日……”凌思璇压抑着心中的难过,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还有她眼中的泪花,敖珏看一眼心疼一下,他怕自己克制不住会又一时忘情替她擦拭眼泪。

  “如此便好,我去给你做饭,你在这儿等我就好”敖珏说道。

  “好……我答应你就是了”

  敖珏点点头,嗯了一声便去准备饭了,凌思璇一个人坐在那里,压抑的情绪终于还是控制不住,敖珏走后,她又在哪里啜泣,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

  躲在暗处的敖珏看到凌思璇这样,心里隐隐作痛,难道是自己动情的缘故吗?不……便是再喜欢也不能动情,让她哭吧……长痛不如短痛,难过一阵子,总好过一辈子。

  敖珏不敢不敢再看,忙去了别处。

  过了好久,久到凌思璇觉得敖珏不会再出现了,她刚要准备离开,敖珏进来了,端着一碗面条。

  “天都黑了,你要做什么去”敖珏问道。

  “我……我去找你”凌思璇小声回答道。

  “我为你做了一碗素面,你且吃了它”敖珏一手端着碗,一手牵过凌思璇的小手,带她到原来的地方坐下。

  “吃吧”敖珏将面条放在凌思璇面前,把筷子递给了她,自己安静的坐在一边。

  凌思璇没有说话,拿起筷子夹了一根放进嘴里,口感很好,味道很香,让人很有食欲,她慢慢咀嚼,细细品味,动作很慢,一根面条吃了很久。

  “味道不好吃吗,实属本王手笨,不知如何才能做出璇儿爱吃的口味,若是不爱吃,便放着不吃,本王再去做别的”敖珏看着细嚼慢咽的凌思璇轻声问道。

  “怎么会呢,王爷心灵手巧,做出的面条自然也是极好,只是做这碗面条,辛苦王爷良久,璇儿自然也需得好好品味才不负了王爷的一番心意,嘻嘻”凌思璇笑着说道,脸上灿烂的笑容在努力的掩盖着那淡淡泪痕,

  “哦......原来璇儿是怪本王做面条的时间太久了,让璇儿饿肚子了,看来以后本王以后需得好好练练这笨拙的手,需早些做好,本王可舍不得璇儿饿肚子,璇儿可是本王的王妃,一点委屈的受不得”敖珏单手托腮,半开玩笑道,看着凌思璇的眼神尽是爱意和疼惜。

  “哎呀,我有些饱了......”凌思璇听了后脸上的笑容稍微僵了一下,随后又想出一个理由放下筷子不吃了。

  “才吃了这么点,如何就饱了,本王可是花了好多心思在这碗面上面的,璇儿不吃岂不是可惜”敖珏笑道,抬手在凌思璇嘴边轻轻擦拭了一下,眼眼的柔情似一汪春水般温和,

  “嘻嘻,王爷这般心思,璇儿自然无法忘怀,这婉面条满是王爷的心意,璇儿会全部吃完”凌思璇说着朝敖珏笑了笑拿起碗就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敖珏坐在一边安静的看着凌思璇吃的狼吞虎咽,看着看着就看见他的王妃哭了,敖珏忙从她手里抢过碗,放在一边。

  凌思璇眼角挂着泪珠,嘴里的东西憋着两腮鼓鼓的,她还在使劲的往下咽,让敖珏看了心里无比心疼,他实在不忍心把心爱的姑娘逼成这个样子。

  做什么三天的王妃,不如让她做自己多好,只做了一天便让她这般难受压抑,若不是她今日闯进庄园,自己这会已在行军的路上了,偏偏是她费劲千辛万苦在庄园找到自己,这才把自己绊住了,若是当初只给她一点吃的,不收留便不会有这些事,如今,若是自己执意让人送她走,她也无可奈何,只是,到底还是自己招惹了她。

  “王爷,可是璇儿吃的太多了,惹你不开心了”凌思璇问道。

  “你确实是让本王不开心了,瞧你吃香粗鲁,哪里像个王妃,吃完饭,你就走吧,莫要在这碍眼”敖珏别过脸去,语气严厉的说道。

  “原来你真的是骗我的,你已经有王妃了,才要赶我走”凌思璇难过的说道。

  “对,本王就是骗了你,本王的王府早已妻妾成群,哪里的容得下一个小小的你”敖珏面色难看,似要发怒,与之前的温柔似水完全判若两人。

  “那你为何答应我做你三日的王妃”凌思璇失望的语气让人无比心疼。

  “本王......本王何曾说过这样的话,便是有,却也只是一时的戏言,本王最不缺的便是王妃”

