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长安雪满山
获得本书新用户3天免费读
前往潇湘书院立享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七章 功败垂成

  “郡主且慢!”一声清清淡淡的声音传来,仿佛来自天外。

  赫连欢扬起的手顿在那里。

  关键时刻是谁在叫她?怎么着声音听着像,像宇文懿?!

  她转过头,真的是他!

  她面上浮现出一丝错愕,他为何在这?他为何要救萧琮?

  萧琮也是一脸惊诧,他和赫连欢一样的疑惑,不过还多了几分庆幸,宇文懿在这,他应该死不了了。

  宇文懿一手掀开车帘,一手扶着马车,他面色有些发白,想来是因为马车颠簸。

  缓步走到七尺高的练武台下,他抬头望着台上的赫连欢,问道:“不知此人如何得罪了郡主,竟让郡主起了杀心?”

  赫连欢眉间一片阴郁,她想到周帝先前的交代,让她要护好宇文懿。

  萧琮此人实在太过危险,且已经三番两次对宇文懿下杀手,她不敢冒这风险,便只能选择永绝后患的法子。

  宇文懿瞧她神情有异,便也不再追问,而是规劝她道:“郡主有所不知,此人掌握着北城府救灾粮的下落,事关十万黎民百姓生死,所以他不能死。”

  赫连欢面色一沉,她深知宇文懿心性,有他在,她今日怕是要功败垂成了。

  呵,果真是命吗?

  为何他宇文懿可以清清朗朗声名至善,她却要担下弃万民于不顾的千古罪名?

  宇文懿自是不知赫连欢心中苦楚,只是接着规劝道:“郡主,本王虽不知你二人之间的恩怨,但还望郡主勿逞一时之快,而陷万民于水火。否则……”

  “否则怎的?”赫连欢语气有些讽刺。

  若不是因为他宇文懿,她也犯不着对萧琮下杀手。

  “否则你是——”要被治罪的。

  可他话还没出口,便听赫连欢轻笑了几声。

  “王爷怕是误会了吧?我与这位公子不过是寻常比武罢了。而今输赢已定,何来杀心一说?”

  宇文懿有点懵,是自己会错了意吗?

  隐日此时默默来到他旁边,悄声道:“王爷,方才属下确实感觉到了杀意,但现如今倒是没有了。”

  宇文懿点了点头,又抬头看了过去。

  只见赫连欢红衣簌簌,笑得明媚,手中的匕首也递给了染儿,她就这样直接迎上宇文懿探究的目光,一派坦荡气度。

  这毫不躲闪的样子,任谁都会相信。

  “郡主,此人无比重要,不如交给本王审问如何?”

  赫连欢迅速拒绝:“哎,王爷这话就不对了。他是本郡主请来的——”

  咳咳——赫连欢清了清嗓子,接着道

  “客人,也许日后要成亲的那种,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让王爷你带走呢?”

  客人这二字,她咬的尤其重。

  萧琮面色十分难看,看向赫连欢的目光都像是淬了毒的。

  这个该死的女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前一刻还要杀他,现在竟然装出一副护着他的样子,还说、还说要跟他成亲?

  如此奇耻大辱,他无论如何忍不了。

  而宇文懿听了她这话不禁笑出声来:“呵呵……郡主,闺阁女子是不能随便说成亲的,否则将来怕不好说亲啊……”

  赫连欢俨然一副娇蛮千金的模样,忽然向前一步,挡住了宇文懿看向萧琮的视线,不可一世地站在萧琮面前,朗声道:“本郡主喜欢他,就是要嫁给他,你想把他带走,本郡主死也不答应!”

  宇文懿有些愕然。

  他看着赫连欢十分坚定的眼神,似乎真的很在意身后的人,不禁也有些为难,心中泛起了嘀咕:

  莫非这云阳郡主真的喜欢曹肃?而且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宇文懿没忍住啧了两声,有些头疼。

  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以后还有很多用得上定北侯府的地方,若此时与赫连欢交恶,以后怕是难办。

  看来,只能先退一步。

  “既然如此,那此人便交给郡主。但我有个条件——”

  “什么?”

  “郡主要帮本王找到藏在侯府里的救灾粮,如此,本王便不再过问此人,如何?”

  现在最紧要的是找到救灾粮,帮北城府度过此次雪灾,至于对他的问罪,倒是可以先缓一缓。

  赫连欢灿然一笑,显然十分满意。

  “成交。本郡主答应了,一定帮王爷找到那批粮食。”

  她说罢,转身对染儿道:“今日本郡主乏了,你扶好他,我们回府去。”

  “是。”染儿乖巧地应了一声,然后弯下腰,将地上的萧琮扶了起来。

  赫连欢带着染儿和萧琮走到马前,却犯了难。

  这,染儿不会骑马,萧琮现下骑不了马——

  “本王瞧着他是骑不了马了,不如坐本王的马车回去吧。”宇文懿适时地开口。

  “那王爷怎么办?”赫连欢下意识地问道。

  这确实是个好办法,可宇文懿身子也不好,难不成要将他俩都放在马车上?这不得弄出个天雷勾地火?!

