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冷冰冰的主神总向我撒娇
快穿:冷冰冰的主神总向我撒娇

快穿:冷冰冰的主神总向我撒娇

霏霏我心

科幻空间/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4-02-03 22:36:13

“神明大人高不可攀。”系统信誓旦旦。
“可以领我回家吗?”冷冰冰的主神歪头,长睫低垂,眉目绝美,奶兮兮的求她。
“?”
“神明会黑化,救赎他是一项艰巨工程。”系统说。
于是……
消防员自火光中走来,抱着小漫画家,低眸浅笑:“要不要画我一辈子?”
体育生一手掐瘪易拉罐,懒懒盯着那如白天鹅般的纤细舞蹈生,嗓音低哑:“想要你跳舞给我看。”
冷漠凌厉的指挥官在审讯室中,摘下黑色皮手套,徽章颜色锋利,薄唇轻启:“除了嫁给我,你别无选择。”
系统:“……”
该配合我演出的你视而不见。
#强扭的瓜不甜
#永远在翻车
九天之上有一神明,白衣似雪高不可攀。
后来,
神明心生妄念,从此陨落,只佑一人。
【1v1双洁甜宠,男女主双切片无记忆,病娇御姐淑女奶包子应有尽有】
目录

21天前·连载至第1058章 疯批绿茶在无限恐怖里杀疯了(完)

第1章 阴郁未婚夫vs普法三好市民1(求收藏)

  七月的江城天气闷热,蝉鸣声嘶力竭,是个艳阳天。

  江城第一中心医院。

  阮柚安一睁眼醒来,发现自己失忆了。

  病房中来了一位自称是她妈妈的人喋喋不休的说着婚约问题,尽管阮柚安并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婚约,女人也没有丝毫解释的意思。

  许是蝉鸣声过于吵闹,连空气都多了几分烦闷。

  “安安。”周向珊温柔叫她,神色看起来有些疲惫,“你看这样可以吧,你不是一向不喜欢穆先生吗?那你想办法让他和你姐姐见个面,你姐姐比你优秀,自然能讨穆先生喜欢,就这样定了。”

  病床上的女孩年纪不大,很漂亮,漂亮到甚至有些绮丽娇气的攻击性,却生了一双杏眼,眼瞳幼圆透亮,泾渭分明的干净,中和了三分艳色,神情意外显出纯良。

  她也不知听没听进去,呆呆地望着空中飞着的一个茶壶,是飞的,并且阮柚安确认除了她没有其他人能看到。

  失个忆怎么还超脱科学理念了?

  阮柚安听到声音后慢半拍的停顿了下,心中对他们口中陌生的婚约没什么感觉:“随便吧。”

  周向珊松了口气,脸上的笑也多了几分:“那你好好休息,有事跟妈妈说。”

  “周夫人,安安才刚醒,还需要休息。”病房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走了进来,头发乱糟糟的,眼底青黑,脸色不太好看,似乎一直没休息好。

  周向珊看到他,脸色淡淡,端着架子:“麻烦你照顾我女儿了。”

  说完就走出了病房,并不把男人看在眼里,脸上露出克制不住的笑容,仿佛已经能想象到自己的女儿嫁到穆家时风风光光的样子了。

  男人脸上掠上几分讥讽,什么也没说,在周向珊走后,和阮柚安大眼瞪小眼。

  “你又是谁?”阮柚安托着下巴,打了一个哈欠,强行打起精神大胆猜测:“她前夫吗?”

  吴奈脸皮抖动了两下:“前夫你大爷,老子是你经纪人。”

  “啊。”

  这江城七月的天跟烤火炉似的,吴奈的心却拔凉拔凉,看着阮柚安一副迟钝的样子,更凉了,不死心的问:“你真什么都不记得了?”

  “如你所见。”阮柚安叹气,表情惆怅。

  吴奈心想该叹气的是我吧,他拉开椅子坐下来,开门见山。

  “你叫阮柚安。”

  “是个大红大紫的明星。”

  听起来就很厉害,阮柚安有些欣慰,觉得自己以前应该不会混得太差,以后可以当条咸鱼:“那我有很多粉丝吧?”

