莘野记
莘野记

莘野记

莘沄

短篇/诗歌散文

更新时间:2024-01-28 15:36:32

莘野居何定,浮生知是谁? 我写我自己的诗,所以容许有错别字。我爱我的不通顺,残缺,和差池。 我的乐园,有点偏,你可能找不到。但如果你愿意,我会带你进去。
目录

27天前·连载至旧疾沉疴,当自愈

父亲写的散文诗

  就算再卓越的诗人,也无法吟哦父亲生命里的全部诗篇。

  就像我无法缮写自我还尚未出生起,父亲是怎样将生活的阴暗全部过滤,只留给我明媚与暖阳。

  父亲名叫椿铄,没什么深远的含义,春字辈,算命先生说五行缺金缺木取名得补上,图个生活富足安乐就行。

  又是秋冬的绪风,父亲总会带着我去拜谒乡间祖宗的坟茔。

  年年,焚香化纸,虔诚祈祷。微黄的阳光洒下来,不急不缓,逝者睡在那素朴的墓里享受着空旷与宁静。

  一九八四年,庄稼还没有收割完。

  大大小小的铁环在少年们的铁柄下稳稳地滚过阡陌小路,疾驰在撵过的田野间与浅梗沙沙作响。

  远处蔚蓝的天空下,翻腾着金色的稻香。

  “椿铄,还不快来收谷子!”田里的大人们一声催促。

  打前锋的铁圈“哐啷”一声跌倒在地。

  “来咯!”

  少年早已卷起裤脚踊跃在原野间,满是泥泞的麻布单衣又是多少次的与汗水淌干又湿透。

  下田,上田,牛拉起,石滚轧,风飘扬一起,散作满天星河。

  金黄的谷粒从木锨上滚落,溢满少年期盼的小酒窝。

  直到绚丽的云霞被浣净了,柔和的晚星一一就位。

  少年才能够从短暂难得的缝隙,盗取少许的光阴。

  借一盏昏黄的短檠灯,贪婪地吮吸着那本屡遭虫蛀的线装书里的甘醴。

  这片土地是那一辈人留下的足迹,它埋葬了多少人心酸的往事。

  几场风雨后,就要抹去了痕迹。

  这是父亲儿时识得的字眼,父亲不会写什么散文诗,只是那双干瘪的手上全是顽固的老茧。

  天天,干净整洁的衣裳穿着我,朗朗书声的教室徜徉着我;

  月月,拂晓的被窝即使再粘人,裹着暖心的早饭总会早早为我备好;

  年年,算不清多少次驻足守候为我,数不尽多少载乾荫椿津伴我……

  曾经平路太舒坦度过,我竟不以为然。

  只是现在独自一人来上大学了。

  学校的热水时有时无只能将就着冷水洗头;食堂去晚了不是凉的饭就没了菜;

  还要等到有太阳的日子再出去偷点位置晾衣服;争破头皮地去挤那两个钟头的站票公交......

  现实的生活原来是十有八九不如意,我还有些无所适从。

  可是啊,无论你多少次问我学校的生活习惯不,想不想你?

  我都会回答“习惯”“还好”。

  我知道比起你我这些根本就不算什么,一想到你现在一定比我更拼命地奋斗着,我就更不能让您担心。

  无论是曾经还是现在,我都很庆幸也很感激你们为我创造了这么幸福的条件,我定当行远自迩,踔厉奋发!

  十七,本是一个书生意气,挥斥方遒的年纪。

  爷爷病重后,父亲只好告别家乡,飘向北方。

  肩上沉重的行囊,盛满了惆怅,也是家里最后的寄望。

  从火车站领到物资出来已经走了好远了。

  呼吸变得急促起来,他专注的看着难以确定的远方,拖着疲惫的腿在茫茫的雪地里踽踽独行。

  山冈上燃尽了最后的光芒,河流在空旷的雾霭中划出黑影,凛冽的寒风在寂寥的松枝间喧闹,连同他的心也被碰响。

  夜幕从天际滑落,他终于觅得了通明的灯火。

  冬季的大兴安岭格外危险,雪后的傍晚最易迷路,落单更是不幸,深林里的饿兽会吃人。

  初来乍到,什么也不懂还语言不通,能干什么?

