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宝神瞳
寻宝神瞳

寻宝神瞳

以闪电之名

都市/恩怨情仇

更新时间:2024-02-22 15:51:35

从小研究古玩杂学的李墨,在一次意外中眼睛发生异变。 古拙大方的青铜,精美绝伦的瓷器,笔墨横姿的字画,惊心动魄的赌石相继而来,从此李墨人生发生颠覆性变化。 我有神瞳,天下无宝。
目录

8天前·连载至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还差点火候

第一章 以闪电之名

  魔都,城隍庙,古玩一条街。

  古韵轩是一家老字号古玩店,主要经营的是仿元明清三朝瓷器工艺品,因为走的是精品路线,加上老板多年积累下的口碑资源,这家老店活的还不错。

  李墨走进这家老店,看到有个身材消瘦的中年男人正在运笔书写。他走近没有打扰,而是站在一旁静静的观赏着,笔锋流畅,灵动快捷,笔迹瘦劲。

  片刻后中年男人最后一笔收锋,感觉精气神损耗巨大,他擦擦脑门上的细密汗珠,看着自己的大作笑着说道:“怎么样,还能入眼?”

  “笔画瘦硬,笔法外露,至瘦而不失其身。师父,你已经将宋徽宗独创的瘦金体韵味模仿出七八分了,这两年真是书法大进。”李墨鼓掌说道,“不过这玩意太耗心神,你还需多注意身体才是。”

  “我的书法水准最高也就这样,想要更进一步几乎不可能。来,到那边泡茶,我们师徒俩有好些天没见面,等会喝上一杯。”

  中年男人正是古韵轩的老板柳川庆,二十多年前到魔都打拼,虽然没有发大财,但生活的也很滋润。

  “师父,我难得来一次你也不想把明前碧螺春拿出来,越来越抠门。”

  “明前茶,贵如金,我就那么一点存货。你小子口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刁了,连雨前茶信阳毛尖都看不上,不喝拉倒,坐一边伺候着。”

  “喝!”李墨连忙笑着说道,“这鬼天气才入五月就这么闷热,来的路上还听到天上有阵阵雷声,这季节打雷是不是有点反常?”

  柳川庆悠闲的坐在躺椅上,漫不经心的说道:“天有异象,必出妖孽。”

  李墨娴熟的泡着茶,忍住笑意:“师父,你擅长的是古玩杂学,什么时候学会观测天象了?难不成你对我还留有一手?”

  “放屁,我会的你也会,我不会的你已经无师自通,我能对你留什么后手。”柳川庆笑骂一句,左手两指敲敲桌面,“盈盈背着我们偷偷参加艺考的事情你知道吗?”

  李墨一愣,有点惊讶的说道:“她还真去参加艺考了,以她的成绩国内顶级名校任她挑选,怎么就一根筋想不通呢。”

  柳川庆看着他那意外表情,心中的疑虑减去大半,他叹口气说道:“太任性,女大不好管啊。”

  李墨暗松口气,幸好柳盈盈几小时前跟他通过气,否则刚才十有八九会露出马脚。

  “师父,你叫我来不会就是为了这事吧?”

  “这事还不重要?”柳川庆瞥他一眼,“当然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跟你说,朱昌平这个人听说过吗?。”

  “朱昌平?”李墨放下手中的茶壶,想了下说道,“是京大教授,考古专家的那位朱教授?你之前还和他合作过几次,怎么突然提起他了。”

  “小墨,师傅曾经跟你说过,我们这一脉师承清中期民间鉴宝奇人刘一手,凡是他掌眼上手的,可一言断真假。”

  “可经过一代代的传承,这门手艺在太平盛世已经逐渐落寞,你师公时常为之叹息。我和朱教授相识多年,跟他聊起过这事,朱教授说如果你愿意,今年可以报考京大考古系,或许将来能将祖师爷的手艺更好的传下去。”

  李墨耸耸肩说道:“师父,你也知道我的成绩,考京大没戏。”

  “朱教授说可以先跟你见上一面,大概是想考考你的基本功,如果面试过关,十有八九会特招你入学。”

  李墨一下子站起来,不敢相信的问道:“师父,你说的可是真的?”

  “还能骗你不成,你小子这次可要抓住机会,如果能成为朱教授的学生,那我们这一脉的野路子也就有机会变成煌煌正宗,名扬天下。”

  “师父,我现在该做什么?”

  “你先回去和你爸妈说下,看他们有什么想法?如果他们也支持,过几天我就带你去京都拜访朱教授。”

  李墨摆摆手说道:“他们说魔都最近太闷热,五天前两人跑到北极冰岛去度假了,我估摸着没有一个月是不会回来的。至于电话也别想打通,说要过二人世界,从小到大我早已习惯。师父,这事我自己做主。”

  柳川庆小喝一口茶,呵呵笑道:“你爸妈才是真爱,而你只是意外。行,这事我尽快安排。”

  轰轰轰,外面陡然炸起惊雷,隆隆声音在天空回荡。

  李墨走到门口,透过玻璃朝外望去,天色已变,乌云涌起翻滚,似乎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这鬼天气还真有点邪门。”

  “别站在那嘀嘀咕咕,过来斟茶。”

  柳川庆话音刚落,外面又是一声惊雷,伴随着的是网状闪电,天空倒悬,刹那光辉。

  “盈盈参加艺考的事情你真不知道?”

