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已下架,该章未解锁

通过 作品目录 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重生年代:病美人后妈只想咸鱼

重生年代:病美人后妈只想咸鱼

暖心月

现代言情/婚恋情缘

298.33万字|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4-02-23 03:02:52

重生年代:病美人后妈只想咸鱼
姜黎是在凹里村姜家娇养长大的病美人幺女身上醒来的。
原主也实惨:先是被退婚,接着赌气嫁给二婚男做后妈,没成想,这个后妈竟倒霉催地成了大院里另一后妈的对照组。
简直堪称炮灰界女配中的翘楚。
但在姜黎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她只知道,所谓的二婚男是海归科研人才,业务忙、工资高、盘靓条顺,常年不着家,在这吃不饱穿不暖,出门靠走,通讯靠吼的年月里,嫁给对方,对此生只想咸鱼的她来说,再好不过!
姜母:……闺女傻了!
哥哥(嫂嫂、侄儿侄女)们:……妹妹(小姑子、小姑)疯了!
不过,除了一家之主姜大队长外,其他家人都在为姜黎捏一把汗,担心身娇体弱的宝贝闺女(妹妹、小姑子、小姑)受不了做后妈的委屈,把自个憋出个好歹来。
知道姜家这档子事的村里人,凑在一块满嘴冒酸气,说些有的没的,特别是那不盼人好的,只等着看姜家的笑话。
结果,姜黎婚后的日子不但过得美滋滋,更是男人疼,继子女们宠、张嘴就喊妈,爷几个就像黏人精,媳妇儿(后妈)走哪跟到哪。
某统懵逼:本以为绑定的宿主是青铜,没想到却是王者。
-
洛晏清生性淡漠,心里只有工作,但不知何时起,惊讶发现,整年难回家一次的他,竟在不知不觉间,盼着假期到来。

第1章 是自愿,不是在和谁赌气

  七月七日,小暑。

  凹里村后山脚下的一条小溪边。

  “对不起。”

  周为民满目愧疚地看着站在他三步开外的少女:“如果可以的话,我也不想和你退婚,但是……”

  “我不接受,更不想听你说话。”

  少女长得白净娇气,仿若仙女儿一样,站在溪边的垂柳下,浑身都像是在发光,她紧绷着脸儿说着,随之转身就走。

  “你……你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周为民眼里的愧疚越发浓郁,与此同时,他无奈至极,觉得少女又在耍性子,不由提高声音:“即便你怨我和你退婚,但有必要拿自己的终身大事当儿戏?”

  “我的事你少管!”

  少女气呼呼地回了句,却不曾回头,亦没有止步。

  “嫁给一个二婚头子,做三个孩子的后妈,你这纯粹是脑袋进水,自讨苦吃!”

  周为民在少女身后喊着,语气里满满都是不赞同。

  “我愿意。”

  少女停下脚步,转身看向站在原地的前未婚夫,一双水盈盈的狐狸眼充满恼怒,气鼓鼓说:

  “周为民,你给我听好了,我讨厌你!咱们都订婚有三个年头了,眼看着两家就要办婚酒,

  你们家却猛不丁嫌弃我身体不好,担心我婚后不能给你生孩子,就跑到我家执意要退婚,你娘还在我家人面前说,

  让我别误了你,免得你日后膝下连个一儿半女都没有,被村里人笑话。周为民,你倒是说说你早干嘛去了?

  死皮赖脸拽着你娘到我家提亲,不过三年时间,你便暗地里和知青院的苏知青好上,不要以为没人知道!”

  眼眶泛酸,然,少女强忍着泪水滴落。

  语罢,她转身继续前行。

  “我……”

  周为民嘴角翕动,眼神复杂,想说些什么,奈何迟迟道不出后话,不成想,就在他迟疑要不要追上少女之际,只见其似乎脚下打滑,整个人仰面朝后跌倒。

  “黎宝……”

  这是少女的小名,从小到大,家人和村里乡亲都这么称呼少女。

  周为民神色焦急,边连声唤少女边拔腿跑向已然仰面倒地的女孩儿。

  -

  姜黎是被聒噪的蝉鸣声和时高时低的争吵声吵醒的。

  眉头微皱,在她欲睁开眼睛的时候,脑中忽然多出一段记忆。

  而奇怪的是,这段记忆并非是姜黎自己的,且紧跟着,脑中又出现一本书……

  “我说了不同意就是不同意,想要我闺女嫁给一个二婚头子做后妈,除非我死了!”

