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弱美人在惊悚游戏掉马
病弱美人在惊悚游戏掉马

病弱美人在惊悚游戏掉马

四月末的风

悬疑侦探/恐怖惊悚

更新时间:2024-02-23 00:20:01

当荆棘游戏降临,就连视力不佳,约等于瞎的江莱都没能逃过,被系统绑定,进入了游戏世界。 江莱立刻为自己卜了一卦,卦象天兆大凶!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血月之下,江莱逃,怪物追。 “亲,在荆棘游戏之中获取足够的积分,可以实现任何愿望哦。”系统循循善诱。 为了重见光明,江莱一个转身,开始追着怪物杀。 于是乎,荆棘游戏的各个副本出现了一个一边摇头念着大凶,一边不停收割怪物的女人。 后来,怪物大老远看到江莱…… “兄弟们快跑啊!大凶来了!” 追着怪物砍的江莱猛然停下脚步。 大凶竟是我自己?! 怪不得……每一次鬼都是一副见了我的样子。
目录

14小时前·连载至第314章野外战斗

第1章 橙花小镇1

  “她的眼睛……只剩下微弱的光感了。并且情况还在不断恶化。”

  “……她还那么年轻……她的父母都牺牲了,她自己也为组织做了那么多事……您能不能再想想办法试试看。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也是好的……”

  “你应该知道,我们已经尽力了……毕竟,她去过那个地方……虽然那个地方赋予了她强大的实力,也让她付出了相当惨重的代价……她能够活到今天,已经是个奇迹了……”

  听着门外传来的对话声,江莱轻轻叹息一声。

  她刚想推门走出去,却感到眼前忽然一暗。

  她的嘴角泛起了些许自嘲的涟漪。

  拖了大半年,她终于完全失明了吗?

  上帝是不是终于彻底拉上了她眼前的帘,严丝严缝……

  江莱皱了皱眉头。

  “冬瓜!”

  她叫了两三声。

  可平时总是随叫随到的导盲犬冬瓜,并没有出现在她的身边。

  突然,她听见了一道充满了机械感的声音。

  “荆棘游戏加载中……”

  “发现符合条件的天选者,个人信息载入中……”

  一股带着湿润的泥土和苔藓气息的阴风突然从身后吹来,让她轻轻打了个冷战的同时,也敏感地意识到,她此刻所在的地方,绝对不可能是她接受治疗的医院!

  五年以来,席卷全球的荆棘游戏,降临到了她头上……

  还好,她只是进入了荆棘游戏,不是完全失明了……

  “欢迎00009号玩家进入荆棘游戏!”那道机械感十足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系统检测到,您的天赋技能:卜算。伴生技能:精算师之眼。【进入游戏后自动激活】”

  江莱拄着盲杖,凭借着微弱的光感,朝着唯一有光的地方走去。

  那种阴寒湿润的气息越来越重。

  很快,她就听到了哗哗的水声和一个年轻男人吐槽的声音。

  “啧,现在的荆棘游戏也太没有节操了吧。连残障人士都不放过。这不明摆着把人拉进来当炮灰的?”

  江莱:……

  大哥,你是懂安慰人的。

  这里是一个渡口。

  水面笼罩着一层古怪的黑色雾气。

  除了开口吐槽的牛仔裤青年之外,还有一胖一瘦两个姑娘,一个西装男,一个大波浪卷发的红裙女人,一个身穿运动套,看起来像大学生的男孩和一个中分发型的中年大叔。

  加上江莱,刚好四男四女。

  白幼瘦女孩脸色惨白,浑身颤抖着泣不成声。

  “嘤嘤嘤……这里好可怕啊!我不要参加荆棘游戏……我要回家!”

  “别哭了。”

  西装男说道:“进入这里不一定会死。只要在游戏里面找到通关线索,获得摆渡船票,就可以回家。当然,你还得注意,别让游戏里面的怪物把你给杀了。”

  听了这话,白幼瘦女孩哭的更厉害了。

  牛仔裤青年皱着眉,有些不耐烦地高声骂道:“真倒霉!老子被拉进了荆棘游戏不算,还遇见了你这么一个哭丧鬼!哭哭哭!再哭老子打爆你狗头!”

  白幼瘦女孩打了个哭嗝,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脸惊恐地看着牛仔裤男人,死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再哭了。

  其他人或警惕着四周,或看着黑茫茫的水面,或低声交谈。

  没有人理睬江莱,也不在乎她是不是新人。

  在所有人看来,一个拄着盲杖的弱小女孩进入荆棘游戏,注定要成为炮灰。

  谁也不会去在意一个板上钉钉的炮灰的死活。

  江莱对此也不在意。

  她听到水流的上游传来了呜呜的气笛声。

  摆渡船来了。

  凭借着仅有的微弱光感,江莱模模糊糊地看见,有一艘很旧的摆渡船,从一片黑暗之中行驶而来。

  船身斑驳,甚至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

  有不少地方的油漆都脱落了,露出了被水流锈蚀的船体。

  一片昏暗之中,只有船头亮着灯的标识牌上面的血红色文字,是那么的显眼。

  4044号摆渡船。

  船仓的内部闪烁着奇怪的血红色光芒.

  整艘船像是被鲜血洗礼过一样,散发着难以形容的味道。

  大概是因为视力受损,会放大其他感官。

  这种难闻的味道让江莱不适地皱了皱眉头,十分后悔自己离开医院进入这里的时候没有顺个口罩出来。

  “欢迎乘坐4044号无人售票摆渡船。本次摆渡目的地为橙花小镇。返程时将向大家收取船票。”

  一道机械感十足的声音传来。

  是摆渡船上的驾驶员。

  他面无表情,板板正正地坐在驾驶室,看起来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机器人。

  “大家上船吧。”西装男说。

  说完,他率先朝着摆渡船走去,回过头说了一句,“不要以为留在这里就可以不必进入游戏。那样的话会被水面上蔓延的黑雾吞噬的。”

  听了这话,其他人连忙缩着脖子,朝着船上走去。

  “小姐姐,你不太方便吧?我来帮助你。”那个微胖的女孩子靠近了江莱,好心地说道:“我第一次进游戏。我们互相帮助就好了。”

  她伸出手,扶住了江莱的左臂。

  “谢谢。”

  江莱在微胖妹子的帮助下成功登上了摆渡船,礼貌道了声谢。

  一上船,众人就感觉到一阵阴寒。

  船上的装饰更是令人深感不适。

  座椅是用森森的白骨做成的。

  上面绷着柔软的皮子,皮子手感细腻,犹如人皮。

  更加奇怪的是,那些座椅竟然是有温度的。就好像……被做成了椅子的人还活着,还保持着生前的体温一样。

  船上的扬声器是骷髅头造型,眼睛里面燃烧着血红的火焰。

  这艘摆渡船太诡异,好不容易止住了眼泪的白幼瘦女孩头皮发麻,并不敢上船,只是站在船仓门口观望着。

  “这艘船……也太诡异了吧?我们一定要上这艘船吗?”

  “哼!刚才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不上船就只能等死了。”西装男已经找到了位置坐了下来,抬起头说了一句。

  白幼瘦女孩闻言脸色一变,急忙一步跨上了船。

  她被逼无奈地上了船,小心翼翼地避免碰触到任何一件东西。

  能够看得出来,她对这艘诡异的摆渡船十分抗拒。

  众人依次上船之后,都抱团坐在中间偏后的位置。

  只有一个人坐在了驾驶室的后面。

  那个特立独行的人就是江莱。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