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它永无止境
为什么它永无止境

为什么它永无止境

柯遥42

科幻空间/进化变异

更新时间:2024-03-01 07:00:09

如果成为「工具」已是不可违抗的残酷命运, 那么,比这更残酷的,也许是在过程中仍然保持作为「人」的秉性。 真实世界注定会有残缺,但总有人不愿被同化成残缺的那个部分, 她们要用理智,用情感,用一切有目的的劳动,对抗这命运。 …… 世界历 4632 年,一个在异国被囚禁多年的中年人重新回到了故土,故事从这里正式拉开帷幕。 —— 本文有感情线,详情可看评论区提问楼。
目录

19小时前·连载至第二百一十九章 剧变

第1章 祈祷

  4623 年。

  第三大区,谭伊市南区的塞文山。

  蜿蜒曲折的山路上,二十多个来自圣安妮修道院的孩童,正身着灰色亚麻道袍,跟着一位面色冷峻的修女采摘路边的野菜。

  那位修女年纪在五十岁上下,头发已经斑白,她两颊的皮肤衰老松弛,微微耷下,即便面无表情的时候,也带着令人畏惧的严厉。

  整个采摘的队伍被拉得很长,那位修女站在最前头,孩子们零零散散,各自为伍,时不时会拿着菜送到修女面前,询问这东西能不能吃。

  在队伍的末尾,一个红色短发的女孩子跟在一个黑发少年身后,她淡蓝色的眼睛像是两颗浸润在溪水中的水晶,此刻,她正有些警惕地看着四面的草丛。

  “简,你来!”少年向着她招了招手,表情带着惊喜,“看我发现了什么!”

  女孩子靠近,蹲下,见地上长着一个深棕色的蘑菇。这让她迅速变了脸色,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

  “不用怕,”伯衡轻声道,“这不是螯合菌,就是普通的菌菇,可以吃的那种,你看……”

  女孩子将信将疑地靠近。

  少年取出小刀,将整颗蘑菇从地上撬了起来。

  它的伞盖是棕色的,底下的菌根带着一点泥土,少年迅速挥动手中的短刀,将沾了土的根部削掉,又很快吹掉落在上面的尘屑。

  蘑菇的伞盖下呈现出乳白的颜色。

  “这是牛肚菌,看起来已经在吐孢子了,这种过于成熟的菇子以前很多人都不爱吃——但和普通的菌类比起来,它还是很美味。”

  说着,伯衡将手中的牛肚菌颠倒过来。

  “你看它伞盖下面这些蓬起的地方……我们现在要把它刮掉,至少把孢子剔掉,它们掉在地上,过段时间就会重新生根发芽。”

  女孩子两手抱膝,蹲在旁边看着,“螯合菌也一样?”

  “既然都是真菌,那应该没差吧。”伯衡说着站起了身,将处理后的牛肚菌装进自己的布袋,“今晚我们加餐。”

  两人刚直起腰,前面就响起了一阵紧促的铃铛——那是格尔丁修女的号令,所有听见铃铛声的小朋友,都迅速放下了手里的活儿,向着格尔丁小姐所在的方向跑去。

  十一岁的赫斯塔还很瘦弱,她被少年牵着往前走,二十多个孩子很快围绕着格尔丁修女站成了一个圈。

  “芙拉桑发现了一只可怜的松鼠。”格尔丁修女面色严峻,“芙拉桑,你说说吧。”

  一个和赫斯塔看起来差不多大的女孩子,怯怯地捧着一只带血的松鼠。

  松鼠还活着,只是浑身上下都是血窟窿。

  “我刚刚看见远处有一只秃鹫一直在盘旋,就跟过去看了看,结果看见了这只松鼠。我想它……它一定是被秃鹫被啄伤了眼睛……身上也被啄出了好几个血窟窿,我没能救下它……”

  “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格尔丁修女轻声道,“让我们一起来为这只可怜的小东西祈祷,愿它安息——我前几天已经教过你们如何祷告了,是不是?”

