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两青事
二两青事

二两青事

北青想喝酒

短篇/美文游记

更新时间:2023-07-16 15:31:21

时间究竟是怎么流逝的呢?或许世界上有平行宇宙,那里的我会过得比现在的我好吗?
目录

7个月前·连载至那场爆炸与我的罪责

序言:永生的诅咒

  我在思考时间。一叶、一花,它们落下的时间究竟是多久?

  是一叶、一花落下的时间。

  秒、分、时。其实总归是些无意义的。无非是人们定来好用的,方便用了,自然是用的就多了。

  有人在液体香薰的瓶子里,插了一支干枯的玫瑰——我干的。刚回来时,总觉得阳台的地上,摆着这么一支玫瑰,怪可怜的,就捡起来插着了。还怪好看。

  可,和那些为了香薰挥发而制作的假花比,又显得可怜了不少。

  有时我会坐在那,看新人一个一个从我面前走过。其实是不关我的事的,我是习惯了做一个看客,可免不了总觉得可怜,要说上两句该往哪走。

  我是不数人数的,觉得这人有趣了,便多看两眼。再觉得有趣些,还会叫住,请他们坐下,聊两句。寻常人大概会叫怪,有人摇摇手便走了,有人头都不回,不过三两过客,我也不在意。

  我印象中,是有一个小姑娘,从我面前三过,倒从未来坐过,可能是以为我有些恶意。

  朋友是在一旁坐着的,小姑娘,忙得很。这儿走走,再去那儿走走,也不见她嫌累着,勤快得很。

  若是有人来问事情,我总要喊她。倒也不是我不知道,只是那些人很多都很无聊,问的人多了,最后连有趣无趣都懒得分辨了,一并喊她。

  她说如果她不在怎么办,我是只能自己说了。

  好似几年前有人同我说过这话,但场景和人是大不相同了。或许是“她”?记不得了。

  看得多了,新人也不大有趣了。大都一个样子,偶尔露头几个,聊两句后便失去了兴趣,没了兴致。

  另一个朋友路过,在我这儿坐了下来。

  我是很乐意同朋友就坐着聊天的。前几日四人在烧烤摊坐着的感觉就不错。

  无意间看到她肩上的纹身(或许是锁骨,记不清了),提了一嘴,她才说是很久前纹的来,我倒是从未看见过。

  与我同住的人也在街上,见朋友时却认不出来。他说:我都半年没来了。

  半年就认不出人了。

  但是,半年究竟是几片叶、几朵花落下的时间?我还在看着桌上的、干枯的焦黄色玫瑰。

  可这,和我,又到底有什么关系呢?花落了就是落了,叶散了就是散了,和我到底有什么关系呢?我还是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终归只是个看客。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