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烂太狠,我被宗门当反面教材了
摆烂太狠,我被宗门当反面教材了

摆烂太狠,我被宗门当反面教材了

小笨月

仙侠奇缘/仙侣奇缘

更新时间:2024-05-15 20:03:55

重生无数次的宋以枝直接佛了。
每一世都改变不了死亡的结局,宋以枝决定,摆烂!
别人在努力修炼飞升,宋以枝在地里除草浇水。
新一辈的天才弟子在努力修炼,宋以枝在烤鸟。
气运之女在内卷同门,宋以枝在睡大觉。
在最大最内卷的门派里,宋以枝当最咸的鱼。
最后,摆烂太狠的宋以枝被制裁了。
落入修炼狂魔之手,宋以枝以为自己要死,没想到最后过的…还算滋润?
“五长老,我要种地。”
“可。”
“五长老,我要养鹅!”
“可。”
……
在某位修炼狂魔的纵容之下,宋以枝不仅将他的地方大变样,甚至还比以前更摆了。
目录

6天前·连载至第一千零四十章:这也算是死得其所

第一章:今天不宜出门

  长秋宗。

  广阔的广场上有不少弟子聚在水镜前看着试炼路上的新弟子。

  水镜正前方的高台上是长秋宗的宗主和五位长老。

  五位长老中,位置最靠前的一位长老是位风韵犹存的女人,她面容冷厉,看上去叫人生畏容易忽略了她的美貌。

  长秋宗的二长老率先开口说,“这个女弟子不错,一路上稳且快,就是不知道根骨如何。”

  “确实不错,看着年纪也不多大,就算根骨不如何,但心性绝对不差。”三长老开口。

  ……

  站在自家娘亲身后的宋以枝抬头看了一眼水镜里面容清丽、神色坚毅的少女。

  作为一个重生无数次的恶毒女配,这样的话她已经听了无数次,次次都是这样,她都能倒背如流了。

  几个长老嘴里夸赞的少女叫做蓝茜茜,是气运之女,心性好天赋高,一来长秋宗就得到了无数人的喜欢,成功取代了她长秋宗第一美人的称号,蓝颜知己遍布天下,最后飞升上界羡煞众人。

  而她宋以枝作为恶毒女配,气运之女的飞升踏板,就没这么好命了。

  处处跟蓝茜茜作对,次次被教训得面目全非?

  这些都是小事!

  关键是她和女主不管是明着斗还是暗着斗、当朋友还是当对手,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死了一世又一世的宋以枝直接佛了。

  算了,摆烂吧,天道想让我三更死,我还能苟到五更?

  这一世她决定躺平,养老等死!

  什么剑术,什么修炼,打理后山的灵植和蔬菜不香吗!

  她强任她强。

  我摆我最棒。

  宋以枝低着头抠手指,兴趣缺缺。

  宋萝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自家女儿,最后秉承着眼不见心不烦移开目光看向那些试炼路上的弟子。

  站了一会儿,宋以枝有点困。

  “娘亲。”宋以枝凑上去压低声音开口说道,“这好无聊,我能不能回去……”

  “不能。”宋萝开口打断了自家女儿尚未说完的话,轻飘飘的两个字让宋以枝小脸一垮。

  一旁的几个长老瞧着宋以枝这气成球的样子,不免好笑。

  “前几天我和五长老说好了,难为五长老不嫌弃你是块朽木,等招收弟子大典结束,你就收拾收拾去皎月峰,什么时候元婴什么时候回来。”宋萝开口。

  忽然被通知要搬去皎月峰的宋以枝脑子一懵,她看着自家娘亲的后脑勺,只觉得这个后脑勺上写满了冷酷无情。

  皎月峰的五长老是谁,那是整个修仙界公认的勤勉刻苦啊!

  落在他手里,自己还能活?!

  娘亲,你想让我去死可以直说的!

  若是让宋萝知道宋以枝心里在想什么,大抵宋以枝免不了要吃一顿竹笋炒肉。

  “娘亲,我的亲娘。”宋以枝扒拉住宋萝的袖子,一脸认真的开口,“我敬爱的娘亲,你看五长老年纪轻轻的,你也不想我气死五长老吧?”

