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她被迫做妻主
获得本书新用户3天免费读
新设备新账号下载立享,部分书最新付费章节不限免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臭名昭著

  魔罗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世界的男子都是这般娇媚的吗!

  魔罗不知道自己来道德究竟是个什么世界,只觉得自己的三观在被这个世界挑战。

  她后退了几步,对于凶神恶煞的打手都在怕的,却对于面前穿着粉色轻衫的羸弱男子有些被雷到了。

  见到万魔罗对于自己没有反应,那男子愣了一下。

  要知道之前的万魔罗最喜欢的便是他了,隔三差五的来到这楚伶馆就是为了与自己亲近。

  只是这样的错愕没有多久,那男子想到有更重要的事情便皱了一下娟秀的眉毛,整个人显得是弱柳扶风,思绪万千的开口说道:

  “我知你心意,只是我们不是同道中人,况且你也已经将丹儿迎了回去,我们....有缘无分,不能强求...”

  说着还用手帕轻轻地在眼角擦拭,看上去显然是为情所伤。

  若是之前的万魔罗自然是觉得此人对自己情深义重,可此时的魔罗是个冷漠的人。

  凡事最害怕的就是冷眼旁观,魔罗作为局外人的角度冷冷的看着面前矫揉造作的男子,几句话的当便知道他不过是在打发原身罢了。

  “确实不能强求,只是今天这事....”

  这是魔罗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开口,这幅身体的声音嗡里嗡气的,像是闷在了一个厚重的鼓里面。

  从刚刚同打手动手,魔罗虽没有照镜子,却意识到原身一定是个胖子,身体不如自己原本的身子灵活。

  只是她现在没时间顾忌这些,只是死死地盯着面前的粉纱男子和蝶郎。

  那粉纱男子犹豫了一下,随即扬起一个善解人意的笑容,那张白皙的脸颊上精致的五官无一不在展示着深情:

  “万主儿既然如此想得开,那以后我们便不要见面了,在这楚伶馆中欠下的债务便也不用偿还了罢....”

  “这怎么行呢?!”

  还不等粉纱男子说完,蝶郎先是听不下去了,指着魔罗的鼻子便骂道:

  “万魔罗,你个草包,废物,没用的垃圾,我不管你以后来不来我这楚伶馆,你在这欠下的钱必须一一的都给我还回来!你.....”

  只是蝶郎的话还没说完,那粉纱男子便拉住了他使了一个眼色,蝶郎看到粉纱男子这样,到嘴边的话便停了下来。

  两个人的眼色自然是没有瞒过魔罗,她冷眼看着只觉得这楚伶馆中似乎是有事情,所以才这般着急的将她打发走。

  只是这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于是魔罗没有说话选择静观其变。

  果不其然那粉纱男子借着说道:

  “看在你我相好一场的份上,你欠下的钱我替你出了,你快走吧,莫要再来了。”

  蝶郎虽然气得牙根直痒痒却,一双大眼睛斜倪着魔罗,却终究没有说什么。

  魔罗点点头,刚刚的形势对于自己属实是不利,她刚刚来到异世界,对这里一无所知,此时不是逞强斗狠的时候。

  当务之急是找个僻静的地方将自己的思绪理清。

  刚刚那粉纱男子出来的时候,魔罗便隐隐的想起了一些原身同这男子相处欢好的片段,支离破碎的回忆开始像一块块拼图一样逐渐的在脑海中成型....

  于是魔罗便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随即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着万魔罗离开的背影,蝶郎遣散了看热闹的众人,随即气得直跺脚:

  “要不是今天有大人物来咱们楚伶馆,我定像之前一样打的她三个月下不了床!”

  “算了蝶郎,我们还是快去做正事吧。”

  说话的正是那粉纱男子,此时他的脸上那里还有娇羞深情的模样,一张巴掌大的瓜子脸上面写满了冷漠和淡然。

  “这次就算了,下次若她再来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了吧。”

  ——

  魔罗并不知道这两人的对话,此时的她浑浑噩噩的走在街道之上,青石板路铺设的街道,四周是商铺和住宅,古色古香的样式,以及周围行人的装扮都告知这她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原主的记忆不断的闪现在魔罗的脑中,没有让她想起什么,反而让她觉得头痛欲裂。

  “大!”

  “小!”

  “开!开!”

  不知道走到了哪里的万魔罗听到了一阵吵嚷的声音,随即脑海中闪回的画面统统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手痒的感觉。

  是真的手痒。

  魔罗将自己的手掌摊开在粗糙的布衣上面摩挲了几下,抬头一看自己面前竟然是一个赌坊。

  又看了看这具身体脏兮兮、肉滚滚的双手....

  莫不是这具身体的主人还是一个赌鬼?!

