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聚散
尘缘聚散

尘缘聚散

陈施豪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2-01-30 19:18:20

尘缘聚散,尘世美迷。问花花不语,问叶叶不归。
目录

1年前·连载至尘缘聚散

尘缘聚散

  白岩山中有神仙,望水村的人都这么认为。

   村口的王大婶常说:“每逢初一十五我就要去山脚拜拜,那里的神仙可灵了!看我儿子就知道!”

   王大婶的儿子王力是个五大三粗的小伙,没什么特别的,看起来不是砍柴的就是种地的,以前家里过得紧巴,一条裤子穿了三代人,满屁股的补丁,多亏了村里人的帮扶,不然王力长不长得大还指不定呢。

   王大婶的婆婆也就是王力的奶奶千嘱咐万嘱咐让王力娘俩去白岩山诚心拜神,不然王力连媳妇儿也娶不上。

   说来真是神了,王家的人去了几次后,王力发了迹,就一年的时间,家里的茅屋换了木头房子,日子越来越红火,都说是白岩山的神仙显灵了!

   一传十,十传百,不止是望水村,整个镇都知道了,前几天还有郡里的富太太来拜神呢!

   有的人许下的愿实现了,逢着大日子都会来拜拜,没实现的来得更勤快了,望水村繁荣了起来,大家的日子越来越好了。

   只有村子东边的李家没有什么变化,虽然李家原本地处偏僻,村里的日渐繁华对李家影响不大,但是村子里的人都认为是李家惹怒了白岩山的神仙。于是李家开始清冷起来,不再有人去李家做客,也不再有人与李家的人攀谈。

   大家都认为和李家有牵扯会让神仙发怒的。

   其实李家只有两个人,一个老的,一个小的,婆孙两,日子过得清减。

   李文轩不理解为什么奶奶对白岩山的神仙那么有敌意,可是他是读书人,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错,对于村子人的冷淡他虽然心里不舒服但却没有办法改变。

   有一次村口的王家奶奶指着他说“忘恩负义!”李文轩不想和老人争执,只是回家的时候问了奶奶,那天李文轩第一次挨了奶奶的骂。

   村子越来越繁荣,李家已经不算偏僻了,现在迁过来很多人,邻居的热闹让李家显得更加清冷,李文轩发现奶奶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了。

   心里挂念奶奶,课堂上李文轩听不进夫子说的,夫子后来说:“文轩啊,明年就要考试了,可不能大意啊。”

   李文轩幡然醒悟——奶奶还等着他振兴家业呢!

   入冬后,李文轩的奶奶病到了,前一刻还在扫地呢,一下子就倒地不起了,还好李文轩发现的早,只是当时李奶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家里没有积蓄,仅有的钱就是要拿来明年给李文轩准备考试的,用了这笔钱明年就不能参加考试了。可是李文轩还是用了,请了大夫抓了药,但是李奶奶的病仍旧没有起色。

   当望水村迎来了第一场雪,王家奶奶找到了李文轩,让他去白岩山。

   子不语怪力乱神,但是身为读书人的李文轩还是去了白岩山。

   王家奶奶很好,答应了帮忙照看李奶奶,李文轩也放了心。

   家里没有什么东西给神仙准备祭品,李文轩于是赤足踩在薄雪上,三步一拜五步磕头,走一步就念着“祈求神仙保佑奶奶身体健康”。

   文人身子单薄,两个时辰后,李文轩体力不支倒在了白岩山半山腰。

   “咦,珠子都全部变成蓝色了啊,这是目前为止最虔诚的人啊。”一个异常俊美的少年站在晕倒在地的李文轩旁边,手里拿着一颗拳头大的泛着蓝光的珠子。

   李文轩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家了,顾不得其他连忙去看奶奶,可是奶奶还是那副样子。

   倒是王奶奶说:“回来了?”

   李文轩大惊,糊里糊涂谢了王奶奶的照顾,送走了王奶奶后,才稍微清醒了一点——他遇见神仙了!神仙还把他送回来了!可是为什么神仙不救奶奶呢?

   李文轩想不明白,但是他决定第二天再去,想到就做,第二天李文轩请来了王奶奶,自己一个人去了白岩山。

   这两天都在下雪,来白岩山的,只有他一个人。

   还像昨天那样做,李文轩又一次晕倒了,醒来的时候还是在自己的家里。

   如此重复了两天,第五次来到白岩山的李文轩,终于见到了人们口中的神仙。

   一袭白衣纤尘不染,气质绝俗,虽是男的但一张脸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只是头顶上那一双毛茸茸的白色小耳朵给了李文轩太大的视觉冲击,李文轩指着对方高呼:“你,你,你……”双眼一黑朝后倒去。

   白衣人伸手拉住李文轩,有些无奈地说:“这下该不会再来了吧?”

   可是第二天李文轩还是去了。

   李文轩对着山顶大声说:“你不是神仙!你是妖怪!”