  没有人会因为你年纪小没钱没经验就同情你,大家都是为了三餐温饱为了养家糊口来这里拼命。

  怎么办?学啊,没有人一出生啥都会,不会就学呗。

  刨冰水、啃干菜、搬钢轨、铺石渣、砌铁路,忙碌的步伐追逐着时间赛跑。

  月落下,乌啼起,满天霜,冰雨和闷雷,别管......

  只是一到那灯火通明的除夕啊,身处异乡的人儿便彻夜难眠。

  想一想,家里在水一方的“腊肉汤”,老母亲缝了又补的旧背心,漏雨的盖梁瓦和反向的水龙头......

  蹲在铁路边上,又狠狠给了自己两拳。

  大雪一连纷飞了两个年头,木龙滚滚,一路呼啸,父亲终得以搭上了回程的火车。

  这是父亲的青春跌宕的词藻,父亲没有什么散文诗。几十年后,我看着泪流不止,可我的父亲已经老得像一个影子。

  二零二零伊始,全国疫情爆发。隔离、封城、关厂、停运,猝不及防的是父亲也失业了。

  一宿一宿的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将一切归零,重新做个面匠吗?

  四十九了,再也比不上当年那个意气风发无忧无虑的小伙子了。

  拥挤的求职公寓里堆满了来自外地的陌生人,他们埋头写着履历怀抱着多少憧憬。

  抬头望着斜阳,连一纸文凭都没有的人儿又该漂去哪里。

  依稀记得孩提时总爱溜达到父亲的面坊玩耍。

  斑斑锈迹的栏杆上镶嵌着大大小小的弹孔,长满青苔的角落也能有几缕轮滑的游痕。

  大人们让我看面,有时我也会倚在那筛落阳光的面袋旁小憩。

  奈何松垮的老式搅拌机总爱传来“咯咯咯”的闹铃,万条垂下的白丝绦也伴着微风得瑟起舞......

  气急败坏的我便要折下一截,一节一节掰断它,当然也少不了大人们爱的“抚摸”。

  后来才知道,我每天厌烦不愿意吃的面条,经历了整整七个工序才送到了我的面前。

  竟是父亲重复在每个凌晨起来和面、切面、盘条、醒面、拉面、晒面、装面……

  挂面最是金贵,日照频回身,风偏怯断折,云黑紧收屋。

  可父亲偏偏就能凭借和面白手起家,从农村奋斗到城市,从六平米的地下仓库住进百多平米的小洋房,成为乡亲们骄傲的那个“和得转”。

  这是父亲血液里流淌的诗篇,父亲没有看过什么散文诗,只是那双爬满了血丝浑浊不堪的双眸始终闪烁着不息的心火。

  如果你问起我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这我还真回答不上来......

  因为他曾在夏夕扛着柴荆小心翼翼地踩在乡间的泥泞小路上;

  在冬晨驾着炭车碾轧冰冻的车轮印往集市上赶去;

  在秋风中爬上楼房盖梁砌瓦一双手搅开无数水泥混凝土;

  在春雨里昼夜不息开计程车接送来来往往的旅人……

  父亲一直在各行各业中摸爬滚打,一生走南闯北从不停息。

  或许你会好奇父亲是如何教育我的,我只能说我父亲很少用言语表达什么。

  父亲没读过几天书,大字不识几个,车牌号前的英文字母都不懂,没什么祖传的家训,更别提写什么傅雷家书那种教育式了。

  以前觉得与父亲代沟太深,新兴流行的事物他一窍不通,跟他没什么共同话题。

  只是某一天一时兴起问到父亲的童年,他会风趣幽默得滔滔不绝。

  原来父亲懂得空调的结构不过是台压缩机和几块钢管构成,

  他会在送我上学赶不到车时打手势招对面的空车调头,

  无论什么东西在他手上就能掂量得出准确重量。

  我在书上学到的那点贫乏的理论知识,父亲居然早已实践多次且熟能生巧。

  是啊,父亲到底手把手地教过我什么呢?

  只是从小到大跟着父亲做,依葫芦画瓢,不知不觉间我也学会了,长大了,懂事了。

  是基因的传承,还是耳熟与目染?我也弄不清了......

  父亲没有什么散文诗,只是几十年后,我的父亲会老得像一张旧报纸,那上面的散文诗,就是一辈子……

  父亲的本子上,没有散文和诗,有的只是给别人干活的日期。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