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已下架,该章未解锁

通过 作品目录 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臧魄

臧魄

走叉虫工宝盖丁

玄幻/王朝争霸

12.45万字|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4-02-07 18:12:37

臧魄
滚滚东逝水,浪淘尽英雄。这是风起云涌的时代,亦是枭雄并起的时代。如果您想要见证一段波澜壮阔的历史,想要知晓风流人物间的爱恨纠葛,请让笔者为你铺开这一幅历史的画卷,娓娓道来。 人话:架空世界、低武玄幻、王朝争霸、不开后宫、伏笔很多、有打戏也有感情戏(不止主角)、配角也很重要。

  昔时,盘古谓帝炎曰:“生灵相争,万世而不止。”

  帝炎曰:“何不以丘岳分之,以湖海隔之?”

  盘古曰:“善。”

  遂起斧,以山、川画地,为八域,谓之八荒。

  ——《天演》

  ……

  龙荒五十年,穹隆,堑山山巅。

  老人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还是让一旁的侍卫打了个颤,这源于老人先前一直都只是手握着早已空了的酒杯一动不动,如同一座雕像。

  而现在,这座身形魁梧的雕像动了起来,那就意味着有什么事情将会要发生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老人问道。

  侍从赶忙看了看不远处的日晷,答道,“宗主,已是未时。”

  “几刻?”

  “一刻。”

  老人再一次看向北方,在这座最高的山巅,哪怕是群山也挡不住他的目光。今日万里无云,正是最普通的春日——没有什么天地异象,也没有什么所谓开天辟地之兆。

  老人冷冷地笑了一声,就仿佛一个赌徒,早知不可能胜过庄家,却还是坐上了赌桌,再一次输的倾家荡产。

  但他没有愤怒,只是平静地放下酒杯,缓缓起身。

  在老人的身后,数十人早已个个冷汗浃背,看见那高大的身躯走近,犹如山崩,都不约而同地跪倒在地。

  老人缓缓走到为首的人面前缓缓道:“看来,你算错了。”

  “大宗主,不,不应该,不应该是这样……怎么会?”大学士哆哆嗦嗦着伏在地上一次又一次地查看手中的罗盘。

  “卜算之流,本宗从未指望过,要是其它事,算错也就算错,本宗可以不杀你。要怪就怪你算的这卦是关于龙子的。”老人转过身,背过手道,“龙子降世,乃瑞辰头等国事。你应该知道胡乱预言这等大事的后果是什么。所以,起来吧,按先王之法,龙神殿的大学士还是不宜跪着死。”

  可大学士还是久久跪在地。

  “阴地积湿,逢北地春风,当有暴雨,今日却是晴空万里,甚至不见半片浮云,正是龙气北聚之象。怎么结果会是这样?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大学士大声道,他不起来,不仅是不想就这样了此一生,更是不愿相信自己一直奉为圭臬的学识被证为一场空。

  “扶他起来。”老人冷冷地对一旁的侍卫道。

  大学士的身体最终还是被人强行拉了起来,手中纯金制成的罗盘因越发强烈的颤抖而掉落在地,响起一阵格外刺耳的响声。而伴随着这一声响,身后传来一阵长刀出鞘的声音,所有参与到此次卜卦的人都在后颈上被架上了一把寒光四射的大刀。

  “送他们上路吧。”老人长叹了一声,缓缓走下高台。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大学士突然大喊了起来,原本瘦弱的身体,在求生的本能下,竟挣脱了身强力壮的侍卫,跑到老人面前。

  侍从也跟着追了上来,正准备再一次擒住这个疯癫的学士,却见老人抬了抬手。

  “说下去。”

  “大宗主您已不是第一次卜卦了吧?”大学士火急火燎地问道。

  “的确,每隔两三年总会有不知天高地厚者,来此招摇撞骗,他们的下场都一样,被处斩。”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知道是哪算错了,我知道了!”大学士急忙闭上眼哆嗦道,仍旧颤抖不止的手指临空律动着,仿佛在拨动一副无形的算盘。不久之后,似是算得了结果,他骤然停下,整个人猛地跪地。

  “按阴阳转移论,既不是首次算卦,那卦象误差便是半刻,天地异象之时应当正是现在!”

  周围静了下来,连老人都不由得回过头去,再一次看向北方。可过了一会,仍旧是毫无动静。

  老人周围的空气顿时躁动起来,他转回头,锐利的目光死死盯在面前早已呆滞的大学士身上。而此刻,连侍卫也只是站在原地,丝毫不敢有所动作——因为他知道,这个被他们叫做“宗主”的老者,这次是真的怒了。

  就在此时,一道亮眼的银色光柱从北方升起,直冲天际。

  在场的所有人一时间全都看向了那道格外显眼的光柱,直到它越来越细,最终完全消失。

  “是龙子……”大学士迟滞地说到,而后泪流满面地朝向北方跪伏下去,“臣,恭迎龙子降世!”

  老人原本紧绷的面庞舒展开来,周身散发的那股可怖威压,也一瞬间消散。

  “你的名字。”过了很久,老人忽然问了一句,他的眼神依旧停留在远方的天际,并没有去看跪在地上大学士。

  “……常算。”大学士依旧长跪不起,他的声音颤颤巍巍,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心动魄中缓过来。

  “很好。常大学士,本宗记住你了。今日之事,史官会为你添上几笔。”老人抬手,跪伏着的常算被无形的力拉了起来,而老人也终于看了一眼这个双腿还在发抖的瘦弱男人,“这个赏赐,你可满意?”

  “多谢大宗主成全……”常算努力让自己稳住身体,重重地作揖。

  老人不再说什么,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