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成项羽之开局鸿门宴
获得本书新用户10天免费读
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部分书最新付费章节不限免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杀刘邦,收张良

  次日清晨,项羽在睡梦中醒来。

  这个时代还没有床,基本都是睡榻,类似于前世的加大版的靠背椅。

  对于睡惯了席梦思的项羽来说,这榻睡起来还是非常不舒服的。

  虞姬打来水为他梳洗,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再回忆昨日军营看到的士兵,项羽心中有几分感慨。

  自己真是是承受了这个时代不该有的英俊。

  用上辈子的标准来衡量,现在自己的形象就是人们常说的猛男,哦不,型男!

  搁在这个崇尚力量的年代,自己是妥妥的颜值扛把子,相貌天花板。

  加上身高一米九的魁梧身材,无愧霸王的名号。

  话说历史上自己力能扛鼎,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大王,你今日竟不亲亲人家么?”

  梳洗完毕,虞姬笑着开口道,声音软软酥酥。

  还有这仪式么?

  项羽直接亲上了虞姬的嘴唇,既然如此,一段缠绵的香吻必不可少。

  “大王今日好坏,人家好喜欢。”

  亲吻过后,虞姬拍着项羽胸口娇笑,脸颊绯红。

  “哈哈哈。”

  项羽大笑,挥袖迈出营帐。

  出了自己的大帐,项羽立马找来项庄。

  “昨天交代你的事都准备妥了吗?”

  “阿兄,一百亲兵已经准备好了,就埋伏在议事大帐外!”

  “好,你我先去议事大帐内等待,叫上亚父。”

  “是!”

  不多时,侍卫来报,刘邦带着百余骑前来谒见。

  “见过项王。”

  侍卫通报后,帐外进来两人,一前一后。

  为首者前额隆起,留着长长的须髯,正是刘邦。

  其后面跟着一位模样温文尔雅的男子,冠玉袍儒,应该就是陪他一起来的张良了。

  “我与大王协力攻秦,大王扫荡河北,我则力战河南。

  但我绝没想到能先入关攻破秦朝,在这里和大王相见。

  现在有小人散布谣言,导致我和大王产生了隔阂。”

  果然和鸿门宴中记载的说辞一模一样,项羽心中暗想,但还是接着刘邦的话往下搭。

  “这本是你的左司马曹无伤说的,至于是不是谣言,本王却是不知了。”

  “这位便是张良先生吧,果然有谋士风采啊。”项羽接着道。

  就张良的历史作为来说,后人尊他为谋圣,一点都不曾虚夸。

  张良一听项羽主动提起自己,有几分惶恐,恭谨道,

  “大王谬赞了,韩灭国后,我现在只是一介布平民罢了,实在不敢在大王面前妄称。”

  春秋秦汉的士也算贵族了,而谋士多为没落的贵族。

  称他人为士,其实是带着几分尊敬的意味在里面。

  项羽听罢也不再多言。

  “既然诸位都来了,便陪项王在此饮上几杯吧。”范增发话了。

  “是极是极。”刘邦连忙答应。

  项羽面东而坐,范增面南而坐,刘邦面北,张良和项庄在西向陪坐,酒过三巡,项羽向项庄使眼色。

  项庄会意,立马起身离座。

  片刻后,大量持械士兵进入账内,二话不说直接将刘邦押下。

  “大,大王,您这是何意?”

  刘邦一看这阵势,吓得满脸大汗,说话都结巴了起来。

  “没什么,我听闻有人向你进言说‘距关,毋内诸侯,秦地可尽王也’,你听取了意见,可有此事?”项羽说道,表情严肃。

  刘邦大惊,这事他只告诉过张良,项羽怎么会知道?

  即便如此,他还是一口否认。

  “大王,这您冤枉了我啊,我之所以派遣将士守住函谷关,是为了防止其他叛军进关。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等待大王您的到来,怎敢在关中称王?我刘邦岂能是这种小人?”

  刘邦边说还边痛哭流涕,一副恨不得掏心挖肺来证明自己清白的样子。

  项羽心中暗笑,你刘邦还真是这种小人。

  历史上项羽抓住他父亲刘太公扬言要烹杀时,这货还厚着脸皮说要分一杯羹。

  和自己亲儿女同坐一驾马车逃跑,为了马车跑得快点,直接将自己儿女踢下车。

  就这你还敢说你不是小人?

  “不知是何人向大王诽谤我?”刘邦诚惶诚恐问道。

  他自认为这种私话外人是绝不可能知晓的,泄密的必然是自己亲信。

  项羽咧嘴一笑,“也是你的左司马曹无伤告诉我的。”

  刘邦听这话后脸当即就黑了,心中怒骂这吃里扒外的家伙,自己要是能从这活着回去,一定将他问斩!

  刚才的话其实是项羽编的,曹无伤并没有告诉他这个,是他从史书中看来的,原话是一个叫鲰生的家伙说的。

  不过既然曹无伤背了一次锅,姑且再让他背一次吧。

  “刘邦,大家攻秦都有功劳,虽说你最先破关,但却想擅作主张独自在八百里秦地封王,妄想和怀王平起平坐,这是不是死罪?”