  “是的,格尔丁小姐。”孩子们齐声答道。

  “那么,开始吧。”

  所有人放下了手中装菜的布袋或篮筐,大家双手合十,开始柔声细语地念起了祷词。

  “简,你在干什么?”

  一个声音冷冷地从头顶传来,让十一岁的赫斯塔骤然回过神来。

  她抬起头,面容沉肃的格尔丁修女正凝望着她,修女戴着白色手套的两手交握在胸前,目光带着几分愠怒。

  周围的几个小孩子偷偷睁开眼睛,看向赫斯塔这边。

  “其他人都把眼睛闭上。”修女沉声道。

  所有跪在地上的孩子都是一阵寒颤,连忙双手交握,恢复了之前祈祷的姿势。

  “所有人都在专心祈祷,就你一个人睁着眼睛。”格尔丁修女的声音在山麓的上空回荡,“赫斯塔小姐,你回答我,你在干什么?”

  “我在看那只死去的松鼠……格尔丁小姐。”赫斯塔轻声回答。

  “是吗,”格尔丁的声音稍稍缓和了些,“但祈祷的时候应该闭上眼睛,赫斯塔。”

  “……我有点不明白。”

  “不明白什么?”

  “我们要这样将它埋在地里吗?”

  “是的。”格尔丁用虔诚的口吻回答,“我的肉身归于尘土,但我们的灵魂来自天上,如果我们能虔诚地为死者祈祷,那么当这祷告抵达圣灵的所在,祂降下的仁慈也将涤荡你们的灵魂……

  “而一个清澈的灵魂,才不容易被螯合菌寄生,赫斯塔小姐,你明白了吗。”

  赫斯塔皱起眉头,没有作声。

  格尔丁再次皱起了眉头,“你又在想什么?”

  “我在想……为什么我们不立刻‘虔诚地’……把它吃掉呢。”

  刹那间,周围所有人的呼吸都停止了,一直跪在赫斯塔身边的少年伯衡不禁睁开了眼睛,担忧地看向自己的朋友。

  格尔丁的脸顿时铁青:“什……什么……”

  “它是刚刚才死的,现在才午后,还算新鲜,现在去皮腌制的话——”

  “简·赫斯塔。”格尔丁修女的声音严肃到令人战栗,她带着不可置信的态度轻声道,“你在说什么东西……”

  “我们不用自己吃,”赫斯塔连忙补充道,“只要这样处理以后,把它挂在外头,等需要的人自取。虽然这点肉对一个成年人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在饿极了的人那里就能救一条命,就这样埋进地里,未免太过浪费——”

  话还没有说完,赫斯塔整个人被修女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提了起来,她被拎到死去的松鼠跟前。

  “看看它。”修女命令道,她的声音带着一种悲悯的哭腔,“看看这个可怜的小东西,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赫斯塔小姐——我一向是怎么教你的?”

  “……不能杀生。”赫斯塔看向修女,“但不是我们杀的它,而且我们也不是自己吃——”

  “啪——”

  一记耳光砸在赫斯塔的头顶。

  “伯衡!你现在就带简·赫斯塔去山顶禁闭室……”修女的声音颤抖着,“她的脑子被恶灵占据了!要关上几天禁闭才能清醒!”

  ……

  深夜,圣安妮修道院的禁闭室里,赫斯塔蜷在铁笼子里。

  她红色的头发披散在脸上,睡得很浅。

  “简,简……”一个声音将她唤醒,赫斯塔睁开眼,望见铁笼子外伯衡的脸。

  “格尔丁修女睡了,我从厨房拿了点儿东西给你,你出来吃。”

  赫斯塔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

  伯衡移开铁笼子上的重锁。它看起来绕得层层叠叠,好像把笼子锁得严严实实,但实际上这只是个障眼法罢了——锁耷拉在笼子上,根本没有困着笼子。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