  当事人五长老瞥了一眼宋以枝。

  年纪不大的小姑娘喜怒分明,瓷白无瑕的脸上写满了惶恐与抵触,这不晓得还以为皎月峰是什么龙潭虎穴。

  宋萝扯出自己的袖子,瞧着油嘴滑舌的宋以枝,淡淡开口,“难为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众所周知,她这个女儿“名满”修仙界,明明有最好看的脸与顶尖的天赋,但就是醉心一亩三分地,是块朽木!

  “而且我这块朽木怎么配让五长老教呢,娘亲,我还是在宋宁峰养老等死吧!”宋以枝想要努力掰回自家娘亲的想法。

  落到五长老手里,她焉有活路!

  “闭嘴。”宋萝不为所动,她拿出一个储物戒塞给宋以枝,然后不顾宋以枝快哭的样子,将人推到五长老身边。

  五长老容月渊生的年轻,看着不过弱冠之年,他像是一块美玉,温润又漂亮。

  容月渊瞧着踉跄两步站在自己身后的宋以枝,温和友好一笑。

  那温和的笑容落在宋以枝眼里,就相当于在说,你死定了。

  宋以枝眼前一黑。

  她试图卖个惨让自家娘亲回心转意,只不过她要开口的时候,蓝茜茜已经一马当先走出试炼路了。

  测过天赋,除了宋萝和容月渊,其他三位长老对蓝茜茜过高的天赋和较好的心性表现出了极高的收徒打算。

  宋以枝看着快要争起来的三位长老,默默数了三个数。

  一,二,三。

  “我想拜五长老为师。”蓝茜茜清丽的声音响起,她的目光直勾勾盯着高台上的容月渊。

  以宋以枝的视角看过去,她看到了蓝茜茜眼里对容月渊的仰慕,乃至是……爱恋?

  蓝茜茜爱慕五长老?!

  宋以枝眼睛一眯藏住眼里的震惊,她脑子千回百转,最后,她往后退了两步。

  蓝茜茜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可太知道了,要换了之前某一世,说不定她还真会为了报复蓝茜茜去刻意接近容月渊,但如今她只想躺平,只想种地。

  所以,五长老她是能离多远就离多远!

  容月渊将宋以枝的那点小动作尽收眼底,他低眸看着蓝茜茜,温和的开口说,“本尊不收徒。”

  过于熟悉的回答让宋以枝再往后退了两步。

  希望蓝茜茜那个疯婆娘不要脑补出什么自己是五长老弟子之类的事,她可不想被惦记上。

  宋以枝在心里默默祈祷。

  但事实证明,可能宋以枝和蓝茜茜真的是八字不合,蓝茜茜被拒之后面色瞬间苍白了一些,随后她看向了宋以枝。

  她在想,五长老拒绝自己是不是因为那个女弟子。

  看到蓝茜茜探究甚至是充满敌意的目光,宋以枝麻了。

  真是离离原大谱,自己已经低调成这样了,为什么还能被蓝茜茜盯上了!

  还有容月渊!

  她娘亲明明已经放弃了,甚至还特地给她开了几块地,如今冷不丁说让她去皎月峰,这问题肯定是出在容月渊身上!

  宋以枝深感今天自己不宜出门。

  被拒的蓝茜茜垂在袖子里的手紧握成拳,她抿着唇,面色苍白神色却又坚韧不屈。

  容月渊并不理会蓝茜茜那样,他侧头看向中间的宗主沈卜,温声开口说道,“宗主,若是无事我就先回了。”

  沈卜见状也知道容月渊并不打算收徒,他点点头同意了。

  容月渊起身,见杵在那儿一动不动的宋以枝,“你自己走还是我拽着你走?”

  “能不去吗?”宋以枝不死心的开口说。

  她才不要去龙潭虎穴呢!

  更何况蓝茜茜还在一边虎视眈眈!

  容月渊不多说,他直接走上去拉过宋以枝破空而去。

  宋以枝能感觉一道炙热的目光,简直是如芒在背。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