  项羽直视刘邦的眼睛说道。

  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今天管你什么理由,必须把你刘邦弄死在这。

  要不然我这个穿越过来的项羽实在是寝食难安。

  “项庄,带出去斩首,你亲自执行。”

  “是。”项庄领命道。

  “子房救我!”

  刘邦大呼,死到临头,只能指望自己带来的张良救命了。

  项羽朝项庄使了个眼色,项庄会意,张良话还没说得出口便被手刀敲晕。

  “事情妥了么。”

  待项庄回来,范增开口问道。

  “回亚父,妥了,我亲手杀的,刀快得很。”

  “嗯,孺子可教也。”

  范增捋了捋胡须,满意地笑了。

  项羽无语,他记得原本项庄舞剑刺杀刘邦失败后,范增骂了句竖子不足与谋,这结局变了后,说出口的话也不一样了。

  “阿兄,刘邦带来那一百号人怎么办?”

  “不急,先把他们都关起来,我另有要事处理。”

  他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把张良拉到自己阵营这边,要说中华五千年历史,有几个谋士是令项羽佩服的,张良无疑是其中之一。

  这可是能和姜太公和诸葛亮比肩的存在。

  “把张良留下,你们都先退出去吧。”

  “是。”

  范增和项庄都应声离帐而去。

  “庄啊,咱这个大王有点狠呐,说杀人都不带心慈手软的,不过这样才像话。”

  “亚父所言极是。”

  项庄是个老实人,别人说啥他大多时候都会认同。

  营帐内,项羽等了片刻,张良终于抚着后脑勺醒来。

  得亏项庄下手轻,不然自己不知道要等到何时。

  “子房啊,身体可有不适?”

  等张良醒来,项羽率先套起热乎。

  “你把沛公怎么样了?!”

  张良醒来后想起先前的事,又惊又惧。

  “刘邦嘛,我他送上西天了。”

  ??上西天是啥玩意,张良表示自己没听过。

  不过既然是送,那应该是把沛公给放了吧。

  看着张良一脸懵逼的模样,项羽解释道,“子房,通俗的讲,就是我把他给杀了。”

  “你!”

  张良一口老血闷在胸中,直接气的说不出话来。

  “子房你先别急,我且问你,今日我不杀他,将来杀我的人会是谁?”

  张良沉默了半晌,随即道,“那必然是沛公了。”

  他是明眼人,能和项羽争天下的只有刘邦,他日如果有可能,杀项羽的人那便是刘邦了。

  “既然如此,那你说我为何不杀他?”

  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个问题问的张良无话可说。

  “士为知己者死,大王既然杀了沛公,那连我也一起杀了吧!”

  张良脖子一横,表示自己也不想活了,满脸誓死如归的表情。

  迂腐,迂腐啊,项羽心中怒骂,你不过是听韩王之令护送刘邦,三天两头的,他就成你知己了?

  再说,刘邦能当你的知己,我项羽就当不得了吗?

  “咳咳,子房啊,韩国尚未复国,宗庙社稷都还没恢复,你就舍得这样死了?”

  张良的软肋不就是韩国么,为了报韩国灭国之仇,他连秦始皇都敢刺杀,这一点自己可是拿捏的死死的。

  果然,听到项羽的话张良沉默了,他当初可是为光复韩国立下誓言的。

  真要这么死了,恐怕复韩的可能性就不大了。

  “不过我有一个提议,你若是能归顺我,我以我项羽的名字起誓,必然替你光复韩国,宗庙社稷恢复如初!

  你的祖祖辈辈不都是韩国宰相吗?霎时你若想做韩国宰相,仍然让你去做,你看如何?”

  项羽循循善诱,不怕自己搞不定这个谋圣。

  张良眼睛眨了眨,显然,他心动了,不过看那挣扎的表情,又还没完全心动。

  看来得加猛料了,还得给他来点威胁才行,恩威并施,这货估计才肯低头。

  “子房啊,你这不同意也成,我项羽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拒绝我。

  但凡遇到攻城不下的,破城后我都是直接屠城,新安二十万秦降兵,我说坑杀就坑杀。

  他日入了咸阳宫召集诸侯,该论功行赏的论功行赏,韩王韩成嘛,不仅没有攻秦的功劳,他的臣下还拒绝我,也是少不得坑杀活埋的。”

  项羽边说脸上边露出了亲切的笑容,只是这笑容却让张良不禁打了个寒战。

  不是都说项羽心慈手软么,这特么也叫心慈手软?这帝王心术已经炉火纯青了好吧!

  “臣张良,愿为大王效力。”

  一番威逼利诱后,张良终于伏下了高傲的小脑袋。

  “好,范增担任我的右相,你便暂且担任我的左相吧。”

  “是。”张良应允。

困倦天气总监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二章 杀刘邦,收张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小说阅读网联合QQ阅读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10天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10天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