  “骗子,你就是骗子,我要去找哥哥,我再也不要看见你”凌思璇一时气急了,大声哭了出来,狠狠的推了一把傲珏,拿着自己随身携带的宝剑夺门而出。

  “璇儿......”敖珏呼唤一声,望着凌思璇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两行热泪夺眶而出。

  “对不起,我是个不能有情的人,必须当机立断,实在不忍心伤害你,如若有朝一日能活着回来,定会许你一生一世一双人,用尽余去呵护你,只是,到那时,我还有资格爱你吗,我的王妃”敖珏心里默默地说道。

  敖珏看着凌思璇未吃完的饭深思了一会,便大声命令道“副将,出发”

  听到敖珏的命令,副将赶紧跑进来听候调动、

  “王爷,这......”副将真是对这位逍遥王爷的出尔反尔应接不暇,早些劝他走,他不走,这天黑了又要走,他的心里真是很难揣测。

  “还不去准备”敖珏命令道。

  “王爷,这天都下起雨来了,等明日天亮再出发吧”

  “什么,起雨了,何时下的”

  “回王爷,才下一会”

  “坏了,璇儿......下雨为何不早来禀报”敖珏想到凌思璇已经走了好一会了,天下起雨,她又无处可去,这怎么是好。

  “王爷不让属下来打扰,属下便不敢随意叨扰”副将无奈的道。

  “璇儿走了,为何不拦着点”

  “王爷是说那位小姑娘,她走了好一会了,想来是已经找到落脚处了,王爷莫要担心”

  “什么小姑娘,她是本王的王妃,她孤身一人流落至此,怕是会凶多吉少”

  “王爷息怒,属下这便去把您的王妃找回来”副将赶紧说道。

  “不用了,本王亲自去找她”说着话敖珏就出去了。

  “王爷......”身后传来副将的声音。

  敖珏急匆匆的来到门口,看见凌思璇安然无恙地坐在门槛上避雨,这才松了一口气,嘴巴动了动,几次想要开口说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明明很焦急担忧,却要努力掩盖,看上表情有些僵硬,有些好笑。

  凌思璇忙站起身来,对敖珏说道:“我本来已经走了,只是下起了雨,我便想着等雨停了再走,若是王爷不愿意,我这便走”凌思璇说完便要走,不料却被敖珏一把抓住手腕。

  “王爷这又是何故”

  “天色已晚,又下着雨,你还是留下吧”。

  “放开……”凌思璇挣扎道。

  “对不起,是本王错了,本王不该招惹你,害你掉眼泪……”敖珏主动妥协,语气全是歉意。

  “是你不让我留下碍眼的,又何苦来来劝我”凌思璇固执地说道。

  “璇儿,是我对不起你,我想保护你,只是用错了方法,害你伤心难过”

  “让我走的是你,劝我留下的也是你,你到底要如何,难道仅仅是因为我喜欢你,你便要对我如此反复无常吗”凌思璇有些生气的问道。

  “璇儿,我是不得已才这样对你的,我即将出征,此次离开生死难料,若不是你突然来找我,我已经给整军出发了,因为在我离开的那一刻,你闯入我的视线,从而我不得不停下脚步,三天那能够,便是三生三世也不能够,你明白吗”

  “既然如此,那你还是走吧,莫要耽误了大事,璇儿不想成为王爷的羁绊,璇儿本来与王爷不过萍水相逢,当初只因王爷心善,收留了我,给了我一口饭吃,我们本没有什么交集,叨扰王爷良久,王爷勿怪,明日璇儿就要去找寻兄长了,就此拜别”

  “璇儿,你是真心的喜欢我的吗”敖珏认真地问道,眼神真诚,态度诚恳。

  “我只觉得你与旁人不同,我喜欢与你在一起说话,我不知这算不算喜欢”

  “原来是本王多心了,你我相识一场,没有什么可送你的,我就要走了,这个庄园从此没了主人,我送给你作为礼物,就让它当你以后的落脚点吧,以免你再四处流浪,外面雨大,回去吧”敖珏说着便转身把副将手中的伞拿过来,递到凌思璇手中。

  “出发.....”敖珏命令一声,走进雨中。

  “是......王爷”副将自是也在紧随其后。

  “敖珏……”身后传来凌思璇的声音。

  “待本王凯旋之时娶你作王妃……”