  刚来这里就在楚伶馆如妓院一般的地方,现在身体又自己来到了赌坊.....

  这可真是吃喝嫖赌样样不落啊!

  “哟~这不是万魔罗嘛!”

  此时一个该溜子的声音在魔罗的身边响起,那人上来就跟她勾肩搭背。

  魔罗转过头仔细看了看,这是一个瘦的像是猴子一样的女人,眼中有着藏不住的精明和算计。

  那瘦猴女子揽着魔罗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眉头,随即便开怀的说道:

  “万老姐又手痒了,要不要进来玩两局?”

  说着还一脸猥琐的用胳膊肘怼了怼万魔罗。

  “瘦猴姐,你快过来啊,要开局了!”

  “知道了!”

  这人还果真叫瘦猴,眼看就要开局了,瘦猴一把拉起魔罗的手腕就要往里走。

  只是魔罗没有动,凭借着原身的体格优势,瘦猴没把人拉走反而把自己拽了回来。

  “诶!万魔罗你今天怎么回事?局都要开始了!”

  魔罗摩挲了一下自己油光锃亮的粗布衣,嗡里嗡气的开口道:

  “我没钱。”

  “没钱?哈哈哈哈哈哈!”

  那瘦猴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笑了好一阵才说道:

  “我的万老姐,你不是一直都没钱吗!怎么今天才不好意思?!”

  听着瘦猴的话,魔罗皱皱眉头,记忆的拼图开始拼接上了一部分。

  原身确实是没钱,自从家道中落之后,她沉迷秦楼楚馆以及赌坊,原本还不错的家室都被万魔罗一个人败光了。

  “你若是确实没钱,你不是还有...”

  瘦猴又用她那都是骨头的胳膊肘怼了怼魔罗,贼眉鼠眼的说道:

  “还有你家里那几个美夫郎,上次你就说,要用他们做赌注,不如这次我们来好好赌一赌?”

  用夫郎做赌注?

  魔罗刚刚就听到那个叫做蝶郎的老鸨说过原身有七个夫郎,此次又听到瘦猴这么说,脑中回忆跳出原身在赌坊中大赌特赌的模样。

  只是原身很笨,甚至可以说是脑子缺根弦,赢了三五把小的,便会输掉一把大的。

  这明显就是众人在戏耍她罢了!

  原身是个蠢得,还是脑子根本就不好使?

  魔罗接收到的这部分回忆让她觉得心烦意乱,看着面前精明的瘦猴更是难受极了。

  于是她一把甩开了瘦猴干巴巴的手,转身离开说道:

  “没兴致,走开!”

  “诶!诶!”

  瘦猴干叫了几声见万魔罗头也不回的走了,啧了一下嘴生气道:

  “不识抬举!”

  魔罗觉得自己还没有完全的掌控这具身体,任凭身体记忆走在路上,逐渐的远离了喧闹的街道,来到了镇外的土路上面。

  走着走着路程愈发的偏僻,魔罗看着周围的景致熟悉极了,她知道这是原身的熟悉感,可见原身是经常走这条路的。

  走着走着路过了一汪潭水,魔罗停下脚步,这潭水清澈见底,周围草木郁郁葱葱,环境极好。

  魔罗走过去,蹲在水潭边,将身子探到水面上,看清了原身的样貌。

  这具身体的样貌和魔罗自己本身长得——

  真是一点都不像!

  魔罗很少照镜子,但她知道自己是那种圆圆的脸颊,小巧的鼻子、微凸的嘴唇和一双大眼睛。

  不了解她的人会因为她的外貌而觉得这是一个可爱的小姑娘。

  可是现在这具身体.....

  魔罗不想这样评价自己,但是她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

  这样的自己就是一个猪头。

  肥头大耳,满脸横肉,眼睛都被肉挤的变成了三角眼,鼻子也因为过于肥胖完全的凹进脸颊里面看不出形状,唯一正常点的就是那双薄薄的嘴唇,在这张大脸上显得格格不入。

  更要命的是这原身的皮肤很差,魔罗伸出手摸了摸自己油光锃亮的大脸,脸上那坑坑洼洼的侧脸,以及下巴和面中发红的痘痘。

  这是生活作息不规律导致的内分泌失调。

  这样肥胖的身体不知道有没有糖尿病。

  而且原身总是出现在风月场所,说不定还会有些见不得人的性病.....

  越想越糟心,魔罗实在是见不得那张脸,于是一下子站了起来。

  可惜身子不争气,似乎是起猛了,魔罗只觉得一瞬间头晕目眩眼冒金星,缓了好一会才缓解过来。

  魔罗叉着腰站了半天,现下约莫是下午两点左右的时间,太阳高高的悬挂在天空之中。

  烈日当头,魔罗站在日头之下很快便闻到了一股子异味。

  是一股酸臭中夹杂着臭汗的味道。

  而那味道就出自自己的身上.....

