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年代,我有宇宙签到系统
重回年代,我有宇宙签到系统

重回年代,我有宇宙签到系统

水墨入酒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24-03-18 16:45:18

玄学文《野外探险:我在深山老林做直播》和年代文《刚重生年代,被卖三百彩礼》都开坑啦,请多多支持哦,么么哒 叶檀意外穿越,绑定了一个宇宙签到系统,斗渣爹后妈渣继姐,下乡插队,凭借着签到系统混得风生水起,宇宙签到系统不断升级,让叶檀没想到的是,签到居然签出一个乌漆嘛黑的大男人, 某仙君:本仙君阴错阳差流落贵宝地,奈何此地灵气稀薄,本仙君修为被压制,无法得返仙乡,又不小心动了凡心,怎么办? 叶檀挑了挑眉:凉拌。
目录

3个月前·连载至叶檀硕心番外(三)

第一章 宇宙签到系统

  叶檀只觉得浑身都疼得要命,尤其是头,针扎一样的疼,还有一种要窒息的感觉。

  想到昨天下班回家的时候淋了雨,最近这几天又加班熬夜,她暗自叹了口气,不用说,肯定是生病了。

  想要起床喝些热水顺便吃点儿药,可是……

  这是什么情况,她怎么动不了了?

  不仅动不了,还天旋地转的,眼前直冒星星。

  有隐隐的声音传入了叶檀的耳朵。

  “妈,我要买新衣服,还有新鞋子,下个月要去报道了,可我都没有新衣服穿呢。”

  “好,等吃完饭,妈就带你去买。”温柔的声音带着一丝宠溺。

  “多拿些钱票,让你妈带你好好挑挑。”

  “太好了,爸妈你们真好。”

  “妈,我也想要新衣服。”

  “买,给你姐买的时候就给你也买上,你下午安心上学去。”

  ……

  传入叶檀耳中的是几道陌生的声音,叶檀正有些迷惑,突然脑海中就猛地涌入了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

  待到接收了全部的记忆后,脑海中如针扎般的疼痛消失不见了,那几个说话的人也出了门,周围安静了下来。

  叶檀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虽然脑海中的疼痛消失了,但是后脑勺还很是钝痛,她取下堵着嘴的抹布嫌恶的扔在了一旁,轻轻摸了摸后脑勺,那里肿了个大包,一摸就疼得厉害。

  叶檀环顾四周,有些怔楞的看着有些斑驳的墙壁和墙边的杂物,床头有一本小小的,极具年代感的老台历,那台历上明晃晃的写着1975年8月18日,农历七月十二,星期一。

  七十年代啊!

  叶檀做梦都没想到,她居然赶上了穿越大军,魂穿到这个七十年代跟她同名同姓的姑娘身上。

  而说起这个原主,也着实有些可怜。

  原主今年十六岁,她的母亲林小香和原主的父亲叶来庆同村,都是云岭村的村民,两人青梅竹马的长大,后来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婚。

  婚后林父托人走了关系,将林小香和叶来庆都送进了距离云岭村十公里远的凤塘镇做工人,林小香成了纺织厂女工,叶来庆则是去了机械厂,两人都是正式工,自然户口也跟着过来了,就成了名副其实的城里人。

  没过多久,林小香就轮到了分房子,一个筒子楼的单间,再之后,原主就出生了。

  然而,就在原主三岁那年,林小香上夜班的时候为了保护集体财产不幸身亡。

  纺织厂的领导为了安抚叶家,更是为了感谢林小香为单位做的贡献,便给叶家重新分了一个带着小院子的两间平房。

  除此之外,纺织厂还保留了林小香的正式工名额,更是承诺等叶檀长大后,再给叶檀一个纺织厂的正式工名额,而且每个月都额外给叶檀发五块钱和十斤米面,直到叶檀正式成为纺织厂的员工。

