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也外传
武林也外传

武林也外传

落笔少侠

短篇/影视剧本

更新时间:2022-03-17 21:35:33

这篇、或者说是这部武林,是为了向那心中的不朽经典《武林外传》致敬,那一遍遍重播的剧情始终不会觉得腻,每一遍观看都如一个新剧开篇,那些经典的台词,经典的人儿,经典的场地,让人真的是无法自拔。 多希望一觉入梦,神游七侠镇,感受不一样的江湖儿女情。 这个念头的萌发如雨后春笋,再无法压抑,所以,我来了,以一个普通的现代人穿越到他们的世界,没有无底线的爽文,没有各种骚操作拧转剧情,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围绕着他们的故事开展,只是多了一个我而已。 我希望不会太突兀吧,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一百二十八章 点苍山南宫谋算计 传言至盗帅送情报

第一章 一朝梦神回七侠镇

  大明万历年间、七侠镇

  七侠镇虽然只是关中地区的一个小镇,但也一直流传着这么一个说法。

  在建立之初,这里是由七个决定退隐江湖的七位武林前辈合伙建设的。禅宗少林寺一智大师、丐帮帮主洪九天、逍遥派谪仙公子、古墓派青霞娘娘、全真教求道真人、静心道庵静怡师太、五仙教百毒仙子七人都曾是大宋武林中数一数二的前辈高人。

  他们在七侠镇留下了属于他们的传说,还有一座早已荒废的七侠祠。甚至还有传言,说是七人都在七侠镇留下了一些独属于他们的传承和财富,不过两百年来,除了在七侠镇范围听问过有人自诩七侠后人,却从未听闻有谁获得过奇遇。

  自宋以来,到现在已经两百余年了。七侠镇早已没了昔日的那般辉煌和争论,现在的它,只不过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镇,但是自这一日起,一个不明来历的少年来了之后,这里又开始逐渐变得精彩不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茫于黑暗之中的月落仿佛看到了一丝光明,他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同时浑身酸痛,无法动弹,迷迷糊糊之间才觉得恢复了一些知觉,只觉得嘴唇干裂的难受“水,好想喝水……”

  “小伙子,你醒了。”

  说话的是个白头发的老人,月落眼睛并不能完全睁开,只是模糊间看见说话人的轮廓,扑鼻而来的是一股子浓重的药味,“完了,到了医院,这次搞不好会被警察叔叔关禁闭了。”

  想到这里,月落真希望自己再多昏一会儿,但是话说回来自己是怎么晕的来着,似乎是那只香?

  “小伙子你说什么昏话呢?”薛仁不禁有点怀疑,按道理自己抓的药应该可以治好这个年轻人啊,而且凭自己诊脉结果来看,此人也并没有受太重伤,怎么感觉脑子坏了。

  抿过水后缓解了许久,月落终于算是彻底清醒,这才注意到房间的装饰,房间整体有些昏暗,青砖铺设其地,自己身下躺的也是那种古式老床,房间格局不大,物件不多,一个木头橱柜,一个小小的四方桌,桌上放着几本书,甚至还有一个油灯?!月落猛然看向方才说话的老者,一身灰衣袍子,苍白头发是典型的古人束发装。

  “妈呀,不会吧……”月落有过一瞬间以为自己穿越了,但是转念一想,他觉得这里应该还是飞龙谷影视基地,自己应该是被周围庄子的村民救了,至于这身打扮就更好解释了,住在这周边的人这般打扮也是为了吸引游客嘛,说服了自己,便不禁觉得松了口气。

  “这位少爷如何称呼,哪里人氏,为何会晕在那翠微山山脚,得幸遇到当铺的钱掌柜相救将你送来,你可是遇上了山贼?”见月落醒来,薛仁也不禁松了一口气,这位少爷看着细皮嫩肉,跟个大家闺秀似的,指不定关中某个大家里跑出来的子弟,万一出个什么事情,指不定要找来什么样的麻烦事情。

  “这位大爷,这里是哪里,那个你们报警了没?”月落话音刚落,就看见对方脸色瞬间搭耷下来。

  其实月落不知道的是,大爷这个称呼在现代毫无违和感,但是对大明朝而言,这个称呼不算太友善。这么说吧,这个称呼更多是出现在烟花巷的女倌人、收高利贷的恶霸的那种场合。因此,薛仁的内心是何感受也就不言而喻了。

  “这里是十八里铺,我是这个地方的医师,鄙人姓薛。”也就是薛仁一把年纪了,这才脾气比年轻时候好了太多。要不然早就恨不得一巴掌糊上去,大爷?虽然把自己叫的年轻了,但自己像是个坏人嘛?想自己平日里行善积德,走到哪里都被人尊称一声薛神医,真是世风日下哦。

  “十八里铺?飞龙谷还有这么个地方?”月落有些怀疑自己到底在哪里,或许是身为局中人,反倒是让他没有反应过来十八里铺是剧中才出现过的地方,而现在对于疑惑的月落来说,最好的验证方法就是出去看看。

  想罢,也不顾薛神医的劝阻,颤巍巍的出了房门,看了看自己身处的环境,似乎是个后院。从后院尽头的另一个门能看见外面的街道偶尔有几个人影走过。一种荒唐的念头突然出现在了月落心头,快步来到前门,得,典型的古式药铺,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清一色古装,不一会儿便有几辆马车走过,怎么看都是满满的古代集市观感,你甚至还能听见一些带地方口音的小贩在吆喝着。