  魔罗这时才有心情仔细的打量现在的身体。

  那粗布麻衣因为挨打早就已经灰扑扑的,把灰尘打落依旧可以看得到那被桎住的油渍,魔罗用手指捻了捻身上的布料。

  黏黏腻腻的,看上去是长久不清洁导致的身体的油泥....

  原身必然是长久的不洗澡,不换衣服就连这衣服都被油泥盘包浆了....

  魔罗只觉得一阵恶心反胃,见过埋汰的,没见过这么埋汰的。

  犹豫了一下之后,魔罗将腰带解开,将身上的衣服一一褪去。

  随意的散落在潭水边的地上,魔罗看清了自己现在的这具身体。

  果然是很肥胖,魔罗摸了摸大腿,再摸了摸肚子,哪里都是肉滚滚的就是没有肌肉。

  黄黑色的皮肤看着就好久没有进行过清洁,把头上的布条扯下来,油腻腻的头发一缕缕的垂下。

  魔罗深吸了一口气,一下子扎进了潭水里面。

  原身许是不会游泳的,刚刚入水的身体及其不适应。

  还好魔罗是个意志坚强的,很快便在水中掌控住了这具身体。

  从今以后这具身体就是她自己的了,她必须要完全掌控这副身体。

  想到自己已经在原先的世界死掉了,魔罗的心更加决绝了。

  潭水并不大,只是这具身体缺乏锻炼,魔罗在水中游了几圈之后很快便有种脱力感。

  这期间魔罗也并没有闲着,她观察四周很快便发现了几株肥皂果树。

  于是她上岸休息,顺便摘了一枝肥皂果入水。

  有了肥皂果,魔罗终于可以安心的在岸边将身子清洗干净,顺便将一缕缕油掉的头发也耐着性子打上泡沫。

  许久之后直到魔罗觉得这幅身体已经彻底的干净之后才停下。

  看着被自己揉搓的有些发红的皮肤,虽然依旧是黄黑粗糙,身上也有大大小小的伤痕和伤疤,但总归是干净了。

  魔罗又带着一枝杈的肥皂果满意的返回,找到自己的衣服,按照从内到外的顺序开始一件一件的浸泡、清洗、搓揉。

  一直洗到日头西斜,魔罗才终于将里衣和外衣的泥垢清洗干净。

  又晾晒了一会,看着红彤彤的夕阳,魔罗一件件的将衣服穿好。

  终于没有了那恼人的酸臭味,尽管衣服还是有点潮湿。

  在这期间的魔罗脑子中已经回顾了一遍原主的一生。

  原主名叫万魔罗,生下来脑子就缺了一根弦,懦弱的时候是真的懦弱,可是执拗起来也是真执拗。

  一切享乐的东西她都喜欢,一切上进的事情她都不愿意干。

  原本万家在平水镇也算是家境尚可,怎奈万魔罗原本就不聪明,从小便是孩子们欺负的对象,十二岁的时候交友不慎沾染上了赌和嫖,将家底都尽数败光了。

  随着母亲和父亲的离开,万魔罗彻底的没有了顾忌,很快的便将万家的家宅都抵押出去,住到了平水镇镇外的一处贫民村中。

  这里都是些穷凶极恶之人,或者是胸无大志的懒汉待的地方。

  万魔罗显然就属于后者。

  只是父母在万魔罗刚出生的时候便给她定下了一桩婚事,那便是万魔罗的第一任夫郎——乔润之。

  乔家同万家世代交好,后来因着儿子出嫁便举家搬到了隔壁镇子。

  乔润之出生之后,乔家和万家便结下了姻亲。

  万家落魄之后,乔润之也并没有嫌弃万魔罗贫困,秉承着定下的姻亲嫁了过来。

  可这却是悲剧的开始,万魔罗娶了乔润之之后并没有痛定思痛发愤图强,反而是更加沉迷于吃喝嫖赌,将乔润之带过来的彩礼挥霍一空。

  乔家本来便不想乔润之嫁给落魄的万家,毕竟出嫁的男子便如同泼出去的水。

  这下便更不管乔润之的死活。

  后来万魔罗更是混蛋的生抢豪夺占人便宜,用尽各种卑鄙的手段娶了六个夫郎。

  而她对这七个夫郎,只是娶了回来,却全然没有呵护爱护的心意。

  万魔罗属于耗子扛枪窝里横的女人,在外有了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回来便会对他们非打即骂。

  偏偏嫁出去的男人便只有妻主可以依靠,即便是对于万魔罗深恶痛绝,害怕又憎恶,却也全然没有办法。

  魔罗在原身单薄的记忆中,只记住了乔润之的名字和大致样貌,除去浑浑噩噩的吃喝嫖赌之外,竟然一时间在原主的记忆里找不到任何更加有用的信息。

  对于这样的原主,魔罗属实是无语极了。

  为何别人穿越不是成为达官显贵,就是成为发愤图强的逆袭主角,而自己开局便是这腌臜的身体和一堆烂摊子....

