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熹妃嫁给四爷后三天被宠成宝
清穿熹妃嫁给四爷后三天被宠成宝

清穿熹妃嫁给四爷后三天被宠成宝

满清第一妃

古代言情/清穿民国

更新时间:2024-02-06 01:57:13

穿成康熙朝粗使宫女的怡宁,突然发现自己姓钮钴禄,
她记得的这个时期,最出名的钮钴禄氏只有乾隆的妈,雍正的熹妃,
再看看自己全家被流放,需要没日没夜干活的境地,
怡宁决定了,她就是熹妃,不是也得是。
——————————————
自以为费尽心思留住心上人的四爷,势要把人宠成深宫第一人,
于是满皇宫就看着多疑冰冷的四爷,替某人鞍前马后,端茶倒水,扫平一切阻碍,
后宫妃子矫揉做作:姐姐,我们同族姐妹理应相互照料才是。
于是怡宁把她照应进了冷宫。
皇后佛口蛇心:本宫不死,尔等终究是妃
怡宁:皇后?本宫要做就做太后 书友群:771010808(所有人可加) 欢迎来和妃妃一起聊天!
目录

3个月前·连载至《娇软美人超会撩,禁欲王爷魂在飘》

第一章站住,不要动

  “喂!不要动!”

  胤禛闻声望去,一转头脚下却不小心踢到了滚到他脚边的银子,

  “扑通”一声,那二两银块子掉进了湖里,

  “啊啊啊啊啊……”怡宁连忙跑过去蹲到湖边妄图能把银子捞起来。

  可惜未遂,怡宁顿时像个泄了气的皮球垮下来,一抹阴霾蒙上头顶,

  得,起早贪黑一个月白干了!

  怡宁回过神后,直直站起转身盯着背后的两个侍卫,

  心里好气又不得不隐忍下来,只能十分无奈的摊摊手,

  “刚才,我不是叫你不要动吗?你没听见吗?”

  胤禛挑了挑眉,看着这个穿粗使服的宫女问:“你是哪个宫的宫女?”

  怡宁深吸了一口气,

  这皇宫的侍卫都这么横吗?

  不由语气略有强硬,“你管我哪个宫的,现在我的银子被你踢进湖里了,你得赔我!”

  胤禛脸色一冷,忍不住低声呵斥道:“放肆!”

  怡宁吓得一愣,

  暗想这侍卫说话怎么那么像个主子,

  却又转瞬回过神来,仔细打量了胤禛二人一番,

  瞧着不过就一蓝翎侍卫,莫不是有什么背景?

  在宫中明哲保身方为上上策,

  但想到自己的月俸银子,还是有些不甘心,遂咬咬牙道:“你这侍卫好生无礼,把我的银子踢进湖里不说,还放肆?莫不是真把自己当主子了?”

  胤禛眼中冷光乍现,周围的气氛瞬间低了下来,开口想要罚面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宫女,

  一旁胤祥却低低咳了声,凑过来耳语,

  “四哥,咱们现在假扮侍卫,不是皇阿哥,况且……的确是把人家银子踢进湖里了。”

  听到十三弟这话胤禛心中的怒火微微有些下降,

  却实在不想跟这宫女多费口舌,直接转身欲走。

  怡宁见到他的动作有些气闷,想要喊住,

  却又想到自己如今只是一个小小粗使宫女,于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只能作罢。

  没想到胤禛迈开步子的脚却突然停顿,

  转身上下打量了怡宁一眼说:“你这个小宫女,年纪不大却凶巴巴的,不就那么一小块银角子,赔给你便是!”

