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快穿之妻主是个宠夫狂
女尊快穿之妻主是个宠夫狂

女尊快穿之妻主是个宠夫狂

十月静好

古代言情/女尊王朝

更新时间:2024-06-12 20:00:13

(女尊+快穿+拯救男主+一对一甜宠) 苏柒若穿书了,穿到自己正在看的一本女尊小说里。 书中女人主外,封侯拜相,的确一本是爽文中的爽文。 本想快意逍遥成就一番自己的事业,不问情事。 可当那个小可怜儿卑微地跪在她面前低唤道:“妻主……” 苏柒若还是没忍住扑了上去。 罢了罢了,带个拖油瓶也挺好的。 没事儿宠宠,乐得自在。
目录

9小时前·连载至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她是我的未婚妻

第一章 “暴躁”的妻主会疼人(1)

  揉着有些发晕的头,苏柒若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入眼的茅草屋和露着半边天的房顶,让苏柒若忍不住咂了咂嘴,这家里穷的老鼠来了都得含着眼泪儿走。

  可怜啊可怜!

  “不对啊!哎哟……”

  苏柒若激动地坐起身来,她怎么会在这里里?头怎么会这么疼?

  疼,那种撕裂的痛感疼得苏柒若浑身都在哆嗦。

  捂着脑袋缓了一会儿,苏柒若才拖着疲惫发酸的身子下了地。

  一块虽然破旧却还算干净的劣质毯子落在地上,苏柒若俯下身子,嫌弃地用两根指头捏了起来甩到那张勉强能称得上是床的木板上。

  低头的瞬间看着自己身上满是补丁的破旧衣裳,以及那双指甲缝里塞满了黑色不明物质的脚,还有身上时不时传来的酸臭味儿,苏柒若终究还是没忍住——

  吐了!

  吐了个昏天暗地,斗转星移。

  NND!

  她这是造了什么孽?

  怎么睡个觉还穿到了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步履蹒跚地挪到门外,刺眼的阳光照得人有些头晕,若不是外头山水甚好,仿若人间仙境,苏柒若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下了地狱了。

  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撑着腰,苏柒若长长地吁了口气。

  “湖上春来似画图,乱峰围绕水平铺……”

  苏柒若忍不住呢喃出声,想到了什么,然后忽得白了一张俊脸。

  不要欺负她没读过书,这不就是昨儿晚上看得那本虐文小说里写的吗?

  这场景——门口的破水缸,低矮的篱笆院儿。

  这人物的衣着——褴褛不堪,衣不蔽体。

  这家中的穷苦……无一不与书中的内容相对。

  重新低头将自己现在的这副身子打量了一遍,苏柒若十分确定,她这是穿到了书中那个有家暴倾向除了会打夫郎便只知道坐吃等死的无能女主身上了。

  苏柒若本就因书中的变态女主与她同名而耿耿于怀了很久,如今自己竟又悲催地成了那个自己最讨厌的人,真是造孽啊!

  身后传来一阵沉重的脚步声,苏柒若循着声音朝后望去,只见一个瘦削清秀的男子正挑着两桶水费力地往墙边那口破缸处挪动。

  这男子名为云子沐,本是镇上云员外家的庶子,奈何云父死的早,云府日子一日过得不如一日,云家主君便私自做主将府里的几个庶子都拉出去卖了。

  那日正好赶上苏柒若与人合伙猎到了一只野猪拉到镇子上去卖,见云子沐长得好看,苏柒若便用自己分得的还有之前攒下准备翻修房子的所有银钱换下了云子沐。

  起初苏柒若对云子沐还有几分怜惜之情,奈何云子沐就是不许苏柒若碰他,每次都闹得个不欢而散。

  久而久之,苏柒若厌了他那木讷的性子,再看着这破烂的屋子便有些后悔。

  自己用毕生积蓄换了个夫郎竟还碰不得,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要知道是这样,她又何必这般破费?

  买云子沐的那些银钱都够她娶两个夫郎了。

  村子里有几个平日里与苏柒若关系还算不错的,每每玩笑时都喜欢拿这件事嘲笑苏柒若,后来在一次醉酒之后,苏柒若便动手打了云子沐。

  自那以后,云子沐再看苏柒若时,防备的目光里便夹杂了些恐惧。

  书中的云子沐结局并不算好,在苏柒若从外头又领回一个男子后,他便成了这妻夫二人的仆人,日日侍候着他们不说,还要时常挨打。

  最终在苏柒若出门不在家那日,那男子寻了人牙子来又将云子沐卖了。

  不愿再受辱,云子沐选择了自缢。

  他这一生可谓是极为悲惨,身为庶子,日子过得有多艰难可想而知。

  后来又遇见了一个时常家暴的妻主,除了挨打受累,从来都没体味过被人疼爱是什么滋味儿。

  许是感受到了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云子沐身子一僵,发疼的双腿一软,两桶水就这样落在地上,咕噜咕噜洒了一地。