  这个声音如洪钟一般贯穿凌思璇年幼无知的心灵,给了她无限的期待。

  敖珏看了一眼痴痴望着自己的凌思璇,他第一次有了想要放弃争夺江山的想法。但是,他也知道,他背负的责任和使命,他生在帝王家,是皇室的骄傲,若有战,他必冲在前面,他要护南炎所有人周全,他不会为了一个女子而忘记这一切。

  敖珏走了,凌思璇等他凯旋归来,这一等,就是很多年,她没等来敖珏,也没在找到自己的兄长,更是没有找到爹娘。

  时间在变,凤铃园的一切陈设还是如从前一样,凤铃园是皇室庄园,豪华无比,平日也无闲杂人等打扰,除了几个的仆人,就剩下凌思璇自己。

  凤铃园有很多书籍,也有很多的武器,凌思璇平日没事便与这些东西一起度过。

  她也在四处初打听兄长的下落,一个人在异国他乡,虽然有栖身之所,却也是无比思念自己亲人。她找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没有找到亲人的踪迹。

  凤铃园的花开了一季又一季,终于在三年后的一个鲜花盛开的日子,凌思璇收到了敖珏送来的书信。

  “璇儿,见信安好,勿念,本王班师回朝之日,定娶你做王妃,等我……”简短两句话便让凌思璇高兴了好久,思念的滋味不好受,这份感情在长年累月中渐渐变的更加浓厚。

  这个春天,凌思璇经常在集市上听见南炎国的百姓对这位能力超群的王爷赞不绝口,听说他又去西夏访国了,真是治理国家的贤能,老百姓对这位不到三十岁的王爷又尊敬,又爱戴。

  此时的凌思璇已经二十一岁,她博览群书,翻过许多的史书,上面记载着许许多多先人的经典,也许以后得敖珏的事迹也会被人列入史书记载,成为千古美谈。

  凌思璇对他更加敬佩,尽管他如此贤能,她也不担心他在这三年里会娶妻生子不记得她,也许这就是对一个人的信任吧,敖珏身上散发着与众不同的高贵,让人赏心悦目。

  “王爷,事情已经妥了,凌姑娘看到信以后很高兴……”副将对敖珏说道。

  “他怎么样?这三年,她过得可还好?她是不是已经长大了,是不是更漂亮了”敖珏急切的问道。

  “王爷莫急,她很好,是出落的比三年前更加水灵了……”副将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你看的这般仔细,可是忘了凌思璇的身份不容你无礼……她是本王的王妃,任何人不得窥视”敖珏语气严厉的说道,眼睛发着寒光似乎要穿透副将的身体。

  副将吓了一跳,忙跪在地上请罪:“王爷息怒,属下只是远远的看了一眼,见她拆开信很高兴,便离开了,属下发誓,只此一眼,并非窥视,请王爷恕罪”。

  “你替本王办了差事,何罪之有?快下去歇息吧”敖珏换了口气,温和的说道,语气中带着喜悦。

  “属下告退……”副将起身,施礼离开,心中对敖珏十分不解,又不敢多言,只要是凌思璇的事,他总是这样莫名其妙,说话也是前言不搭后语,不符合逻辑,让人费解。对于带兵打仗,他又很体恤下属,行事作风又让人十分敬佩,副将疑惑着走远了。

  “好想见你啊……”敖珏对着夜空默默自语。

  此时,他与西夏王爷欧阳昭长达三年的江山争夺也告一段落,欧阳昭已经撤兵回京,但是他留下镇守关外的那员猛将也不容小觑,也是自己的劲敌,听说他只有二十一岁,使得一手飞刀相当厉害,令人闻风丧胆。

  两国相争,天下没有统一,短暂的和平,还不足以让他去找凌思璇,知道她一切安好,他也放心了。

  凤铃园的凌思璇接到敖珏来信以后,接下来又是长达数年的等待。

  又是一个三年后,凌思璇收到了一件大礼,是敖珏的托人送来的,一套非常漂亮的红衣。

  凌思璇穿上了它,一袭红衣美的无与伦比,她似乎看到了敖珏得胜归来,他要来娶她当王妃了。

  自打收到红衣以后,凌思璇更加急切的盼望敖珏归来,整天开开心心的,像那年的自己一样,蹦蹦跳跳的如孩童一般。

  两个月后的一天,她在大街上听到一个消息,敖珏兵败如山倒,南炎国主准备投降,凌思璇听到这个消息后大惊,马上回到凤铃园,换上了敖珏送来的那套红装,除了自己的宝剑,什么都没有带,选了一匹快马,日夜兼程奔赴边关战场。

