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已下架,该章未解锁

通过 作品目录 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魔城之脑

魔城之脑

6过

奇幻/另类幻想

162.25万字|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4-02-23 18:25:05

魔城之脑
李阅穿越到魔王的城堡,不是炫酷的吸血鬼也不是神秘的魔法师,而是一只光秃秃的脑灵? 好在脑灵有意念感知,有隔空移物,有灵魂冲击……至少算得上是一个魔法生物。 解锁了“恶魔图鉴”的李阅,将从一个脑灵开始,收录奇诡魔物、幻化内心恶魔、召唤异界神怪……游走于混沌与黑暗,一步步登顶魔王城。

第1章 角斗士?

  暗!

  几道栅栏劈开火光,放它们从栏间缝隙钻进,使李阅眼前的一切都摇摇曳曳的,看不真切。

  腥!

  血污在土墙上涂抹开来,层层叠叠不知多少层,宛若随意崩撒的涂料,散发着刺鼻难闻的气味。

  吵!

  所处之地被喧嚣声包裹,声波汇集成的震动惊动尘埃,从顶上的墙壁簌簌落下,滴在李阅的头上,痒痒的。

  乱!

  奇怪的是,无论是火光、血腥味还是灰尘,映射在李阅的感知中……仿佛都并没有那么令人不适,反而鼓噪起一股激昂之意,就像是有什么天大的好事在前面等着一样。

  李阅还在思考这究竟是哪里,下意识地甩甩头,抬手想要擦去头顶的灰尘,结果发现个有趣的事情。

  自己没有手。

  不仅没有手——眼睛、鼻子、耳朵一样都没逃过,全无。

  光溜溜一个脑子。

  沟壑纵横、无手无脚,脑沟里还沾着灰,在火光摇曳之下阴影叠嶂,看起来颇为深沉的样子……

  等一下,没有五官,那咱是怎么感知到火光、声波和灰尘的?

  李阅刚刚升起了一个疑问,紧接着就把握到了所处之地的全貌——四四方方、破破烂烂一个石头屋子,三面石墙,背后铁门锁死;正面连墙都没有,铺满铁栅栏,雕着锋锐的荆棘花……

  假如想钻过去的话……整个脑子都得被划个稀烂。

  随意念的延伸,李阅所能感知到的也愈发具象——左右两面墙上除了血污连连,新的旧的像牛皮广告一样铺满,然后……竟然有不少武具?

  开山刀,不用说了,当然遍布磕痕,老物件,不是很强力的样子;链子锤,小杆的,张牙舞爪中……显露着中世纪的骑士风情。

  大剑,可惜断掉了,就斜斜插在角落;手弩,弩箭的质量参差不齐,锈迹斑斑。

  两把火枪交叉,挂得挺整齐,结果连子弹都没有。

  还有……那把镰刀是怎么回事啦?杆子差不多就有一丈长度,这是人使得来的?

  紧接着,李阅就感知到有个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脑子,飘乎乎地飞到了那镰刀边,在一阵吱嘎声中用意念将其提起,漂亮地抡了两圈,一副得心应手的样子。

  一个、两个、三个……算上李阅总共十五个脑子,都像李阅一样,被困在了这间石室之中,与血腥味和吵闹声作伴;但是与李阅不同的是,这群脑子好像明确知道要做什么,三两成组,前额叶相抵、脑沟乱颤,隐约流露出一股雀跃。

  于是我们看到,半封闭的石室中,十五个“脑子”有的挑选武具,有的分组讨论,有个李阅……正在发呆。

  宛如一个小孩凌乱的涂鸦,将几个并不十分相干的事物强行拼如了一幅画,层层叠叠不住修改,最终就搞成了这样一个极为扭曲的作品。

  无处不在的血腥味和摇曳的火光……一直提示着李阅此处并不简单,但直到此刻李阅的心情还是轻松的,轻松之中略微觉得荒诞。

  行吧,做梦了。

  这当然是李阅的第一反应——这梦好像还挺有新意的,感情自己这是成了个怪物,在石室里面……跟自己的怪物同伴开会呢?