  “是的。”吴奈亲切的笑,“全都是黑粉。”

  “……”

  经过吴奈一番温暖的科普,阮柚安明白了,她就是一个吸粉无数,黑粉遍地走的小可怜。

  明明是和姐姐一起进的娱乐圈,结果姐姐成了影后,她成了黑后。姐姐温柔大方,她恶毒作死,全网都在骂阮柚安是个寄生虫,吸阮欣凝的血往上爬。

  前不久和姐姐参加同一个综艺,期间在阮欣凝的衬托下好吃懒做、一文不值,然后她被一个偏激的黑粉开车撞了。

  “……我觉得我有必要退圈。”阮柚安神色痛苦,郑重道,“我这么年轻,我不想死。”

  “可以,违约金五百万。”吴奈面无表情。

  阮柚安僵了一秒,双手捧脸,笑的乖乖巧巧:“我感觉年轻人要勇于拼搏,具有牺牲精神。”

  吴奈觉得阮柚安脑子有点问题,奈何那张脸能打啊,整个娱乐圈也找不出来第二个。

  “黑粉怎么能撞到我。”阮柚安摸了摸脑袋缠着的纱布,“我这么招人恨?”

  “我还想问你!谁知道你为什么大晚上的从综艺录制现场跑出来了,那附近有黑粉蹲你,还是阮欣凝的私生饭,真他妈的巧。”

  吴奈也不理解,阮柚安还失忆了,这事就离谱。

  “对了,刚来的那个人,刚刚跟你说什么了?”

  “让我当媒婆,我订婚了?怎么忽然感觉我有点绿。”

  “她就是想让她自己女儿嫁豪门,不过这也算做了件人事。”吴奈翻白眼,烦躁的吐了口气,“你这婚约解了也好,省着你和你那未婚夫相看两相厌。”

  阮柚安似懂非懂:“我很讨厌他?”

  吴奈眼皮子一跳:“何止是讨厌。”

  “你就差没给他戴绿帽子了!”说到这个,吴奈想起什么,从手机中扒拉出一张照片,“认识吗?”

  照片上是一个年轻帅气的男明星。

  阮柚安怔了两秒,摇头。

  “你粉他粉了六年,就为了他进娱乐圈的,综艺和他一起录的,也算得上是一个追星模板。”

  “谁知道综艺还没录完,好家伙,你干失忆了!”

  病房外,保镖推着轮椅,迟疑停住,低声问:“先生,您还进……”

  “砰——”的一声。

  蓝色满天星被人毫不留情的扔进垃圾桶中,乍看上去有些可怜,扣住轮椅扶手的手指修长,血管脉络分明,隐约用了力道。

  “我去给她添烦做什么?别看到我再出一次车祸。”声音低沉微哑,语调讥讽。

  坐在轮椅上的男子穿着黑色衬衫,纽扣扣到最上方,皮肤透着病态的苍白,骨相冷峻,眉目细细看去似刀锋作画,眼角眉梢透着几分阴骘的戾,眸若点漆,薄唇唇色却艳的漂亮。

  然而第一眼注意到他往往不是那张脸,而是一身矜贵的压迫感,像是深秋的月亮,美则美矣,却又阴又寒,令人望而生畏。

  保镖看了一眼垃圾桶的方向,眉心微皱:“这花好歹……”

  穆隽琛打断了他的话,寡淡漠然:“花是让卓女士费心了,改天让她亲自来看望吧。”

  保镖心想卓女士不都是为了你的婚约吗?他识相没再说话,心中对阮柚安有诸多不满,推着轮椅往来的方向离开。

  吴奈听到外面有声音,被这些天无孔不入的狗仔弄得应激了,鬼鬼祟祟的出去瞅,一转身:“啊!”

  阮柚安站在他身前,揉着耳朵,“你不要叫,会扰民。”

  医院四楼的走廊空荡荡的没有人,旁边是个垃圾桶,上面扔了一束很显眼的满天星,就那么被无情抛弃。

  “好漂亮。”阮柚安移不开眼睛,直盯着那花,有点喜欢又有点不解,“为什么要扔?”

  吴奈一转身还以为遇到了鬼,心都快跳出嗓子眼里了:“人家不喜欢呗。我说小祖宗你能老实点吗?你这才刚手术完啊!回去!”

  “我没事。”阮柚安为了证明给他看,原地蹦跶了两下,两秒后忽然顿住。

  “怎么了?”吴奈看她的表情,颤抖着问。

  ***

  咱家女主土生土长,后期会恢复记忆,是同一人,没有原主一说。

  女主对外人不弱请放心,我超爱女主,每个位面不同性格,所以还怕喜欢的女主性格找不到吗?笔芯宝宝们~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