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已下架,该章未解锁

通过 作品目录 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灯花笑

灯花笑

千山茶客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101.58万字|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4-06-18 01:01:16

灯花笑
陆曈上山学医七年,归乡后发现物是人非。
长姐为人所害,香消玉殒,
兄长身陷囹圄,含冤九泉;
老父上京鸣冤,路遇水祸,
母亲一夜疯癫,焚于火中。

陆曈收拾收拾医箱,杀上京洲。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
若无判官,我为阎罗!
*
京中世宦家族接连出事,
殿前司指挥使裴云暎暗中调查此事,
仁心医馆的医女成了他的怀疑对象。
不过......
没等他找到证据,
那姑娘先对他动手了。
*
疯批医女x心机指挥使,日更,每天早上七点更新,请支持正版茶~

楔子

  永昌三十二年,常武县。

  清晨,天色微亮,长街覆上一层玉白。小雪从空中潇潇飒飒地落下,将小院门上的春联打湿。

  临近年关,县城里却一点年味也无,家家户户家门紧闭。

  黑黢黢的屋子里,陡然传来几声压抑的低咳,有稚嫩童声响起:“娘,我出去打水。”

  半晌传来妇人回答:“莫走远了。”

  “晓得了。”

  屋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从里走出个八九岁的女童,身穿一件葵花色绸袄,脚下一双破了的红棉鞋,扶了扶头顶毡帽,提着水桶往街上走去。

  三个月前,常武县遭了一场时疫,时疫来势汹汹,一户一户的人病倒。疫病起先是叫人发热,渐渐地没了力气,瘫软在床,身上冒出红疹,再过些日子,浑身溃烂死去。尸体便被府衙的人一席子卷走拉去城东烧了。

  陆家五口,唯有陆曈如今还能下地行走。只她一个九岁的孩子,要独自一人照料父母兄姊,着实有些吃力。

  水井在东门老庙口前,陆曈却提着木桶径自往城西走去。棉鞋鞋口破了个洞,渐渐地雪水渗进去,女童脸色冻得越发苍白。

  穿城约走五六里,人烟越见稀少,府邸却越来越豪奢,拐过一处巷子,眼前出现一处三进的朱门大院,陆曈停下脚步,走到宅院前的两座石狮子跟前坐了下来。

  这是本地知县李茂才的府邸。

  时疫过后,县上人户凋零,街道上鲜少见人。偶有人影,是差役拉着躺着尸首的板车匆匆而过。李府门口的春联还是去年那封,黑字被雨雪渗湿得模糊。不远处的长柱前,却拴着一辆崭新的马车。

  枣红骏马侧头看了她一眼,低头去舔地上凹槽里的雪水。陆曈往石狮子跟前缩了缩,抱腿看着朱色宅门发呆。

  头顶乌色浮云冷寒,夹杂大团大团风雪。“吱呀”一声,宅门开了,从里走出一个人来。

  雪白的裙角下是一双滚云纹的淡青绣鞋,鞋面缀着一颗圆润明珠。那裙角也是飞扬的,轻若云雾,往上,是雪白绸纱。

  这是一个戴着幂篱的女子。

  女子迈出宅门往前走,一双手抓住她的裙角,回头,脚边女童攥着她裙角,怯生生地开口:“请问……你是治好李少爷的大夫吗?”

  女子一顿,片刻后她开口,声音如玉质清润,泛着一种奇异的冷:“为何这样说?”

  陆曈抿了抿唇,小声道:“我在这里等了一月了,没见着李少爷的尸首抬出来,这些日子,出入李府的生人只有小姐你。”她抬头,望向眼前女子:“你是治好李少爷的大夫,对吗?”

  陆曈蹲守知县府已经一月了。一月前,她去医馆拿药,瞧见李府的马车进了县里医馆,小厮将咳嗽的李大少爷扶进了医馆。

  李大少爷也染了疫病。

  常武县每日染病的人不计其数,医馆收也收不过来,亦无药可救。寻常人家染了病也只能在家中等死,但作为家中唯一的儿子,李知县一定会用尽一切办法拯救独子的性命。

  陆曈在李府门口守着,见着这陌生女子进了李府的大门,隐约有药香从宅院上空飘出。一日、两日、三日……整整二十日,李府门前没有挂发丧的白幡。

  疫病发病到身死,至多不过半月时日,而如今已经整整一月。

  李大少爷没死,他活了下来。

  女子低头看向陆曈,幂篱遮住她的面容,陆曈看不到她的神情,只听到她的声音,藏着几分漫不经心,“是啊,我治好了他。”

  陆曈心中一喜。

  这疫病来了三个月,医馆里的大夫都死了几批,远近再无医者敢来此地,常武县人人都在等死,如今这女子既然能治好李大少爷,常武县就有救了。

  “小姐能治好疫病?”陆曈小心翼翼地问。

  女子笑道:“我不会治疫病,我只会解毒。疫病也是一种毒,自然可解。”

  陆曈听不太明白她的话,只轻声问:“小姐……能救救我家人吗?”

  女子低头,陆曈能感到对方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似是审视,正有些不安,听得面前人道:“好啊。”没来得及喜悦,女子又继续开口,“不过我的诊金,可是很贵的。”

  陆曈一愣:“……需要多少?”

  “李知县付了八百两白银,买他儿子一条命。小姑娘,你家几口人?”

  陆曈怔怔看着她。

  父亲只是书院里普通的教书先生,自染疫病后,已经请辞。母亲素日里在杂货铺接些绣活为生,无事时过得清贫,如今家中没了银钱来源,买药的钱却是源源不断地花用出去。长姐二哥也日渐病重……别说八百两白银,就连八两白银,他们家也出不起。

  女子轻笑一声,越过陆曈,朝马车前走去。

  陆曈看着她的背影,脑海里掠过逼仄屋子里酸苦的药香,母亲的眼泪和父亲的叹息,长姐温柔的安慰,二哥故作轻松的笑容……她几步追了上去:“小姐!”

  女子脚步一顿,没有转身。

  “噗通”一声。

  陆曈跪了下来,急促地开口:“我、我家没有那么多银子,我可以将自己卖给你。我可以做很多很多的活,我很能吃苦!”她像是怕面前人不相信似的,摊开手,露出白嫩的、尚且稚气的掌心,“平日家里的活都是我干的,我什么都可以做!求小姐救救我家人,我愿意一辈子为小姐做牛做马!”

  毡帽掉了,前额磕在雪地中,洇上一层冰寒,天色阴阴的,北风将檐下灯笼吹得鼓荡。

  半晌,有人的声音响起:“把自己卖给我?”

  “我知道自己不值那么多银子,”陆曈的声音有些哽咽,“但我什么都能做……什么都能做……”

  一双手将她从地上扶起来。

  “做我的下人,可是会吃很多苦的,你不后悔?”

  陆曈喃喃道:“不后悔。”

  “好。”女子似乎笑了一下,弯腰捡起掉下的毡帽,温柔地替陆曈重新戴上,语气有些莫名,“我救你的家人,你跟我走。如何?”

  陆曈望着她,点了点头。

  “真是个好孩子。”她牵起陆曈的手,淡淡道:“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