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科教父
外科教父

外科教父

海与夏

都市/恩怨情仇

更新时间:2024-06-04 22:00:02

一次深夜抢救手术中。 年轻的外科医生被系统砸中,开启奇异的人生。 “叮咚!奖励三千例断指再植!” “叮咚!五千例心脏搭桥手术半价打包出售。“ “脑干肿瘤加油包!” “鉴于你最近的优异表现,经系统评估,赠送系统实验室——” 什么? 这个破系统这么牛,不仅可以做手术,还可以搞科研? 好吧,那就这样走向人生巅峰。
目录

9天前·连载至961章 发个朋友圈而已

0001章 抢救

  “血,快拿血!”

  “血怎么还没到?”

  深夜, G市人民医院手术室,灯火通明,吼声焦急沙哑。

  输液架上挂着几袋血,旁边置物台上一堆空袋子,袋子里依稀可以看见残留的血。

  加压装置将血袋里的血挤压,顺着几条透明的输血管,快速地流入病人体内。

  输血--已经成为手术台上那生命唯一的支撑。

  “不行,找不到血管,纱布!继续填塞,跟家属沟通,抢救的希望很渺茫,要有心理准备。”吴主任翻了半天盆腔,没找到损伤的血管,只能纱布填塞。

  他额头上全是汗,不断移开无菌区,让巡回护士帮擦汗。

  年轻医生杨平在台上帮忙拉钩,连续几天熬夜手术,实在撑不住,眼前有点恍惚。

  突然,一股暖流,霸道地从杨平头顶强行灌入,然后异感扩散到全身。

  世界像被突然冻结,所有的人和物都静止不动,视野中的画面被定格,杨平的身体也动不了,但意识可以活动。

  视野右上角出现窗口。

  一串的字幕伴随机械女声--

  “绑定成功!”

  瞬间,周围一切消失,杨平置身于陌生的空间。

  前面是一个手术台,台上躺着的病人已经铺好单,周围有几只章鱼触须一样的机械臂舞动。

  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到这里来了?

  “喂!有人吗?这是哪里?”杨平喊道。

  空间寂静得可怕,没有任何人回答他的问题,连回声都没有。

  杨平理清思绪,慢慢走近手术台,从露出的术区和已经铺好的单判断,这个病人跟自己刚才抢救的一样?

  “是否开始模拟手术?”光屏上显出几个字。

  难道这是对抢救病人的模拟?杨平用意识做出肯定回答。

  光屏立即开始倒计时,五分钟的倒计时。

  杨平开始手术,机械臂给他当助手,的确,这个病人就是刚才那个刀刺伤的病人,盆腔里塞满纱布,血还是不断的涌出。

  他开始尝试着找血管,但是怎么也找不到。

  五分钟计时结束,病人呼吸心跳停止。

  杨平颓然,有点不知所措。

  他定了定神,把切口延长,完全打开腹腔。

  因为心脏已经停跳,腹腔里面不再出血,他用吸引器将积血彻底清除,这样方便查找破裂血管,权当解剖研究。

  他在盆腔翻来翻去,找到髂总动脉,这个髂总动脉没有分出明显的髂内外动脉,而是单干往下,不断分出分支,不管主干还是分支都没有损伤。

  杨平迷茫了,左思右想,莫不是血管解剖变异?

  照着这个思路,他找到上游的腹主动脉,顺着腹主动脉往下找,在刚才的分支以上起码十多厘米的高位,腹主动脉背侧找到一个手指粗的腹主动脉分支,再顺藤摸瓜,终于发现断裂的部位。

  这里才是出血的罪魁祸首,原来是变异的髂外动脉,不是由髂总动脉发出,是直接发源主动脉,发源的部位非常高,还在背侧隐藏的,这种变异,医生一辈子都可能碰不到。

  处理这种变异的血管,别说紧急情况下一片血海,难以下手。

  就是给予足够时间,也很难找到,难怪吴主任翻了那么久,找不到。

  是否重复模拟?

  杨平确定“是!”

  手术台上病人如光影碎片散掉,然后又重新回到刚开始进入系统那一刻的状态,计时也重新开始。

  杨平立刻寻找出血的血管,这次因为知道了血管的位置,直接往变异的髂外动脉找,用血管夹住两个断端,把静脉结扎掉,再慢慢吻合动脉。

  因为静脉结扎影响不大,而动脉一旦结扎,会引起同侧下肢的坏死,所以静脉可以结扎,动脉只能吻合。

  这次,整个过程花了半小时才完成。

  但是病人还是在五分钟的时候心跳呼吸停止,没有救过来,光屏上判定不合格。

  难道,这个病人只有五分钟的抢救时间?

  再来!杨平咬咬牙。

  如此反复,不知道练习了多少次,上百次应该有。

  终于能三分钟内完成手术,光屏才判定合格。

  此时,周围的空间立刻消失,杨平回到了现实中的手术室。

  画面也随之解冻,一切正常起来。

  髂外动脉断裂!而且是变异的髂外动脉。

  这种出血,就是一个喷射的水龙头,要不是源源不断地输血,这个病人早就去报到。

  “血压不行,测不出,加压输血,快!多巴胺--”病情突变,麻醉医生喊起来,手也没有停,从旁边的药箱里拿出药,开瓶,注射器抽药,从静脉留置的管道推进去。

  按刚才的模拟,最多还有五分钟的抢救时间,一条生命马上就要消失。

  “主任,我刚刚看到出血点了,就在上面十几厘米!”杨平对吴主任说。

  你看到出血点?