  “本王现下无碍,可以骑马回去。”

  “那就谢过王爷了。”

  赫连欢懒得推辞来推辞去的,这也正和她心意,于是直接了当的点了头,跟染儿一起,将萧琮扶上马车。

  就在赫连欢下了马车之时,宇文懿就在她身边开口,声音极轻:“郡主,此人事关重大,本王不希望他出一点儿差错,郡主可明白?”

  赫连欢心中一沉,这宇文懿也不傻,刚才不过是给她一个台阶下。

  “知道了。”她声音闷闷的。

  不过想来也着实可恨,她向来算无遗策,偏偏遇到一个圣主似的宇文懿。

  待马车驶出视野,隐日憋了好久似的,呼出一口气,开口问道:“王爷,那曹肃三番两次的要杀您,您干嘛护着他?”

  宇文懿撇过头看了他一眼,感叹道:“隐日,你眼中只有我一人之命,但我眼中却有天下人之命。”

  “是,是属下莽撞了。”

  隐日嘴上这样说,可心里叹了口气。

  他打小就跟着宇文懿,这位主子的脾性他可是一清二楚,可就是太明白了,才常常忍不住的担忧。

  宇文懿继续开口:“之前怕曹肃在定北侯府里有埋伏,所以不敢轻易闯入。但如今看来,曹肃是受着郡主的掣肘,他应该是一个人,走吧,我们不必再等了。”

  “王爷的意思是?”隐日试探性地一问。

  “之前禅明寺住持说让我去定北侯府,我本以为他是指粮食,可现在发现那曹肃也在,我总觉得他还在暗示着什么,但我尚不确定,所以要亲自去探查一番。”

  他话音刚落,就听隐日反驳道:“王爷不可!定北侯府内局势不明,贸然进去实在不妥!不如让属下去吧,属下想办法混进去,然后打听粮食所在之地,王爷还是不要以身涉险。否则出了差错,属下实在担待不起!”

  “隐日,定北侯认识你,若你悄悄潜入,被人发现了,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而本王以查案为名大大方方的进去,想来他们也不敢怎样。”

  “那王爷一定带着属下。”确实,案子不能不查,还是大局重要。

  “那是自然,不然谁来保护本王。”

  隐日松了口气。真不是他惊弓之鸟,自打出京以来,针对宇文懿的刺杀就没停过,若是王爷不在眼皮子底下,他实在是不放心。

  云阳院。

  染儿扶着萧琮,将他放在偏房的榻上,而后退到赫连欢身边。

  萧琮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直接背过身躺了下去。

  赫连欢望着他的背影,心中五味杂粮。

  “好好看着他,不得有误。”赫连欢对着左右撂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是。”

  染儿见她这般,有些气急,恨不得趁着萧琮不能动弹,现在就杀了他,可现在在侯府,她不能下手,于是愤恨地瞧了他一眼,转身跟着赫连欢离去。

  午后寒风袭来,森森凉意。

  赫连欢呆呆地盯着眼前的午膳,没有动筷的意思。

  染儿在一旁规劝:“郡主,此人留不得,恐怕我们得再找个机会……”

  话还没完,赫连欢就生生打断了她:“我知道,你不必管,我自有分寸。”

  “郡主……”

  “好了染儿,你别说了,我都知道,我会处理好的。”

  赫连欢脑子里乱极了。

  她想着之前发生的一切,她想到离开偏房前萧琮的样子,心里有些难过。

  其实她心里明白的很,即使今日宇文懿不出现,她也下不了手。

  可是……她为什么下不了手?

  就因为,他给她带了一壶酒?就因为,他说他们能成为朋友?就因为,他嘴上说着生死不论,可还是接住了差点掉下台子的她?

  是啊,原因她自己都说出来了,还纠结什么。

  她,的确是欣赏他的。

  可她突然又想起那人教诲:“善达至境者,圣人也。然,汝之业非圣人,便当变善为戾,方图大业。”

  她究竟该怎么做?

  赫连欢就这么直愣愣地坐了一个下午。

  夜色渐深,她突然把桌子上的茶盏给重重地推到了一边,气冲冲地道:“走,我们去审审他。宇文懿不是要粮草吗?我给他找还不行吗!我倒要问问,他究竟用了什么法子,怎么这么久,我都找不到那该死的机关!”

  染儿被吓了一跳,可是这都这么晚了,实在是不合适,于是连忙劝说道:“郡主,这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赫连欢仍然气鼓鼓的,但显然比方才要冷静了一下。

  “郡主?”染儿还是有些担心,开口叫了一声。

  “走吧,我们去看看他。”赫连欢心神不宁的,总觉得要出事。

  她们刚要起身,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尖叫:“啊!快来人啊!出、出人命了!”

  赫连欢一惊,连忙冲了出去,只见一个侍婢在偏房外,面色惨白。

  她着急地问道“怎么回事?”

  那侍婢见到是赫连欢,急忙跪下,神色惊慌:“郡、郡主……里面那个人死、死了……”

  那个人?

  萧琮!

