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的我只想专心学习
重生的我只想专心学习

重生的我只想专心学习

纯纯的橙

都市/青春校园

更新时间:2024-02-18 22:11:59

“我喜欢你……”
“对不起,我们还小,现在的任务是学习。”
——————————
【日常】【温馨】【正能量】【三观正】【平而不淡】【智商在线】
目录

11天前·连载至新书《重生之平安喜乐》

第1章 忆往昔

  街道上只有这一家大排档还开着。店里已经没有几个人,深秋的天气夜凉,食客们早早地回了家。

  这种时候还在吃夜宵的,总是两种极端的人,一种是家太大单纯想玩儿的人,一种是无家可归失意的人。

  罗冰摇摇头,又给易阳倒了一杯啤酒。

  易阳眼眶赤红:“兄弟,我真的没想到,今天竟然是你帮我解了围。”

  罗冰推了推眼镜,不在意地笑笑:“大家都是初中同学,举手之劳,何必说这么多呢。”

  听到罗冰的话,易阳苦笑一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在冰凉的啤酒灌入食道的时候,他的思绪从混乱变成更加混乱。

  罗冰,西装革履,身上都是易阳看不懂的奢侈品牌,气质温文尔雅,谈吐自然大方,俨然一副社会精英的模样。

  而易阳,蓬头垢面,身上有修理汽车必然沾上的黑色机油,他觉得自己身上散发着被社会废弃的工业废气味。

  下午,因为总部要派高管过来视察工作,于是易阳所在的4S店上下忙碌,打扫卫生。他忍不住吐槽了一句“形式主义”,结果被早就看他不爽的主管听到,拎住了把柄,一顿叱责,越说将问题越加拔高,一副要将他如何的架势。

  如果换做以前,易阳肯定一扳手甩在对方的脸上了。但生活早已经磨平了他的棱角,只是沉默低头,任由主管斥骂。

  屈辱,但无奈。

  这时候,那位高管却到了。

  没想到的是,这位让分店总经理恨不得跪舔的年轻高管,竟然是易阳的初中同学,罗冰。

  罗冰帮易阳解了围,同时像那位主管骂他一般,将分店一众人员骂了个遍。

  那主管,低着头像狗一样,事后跟易阳道歉,点头哈腰。

  易阳的心头有报复的快感,但这快感是别人给的。之后便是深深的惆怅。

  晚饭时间,易阳要留罗冰一起吃饭。

  他本没觉得罗冰这样的人物会赏脸跟他一起吃饭,但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痛快答应下来。

  “老同学好久不见了,聚聚也好。”

  此时,易阳放下了酒杯,有些腼腆地问:“兄弟,我记得你初三毕业后……”

  罗冰笑着说:“初三毕业就去省城读高中,再后来就出国留学了。”

  “哦,那可真是太厉害了……去外国,是我想都不敢想的事。”

  “也没什么厉害的,国外并不比国内好。对了,你呢,这些年在干什么?”

  易阳苦笑一声:“我嘛,你知道我的,初中不懂事,也没学到什么文化。初三毕业,勉强交高价进了县城高中,但一年多不到就被开除了,干过火锅店服务员,KTV服务生,网吧网管……但都不是事,后来一个亲戚开修理厂,我去跟着学了几年汽修技术,混口饭吃……”

  罗冰说:“哦,怎么到我们集团的?”

  “那个亲戚的厂子出了点问题,好像是法律问题,要和一个车主打官司,厂子开不下去了,我就被介绍到这里来,当一个外聘的修理工。呵呵,世界真小,没想到离开了小县城,在省城我们也能再会。”

  罗冰一时沉默,看上去是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易阳笑笑:“罗哥,你呢?”

  罗冰摇摇头:“你可别叫我哥。我这些年倒是挺单纯的,就是读书,读书,读完了回国,找工作,然后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易阳眼中憧憬:“读书啊,如果当初我也能好好读书,就好了。”

  罗冰笑了笑,端起酒杯。

  两人碰了一下。

  易阳又问:“兄弟,你结婚了吗?”