  柳川庆此刻又提起这事,看来对女儿偷偷参加艺考的事情耿耿于怀。

  李墨回头看着他,举手郑重的说道:“我以闪电之名起誓,如果我撒谎,愿遭五雷轰顶的惩罚。”

  轰,身后的大门玻璃突然爆炸,一道闪电贯穿天地,眼前犹如烈阳照耀。

  李墨下意识的闭上双眼,可是还能清晰的感觉到有两股炙热的气流冲进眼中打转。身体麻木,毫无知觉,在倒下的那一刻,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

  “不要轻易发毒誓。”

  一切风平浪静后,柳川庆才缓过神来,连滚带爬冲向地上的李墨。

  ……

  不知过了多久,李墨慢慢苏醒,前胸后背有点酥麻的痒,难受无比。他扭头看看,身在医院中,病房里静悄悄的,只有床头的一台仪器有规律的发出一声‘滴’响。

  眼中依然感觉有气流在打转,但不是炙热,而是十分凉爽,非常舒服。

  “人还活着,眼睛也没瞎。”

  李墨暗呼一口气,想想真是恐怖至极,光天化日之下,待在屋内都能遭雷劈,放眼上下五千年也找不到一个这么倒霉的。

  病房外有人在交谈,听声音是师父。

  “王主任,小墨的情况怎样了?”

  “从检查结果来看没什么生命危险,年轻人命大,应该用不了多久就会醒来。不过他身上会留下闪电之吻的痕迹,连我都是第一次碰到,比较稀奇。”

  “医生,小墨的眼睛也没事吗?我爸说刚送进医院抢救时,眼珠就跟被融化一样血红血红的。”

  这是盈盈的声音,这丫头还算有良心,自己死里逃生一回也算值了。

  “那是眼膜充血引起的,已经没事。”

  “瞎了才好,省的他天天盯着那些漂亮的女同学看。爸,你先回店里,我留这照顾一晚上。”

  “不行,你学习要紧,晚上让你妈妈过来照顾下。”

  “就一晚上而已,几天不上课照样考第一。老柳同志,你有什么好担心的。”

  “那行,有事打我电话。”

  片刻后,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的姑娘推门走进病房,她扎着马尾辫,穿着披肩开衫,休闲牛仔裤将那双大长腿展现的淋漓尽致。

  “咦,什么时候醒的?”

  李墨皱着眉头撇嘴道:“先帮我看看前胸后背怎么回事,痒的厉害。”

  “医生说那是闪电之吻,等会护士过来给你点滴中加些镇静止痒的。”柳盈盈坐到床边椅子上,嘻嘻一笑说道,“被雷劈的滋味如何?你也真是的,就算发毒誓也别那么狠呀。”

  李墨没好气的说道:“尽说风凉话,还不是为了你。”

  “知道你是替我挡灾,不过你可以发些不痛不痒的毒誓嘛,比如一辈子找不到女朋友或者一辈子跟漂亮女孩子无缘,又或者一辈子都会被我欺负之类的毒誓。”

  “我还是宁愿被雷劈。”李墨直翻白眼,这丫头脑海里充满了不善,“你还是先给我一点精神安慰吧,比如来个新生的香吻。”

  “切,本姑娘的初吻怎么能便宜你。”柳盈盈明亮的大眼睛眨了眨,带着一丝狡黠,“不过看在你为我出生入死的份上给你一次机会,你猜猜今天我穿的内衣是什么颜色的?猜中了一个香吻。”

  这是在调戏我吗?

  李墨玩心大起,他嘴角带着笑意朝她胸口望去,眼睛瞪得滚圆,好像在费尽全力要看穿一样。

  两道冰凉的气流再次出现瞳孔中打转,忽然眼前出现了怪异的一幕,他的视线一下子穿透盈盈的外套。

  傻眼。

  李墨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浅紫色。”

  柳盈盈狡黠的笑容瞬间呆滞,她低头看看,衣服保护的密不透风,这家伙走了大狗屎运。不过她的反应也快,双手捂着自己的胸口猛的从椅子上站起来。

  “流氓。”

  说完转身就跑。

  我流氓,我呸!有你这么耍赖的嘛,是你先调戏我的好不好,就你那保守的穿衣风格,别人想占点小便宜都找不到机会。

  李墨无比郁闷,无比可惜,多好的机会。

  然后他整个人都不淡定了,一缕疑惑涌上心头,刚才发生的一幕绝对不是幻觉。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