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已下架,该章未解锁

通过 作品目录 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东宫掌娇

东宫掌娇

画堂绣阁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138.2万字|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4-02-23 23:18:44

东宫掌娇
初入东宫,方玧顶着替嫁傀儡,叛臣之女的名头,活的小心翼翼,步步谨慎。 她清楚,自己这个庶女是被当做弃子,丢出来糊弄先帝遗诏罢了。 以便保住她那尊贵的嫡姐能做上大皇子的妾室,好搏给家中一个从龙之功,光宗耀祖。 父亲冷眼,“能入东宫是你的福气,家中养你多年,你当知恩图报。” 嫡姐嘲讽,“你本是卑贱庶出,替我入东宫,是你的福气。” 方玧垂眸遮住眼底的奕奕寒光,“父亲放心,养育之恩,女儿必定涌泉相报。” 凭他们,也想踩着她的骨血巴结新贵,步步高升,富贵荣华? 多年后,方玧懒懒依在刚登基的太子怀中,看那昔日不可一世的那群人如猪狗般趴在她脚下求饶。 “留或不留,爱妃说了算。”身穿龙袍的男人,笑意温柔。 方玧媚眼微抬,素手轻摆。 “杀了吧,聒噪。” 他们想推她入火坑,那她偏要浴火重生,让这群卑鄙无耻,豺狼成性之人,懊悔无及,尝尽苦果!

第一章李代桃僵

  太子要选秀纳妾了。

  参选的人不是嫡女方珮,而是庶女方玧。

  顶着遵先帝遗嘱入东宫的名号,众人都说方玧是捡了天大的便宜。

  可只有方玧自己知道。

  她那便宜爹和伪善的嫡母,不过是把她当炮灰丢出去,好留下宝贝嫡女另攀高枝罢了。

  ———————————————————

  “婚姻大事,尊父母命,媒妁言,这选秀你愿意也得去,不愿意,也得去!”

  父亲方宏深冰冷的眼神和语气犹如在命令一只猫狗。

  “若非珮儿抱病,五丫头又不到年岁,你以为你这般卑贱的身份还能入东宫?”嫡母赵氏冷哼,面露厌恶之色,“你姨娘当年做出那种不要脸的事儿,方家还肯留着你好好长大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你也该知恩图报!”

  嫡姐方珮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毫不掩饰眸中的鄙夷。

  “到底长在方家也是读过书的,竟养出个白眼狼,你若不是方家女,岂有机会侍奉太子?”

  “好了!”方宏深沉声低喝,目光锐利的扫向她,“入宫选秀的事情就这么定了,你要是敢耍什么花招,休怪我不念父女之情!”

  东宫,碧落斋前,方玧看着眼前的四方小院,思绪翻飞,眸底寒光奕奕。

  “良娣,咱们进去吧。”陪嫁丫鬟青容小声提醒。

  方玧敛眸,将暗光藏于眼底,默默点头。

  而就在抬步之际,身后却传来一道陌生的女子的声音。

  “你就是方氏?”

  一面容清秀的女人上下打量着她,缓步而来,显然也是东宫的女眷。

  方玧不知对方身份,所以只欠身行礼道。

  “妾身良娣方氏,见过姐姐。”

  “姐姐?我可不敢当你的姐姐。”女子抬手抚鬓,嗤笑一声,“你家那姐姐,跟你爹一样不要脸,你么,恐怕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上来就这般不客气,方玧的眸色立即冷了几分,但碍于不知对方身份,一时也不敢妄动。

  就在这气氛僵持之时,身后院内传来一阵脚步声,伴随着一道男声。

  “奴才给赵良娣、方良娣请安!”

  方玧对东宫早有探听,立即就从这话里听出了对面女子的身份。

  有子嗣,却家世平庸且失宠已久的良娣赵氏。

  心中了然,才又从容行了个平礼道。

  “赵良娣慎言,如今妹妹已是东宫人,上梁,乃是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娘娘呢。”

  她话音落,赵氏登时就变了脸色。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贱...”