  想及此处,李阅突然出现了一种在梦中很难实现的感觉——头痛。

  头一痛,李阅脑海中蓦然浮现了一些凌乱的记忆碎片,知道这一群漂浮在空中孤零零的脑子名为脑灵,自己成了脑灵……

  而显然,脑灵能够感知周围的环境,也有基础的意念移物能力,不然李阅也就不会“看”得到火光,“听”得见喧闹声了。

  挺逼真,还有背景设定的,这梦不愧是我做的……李阅猜想自己可能是前一阵子玩了太多游戏,以至于晚上会有这种梦境。

  当!

  一声金铁相击的声音透过荆棘花的铁栅栏,落入了李阅感知之中,打断了李阅的思绪。

  意念一动,李阅向铁栅栏处漂浮移动,想看看外面正在发生什么;结果栅栏外还是墙壁,墙壁上孤零零挂着两个巨大的火把,上面渗出一丝丝月光,透露出危险的意味。

  “你还乱晃什么?像是一个迷了路的傻子。家伙挑好了吗?”徜徉之间,一道意念落入脑海。

  李阅回“头”,发现那刚才玩弄镰刀的脑灵正挡在自己身前。

  “挑什么家伙?武器吗?”李阅本能回问,突然掌握了意念交流的技巧,就像是肌肉记忆。

  身前的脑灵又甩了两圈镰刀,最后定格在一个拖刀的位置,还挺酷的:“当然啊!这么多年都没有脑灵登上斗兽场,要好好把握啊!”

  斗兽场?

  李阅恍然大悟,心说怪不得似曾相识——角斗士在登台前都是被关在这种小黑屋里,挑选武器等待上场……

  这解释了房间的封闭布局以及外面的噪音,可墙上的血污又是怎么回事?

  藏得深的血污黑黑的像是泥巴一样,不算是腥味铁锈味,已经近乎于一种恶臭了……难道还有角斗士会先在等候室里先打上一轮?没这么蠢的吧?

  不过也是……假定是个怪物斗兽场的话,窝里斗似乎也解释得通?

  李阅感受着周遭荒诞,暂时放弃了理性的推导——做梦嘛,随便,看看自己的脑袋还能想象出什么伟大的画面。

  “是啊,兄弟们都拿好家伙了,只有你还在这里,一点都不积极的样子。”身前的脑灵埋怨,“我和他们都说好了,一会儿听我指挥,我们这次就要扬名立万!我们就要让他们知道,脑灵也是强大的战士!”

  李阅感受着这位脑灵同胞热情洋溢的样子,颇觉可笑——脑灵算什么角斗士?这小身板,不是一碰就死了么?

  不过要是15只一起上的话,兴许也能有些战斗力?

  李阅以一个旁观者的态度腹诽,没有一丝紧张之感,只在期待这次梦境会把自己带到多远。

  有不少回,李阅记得自己做梦,每每做到关键处,要么拖拖拉拉迟迟不进入主题,要么戛然而止十分无趣,最恼的是本做的是这个主线的梦,梦着梦着就换了主线,做了个寂寞。

  “喂,听到了么?我跟你说话呢。”李阅半天没反应,对面的脑灵有些不快,“你多拿几把手弩,远远地射箭就好,不管敌人是谁,我的战术都将成功,胜利是我们的……”

  李阅将意念投去墙上的武具,没打算用手弩,反而拎起了那两把火枪。

  “喂,手弩,手弩!”脑灵生气,镰刀逼到了李阅脑子上,带来一片凉意。

  李阅脑沟一皱,也是颇为不爽——在我梦里,还能被你欺负了?

  给我来把加特林!

  李阅催动意念,想幻想出一把厉害家伙震慑一下同伴,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快点。”脑灵镰刀一拉,李阅脑膜受创,有液体流下。

  痛!

  像有一把小刻刀,“嚓”地一声嵌入了脑子。

  李阅一个激灵——这痛感如此真实,莫非……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