   暗处的人臭着脸朝李文轩扔了一颗石子,打在李文轩的膝盖上,李文轩单膝跪了下来,面上居然是一副欣喜的样子。

   暗处的人皱了皱眉。

   李文轩却大喊:“戏文里说了,妖怪是要吃人心的,我把我的心给你,你帮我救我奶奶好不好!”

   暗处的人“嗤”了一声,暗说了一句“无聊”,却没有离开。

   李文轩见没有动静,安静了一会儿,突然从怀里抽出了一把刀,咬着牙就朝自己身上捅。

   暗处的人说了一声“呆子”,手上也没闲着,施法拦住了李文轩,人也出现在李文轩面前。

   他看着李文轩不禁笑了起来——明明害怕得要死,居然还撑着。

   李文轩看着那个白衣人的笑容不禁呆了。

   “你的愿望我帮不了你。”一句话把李文轩拉回了现实。

   “为什么?”李文轩呆呆地说,明明帮了那么多人,为什么不能帮他?

   “对不起。”白衣人说。刚说完人就不见了。

   李文轩在寒冬里坐了几个时辰,直到意识模糊晕倒在地,这次醒过来的时候,他没有在家里,之前在什么地方,现在还在什么地方。

   身体还是冷的,但不至于冻僵,看来对方没有完全弃他于不顾。

   奶奶的状况越来越糟糕了,李文轩还是会去白岩山,在没有人经过的密林里坐着,他一个人说着话,给另一个人听。

   “我爹娘在我出生的时候就死了,是奶奶将我抚养大的。

   小时候不懂事,缠着奶奶给我买糖葫芦,家里哪有钱买那个啊,奶奶后来去了山里找来了野山楂,抹了一点家里酿的蜜,那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

   后来再没有吃过了,奶奶那次腿受伤了,之后走路都不太灵便,逢着变天还疼”

   “以前为了去临村看大戏,十岁的时候吧,我逃了课,奶奶知道后用藤条打我,藤条都打散了,我哭得很凶,奶奶眼睛都哭肿了。”

   ”奶奶说以后要给我找个不漂亮的媳妇儿,她说漂亮的女子招惹不得,为此她从不让我去村里的徐家做客,他家的女儿生的水灵,奶奶怕我看上了人家”

   ……

   李文轩一个人说着,他不知道,有一个人就在他身后的树上听着。

   毛茸茸的小耳朵不时动一下,让主人看上去不像是雕塑。

   李文轩怀念着与奶奶一起的时光,他怀念着自己的娘亲,从未见过的娘亲,只记得一个温暖的怀抱。

   三天后,李文轩带来了一个橘子。

   李文轩说:“你还是不愿意帮忙吗?”

   “大夫说了,奶奶可能撑不过明天了,以后我不会来了,家里欠了很多钱,我要去镇里找一份工作。这个橘子给你了,谢谢你之前把我送回家,也没什么好东西给你的。

   别了。”

   李文轩起身,垂着眼离开了。

   树上的人低着头,让人看不清表情。

   李文轩回到家后一直守着奶奶,他想珍惜和奶奶在一起的最后时光,夜深了,李文轩有点撑不住了,狠狠咬了自己手掌一口,还是睡过去了。

   梦里,李文轩看见了那个白衣人。

   他说:“我觉定帮你了,但是你也得帮我。”白衣人把手里的珠子放在李文轩的手心里,他说:“我娘亲在清风山,你去清风山把这颗珠子放在土地庙里,等上一个时辰,如果没有动静,答应我,帮我做一百件能够让这颗珠子发出蓝光的善事。”

   不等李文轩说话,他又说:“你欠我的,李文轩。我用自己一命换你奶奶十年阳寿,你赚了你知道吗。”

   李文轩跟着就醒了,手里有一颗拳头大的珠子,暖暖的。

   李文轩觉得眼睛有一点湿。

   李文轩还看见,奶奶的枕头旁放了一百两银子,奶奶的面色也是红润的。

   一滴泪落了下来,刚好坠在了那颗珠子上。

   李家奶奶的病突然好了被大家归为神迹,李家不再被看做是被神遗弃的人,大家又接受了李家婆孙。

   李文轩去了清风山,把珠子放在了土地庙里,一个时辰后,李文轩见到了那个白衣人的娘亲,很美很美的人。

   白衣人的娘给李文轩说了一个故事,李文轩这才知道,为什么奶奶讨厌白岩山的神仙。

   原来十几年前,眼前美丽的女人救了路过白岩山被狼咬伤的读书人,两人陷入了爱河,八个月后,读书人的原配挺着大肚子来到了白岩山祭奠亡夫,却发现本以为已死的丈夫和别人在一起,她伤心欲绝当着二人的面带着还在肚子里的孩子跳下了悬崖,男人愧疚不已,选择殉情,女人当时已经怀了孩子,如果这件事放任下去,她不但自身难保,连孩子也保不住,女人于是用了毕生修为保住了自己爱人同另一个女人的孩子,也因此将功补过保住了自己和自己的孩子,只是她被关在了清风山,不得与自己孩子见面,而那个被女人救下的孩子,就是李文轩。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