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已下架,该章未解锁

通过 作品目录 查看可阅读章节

为您推荐相似作品:

退下,让朕来

退下,让朕来

油爆香菇

玄幻言情/东方玄幻

379.94万字|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4-06-13 00:09:45

退下,让朕来
沈棠在发配路上醒来,发现这个世界很不科学。 天降神石,百国相争。 文凝文心,出口成真。 武聚武胆,劈山断海。 她以为的小白脸,一句“横枪跃马”,下一秒甲胄附身,长枪在手,一人成军,千军万马能杀个七进七出! 她眼里的痨病鬼,口念“星罗棋布”,苍天如圆盖,陆地似棋局,排兵布阵,信手拈来! 这TM都不能算不科学了! 分明是科学的棺材板被神学钉死了! 而她—— “主公,北郡大旱,您要不哭一哭?” 沈棠:“……” “主公,南州洪涝,您要不多笑笑?” 沈棠:“……” ———————— 看着被她干掉的十大碗米饭,比脸干净的口袋,以及一群嗷嗷待哺、不怀好意、整天惹是生非的村民,疑似饭桶转世、真·灵魂画手的村长沈棠,不得不放弃心爱的画笔,被迫走上应聘诸侯之路。 PS:已完结种田争霸文《女帝直播攻略》,休闲慢穿大佬文《大佬退休之后》。

001:发配

  “别装死,快起来!”

  昏沉间,沈棠感觉有谁踢了自己一脚。

  踢了还不够,对方还骂骂咧咧。

  【MD,谁踢我?】

  她吃痛蜷缩起小腿,虚弱地睁开双眼。

  眼前的世界仿佛被人撤去那层欲盖弥彰的薄纱,从磨砂质感变为高清钢化。

  【发生了什么?】

  几欲炸裂的疼痛让她倒吸一口冷气,怔愣地看着眼前陌生的一切。

  【昨晚不是跟谁在拼酒来着?】

  貌似喝到后半程,编辑还打来催稿电话,她只得撑着醉意去拿画笔……

  更多的,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但可以肯定,绝对不该是眼前这样!

  沈棠暗中狠掐自己一把,直到清晰刺痛从那片肌肤传来,打碎她的侥幸。

  看到自己那双陌生的手,脑子里紧跟着蹦出四个字——

  她穿越了!

  同时还有“穿越”代表的意思。

  【只是不知是喝酒喝死还是熬夜赶稿猝死。】

  越想脑袋越疼,好似有小人拿着锤子在她里边儿不断敲打,疼得沈棠急忙停下。

  “快点吃,吃完了好上路。”

  她正捂着头缓和刺痛,头顶阳光被道高大人影挡住。

  来人穿着一双沾着黑褐色泥巴的草鞋,随手丢来一只巴掌大小、表面焦黑粗糙的饼子,饼子落在她裙摆外的泥地上。也不管沾了泥的饼子沈棠会不会吃,径自给下一个人发。

  下一秒,她身边闪电般探来一只手。

  抓起那只饼子缩了回去。

  沈棠慢了一拍,只得狐疑看过去。

  抢饼的是个蓬头垢面的女人,正双手拿着饼用力往嘴里塞,活像饿死鬼投胎。

  生怕沈棠会抢回去,连饼子沾的泥巴都不拍,不一会儿就将不大的饼子全部塞进嘴里,末了还意犹未尽般吮吸手指上的饼沫。

  沈棠:“……”

  也不知这人几日没清理,本该乌黑亮丽的长发生油打结,暴露在外的发缝细看还堆积着一层泛黄黏腻。仔细一嗅,还能嗅到从她身上传来的古怪腥臭——有点儿像闷了三五周的臭袜子和石楠花放一块儿捣出汁水——唯一能拿的出手的,便是那张脏污也掩不住的标志五官。

  沈棠好脾气地跟她讲理:“女士,那是我的饼。”

  女人却似聋了般,睬也不睬她,兀自砸吧着嘴,回味饼子的味道。

  沈棠这时注意到女人吮吸过的指节与手部其他颜色差了几个度,喉头不受控制地痉挛滚动一轮。

  她是没洁癖,但近距离遭受这种视觉冲击,下意识生理不适。

  余光觑见沈棠脸色有变化,女人担心这傻子会发疯打自己,屁股往反方向挪了挪。

  这不动还好,一动连带沈棠也有了拉扯感。

  低头望向腰间拉扯感的源头——那是一条极粗的麻绳,就是这根麻绳像拴着几只蚂蚱,将她这具身子跟女人以及其他蓬头垢面、年龄不一的女人串在一块儿。

  抬头环首四顾,目光所及皆是身穿粗麻囚服、满面疲倦的老弱妇孺,男女皆有。

  另有十来个青壮穿着较为统一,腰间挂佩刀,放哨的放哨、盯人的盯人。

  视线偶尔扫过身材姣好的年轻女犯会多停顿一会儿。

  这、这——

  是一大家子犯了事儿被拉去刑场注销户口本?