  随即上下摸摸口袋,却突然想起自己穿的不是平日里的常服,

  遭了,身上的银钱和饰物都丢在承乾宫方才那身衣服上了。

  没能掏出银子,胤禛一时有些尴尬,脸色不由越来越冷,

  “呃……”怡宁本来还以为他会赔她银子的,见他这般不由眨了眨眼,

  胤禛语塞转头望向旁边十三弟,

  胤祥收到自己四哥眼神,虽然不解四哥为什么突然耐住性子和这小宫女来往,

  却也上下摸了摸口袋,

  然后一脸无奈的摊了摊手,表示自己的东西也没带着。

  怡宁无语的眨眨眼收敛起自己情绪,摆摆手说:“算了,算我今儿倒霉。”

  说着怡宁一个转身准备走,

  “留步!”胤禛在后面喊了声,

  怡宁皱了皱眉,这侍卫还没完没了,

  于是转过头上下打量了他一眼说:“怎么?你突然又翻到银子了?”

  胤禛对于这个小宫女来了几分兴致,清了清嗓沉声说:

  “咳,虽然不是故意的,但也是爷,咳,我的缘故,才让你的银子掉进湖里,今日出门匆忙没带银钱,改日一定赔给你!”

  怡宁正式转过身看他,眉梢微动,

  没想到这个侍卫虽然不太懂礼貌,但人品还是不错的,

  想着自己的银子,怡宁一口答应下来,

  “好啊,改日的话,那就明日吧,我在这等你!”

  “明日?”胤禛下意识摩挲左手大拇指间的扳指,没有往日略微凉爽的触感,

  让他又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在这个小宫女眼里还是个侍卫。

  怡宁听到他反问,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说:“对啊明日,你难不成只是客套客套,实际还是想赖账吧?”

  胤禛蹙起眉颇有些冷厉的丹凤眼扫了她一眼,

  胤祥见状立即给他四哥正名,

  “怎会,我四哥一向是一言九鼎,说出口的事必定会办到!”

  怡宁闻言似模似样的点了点头说:“那明日有问题吗?”

  胤禛收回视线应下来,“那便明日吧,还是这个地方!”

  胤祥也跟着问:“小宫女你叫什么?”

  “钮钴禄·怡宁,”说着怡宁又福了福身,看向两人问:“两位侍卫大哥怎么称呼?”

  “贾嗣业。”胤禛微微抬了抬下巴,给十三弟使了个眼色说。

  胤祥刹时便理解了自家四哥意思,于是拱了拱手道:“在下石三!”

  “好,那便说定了,我今日还有活儿要干,先走了!”怡宁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看着怡宁离开的背影,胤禛收回视线看了胤祥一眼,

  “钮钴禄氏……”

  胤祥也皱眉看了眼怡宁离开的方向说:“不知是不是因为太,二哥的事获罪的钮钴禄嫡支。”

  这番不知是人为还是巧合,若是巧合还好,若是人为……

  想着胤禛眸间冷光乍现,

  胤祥眉头紧锁显然也是想到了这层,

  不过现在身上还有皇阿玛交代的差事,不宜细查下去,于是开口说:“四哥,咱们还是先去上驷院看看吧!”

  胤禛点点头,迈开步子走向内务府。

  另一边离开的怡宁,垂着头规矩的快速走着,脑海里止不住回想刚才的事,

  那两个侍卫总让她觉得有几分古怪,

  但具体哪儿古怪,她一时也说不上来,一时间连丢了银子的心情也顾不上沮丧,

  怡宁抬头看看天,意识到自己快要误了时辰,连忙再次加快脚步,

  穿过坤宁门再一转身走过一条偏僻小路便到了御花园的下人房,

  回到下人房,见第二批去领俸禄的小红小翠等人都已经回来,怡宁便知道自己回来的有些晚了,

  果不其然方嬷嬷见她慢悠悠的走进来,冷着脸走上前骂道:“哟,还知道回来?你自己看看这都什么时辰了?还把自己当府里小姐呢?”

  怡宁低头垂眸一声不吭,

  要是以前的钮钴禄怡宁,听到这话,恐怕心里已经酸涩气闷难忍了,

  可惜怡宁不是从前的钮钴禄怡宁,低着的头面无表情,甚至还有点想笑。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