  “良娣,想必大公子午睡已经醒了,要是见不着您怕是会哭闹呢,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赵氏身边的丫鬟忽的站出来,打断了她。

  闻言,赵氏回头瞪了那丫鬟一眼,不过确实也没再继续发作,冷哼一声,甩袖离开。

  待她走后,方玧才敛住了眸底的寒光,转过身去。

  就见身后站着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太监,于是主动开口。

  “方才多谢公公提醒。”

  “奴才不敢,这都是奴才分内之事。”太监行礼,“奴才叫元和,是碧落斋的掌事太监,特来迎接良娣。”

  方玧面上适时的露出几分笑意,点了点头。

  “有劳元公公了。”

  几句寒暄,方玧才被领着进了院儿里。

  碧落斋,名字听着雅致,实则内里布置的并不好,但应当还是收拾过的,只算得干净整洁。

  安排来伺候她的下人,包括元和在内,一共六个,三个太监三个丫鬟。

  初次见面,方玧并未给他们来什么下马威。

  毕竟她这个身份如今也立不起来什么威风,反倒是可能招人厌恶,所以索性当好人,直接给发了赏银,认了脸,就叫散了。

  领着青容进了屋里,关上门来,主仆两个才稍稍放松几分。

  “刚才那个赵良娣也太过分了,您又未曾得罪她!”青容气道。

  方玧敛眸,“未必非要结仇才会刁难,素来高门大户都是看主子喜恶行事,她这般只是踩低捧高罢了。”

  她说完,青容便满眼心疼的叹了口气,也不好再提这茬儿,转身去收拾带来的行礼。

  不过叫人意外,刚收拾完不久,太子妃就派人来传话了。

  说今日是新人入府,又恰逢太子从徽州回来,所以就在梧桐苑里办个接风宴,一来为太子接风洗尘,二来也是诸位新人见一见面。

  送走了传话的人,方玧的心情反倒是好了几分。

  青容不解,她便只道。

  若没有这晚宴,可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见到太子。

  听罢,青容也是意有所悟,立即就去给她安排衣裳首饰去了。

  收拾打扮妥当,估么着时间,方玧就出了门。

  她住的位置有些偏,早些出门,省的迟到。

  不过偏就是出门早了一刻,竟先遇上了东宫的主人,当今太子,裴曜。

  “妾身方氏,给殿下请安。”

  离梧桐苑不远处的三岔路口,方玧恭恭敬敬的退至路边,规矩行礼。

  回应声并未响起,垂着头,方玧只能看见面前那双墨色云纹锦靴。

  半晌,才听得男子的声音。

  “方参知的女儿?”

  方玧的父亲方宏深乃从二品内阁参知政事,裴曜口中的称呼是他的官位。

  “回殿下,是妾身。”方玧稳住心绪。

  裴曜的声音再度传来。“抬头。”

  简单两个字,却带着十足的上位者的威压,方玧深吸一口气,捏了捏帕子,缓缓将下颚抬起。

  一张精致的面容便映入了裴曜的眼帘。

  女子的容颜无疑是美的,但又与寻常美人不同,若要比喻,那大约像是洛神玫瑰吧。

  纯白里透出清浅娇柔的欲望,眉眼间似乎有宁静从容的等待,又透着几分欲说还休的俏媚。

  裴曜想象过方家为糊弄先帝遗嘱而塞过来的庶女会是什么样子。

  怯懦畏缩,或满眼算计,肤浅粗鄙,要么是故作矜持,但却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张脸,一双眸子。

  从方玧的脸上,他看不见任何猜想的情绪,喜悦、恐惧、逃避、逢迎,都没有,只有平静和从容。

  半晌,裴曜收回了目光,忽的轻笑一声,朝着方玧伸出了手。

  “起来吧,不愧是方家的女儿。”

  这话说的模棱两可。

  方玧敛眸,乖顺的将手轻轻置于裴曜的掌心,由着他拉了一把。

  “谢殿下。”

  裴曜没再多说什么,待她起身便收回手,淡然离开。

  而方玧则慢他半步,安安静静的跟在他的身后。

  不多时,两人便一起到了梧桐苑。

  刚进设宴的大厅,方玧便察觉有一道不善的目光落到了自己身上。

  顺着目光的投来的方向望去,便见一明艳妖娆的女子,正冷冷的盯着她。

  不过未等她做出反应,女子已久收回目光,迅速起身朝着裴曜靠拢过去了。

  “妾身给殿下请安,殿下此去徽州,妾身可是日日挂念呢,您瞧,妾身都瘦了呢!”

  一番娇嗔,便挽住了裴曜的胳膊,并顺势把本就站的不近的方玧挤的更开了。

  俨然一副独霸太子的模样。

  方玧默默退开些距离。

  如果她没猜错,这位应当就是东宫里如今颇有几分宠爱的何良娣了。

  何氏的父亲乃兵部右侍郎,有几分职权。

  “嗯,瞧着是瘦了。”裴曜笑着打量她一番,“如今孤回来了,你可得好好用膳,否则孤要心疼的。”

  何良娣显然对裴曜的这番关心很是受用,灿然一笑,谢过恩后,才将目光又挪到了方玧的身上,轻哼一声。

  “你是谁,好生不懂规矩,见了人竟不知道行礼问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