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侦实录
异侦实录

异侦实录

洛琳琅

悬疑侦探/恐怖惊悚

更新时间:2022-01-30 20:26:22

青年干探袁牧野从小就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被家人和亲友视为不祥之人,他为此也感到非常痛苦。高二那年袁牧野在一次课外活动中认识了国内外知名神经科学教授林森博士。 他通过实验证明袁牧野的脑电波异于常人,能产生一种独特的思维气场,因此能够读取到“已故之人”所残留下的磁场信息,本以为能就此改变命远的袁牧野却因为种种原因再次回到了以前的生活。 参加工作后,他因为身怀异能,故尔屡破奇案……可却因为一次过失导致犯罪嫌疑人意外死亡,最后不得不被迫离职。随后已故林森博士的儿子林淼找到了他,希望他能加入自己刚刚组建的“科学实验小组”,让袁牧野的才能被物尽其用。 一群身怀异能的年轻人暗藏于一栋上世纪三十代的老旧建筑之中,他们共同破解着一桩桩一件件离奇的案件,牵扯出案件背后令人唏嘘的真相……袁牧野将和他的伙伴们一起拨开迷雾,窥视真相。 小说中的所有人物、地点、商铺、故事情节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1326章 天堂岛

第1章 相亲饭局

  故事背景:Rising Star共和国,简称S国,下设7个省、1个直辖特区和四个岛屿自由邦。S国从建国以来总统一职多以华人担任居多,所以其官方语言以汉语为主。

  午夜的街道,喧嚣了一天的城市终于回归宁静,偶尔路过的车灯照映出路边一个狭长的身影,不紧不慢的往前走着……刚刚立秋的天就刮起了西北风,吹的他不由得紧了紧衣领。

  这不是袁牧野第一次自己走夜路了,对于他来说,无论是多黑的夜晚也不能让他的生出半分心悸来,因为他早就已经习惯了夜晚的黑暗。

  谁知就在这时,袁牧野的身后突然传来“哐噹”一声巨响,吓得他本能的回过头去,就见一辆蓝色的玛莎拉蒂斜刺里翻到在地,最前面发动机的位置已经被撞的稀烂,前挡风玻璃上一片殷红。不远处的地上还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脸朝下一动不动的趴着,不知是死是活……

  袁牧野看到这一幕的第一个反应就想要跑过去救人,可就在他刚跑到近前时却猛的停了下来,他见地上那个人的脑袋已经180度大旋转了……脖子扭成这个角度,人是不可能活着了。

  袁牧野刚想拿出手机报警,却突然听到被撞变形的马玛莎拉蒂中传来“砰砰……”的声音,他转头一看,发现里有个女人在不停拍窗,他立刻想要跑过去救人,结果还没到近前车就起了火,温度高的让人根本无法靠近。

  一瞬间,车厢里的人发出了凄厉惨叫声,听的袁牧野头皮发麻,他实在不忍心眼看着一个大活人就这么烧死,于是他转身就往路边的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超市跑去,因为他知道超市里肯定有灭火器。

  谁知他刚跑了两步就感觉身后熊熊的烈火竟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刚才的那股灼热感也变成了阴冷的秋风。等他再回头看去的时候,就见那个已经被烧成焦炭的女人竟然慢慢的从车厢里趴了出来……而刚才脑袋180度大旋转那个家伙也正歪着脖子准备从地上爬起来。

  袁牧野见状愣了一下,随即就眉头一皱,脸上有些厌烦的嘟囔道,“又特么来了……”

  今天这条路是他第一次走,如果早知道这里之前撞死过人……他肯定不会深更半夜走这条路的。袁牧野在原地长叹了一声,然后闭上眼睛等了一会儿,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诡异场景全都消失不见了,就跟刚才那惨烈的一幕从没发生过一样。

  袁牧野这时看了一眼周围,在确定附近没有人路过之后他才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会儿已经很晚了,否则这要是让别人看到,非把他当成神经病不可。

  这已经不是袁牧野第一次遇到这种诡异的场景了,从小到大,他只要一去死过人的地方就绝对会再经历一次场景重现。小时候他不懂事,看到什么就说什么,以至于家里的亲人一见到他都跟见了鬼一样。

  小时候那些不愉快的经历就像梦魇一样始终缠着袁牧野,伴他成长,影响着他的性格……如今的他已经知道适时的隐藏自己也是一种保护,最起码现在的同事不会再像以前那些亲人和同学一样当他是个怪物了。

  一阵秋风吹过,袁牧野打了一个冷颤,他连忙摇了摇头,将刚刚脑海里的那些场景全都赶跑,然后大步朝那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小超市走去。

  “叮铃噹……欢迎光临!”