  蔡秀芬,即姜母抹着眼泪说:“黎宝答应你嫁给那个二婚头子,那是咱黎宝和周为民那王八犊子赌气、没多做考虑做出的决定。

  你呢?你是咋回事?黎宝可也是你姜来根的闺女,你为啥考虑都不考虑,就在公社吴主任面前拍板,要把咱家黎宝和那叫啥洛晏清的凑成对?

  对方明明已有三个娃儿,而且年岁上大咱家黎宝近十岁,你这不纯粹是把咱家黎宝往火坑推吗?”

  堂屋里这会儿坐满了人,其中有有男有女有小孩子,一个个抿着嘴儿,表情严肃,听着他们娘(婆婆、奶奶)在控诉他们爹(公公、爷爷)。

  “你听听你这些话说的……”

  姜来根是一家之主,亦是凹里村的大队长,他此时只觉头大得很,明明他是为闺女考虑,才在公社吴主任和他闲话时,

  说起他在北城的老领导托他办件事,给一名叫洛晏清的海归科研人才找一对象,如若不是觉得他家闺女好,能和他提这么个事儿?

  而他,要不是考量过吴主任口中那个洛晏清同志的条件,会二话不说就应承吴主任,把自家好好一闺女嫁给洛晏清同志、进门就做后妈?

  “洛晏清同志虽结过婚,有三个娃儿,年岁上也比咱家黎宝大了点,但洛晏清同志是在为国家做大贡献,而且他也没到三十。

  三个娃儿,大的快五岁,两个小的是龙凤胎,一生下来就没了妈,眼下约莫三岁,都是很乖的小娃娃,要不是洛晏清同志工作实在忙,

  整年难抽出什么时间回家看顾娃儿,又因为接连雇的保姆对家里的娃儿不好,要不然,人家是压根就不想再婚。

  再者,我昨个不还和你说了么,洛晏清同志的收入可不低,而且人家每个月发这票那票,吴主任说,等咱家黎宝过去,洛晏清同志会把他的工资存折直接交给黎宝管,

  票据什么的,同样交由黎宝拿着,人家对咱黎宝只有一个要求,照顾好家里三个娃儿。”

  蔡秀芬并未被说服:“这哪里是在找媳妇,完全是给家里找保姆。我说姜来根,你也甭想着再劝我,我说了不答应就是不答应!”

  她家黎宝好好一姑娘家,怎么能嫁给一个二十七岁的二婚头子,不可以,她坚决不同意!

  “我真是为了黎宝好。他娘,你想想,就咱黎宝的身体,人大夫都说了,这辈子……这辈子想要自个的孩子很困难,

  现如今,咱们做爹娘的尚且能动,宠着黎宝,把她照顾得妥妥当当自然没什么,但等咱们哪天不能动……”

  姜大队长的话没说完呢,就被长子姜国威打断:“有我这个大哥一口吃的,就有黎宝一口吃的。”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回头娘老子百年,他这个兄长绝对会照顾好妹妹。

  “你给老子把嘴闭上!”

  瞪眼长子,姜大队长没好气地给了句。

  臭小子,净添乱!

  见长兄被老子训斥,除过在部队上的姜二哥姜国胜外,姜三哥姜国强、姜五哥姜国安,及在县运输队上班,

  今一大早赶回家的姜四哥姜国富本欲对长兄说的出言附和,登时将到嘴边的话咽回喉中。

  省得被姜大队长这个老子无差别开炮。

  “娘,你别和爹吵了,我是自愿嫁给洛晏清同志的。”不知何时,姜黎从炕上下来,此时,她一手扶着门框,就在她自己的房间门口站着。

  环视一圈堂屋里的家人,最终,姜黎将目光落在蔡秀芬,她这一世的亲妈身上,眼神清透明亮,尤为认真说:

  “我不是在和谁赌气,我就是想着以我的身体状况,嫁给洛晏清同志未必不是一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