  也有可能是在发配的路上。

  区别不外乎是早死早超生还是晚死晚超生。

  【咕噜咕噜咕噜】

  饥肠辘辘的五脏庙开始不合时宜地作祟,声响大得连其他人都能听到。

  沈棠抬手捂着微微绞痛的肚子,饥饿让她不断分泌涎水。

  越吞咽口水,饥饿感越明显,强烈到无法忽视的程度。

  沈棠心下皱眉,只能通过转移注意力来转移饥饿的折磨——视线范围内,有个犯人吃得太急,加之饼子干燥,噎住了。他不断捶打胸口试图让梗在喉间的饼子下去,脸色逐渐发青。

  所有人见怪不怪。

  既没上前拍背,也没递水。

  他艰难蹬着腿想爬向官差装扮的人,用尽全力伸出右手求救,可直到咽气,右手无力落下,后者也没救人的意思,踹了两脚发现人真咽气了,嘴里咕囔了句:“晦气!”

  抽出腰间匕首,弯腰将男人右半边接近耳朵的皮割了下来,随手丢入脏污布袋。

  沈棠:“……”

  “该上路了!”

  “麻溜点儿!”

  “起来,别让老子给你们下鞭子!”

  囚犯们重新戴上沉重枷锁。

  女犯的枷锁小,约莫三十五斤,男犯的枷锁大了一号不止,重量没八十也有五十。

  那十几个穿着统一的青壮一边催促,一边用脚踢踹反应不及的囚犯。若是踢踹还不起来就直接上鞭子,力道极大,一鞭子下去就是一道一指宽淌着血的血痕,看得人触目惊心。

  沈棠默默埋头走着,努力找寻这具身体有关的记忆。

  结果很不幸。

  她不仅没混上穿越者的低保,没身体原主的记忆,自个儿还被偷家了——除了知道自己叫沈棠,有个叫“幼梨”的笔名,靠画画吃饭,怕编辑催稿,其他记忆一概模糊!!!

  偷瞄犯人还有看守犯人的官差,暗叹:【晦气,这TM都是地狱开局了吧?】

  真是倒霉他妈给倒霉开门,倒霉到家了!

  甭管啥开局,小命最要紧。

  是选择中途逃跑?

  还是选择跟着队伍到目的地,再伺机逃跑?

  目前看来,哪个选择都不乐观。

  顶着烈日赶路,中途又有几个犯人晕死过去,直到晚霞晕染天际,才被准许原地休息过夜。

  官差聚在一起搭火堆,从行囊取出肉干放在陶瓮中烹煮,再撒上一点儿盐巴就是一锅肉汤。

  沈棠这次反应快,保住了饼子。

  一屁股坐地上,细细咀嚼着生硬冰凉的饼子,用口水将其软化得差不多才吞咽,注意力则放在低声交谈的官差身上。尽管他们闲谈的内容很稀碎,但勉强也能拼凑出一部分情报。

  这些犯人是一家的。

  姓龚,族中老小甚至连仆从婢女都没能逃掉,通通被抓。

  分为三波,分批押往目的地。

  男的去边陲充军当苦力,女的送去孝城教坊。

  沈棠所处队伍是第二批,以龚府的女眷、婢女居多,其中还有辈分最高的老封君,几位风华正茂的少夫人、年轻貌美的妾室姨娘、年纪不一的子嗣,剩下的则是伺候的仆从婢女。

  她估摸自己这具身体不是婢女就是子嗣。

  一捏骨龄,也就十一二的样子。

  男子黥面刺字,女子墨刑耳后。

  若犯人在半道咽气,便割下写着字的面皮或者耳朵当做人头证据。

  她抬手一摸耳朵,果然摸到左耳耳后有一片已经结痂的血块。

  沈棠:“……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