  这个消息传回云岭村,因为承受不住爱女去世的哀痛,林父林母一病不起,不久也去世了,而林小香刚成年的小弟则是在处理完父母的丧事后,也莫名其妙的失了踪。

  至此,林家家破人亡。

  而林小香去世不到三个月,叶来庆就娶了现在的这个妻子——钱槐花。

  钱槐花是个寡妇,有个女儿,跟叶檀同岁,比叶檀大两个月,原名叫杜小珍,自从跟着钱槐花进了叶家,便也改了名字叫叶小珍了。

  钱槐花不仅接了林小香的班,还给叶来庆生了个儿子,名叫叶小宝。

  不管是对叶小珍,还是对叶小宝,叶来庆都很是疼爱,整个叶家唯一多余的,就是叶檀了。

  自从记事起,叶檀就开始做家务,从扫地拖地,到后来的洗衣做饭,基本上家里的家务都归了叶檀,至于打骂,更是家常便饭。

  因为怕被左邻右舍知道叶檀挨打,每次钱槐花打叶檀的时候,都用抹布堵了叶檀的嘴,鸡毛掸子打,上手掐,甚至还用针扎。

  可在外人面前,叶来庆和钱槐花对叶檀虽然谈不上多疼爱,却也是一副知冷知热的模样,而这在外人眼中就已经很好了,毕竟叶檀不是钱槐花亲生的,这已经比不少后妈都要强得多,至于叶檀捡的都是叶小珍穿剩下的衣服,在外人眼里也并不稀奇,毕竟,叶小珍才是钱槐花亲生的嘛。

  至于叶檀长得瘦弱的问题,也在钱槐花一次次跟人探讨要怎么劝孩子多吃饭的言论声中变得正常了,不好好吃饭,可不就瘦嘛,再说这个年代,有几个胖的?

  而叶檀性子弱,又摄于钱槐花和叶来庆的淫威,根本不敢跟人说起自己在家里的遭遇,就是爷爷奶奶那边也都从来没有说过一句,所以,一直以来,叶老爷子和叶老太太都以为叶檀在家里的日子还过得去。

  要不是叶来庆怕被人知道叶檀被虐待,只怕叶檀连读书的机会都没有,毕竟,周围的邻居都知道,钱槐花的工作是林小香留下来的,就是叶来庆的这个工作和房子,也是因为林小香才有的。

  今年八月叶檀初中毕业了,下个月就可以入职纺织厂做一名纺织厂的女工,对此,叶檀充满了希望,她想着,等工作了她就可以申请住在员工宿舍,就可以不用回这个家了。

  她以为自己终于苦尽甘来,可没想到叶来庆和钱槐花两个人,一个唱红脸儿,一个唱白脸儿,竟是逼着叶檀把工作名额让给叶小珍,叶小珍今年也是初中毕业,还没有着落。

  叶檀自然是不肯的,这是她逃离这个家的唯一希望,可没想到,今天上午她竟无意中从叶小珍的话中得知,叶来庆已经在街道给她填了知青下乡的表格,过几天她就要去东北下乡做知青了。

  全家人都瞒着她,要不是叶小珍说漏了嘴,只怕她要等到临走的那天,才会知道这个消息,既然填了下乡的报名表,那就改无可改,这个乡她是下定了,而一旦她下了乡,那这个名额顺理成章的就会落在叶小珍的头上。

  这次,叶檀终于鼓足了勇气,要找叶来庆讨个说法,可结果却是被叶来庆和钱槐花堵着嘴打了一顿,等再醒来的时候,就是从现代而来的叶檀了。

  这原主可真是……惨啊!

  叶檀再次摸了摸后脑勺的鼓包,一跳一跳的,疼得厉害,这一家子杂碎,下手可不是一般的狠,要不然也不至于这具身体换了个芯子。

  可现在,这具身体的处境也真是堪忧,工作被抢了,还被赶去下乡,东北啊,距离凤塘镇十万八千里,这一家子是巴不得把原主甩得远远的,再也回不来才甘心吧,他们一大家子好和和美美的过日子。

  做梦!

  先不说替不替原主报仇,就这份气,叶檀也是忍不了的。

  叶檀从床上慢慢的坐了起来,只觉得头还是一阵一阵的发晕,肚子里还不停的咕噜咕噜的叫唤,她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吃饭呢。

  正想起身去厨房试试看能不能找到什么吃的,突然叶檀的眼前就一阵恍惚,随即一道金光闪闪的大字就出现在了叶檀的眼前,差点儿晃瞎她的眼睛:恭喜获得宇宙签到系统,是否绑定。

  金色字体的下方,是两个大大的按钮,一个金光闪闪的“是”,一个灰不溜秋的“否”。

  那个“否”字上还罩着一个灰不溜秋的小框架,看得叶檀一脑门子的黑线,这是有多怕她误点?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