  “还没。我打算再晚几年。”

  易阳哈哈一笑:“是,你年轻多金,美女多多,是该玩几年。”

  罗冰哑然一笑:“是晚,不是玩。”

  说到玩,勾起了易阳许多乱七八糟的思绪,最终只是惆怅一叹。

  罗冰又问:“你呢?结婚了吗?”

  易阳苦笑:“上个月刚分手。”

  “分手了?”

  “是啊。”

  “我猜,一定是你把人家甩了吧。”罗冰半开玩笑地说。

  易阳勉强撑起微笑:“嘿,你还当我是初中那个易阳吗?现在能有女生看得上我就不错了。是我被甩了,她劈腿了……”

  说到这里,易阳一时语塞,又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这一次喝完,不知道是喝的太急还是其他原因,他的眼睛更红了。

  “我没想到这么多年的感情,还是抵不过现实。”

  罗冰一时沉默。

  “唉,不能怪她。我确实给不了她幸福。不过……”

  易阳的眼角已经噙着泪水。

  “她明明跟那个家伙已经在一起一年多了,却一直没有告诉我,这才是最让我心痛的。”

  屈辱。

  罗冰出言安慰:“下一个更好。”

  易阳抬起头,眼神已经迷离起来:“兄弟,见笑了,这种事情不该跟你说的。咱们好久不见,该聊聊以前的事。”

  罗冰轻轻一叹,“说实话,我对你的印象一直是一个脾气暴躁的……嗯,那种特立独行的同学。现在,你真的成熟了。”

  易阳苦笑:“兄弟,你也别把我说得那么高大上,其实就是一个混混被现实教做人了,还什么成熟啊。读书好啊,因为读书,你这样的人跟我这样的渣滓就没有了交集,我们就成了一个世界下的两个世界的人。”

  “别这么说……”

  罗冰随后沉默不语,他觉得自己的高情商在这种情况下已经发挥不了作用。

  酒喝到最后,老板把所有桌子收拾好,端了一个凳子出来,点燃一支烟静静地看着两人。

  夜,已经深了。

  大排档只剩下他们两个。

  易阳说:“兄弟,谢谢你今天肯赏脸出来吃饭。时间不早了,我们撤吧。”

  罗冰点点头,对老板招招手:“老板,结账。”

  易阳连忙起身,但酒劲上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但还是抢在前面:“我来!”

  罗冰说:“别和我抢,我来买单。”

  易阳一把将罗冰的手按住,“兄弟,我知道你经济实力强,但这顿必须我来。”

  罗冰说:“以后还有机会。”

  易阳摇摇头:“兄弟,你别骗自己了,我们哪里还有机会。”

  罗冰笑笑:“怎么没有?比如同学聚会,而且我要在这边待一段时间,机会有的是。”

  这时,老板不耐烦地说:“你们到底谁付钱?”

  易阳掏出一把钱,同时按住罗冰正在扫码的手机,忽然转过头,借着酒劲说了一句话,顿时让罗冰心头五味杂陈。

  “兄弟,就当是我给当年的自己赎罪,给当年的你道歉了!”

  罗冰身体一滞。他的思绪还是回到了当年。那时候,易阳作为校霸一样的人物,臭名昭著,没少干霸凌他的事情。

  这些回忆,罗冰自己已经不在意了,但易阳却记得牢牢的。

  尤其今天发生的事情,让这段回忆再度钻出来,一遍又一遍地用羞耻感抽打他的自尊心。

  就在罗冰失神的片刻,易阳已经把钱付了。

  夜,更静了。

  两人分开,罗冰打车,易阳为了省钱,送走了罗冰后,准备走回去。

  两人去的方向不同,人生也朝着各自的方向更远了。

  浑浑噩噩的,也不知道怎样回到了破旧的合租屋。易阳忍不住吐了一地,也无力打扫,倒在床上便睡。

  他的思绪,回到了初一刚刚结束的那天。

  那天,生活还没有完全失去光明。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