  届时,敖珏也带着残军败将刚刚逃出西夏的最后一个关口,又遇到了那个曾经的飞刀战神凌念,凌念十万大军拦截去路,敖珏只有死路一条,他看了看自己身后这些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他们的脸上个个都写满了疲惫,又看了看身边一脸愁容但是眼神坚定的侄儿敖羽,又看了看英姿勃发,意气风发的凌念,他知道南炎国气数已尽,他无颜面对父老乡亲,更无颜面对那个凤铃园中苦苦等待自己的姑娘。

  “凌大将军,你我交战数年,还是头一次这样近距离的说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场战争太残酷了,以后以后天下统一,国泰民安,我死后,希望将军能够善待南炎国的百姓,善待我的这些兄弟”敖珏跪在地上恳求凌念宽恕部下和百姓。

  “凌念自有主张,将军不必担心”凌念冷冷的语气依然如同拒人千里之外。

  “多谢将军……希望战争随着我的死去而彻底消失,敖珏去了……”敖珏说着拿起匕首刺向心脏。

  “叔父……不要……”旁边的敖羽眼疾手快,一脚踢飞了匕首,敖珏落空。

  虽说没有刺向自己的心脏,但是敖珏心里知道,他伤势严重,命不久矣,便是不自刎而死也会因为伤势过重而致死。

  “叔父……你为何要自寻短见”敖羽哭着说道。

  “羽儿,叔父只能陪你到这儿了,以后的路还需你自己走……只要你安然无恙,便是叔父死了又走何妨”敖珏说着话,又喷出一口鲜血,身子无力支撑,直直的倒了下去。

  “你是因为护着羽儿才会受这么重的伤,你是全军的希望,你不能死……叔父……”敖珏忙接住浑身是血的敖珏,让他靠在自己怀里。

  “我等愿意随王爷生死与共……”身后的兵士齐齐喊道,敖珏艰难的转头看了他们一眼,两行热泪悄然滑落。

  “是我对不起你们,带着你们出来,却无法让你们保全其身……”敖珏自责不已。

  “叔父为了国家,鞠躬进步,有战争必有伤亡,这不是叔父的错,叔父不要自责……”敖珏说道。

  “羽儿……你保重……”

  “叔父……我一定会救你,你要坚持住,我这便去求凌将军,让他找军医医治叔父……”

  “羽儿……没用的,叔父自知命不久矣,只是舍不得你……”

  “驾……驾……”

  飞奔而来的马蹄声清晰的落入敖珏的耳中,让他心中猛烈颤抖,平静下去的心被人触碰了,一阵抓狂。视死如归的敖珏有了求生欲,他没有想到,他的劫数居然就在这生死攸关的一刻。

  随着马的一阵嘶鸣,一抹红色的身影在千军万马之中穿梭过来,马背上的人是一位女子,她来势凶猛,如入无人之境,奇怪的是,凌念手下的任何一个人都没有去拦她,反而让出了一条路让她通过。

  “敖珏……敖珏……”马蹄声很快到了近前,随着这一声声歇斯底里的呼唤,女子从马背上飞起,一瞬间就落在敖珏面前。

  “璇儿……你快走……危险……”敖珏用尽力气推着凌思璇,让她快走。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胜败乃兵家常事,打不过你跑不就行了吗?你难道忘记你的承诺了吗,你还打算让我等多久……”凌思璇哭着说道。

  “璇儿,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快走……羽儿……带她走……快……”敖珏急切的说道,唯恐迟了会让心爱的姑娘受到伤害。

  “叔父……”

  “羽儿……快带她走……你是存心让我死不瞑目吗?”敖珏说着话又吐出一口鲜血。

  “你不要说了,我不会走的,是生是死,我陪你一起面对”凌思璇说着话便起身,长剑出鞘,向一身戎装的凌念刺来。

  她的剑没有刺到凌念身上,就已经被凌念身边的人控制了。

  “凌大将军,我已是将死之人,成王败寇,敖珏死不足惜,但是凌思璇的命至关重要,请你放过她……”敖珏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居然爬到凌念跟前向他求情。

  “敖珏,我曾经说过,刀山火海我都不怕,死我也不怕……”凌思璇坚定的说道。

  “璇儿,你说什么傻话……”