  一片血海,你能看到?

  吴主任根本不相信杨平,一边填塞纱布,一边瞪了杨平一眼。

  老吴有自己的考虑,目前这种血压,只能纱布填塞,填塞止血虽然是笨办法,但是起码有一线希望,要是能够稳住血压,再做个血管造影,定位后再慢慢找。

  如果血压还是如此不稳定,填塞没有起到作用,造影也没意义,造影做完,病人也没了。

  “主任,相信我——”

  时间分秒必争,杨平十分着急,再次请求。

  他不愿意看到一条鲜活的生命在眼前消失,而且自己知道他撑不过五分钟,可是,只有自己知道。

  吴主任不耐烦地说:“别说了,拉好钩。”

  “继续填塞!”吴主任喝道。

  “血压不行,还是升不起来,多巴胺也没用!”麻醉医生十分紧张。

  吴主任喉咙干干的,心脏打鼓一样,扑通扑通地跳,这个病人要是出事,没法交代呀。

  或许危急时刻,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心态!

  又或者,吴主任另有打算!

  他的眼珠子一转,马上有了决定,点点头,然后给了杨平一个眼神,算是许可,嘴上却没有明确同意。

  杨平得到这种许可,立刻动手,刚刚已经耗费了两分钟,现在剩余三分钟,一秒都不能耽误。

  “刀!血管钳!血管夹!开三根吸引器!”

  器械护士、巡回护士、麻醉医生开始一怔,怎么年轻的杨医生主刀?

  可能绝望中看到一丝光亮,短暂懵逼之后,立刻配合起来。

  小五和杨平是好搭档,看到杨平的举动,稍微迟疑一下,立刻动手协助杨平。

  杨平尽量保持冷静,刀沿着原来的切口已经往上做了延长。

  这个过程重复训练无数遍,几乎形成肌肉记忆。

  “继续加压,输血!吸引器拿好,全部拔掉吸引头,直接吸。

  “吸引!血管夹!”

  当填塞止血的纱布全部拿开,鲜血喷涌而出,红色血液沿着三根吸管飞快地流动,发出嘶嘶的声音。

  极致的熟练让杨平瞬间在血海中快速找到断裂的血管,根本不用看,直接左手在血液中,拇指食指捏住血管近端,右手立刻用血管夹夹住。

  然后同样的方法,血管夹夹住血管的另一断端。

  “血管钳!”

  用血管钳临时钳夹髂外动脉的伴行静脉。

  出血被成功封闭,盆腔里已经存留的血在吸引下,慢慢像退潮一般,不断降低平面,直到带着夹子的血管露出来。

  “六个零,血管缝合针线!”杨平手里的剪刀快速开合,修剪血管断端,准备吻合动脉。

  修剪完,放下剪刀,接过针线,开始吻合动脉,每一针不偏不倚,针距边距适当,犹如精确的机器在操作,快速而绝无误差。

  极速!

  不出十秒,血管被吻合好。

  “线,结扎!”

  血管钳带着线,打在杨平翻开的手掌里,杨平结扎伴行静脉,再结扎旁边的小血管。

  此时,盆腔干干净净。

  “血压在上升。”麻醉医生松了口气。

  所有人劫后余生的感觉,看着杨平,一股敬意油然而生。

  尤其小五,简直崇拜得五体投地。

  此时,声音与字幕又出现:“叮咚!系统与宿主匹配完美!”

  杨平确认这个声音只有他一个人可以听到,字幕也只有他一个人可以看到。

  确认不再出血,杨平开始冲洗术区,放置负压引流管,再分层缝合,关闭伤口,一气呵成。

  缝完最后一针。

  杨平整个人像泄气的皮球,极度疲劳。

  一切恍如做梦!

  麻醉医生靠墙坐在地上,捧着一瓶葡萄糖在喝。

  角落里,一个护士在打电话:“宝贝,你还没睡吗?爸爸呢,爸爸加班还没回吗?”

  墙壁上的面板显示时间:00:49。

  “主任,可以了——”

  杨平这才发现,自己一口气把手术做完,把吴主任晾在一边,刚才也是没办法,就三分钟时间,自己不一气呵成,恐怕这条命就呜呼没了。

  吴主任在错愕中,还没有回过神,说:“嗯,不错,救过来就好。”

  这种外伤引起的失血性休克,只要成功止血,再把输血输液跟上去,稳住生命体征和血红蛋白,后面出问题的概率非常小。

  观察几分钟,生命体征一直平稳,大家将伤员过床到平车上,送去ICU——重症监护室。

  杨平,小五、麻醉医生、巡回护士一起推着平车,咕噜咕噜,推到ICU,详细的跟值班医生交班。

  忙完,小五回骨科继续值班。

  今天小五值班,杨平只是叫过来帮忙做急诊手术。

  杨平也不浪费时间,骑着小电驴,赶回城中村出租屋。

  到家的时候,已经凌晨两点多,杨平匆匆冲凉,躺到床上,本想好好睡上一觉。

  但是今天的事情太诡异,一想到这,让杨平就睡意全无。

  他使劲的掐了一下自己。

  很痛,不是在做梦。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