  开门的一瞬间,超市门上等着的一个毛绒公仔发出了悦耳的声音。一个睡眼惺忪的年轻人从收银台里坐了起来说,“您需要点什么?”

  今天晚上的饭局袁牧野基本上没吃几口,工作这些年他也吃过不少的珍馐美馔,可是要论能填饱肚子,他还是最钟意泡面,既经济又实惠,还没那么多虚头巴脑的讲究。

  “泡面在哪儿放着呢?”袁牧野说道。

  年轻人随手一指里面说,“在最后一个货架上,你自己过去挑吧!”

  袁牧野这人有点选择障碍,所以他吃泡面从来不讲究什么口味,就见他走过去在众多口味的泡面中拿了几包红烧牛肉面过来。

  结账的时候袁牧野一摸口袋,发现之前的那半包烟忘在饭店了,于是就指着后面一排香烟说,“再给我拿包玉溪!”

  那个年轻人打着哈气把烟递给袁牧野说,“不好意思啊,我们店时这段时间晚上没有多少客人,所以我就偷会儿懒在下面眯一会。”

  袁牧野接过烟从里抽出一支点上说,“为什么啊?现在的人都这么早睡吗?”

  “哪儿啊!我看你眼生,肯定不是住这附近的所以不知道,前几天我们门前那条马路上撞死人了!那叫一个惨啊!开车那男的脖子当场就扭断了,车里坐着姑娘也活活被烧死了!上百万的玛莎拉蒂直接烧成了车架子!!”年轻店员一脸骇然道。

  “你当时也在场?”袁牧野问道。

  店员摇摇头道,“亏了我那天是白班,听当天值夜班的同事说,烧死那女的叫的那叫一个惨啊!听的人都瘆的慌,我要是也在场非得做噩梦不可!”

  袁牧野有些好奇道,“当时没人救吗?”

  “谁说没人救啊!可那车起火太快了,几个提着灭火器上去的哥们儿根本到不了近前……听说是个酒驾的富二代,也不知喝了多少,把车都快开飞了!”店员撇着嘴说道。

  出了超市后,袁牧野回头看了一眼之前出事的地方,两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了,想必他们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一定非常后悔吧!

  其实袁牧野今天的心情很不爽,要说他也已经算是从警多年的老人了,并非是刚入行的愣头青,可有些事情他依然还是看不习惯。按理说他是从老家C省借调过来的,在北都市也工作一年多了,当时借调他过来的文件上白纸黑字写的借调期为一年,如今借调期早就已经满了,可是他的原单位和现单位却全都没了动静。一个不主动要回去、一个不主动还回去,似乎是把他这个大活人给忘了一样。

  这还不是最让袁牧野闹心的,之前他在C省工作的时候没那么多屁事儿,每天只要和案件打交道就行了。可自从来了北都他才知道,这里除了案子之外还有其他一些让他烦心的事情,才明白自己原来的工作环境有多么的幸福!

  袁牧野从小就性子孤僻,虽然十几岁才被所谓的“亲人”扔进了福利院,可对于他来说家庭和亲情都太过奢侈了,因为从他记事起就知道自己已经活的像个孤儿了,所以袁牧野不太喜欢与人交际。他所认识的大部分人都和工作有关系,在他的生活中也几乎没什么朋友……这样的性子在他老家那种小地方自然无所谓,可是来到这繁花似锦北都市就不一样了,人际交往就是袁牧野的死穴。

  就像今天晚上一样,他难得早早下班,结果却被杨副局长硬拉去吃饭。性格寡淡的他一开始还以为只是同事之间的聚餐,可到了之后才知道,原来是杨副局长给他特意安排的相亲饭局。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