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

我真不想跟神仙打架

中秋月明

都市/青春校园

更新时间:2023-08-13 23:54:22

重回90年代,那个神仙打架的纯真时光,荆小强用他那天下无敌的手感跟嗓子,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无聊心态,当了个顶尖文艺工作上班族,打卡上台,打卡下班,什么顶礼膜拜,什么歌坛荣耀可去他的吧
目录

6个月前·连载至完本感言

1、梦回年少

    花旗百老汇,全球歌舞剧表演圣地,最顶尖歌舞天赋的巅峰展现舞台。

  却在最近的疫情和各种示威活动中乱七八糟。

  而且这天夜里突发的零元购活动,不知怎么有燃烧瓶砸到著名的“西城剧院”门头招牌上烧起来。

  老房着火,一点就着!

  百年老建筑火势凶猛,为了先让观众和女演员撤离,年久失修的后台垮塌的时候有部分演职人员没能逃出来!

  混乱的街头人群、错综复杂的示威路障,都耽误了消防车靠近。

  虽然很快扑灭了明火。

  但埋在废墟下的人就很难救援了。

  救援队几小时内就聚集起来,开始在废墟上搬砖。

  看着人数不少却强调要按时轮班打卡休息。

  除了安排搜救人员定期接受医学评估,以保证他们在工作现场的健康安全,连搜救犬的工作权益都要保证,不能过度使用。

  这才是人性光辉的最闪亮所在。

  因为这种ZZZQ的面子工程做起来特别容易自我感动。

  所以就这么一栋建筑的瓦砾深处燃烧大火,直到五天后才被几百名闻讯赶来蹭热点的搜救人员轮流上阵扑灭,砖头却没见搬走多少。

  因为已经过了常规救援所说的黄金72小时,这时候废墟下别说压死人,饿都生生饿死了。

  这些影视作品里面看起来很牛逼的救援队,就像个渣男,明明身体不行,还总说是状态不好。

  最后只能艰难的决定,搜救任务终止,工作内容改为重建。

  就跟当初911的遇难者过了好多年还没挖出来一样。

  州长、市长都按时来到现场,州长还半跪默哀。

  市长充满感情的哽咽,十八位失踪者的生存几率为零,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愿上帝与这些不幸遇难者同在。

  围观群众早就充分发挥出当地传统艺能。

  十分有序的走流程:挂照片墙、献花、点蜡烛、手拉手围成一圈祈祷。

  祈祷的人还必须有白有黑有亚裔有LGBT,保持政治正确。

  能不能救人另说,先让自己感动一把。

  无数人千里迢迢赶来追悼百老汇逝去的灵魂。

  一张张黑白照片上标注了才华横溢又英年早逝的歌舞乐团成员姓名、履历……

  有国际著名大赛冠军钢琴师、顶尖歌唱男主演、前爱乐乐团指挥,几乎个个都是响当当人物。

  不过面前却摆满了最多鲜花的照片上,却标注着保安、舞台造型师协会副主席、化妆师工会高级专员、剧院副总经理的丰富履历。

  这张看起来最粗壮,酷似马东锡的亚裔男性照片边。

  还有一群同样有白有黑有亚裔……呃,没有LGBT的姑娘相互靠着哭得死去活来!

  虽然大多是相互闻名绝不见面,现在却都恨不得携手冲上去搬开废墟……

  拽出那个男人来!

  其中唯一经历了事发现场,被男人们要求先逃出火海的伊莉莎狠狠的哭完了这辈子所有的泪水,彻底决定离开这个该死的国家!

  把一生的天赋都奉献给了这个歌舞圣地,怎么会变成这样?