  苏柒若见状,忙敛了神思,大步朝云子沐走去。

  云子沐死死咬着下唇,双手抱着发疼的双腿,轻轻闭上眼睛,等着那未知的疼痛落在身上。

  苏柒若本能地朝云子沐伸出手想要扶起他,可见他那害怕的模样儿,苏柒若便只好蹲下身子去捡那滚落在地上的水桶。

  昨儿晚上醉酒的“苏柒若”应该是才打过云子沐,就是拿着手中这根的扁担,狠狠地抽了他的腿。

  看着身子有些发抖的云子沐,苏柒若略带沙哑的声音不自在地传来。

  “你衣服都湿了,去换套干净的,我去提水。”

  说罢,也不等云子沐反应,苏柒若便提着扁担和水桶出了院子。

  云子沐松开抱着双腿的手,偷偷看了一眼远去的苏柒若,眼中满是疑惑。

  今日竟然没有挨打?

  妻主她是怎么了?

  “嘶……”

  云子沐偷偷卷起裤腿看了一眼腿上的伤,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云子沐并未进去换衣裳,只拧了两把裤腿上的水,便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他怕苏柒若会突然回来撞见,更怕她又会像昨夜那般去拉扯他的衣裳。

  苏柒若回来时见灶房里正冒着烟,便提着两桶水走了过去。

  她实在是有些受不住身上这难闻的味道,便是不吃饭,她也得先去洗个澡才行。

  “那个……麻烦你帮我烧些热水,我想……洗洗。”

  苏柒若尴尬地摸了摸鼻子,也不敢靠的云子沐太近,怕熏坏了人家小男儿。

  云子沐一愣,大大的眼睛里写满了懵懂,妻主这是在与他说话吗?

  “哎呀!还是算了,我到山脚下的小河里去洗好了。”

  苏柒若觉得自己已经等不及烧热水了,这大晌午的,日头正盛,想来也不会冷。

  将两桶水整整齐齐地摆在灶房门口,苏柒若去正房翻出一件破旧却洗得很干净的衣衫便出了门。

  见苏柒若脚步匆匆地走了,云子沐心里不由得一慌,妻主这是又恼了他吗?

  委屈地揪着衣角,云子沐垂着眸子吸了吸鼻子,他也没说不给她烧水啊!

  ——

  ——

  ——

  温馨提示:

  尊以还原、架空或构建了一个女性为尊,以女性话语为主体的文化时空和社会时代,并基于古今代多种视角,以这种现实时空两性关系的易位书写,体现出女性主体意识的张扬。它是一种基于女性视野,解读世界、剖析女性心理行为特征的女性意识。

  ①,这是女尊文哦,宝贝们慎入!(一对一,双洁甜宠,男主每一世的性格都不相同,娇软奶萌、腹黑霸气,应有尽有……)

  ②,文本架空,皆为杜撰,无法追溯根源,大家看着开心就好,没必要因为个别词语硬杠哈,本来都是瞎编的朝代。

  ③,作家互推书我们会自行商量,还望小可爱们不要Ky哦!(女尊作家写作不易,希望个别同行不要暗搓搓地搞小动作了,谁码出一本书来都不容易,多积善德才有福报。)

  ④,不喜欢这个类型的小仙女看到这里说再见就好,书名和简介都标注得很清楚了,这是女尊文(em……我很想把这三个字加粗加黑,但是不行。)哦,很传统的那种类型!

  ⑤,这本虽是快穿文,但根据每一世的大纲设定,每个故事长短不一,但结局肯定都是he的。

  最后,还是很开心我们能在这里遇见,看小说本来就是打发时间丰富内心世界与幻想的,大家一定要开开心心的啊!

  因为工作原因不能建裙,大家要是想找我聊剧情,搜“一念如尘”(283787162)@十月静好就行。

  (keke……又蹭了蹭一念如尘大大的热度,没办法,脸皮厚有肉吃,嘿嘿……)

  ——

  看书的宝贝们都是小仙女,每一位我都很珍惜,真的,比珍珠还真!!!

  另外抄袭的已经举报好几个了,调色盘都有存档,法治社会别再做这种违法乱纪的事儿了,女尊文本来就少,抄袭很容易被发现,读者的力量是强大的!

  要是喜欢就自己写自己的故事,如果为了赚qian,抄袭女尊文也不是个好路子,毕竟读者有限,杠精一群,全靠热爱。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