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已下架,该章未解锁

通过 作品目录 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你好,新时光

你好,新时光

闲听落花

现实生活/家与情感

4.91万字|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4-01-30 08:07:27

你好,新时光
这是——林夏的全新时光 这是——刘惠的默默成长 这是——苏梅的温柔以待 岁月洗礼,友情依旧。 默默转身,惊艳时光。 ——Hi,新时光

第1章 人到四十

  十月末,上海。

  秋风中裹挟着无数隐形的刀锋,卷过一棵棵行道树,金黄的树叶哗然而落,雍容的大树顿时露出冬日的寒缩气相。

  林夏穿着件堆领的克莱茵蓝薄毛衣,坐在咖啡馆外面,看着一辆辆小车辗过满地的落叶,落叶被气流带起,翻滚冲前,再次落下。

  苏梅穿着双SW5050的中跟黑色长靴,大步过来,将黑色的托特包放到桌子上,一边脱下羊绒长大衣,一边微微弯腰,仔细打量着林夏。

  “心情不好?你好像又瘦了,你婆婆怎么样?”

  “还好。你晚了,没什么事儿吧?”林夏也打量着苏梅。

  苏梅是个极其守时的,这儿离她上班的律所步行十来分钟。

  “刚要出门,迎上蒋永了,又要离婚。”苏梅没好气的答了句,“不说他,你婆婆怎么样?”

  “肝癌,晚期。”

  苏梅眉毛高抬,“还能治吗?”

  林夏摇头,“也就几个月吧。”

  “那你公公怎么办?”苏梅呆了一瞬,脱口问道。

  林夏微微侧身,斜瞥向苏梅。

  “蒋永这趟要离婚,理由是刘惠不孝。”苏梅迎着林夏的目光,摊开手,“你公公被你婆婆无微不至的侍候了一辈子,别的不说,就不吃阿姨做的饭这一条,你怎么办?”

  蒋永的爸爸年初过世,办完老爷子的后事,蒋永的妈妈就提出要和儿子一家一起住,蒋永和刘惠商量,想把他妈妈的房子,和他们现在的房子都卖了,钱合一起,在中环附近,买一套大平层,一家人住一起。

  可刘惠和婆婆处不来,坚决不肯同住。

  “我打算离婚。”林夏看着苏梅,认真答道。

  苏梅一个怔神,笑出了声,“嗯嗯,好办法!”

  “现在就离,我约你出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林夏神情严肃。

  “出什么事儿了?”苏梅不笑了。

  林夏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我婆婆和瑞金医院的刘主任,是大学同班同学。”

  苏梅再次愕然,“那你还托我……”

  瑞金医院的刘主任是著名的肝胆专家,林夏托她找刘主任看过一回片子。

  “今天刚知道,送我婆婆住院的时候,碰到了刘主任。”

  林夏的话顿住,片刻,叹了口气。

  她和方远认识头一天,方远告诉她,他妈妈就是个家庭主妇,没什么见识,之后十来年,她对这个婆婆的印象,就是不停的摸摸索索做着家务,始终好脾气的笑着,话极少。

  “是刘主任先认出来的,叫我婆婆的名字。”

  林夏再次顿住,说不上来为什么,只觉得喉咙微哽。

  她婆婆的称呼很多,小睿奶奶,方远妈妈,方老太太,方家阿姆……

  可今天,刘主任喊宋幼林时,她才突然意识到,她的婆婆,这个摸摸索索做了一辈子家务的老太太,也曾经年青过,有自己的名字,有过自己的人生。

  林夏拧过头,看着穿梭而过的一辆辆车。

  “喂。”苏梅小心的喂了一声,“你没事儿吧?”

  “你看,连你,听到老太太得了癌,也是先问:你公公怎么办!”林夏回过头,笑起来。

  “我不是那个意思。”苏梅有几分尴尬。

  “你说,等小睿长大了,有了女朋友,他跟他女朋友,会怎么介绍我?”林夏紧跟问道。

  苏梅一脸干笑,摊开手,“当初,你辞职的时候,我就不赞成。华政法硕,辞职当奶妈,太浪费了。可你说为了小睿。”

  “我准备重返职场。”林夏说得很慢。

  “恕我直言。”苏梅上身微微前倾,神情严肃,“当初你辞职,我不赞成,现在你要离了婚重返职场,我还是不赞成。大家都是成年人,你不能想一出是一出,别的不说,小睿怎么办?”

  “小睿已经初一了,足够大了。当初辞职,我没后悔,现在要离婚,是觉得,哪怕活到六十岁,还有二十年,要是能活到八十岁,那就还有四十年,人生还很长。”

  “那也用不着离婚吧。”苏梅皱眉看着林夏。

  “方远在外面,一直是彩旗飘飘。”林夏沉默片刻,垂眼道。

  “一直?”苏梅愕然。

  “嗯,四五年前,我就……”林夏的话顿住,片刻,才接着道:“我早就想过离婚的事,现在,下定了决心而已。”

  苏梅呆了片刻,深吸了口气,“你这个人!唉,你既然……好吧,方远那间公司,你心里有数?”

  “没数,公司就看方远的人品吧。他要是一分钱不分给我,那就不要了。两套房子给我,家里没有现金。小睿跟着方远。”

  “你这要求可真不高。”苏梅一声长叹。

  林夏嫁给方远的时候,方远刚毕业没几年,一穷二白,结婚的房子是林夏父母买给林夏的婚前房产,现在的两套房子,其中一套是卖了林夏那套房子置换的。

  两套房子虽然市值二三千万,可跟方远那间公司比起来,就太少了。

  “唉,我知道你这个人主意大,可离婚这事儿,真不是小事儿。我的第一个律师建议:你再考虑考虑。”

  “好。”林夏垂眼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