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一天48小时卷死男女主
快穿:我一天48小时卷死男女主

快穿:我一天48小时卷死男女主

清炒五花肉

科幻空间/时空穿梭

更新时间:2024-02-24 20:32:01

金姝不过是个修仙文中灵力尽毁的白月光,昔日爱她护她的男人在她苏醒之后,对一个容貌与她七分相似的小师妹爱而不得。
最后,当四个男人为了替身抽干了她的鲜血,害她惨死时,再醒来,金姝觉醒了四十八小时系统。
第一个世界:惨死白月光被替身踩在脚下永不翻身,口口声声说爱她的男人们反手抽干她的血?
白月光:不好意思四十八小时系统加持,我修炼一天比得过你们修炼三年!
第二个世界:游戏世界里被男女主混合蹂躏的NPC,她踹头他踹脚,夫妻双打把NPC锤得惨不忍睹
NPC:今天这个游戏,各位玩家一个都别想走,既然来了那就都留下来吧
#一开始,金姝只是想活下来,直到男女主跪下来求她别卷了#
#再世卷王,主导江湖#
目录

22小时前·连载至豪门主母开卷后六亲不认(42)

白月光卷死男女主(1)

  虚无之境内,世间极恶邪魔关押之地。

  嶙峋山石之上吊着一个个牢笼,牢笼内一片哀鸿遍野,叫骂哀嚎。

  其中一个陨铁石锻造的牢笼内,一个女人趴在里面,看似了无生息。

  “没想到堂堂昊皇大将军的女儿也会和我们这些妖魔邪道关在一起!”

  “金姝啊金姝,你也有今天,平时最疼爱你的沧澜师尊呢?他怎么忍心把你关在这里呢?”

  “哈哈哈金姝,当年你废我修为害我沦落至此,如今你也与我一样如猪如狗一般的关在这里,金姝,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我定让你不得好死!!”

  笼子里的女人奄奄一息,趴在满是血水的石板上,抬头看着眼前那一眼看不到边的黑暗。

  师尊,你为何要如此待我?

  恍惚间耳边的羞辱声好像消失了,紧闭的虚无之境缓缓开启,皎洁的白光之中徐徐走出一抹风华绝代的身影。

  银色长袍,腰佩紫笛,面容清隽,一如初见那般惊艳。

  “师尊……”

  她看着他,心底涌起一丝丝希冀。

  恨意放在一边,她仍然在想,师尊是不是心软了,来接她离开这里了。

  逆着光,男人的声音好像是从云层中传出来的,没有任何真实感。

  “金姝,你可知错?”

  “徒儿何错之有?

  那灵草本就是我找到的,而她孟灵犯的错为什么要用我辛苦寻来的灵草去弥补?”

  金姝的声音已经很虚弱了,即使如此她仍然是倔强的昂着头看着面前的男人。

  “孟灵乃是你的师妹,同宗同门本就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你只顾着一己私欲惹怒西王母,害的你师妹如今神魂俱损奄奄一息,也让西王母从此记恨上本门所有弟子。

  大义面前,你只顾自己,事到如今你竟然还不知悔改!”

  “呵呵呵呵呵……”

  金姝忍不住笑。

  无法言喻的绝望和心凉竟然让她觉得自己这一辈子无比可笑,眼前这个男人就是她爱慕了千年的人。

  她的声音游离着,仿佛下一秒就要消散,即使如此那语气仍然带着执着坚定。

  “灵草是我牺牲了一臂辛苦得来的,是我修复灵根的唯一希望……而您,明明曾答应用它助我恢复灵根。

  身为师尊,言而无信的是你,背信弃义的是你,可现在藏有私心却满嘴荒唐大义的也是你!”

  “不知悔改,为了一己私欲不顾同门情谊,事到如今仍一意孤行,必将遭到反噬!”

  “日后无需师父教诲,徒儿要死了。”

  金姝费力的翻身,清楚地感受到意识的涣散。

  就在这时,男人的声音从高处传来。

  “你还不能死,灵儿重伤,邪气入体,需要你的血来净化她的灵脉。若你乖乖配合,本尊考虑减轻你的惩罚。”

  就在这个时候,另外几道声音也从四面八方传来。

  她曾经最亲密的同门师兄弟,第一次踏入这道门,看到她的第一句话却是。

  “师妹,你与灵儿同门一场,如今天下大乱之际,唯有灵儿能摆平一切,就算为了天下大义你也不该拒绝。”

  “师姐一向深明大义,这个忙她不可能不帮的。”

  “金姝师姐的,当时若不是你抢占了灵草,灵儿师妹又怎会被邪魔所伤,今日你救也得救,不救也得救!”

  一旁笼子内的邪魔阴邪的嘲讽着。

  “哈哈哈哈哈所有人都盼着你死呢!金姝,你快点死吧!”

  “被利用完了你也就是个一个随时丢弃的垃圾!还不如我们呢!”

  “当年的金姝仙子多高高在上啊可惜现在命如草芥,只能做别人的替死鬼了哈哈哈哈哈。”

  刺耳的笑声中金姝只觉得浑身上下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她冷笑,看着面前的四个男人。

  一个,是她尊敬的师尊,她放在心里默默喜欢了数千年的男人。

  另外三个,是与她一同长大的师兄弟,往日情谊之深堪比一母同胞。

  现如今这四个人却只想要她的血去救另一个女人。

  “若我说,我不愿呢?”

  清冷的声音不带半点怜悯与慈悲,只剩下无边的冷冽。

  “若你不愿,那便只有死路一条了。”

  “呵呵呵呵呵……死路一条?”

  早在她被关进来的那一刻,她就没打算活着出去了。

  死又何惧,活着才最可悲。

  隔着牢笼,金姝猛地从袖子里掏出一把陨铁所制的利刃,决绝的,果断的割断了自己的喉咙。

  这一刻,她总算是见到了师尊眼中的慌张。

  可惜这一抹慌张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自己那捧在掌心中呵护的小徒弟。

  “金姝!!你疯了!!”

  几个男人齐齐奔上前,金姝却不给他们任何机会,咬碎了牙喊了句。

  “我死,也不会让你们如愿!”

  金姝想过无数种死法,走火入魔,战死沙场……唯独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自取性命。

  意识涣散,魂归天际,她的世界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姓名:金姝。

  性别:女。

  年龄:四千五百八十三岁。

  种族:仙族

  神识契合度:百分之百。

  确认接入。

  接入中…..1,2,3接入成功。

  四十八小时系统绑定成功。

  人间与仙族时间流速比为7:1,四十八小时系统自动升级中。

  升级成功,294小时已经升级完毕。”

  “鉴于你生命值归零,检验到宿主求生欲望强烈,系统自动绑定。

  宿主金姝,你好,我是你的时间代理人,阿诺。

  希望我们接下来合作愉快。”

  毫无感情的机械音让金姝从噩梦中惊醒。

  她猛地睁开眼睛,挣扎着坐起身来,呼吸急促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室内清光明亮,入眼之处皆是纯白之色,简约干净的屋内一张梨花木书桌,一副竹制桌椅,窗外有风吹来,悬挂在窗外的银铃之声随着轻风入室。

  鼻间,是熟悉的凤鸢花香。

  金姝呆呆地看着左右,脑子里一片混沌。

  她僵直着手,缓缓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下。

  指尖湿润,是泪。

  她好像做了个很长很长的噩梦,梦中一切都恍如真实发生的一般,惊心动魄,现在回想起来也仍然觉得心尖震颤,那真实又刻骨的绝望悲痛,如潮水般涌来。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