  赫连欢推开那侍婢,冲进了偏房,只见萧琮正痛苦地倒在地上,双眸紧闭,旁边是瘆人的鲜血。

  她快步走过去,探了探他的鼻息,极其微弱。

  赫连欢心中一空,突然就慌了,原来她对他的死如此在意。

  她单膝跪地,双手将萧琮的脸扶起来,紧盯着他看,声音有些发抖。

  “你怎么样?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听得到吗?回答我。”

  “你……不是希望我死吗?这又是做什么?”身畔的人忽然动了动,轻声说了这么一句。

  “我……”赫连欢一时失语。

  萧琮轻笑了起来:“郡主这是舍不得我死了?”

  舍不得?她舍不得他死吗?

  这三个字如同魔咒,将赫连欢缠的喘不过气来,他简单的一问,对她而言如同诛心。

  不会的,她是赫连欢,怎么会有舍不得杀的人?

  他不过是长得好看了一点儿,性情让她感兴趣了一点儿,又对自己多了解了一点儿,还对自己多关心了那么一点儿,她只是有点欣赏,对,只是欣赏而已。

  赫连欢面色有些僵硬,吞吞吐吐地说道:“我、我是为了粮草,你现在还不能死。”

  萧琮幽幽地说了一句:“是吗……”

  赫连欢迟迟等不到他的下文。

  “染儿!染儿!请大夫来,快!”赫连欢对着门外的染儿喊道。

  染儿自知事情紧急,一刻不敢耽搁,匆匆忙忙离去。

  榻边,赫连欢面无表情地坐着那,一勺一勺地将手中的汤药喂进萧琮的口中。

  萧琮垂着眼,也是面无表情地喝下一口一口的汤药。

  “你到底要干什么?”赫连欢冷冷发问。

  萧琮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你当真一心求死吗?”

  萧琮咽下最后一口汤药,终于开了口:“是你说的,我为‘苍山飞雪’。既是苍雪,便自有一番高洁,我不欲被人拿捏,自求一死。”

  “本郡主不知道,你还有这等觉悟呢?怎么,落在本郡主手里觉着委屈?”赫连欢眉目上挑,讥笑的说道,同时将手里的碗“啪嗒”一下,狠狠地砸到了桌子上。

  萧琮没有说话,闭着眼又躺回了榻上。

  “其实,我给你放的药只能维持三个时辰,到时候你自然能恢复,实在不必强行运内力抵制药效。”她停顿了一下,可萧琮并没有什么反应。

  “你这样一不小心就会死的,你到底知不知道?”

  萧琮背对着她,冷声道:“我若是死了,宇文懿就安全了,正如你意,不是吗?”

  赫连欢不知怎么的,心中憋着一股闷气,怒声喝道:“是!是!你死掉最好,我巴不得你死掉!”而后猛然起身,狠狠地推开门。

  正要走出去,却忽然听到萧琮说:“本来,杀不杀宇文懿都无所谓,但是现在,我无论如何也容不下他。”

  赫连欢没有说话,直接离开。

  直至看不见赫连欢的身影,萧琮的嘴角才染上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他终于知道,赫连欢对他,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态度。

  她今日确实起了杀心,但他可不会忽略,赫连欢在杀他之前,那一闪而过的犹豫和纠结。

  说起来,他也是极胆大的,竟然用自己的命,去赌赫连欢一个虚无缥缈的恻隐之心。

  萧琮自嘲一笑,什么时候他也会做这样的事了。

  不过,上天待他还算不错,赫连欢果然是有那么一丝犹豫的。

  那么,该到他反击了。

  赫连欢回到房中,心情复杂。

  染儿心思通透,察觉到她的情绪,问道:“郡主,你为何要救他?正如他所说,若他死了,长安王就安全了,郡主也不必处处防范着。”

  “我不是说了吗?若他死了,就找不到粮食了。”

  “郡主你明明知道,那批粮食便在侯府祠堂,就是再难找,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我自有打算,你不必操心。我有点累了,你回去吧。”

  “是,奴婢告退。”染儿还欲在说些什么,看到赫连欢这样的态度,也只得先退下。

  这一夜,没有人睡得着。

  翌日,卯时。

  因着宇文懿的命令,受雪灾的百姓此刻大都有了栖身之所,只是还忍受着饥饿。

  宇文懿望着街上的饿殍,感慨万分。

  万春园和禅明寺都没有丝毫动静,他派去更远粮站的人也还没有回来,远水难救近火,眼下的希望都在那个曹肃身上了,但愿此行顺利。

  定北侯府。

  “侯爷,长安王到。”

  “快请进来。”定北侯有些诧异,宇文懿一大清早就过来,他有些不安。

  片刻后,只见宇文懿一个人。

  他更加诧异,怎么隐日也不在?!

  不过他一个人,想来只是有事要吩咐吧。

  他松了口气,恭敬道:“拜见长安王。”

  宇文懿连忙上前扶住他,道:“侯爷多礼了,本王受之有愧。”

  二人边走边寒暄,待宇文懿在正堂里落座,定北侯连忙吩咐下人备茶。

  “侯爷,本王今日,是来找郡主的……”

易城春 下载APP支持作者
来 APP 跟我互动,第一时间看更新

第三十七章 功败垂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小说阅读网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错过就亏大了!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