  月落只觉一道晴天霹雳轰在心头,瘫坐在门口的门槛上,绝望的用双手抹了抹脸,他实在是有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虽然和所有人一样都幻想过穿越,但是月落很清楚,这是异世,不是异市,不仅是语言口音上,还有在理念、习惯上等等各方面都存在着差异,最重要的是,你会是孤身一人的处境,你不知道什么人可信,什么人可以依靠。不,或许自己只是被一个村民救了,这里只是某个拍摄剧场罢了。

  “呦,小子,你醒过来了。看样子恢复得不错嘛。”月落抬头看去,是个蓝衣捕头装扮,国字脸,但是笑意到也蛮亲民的。腰间还有一把刀,和武林外传之中邢捕头穿过的一样。

  “忘了自我介绍,我是这十八里铺的韩铁韩捕头。我这次来就是来看看你的,想了解一下你的情况。”

  月落这下子算是彻底放弃了侥幸念头,自己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毕业生,没可能是谁整蛊自己而整这么大场面。

  十八里铺,韩捕头,还有刚刚那个薛姓医师,作为一个武林外传的合格腐竹同道,他很清楚这些名字和地名意味着什么。

  月落顿时觉得欲哭无泪,老天爷啊,我就只是幻想过穿越到最喜欢的武林外传之中而已,没必要真的实现我的愿望吧,真要实现随便给我点金手指,或者巨款什么的,让我和家人朋友在二十一世纪过的更好些,那多美呀。

  没等他反应过来,后院的薛神医已经出来了,笑呵呵的道:“韩捕头来了,有失远迎。”

  “客气了薛神医,我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韩捕头也不托大,毕竟薛神医平日里对他们衙门多有照顾,想比起贵的离谱的杏林馆,无疑更加亲民一点,而十八里铺的名头能被上面嘉奖自然也有薛神医济世救人义诊消灾的一份功劳。

  “过奖过奖,韩捕头此次来是?”

  韩捕头立即回答道:“哦,我来了解一下这个年轻人的情况,他不是昏在翠微山山脚吗,我来询问一下是否是遇到了山贼才遭了难,也好安排一下他的身份。毕竟最近比较乱,娄知县对于外来人口的彻查很重视。”

  言罢,二人都看向了一旁一脸懵的月落。

  “那个什么,我叫月落,见过二位了。”月落的大脑还是处于半懵逼状态,他也不清楚大明朝的礼仪和社交语,只是学作二人先前一般,抱拳微躬身施了一礼。

  “少爷哪里人氏,之前为何会晕在山脚。”说话这般客气的自然是薛神医。而这些其实也是替韩捕头问的。

  “我……是个旅客,海外来的,自幼与家中长辈在外走商,近几年家道中落,这才打算回来在家乡发展,怎奈何翠微山遇到山贼匪客,后面的事情,二位也知道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饱读小说,随口编一套说辞还是容易的很。“还有,在这里也多谢几位相救了,日后若是寻得亲族,并有重谢。”

  出门在外,不能家底全露的道理月落还是懂的,何况乎自己这算是流落古代,情况实在是太复杂。其实月落很庆幸一点,那就是自己没有因为没有户籍被人卖了,毕竟这是古代,人权什么的还是不要想了。而且很显然,他们应该是因为自己的形象,误会自己是什么大家族的子弟。

  毕竟是在二十一世纪的环境下长大,不管是营养还是生活环境自然是比大明朝强的不是一点两点。在这种情况下滋润长大的自己放在大明朝更是像极了养尊处优之子。

  “这位公子客气了,救你的是七侠镇万利当铺的钱掌柜夫妇,他正巧接货路过翠微山,又替你报了案,虽然薛神医本就是义诊,但钱掌柜还替你付了一笔药钱。医治你的也是这位号称在世华佗的薛神医。”

  韩捕头也不愧是个老江湖,他能看得出来月落话中真假掺半,但是凭对方纯正的官话口音和这细皮嫩肉的样子,就算是这十八里铺几家财主家的公子小姐也不过就这样。

  月落明显感觉到了韩捕头口气变得和气很多,他知道自己身份的事情也算是蒙过去。让他意外的是,居然是七侠镇的钱掌柜家救得自己。

  月落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那个被天天家暴的可怜胖子的形象,他虽然惧内但也算是善家,在钱夫人图谋客栈的最后时刻幡然醒悟痛改前非,真没想到自己能跟他扯上关系。

  至于这薛神医,不出意外应该是那个被小郭和小青替天行道打了一顿的那位,如果剧中所言的从此闭馆是再也不行医的话,那么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剧情还没有开始。

  但是同样也说不准薛神医会不会是在小郭的雌雄双煞事件之后,又重新出来行医。所以他现在迫切的需要赶紧确定剧情线的时间节点。

  “七侠镇?镇上是不是有一个叫做同福客栈的地方?”月落连忙追问韩捕头,紧张道。

  他有些有点激动,他感觉自己似乎离偶像们很近很近了。

  七侠镇、我来了。

  同福客栈、你等我。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