  魔罗只觉得心里憋着一股气,自从来到这异世界之后,自己便一直不顺利。

  先是替原身被无缘无故的打了一顿,然后是差点被拉去算计赌博,解决了这脏兮兮的身子,还要面临不知道原身有什么隐藏性的疾病....

  这个原身除了名字和自己一样,真是样样不如自己。

  况且自己这名字也不过只是在原先世界中的一个代号罢了,时间太久就连魔罗自己也不记得她的本名叫什么。

  想这许多也是无用,魔罗强压住心中的不快,凭借着脑子中的记忆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穿过一条茂盛的深林,魔罗很快便看到了一块石碑立在面前,上面写着——贫民村

  真是直白的阐述!

  打眼望过去,里面果真是有够贫民的。

  大部分都是茅草屋子,用水泥和着干草糊成的墙壁,歪歪扭扭的篱笆园里面几乎家家户户草木荒芜,没人种菜。

  甚至还有几个耄耋老人颤巍巍的坐在路边的大石头上面。

  那路也是黄土路,走的快点都会带起一阵黄风。

  对于魔罗的归来,坐在路边的老人没有一个人有反应,他们就像是一桩桩石柱子一样,虽然还在颤悠,但并不会对任何往来行人有反馈。

  就像是失去了灵魂一般。

  魔罗一步一步的走在村子的路上,一边走一边打量四周。

  村子里比较安静,年轻人更是少的可怜。

  就在魔罗走了一半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在村尾有吵闹的声音,似乎有人在那里争执着什么。

  记忆中万魔罗所住的地方就是村尾的茅草屋,所以是发生了什么?

  魔罗加快了脚步,很快便来到了村尾的茅草屋。

  那果然是原身的房子,现在应该说是魔罗自己的屋子了。

  随着接近,魔罗珠江能够看清听清那里的动静。

  只见那矮篱笆院的破门前面围着好多女子,其中站着一个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的女人正指着倒在地上的男子破口大骂。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竟然还敢诬赖我非礼你!”

  “明明就是你主动勾引我的!等你家女人回来了我不让她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伶人!”

  那被推倒在地上,衣衫凌乱的黄衣男子似乎是受到了惊吓,他的外衣被扯破,隐隐可以看到里衣。

  这时从屋子里走出一个男子将他搀扶起来,拢了拢他破烂的外衣,面对着凶神恶煞的女人说道:

  “枫姐,丹儿他没有勾引你,也不是有意叨扰你,你可否大人不记小人过。”

  那说话的男子穿着洗的发白了的粗布麻衣,头发全部束起在头顶,一根破布条将乌黑的头发系住,修长瘦削的身材并没有因为粗布衫而遮盖。

  因为瘦削,下颌轮廓很是清晰,鼻梁高挺,剑眉星目,一双眼睛清澈又温柔,此时却因为那女人的刁难红了眼眶,却固执的不肯流下泪来。

  相比较于在他身后嘤嘤哭泣的柔弱男子看上去更平添了一种易碎感。

  魔罗一眼就认出了说话这个男人便是乔润之,万魔罗的正夫!

  “不是故意?!你的意思是我故意的了!!!”

  叫枫姐的女子十分不满意他的说法,上前一步就要揪住他的衣领。

  吓得乔润之赶紧后退一步,不敢与那女人有接触。

  众目睽睽之下,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拦,便都是看热闹的看客罢了。

  乔润之知道若是被她揪住,那自然会有人传出他不慎检点的流言,这世道对男子这般的不善,他只怕是难以脱身。

  可若是指着万魔罗.....乔润之的脑海中闪现过万魔罗的样子,随即狠狠地掐灭了自己的想法....

  罢了,她又有什么可以指望的呢....

  眼见着乔润之躲开了自己的拉扯,枫姐粗眉一条,欺身上前要更进一步:

  “还反了你....”

  魔罗刚走到院子前面,早就看到了这仗势欺人的闹剧,心下烦躁更甚

  “闹够了没有啊——”

银狼夙 下载APP支持作者
臭名昭著万魔罗,恶劣名声万魔罗,欺软怕硬万魔罗,草包一个万魔罗

第二章 臭名昭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
小说阅读网联合潇湘书院送APP下载福利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领取倒计时 00:00:00

00:00:00

真的要放弃福利吗?

新用户限时免费读本书
错过就亏大了! * 48h 内更新章节除外

仍要放弃
去领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