  “够了……死到临头,要求还挺多,你以为你还是南炎国的王爷啊……”凌念的部下呵斥道。

  凌念严厉的看了那部下一眼,部下立马闭口不言。

  “松开她……”凌念命令道。

  “将军……这……”

  “可是听不懂本将的话”

  “遵命……”那两人见凌念发怒了,忙松开了凌思璇。

  凌念看了看凌思璇,显的有些激动,忙走上前去,激动的喊了一声“思思……”

  “你是……哥哥……”凌思璇一惊,随后鼻子一酸,眼泪唰唰往下掉。

  “思思……哥哥终于找到你了,对不起,哥哥没有照顾好你……”凌念愧疚不已,当初是他弄丢了妹妹,从此六年渺无音讯。

  如今还能看到自己的妹妹还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自己面前,他的心里十分激动,凌念褪去头盔,熟悉的面容落在凌思璇眼中,她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午扑进凌念怀中嚎啕大哭。

  “思思……哥哥对不起你……”凌念说着话,也落下了眼泪。

  暗地里,凌念指使手下的人找人去医治了命悬一线的敖珏,

  “哥哥,救救敖珏……”凌思璇哭诉着哀求凌念。

  “你放心,我自会救……”凌念宽慰着自己的妹妹,也妥善安置好了他剩余的那些残兵败将以及敖珏的侄儿敖羽。

  凌思璇与兄长相认,她对敖珏一往情深被凌念看在眼里,他也很感谢这么多年,敖珏对凌思璇的照顾,若不是敖珏收留了自己的妹妹,并妥善照顾,恐怕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思思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流落敌军领地也是凶多吉少,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救下敖珏性命在所难免,因为他不想让自己的妹妹难过,敖珏的伤势严重,凌念连夜请了名医罗小凡,最终在鬼门关为敖珏抢回了一条性命。

  三个月以后,敖珏病愈,除了罗小凡留在安阳城,一行人北上,回了京城面圣。

  西夏新帝欧阳翼登基,经凌念力保,敖珏保全身家性命,他虽是败军之将,也是亡国的王爷,但是他在两国交战之时,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善待西夏百姓,使得他当时所占领的城池中的一方百姓安居乐业,

  他确实是个治理有方的贤能,他本人在民间也有了一定的威望,为安抚民心皇上将敖珏封为靖国候,凌思璇身份特殊,封为护国夫人,赐婚敖珏,一是因为她真的喜欢敖珏,二因为敖珏毕竟是亡国得王爷,皇上终究还是有所介怀,若是凌念的亲妹嫁给了敖珏,有了这一层牵制,皇上的心中自是对敖珏放下警戒。

  敖珏果然也没有令欧阳翼失望,往后的日子,敖珏竭尽全力的辅佐新帝,一心都在国家大事,治理国家上,将自己的婚事一拖再拖。

  凌思璇也是皇帝用来制衡凌念和敖珏的一个筹码,虽然凌念连年征战,最终平定天下,为国立下汗马功劳,他提出任何要求都不过分,但是他这次力保的是敌国王爷敖珏,朝中大臣无一不反对,皇帝心中也是有所介怀,权衡利弊,最终听从其他大臣的建议,让凌念的妹妹留在靖国候府,敖珏无反心,一切都好,敖珏若是有反心,则凌思璇也会收到牵连,凌念又十分宠爱这个妹妹,弄丢自己的妹妹了六年,他更是对凌思璇心怀愧疚,所以他绝不会冒险让自己的妹妹身处险地,为了凌思璇,凌念也得替皇帝操这这份心,也有那么一丝人质的意思,皇帝不说,凌念心中明了。

  凌念与凌思璇一母同胞,是孪生兄妹,他们心有灵犀,他知道妹妹心中所求,不舍的她受委屈,不管多么为难,他都满足。即使知道皇帝的有威胁的意思,凌念也欣然接受。只要能让妹妹每天都开心,他都会尽全力。

  后来,凌思璇多半时间与敖珏朝夕不得相见,他太忙了,也格尽职守,事无巨细,什么事都亲力亲为,忙于国家大事,为新帝排忧解难,帮助新帝将西夏治理国土人情的仅仅有条,国强民富,一片繁荣。

  凌思璇与敖珏的婚事一拖再拖,始终没有一个定论。

  除了敖珏,在靖国侯府,凌思璇最亲近的人就是丫鬟春喜了,这是她在侯府唯一的朋友,比从前好一点,从前在凤铃园的时候,她没有一个朋友,孤独的日子也已经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