  多年后她的孩子都问母亲珍藏在化妆台里的那张十多位哭泣美女合影的照片是谁。

  挺着水桶腰的伊莉莎伤感追忆那些……同事。

  姑且也算是吧。

  起码都曾经忙活同一个地方。

  ……

  荆小强则在同一个熟悉的座位上醒过来。

  眼前火红一片。

  恍惚之间他差点以为还在那场地狱之火的煎熬中。

  可趴在桌面的他,首先看到的自己那平坦纤瘦的腰腿,明显还在抽条发育期。

  然后是似曾相识的钢木课桌椅。

  艰难抬起头来,不光看见身边高中最后一年的女同桌,更有她身后所有同学都在转头张望的晚霞。

  火烧云一般的晚霞,太美了。

  美到过了三十年,荆小强依旧记得这个高考结束后的傍晚。

  所有人要离校了,来收拾东西。

  每张课桌上都堆满了各种教材教辅书籍,乱七八糟的椅背上还搭着衣服、书包,试卷题和水杯填满了每个缝隙。

  墙上贴着各种催人高考奋进的标语。

  1990年的十八线小县城高中没有校服,女生们大多是T恤跟衬衫,花枝招展的连衣裙跟时装不可能出现在高三重点班。

  冯晓夏的碎花短袖衬衫已经算是难得的时尚,薄薄的透出青涩轮廓,背心式罩衣的尺码已经清晰的写在荆小强脑海里。

  这让他确认自己不是做了个恶梦。

  高三时候的单纯如自己,绝对没有这种奇怪又有用的知识。

  而这等知识帮助他明白,女大十八变。

  现在看起来只是五官清秀的冯晓夏,在几年后会变得多漂亮。

  只要不懒会化妆,大多数自律的女孩儿在上过大学以后都能学会漂亮。

  可窗外从金黄色到火红,再到粉紫色的晚霞天空,都不如这会儿的纯真美丽。

  也只有冯晓夏没扭过去头看晚霞,而是盯着荆小强满是嫌弃:“睡睡睡,就知道睡,这么好看的晚霞以后就看不到了!”

  十八岁的自己,那时候真不知道这句话背后的含义。

  还以为这个同桌在嫌弃自己。

  现在定定的看着这张脸,看得冯晓夏脸蛋迅速染红,好像是被外面霞光染透,兀自嘴硬低吼:“神经病啊,看什么看!”

  大学毕业后,在出国前的同学聚会上重逢,两人疯狂过一夜。

  冯晓夏才说高中的遗憾就是两人没有发生点什么。

  现在荆小强默默抬起手,轻轻伸向那张假装生气的脸蛋。

  冯晓夏眼里有惊吓,但坚持一动不动,还把腮帮子鼓起来,使劲警告荆小强周围这么多人呢!

  像个生气的小仓鼠似的。

  好像在说周围要是没人,也许就……

  久经沙场的荆小强肯定能读懂女生的眼神。

  却在触碰到之前停下,凝固在那里,舍不得破坏这美好画面。

  那种从无比愤怒和痛苦挣扎中,忽然回到人生最美好纯净年代的心情。

  让荆小强内心涌起非常强烈的情绪,喷薄而出的那种表达欲望。

  就在冯晓夏紧张得一动不动的时候。

  班上出名的才子,好像注意到暗恋的班花在跟同桌互动,赶紧标榜自己的魅力:“几百黄昏声称海,此刻红阳可人心。东方红阳再度起,何时落入青山后……”

  荆小强不想说话,却转头看向讲台边那台脚踏风琴。

  就是内心有种强烈的欲望在指使他用这个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起身,走到讲台边,掀开琴盖。

  虽然高中基本没了音乐美术课程,但为了强调重点学校的德智体美劳发展,还是每个教室放了个类似的象征物。

  同学们偶尔也会好奇的玩玩,更主要是做清洁的时候才会顺便翻开看看。

  那种黑白键的清爽可能也是沉重课业之外的向往。

  其实除了音乐老师,没谁会弹。

  包括荆小强自己都没弹过,在百老汇的时候都从来不摸琴键。

  可冥冥中,安东尼奥,这个曾经获得布达佩斯钢琴大赛冠军的乐团首席演奏手,火海中翻滚的身影,都在指引荆小强轻轻把指尖在键位上抹过。

  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在冲撞他的内心。

  万千复杂情绪交织,仿佛就能通过这些琴键倾诉出来。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